倍可親

黨大還是法大, 這是一個偽命題嗎?

作者:Brigade  於 2019-12-13 07:1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原創|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8評論

復旦大學中國宣傳院的李世默在觀察者網上發表了一篇文章「中國與法治」,觀察者網頁面的題目為「黨大還是法大,這本來就是一個偽命題」。
李世默又不是法律人士,解釋國家層面的法治問題並不比一般人高明多少。並且,幾年前共產黨不是有「七不講」這樣黑規矩嗎,其中之一就是不要講權貴資本主義。李世默就是中國權貴資本主義的最佳例子。看維基介紹:李世默於1999年在美國成立成為資本,募集資本6000萬美元。出資人中包括許多美國金融資本家、風投資本家,其中包括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茅道林是其高級顧問。 同年,李回到上海,與鄧小平外孫女羊羊的丈夫馮波共同創立了成為資本中國公司。茅道林是誰?胡錦濤的女婿。
權貴資本主義是什麼東西,就是特權和金錢萬歲,什麼道德法治國家都是次要的,一切都為特權為金錢為自己服務。以中國來說,就是保證一黨專制。李世默就是一黨專制的吹鼓手。從這個角度來說,他的論調不值得一駁,並且幾年前他跟張維為在國際上宣揚共產黨制度如何優於民主制度,是徹底失敗的,不管他們承認不承認,現在中國共產黨遭到西方的圍剿。一黨專制,人民受到高壓維穩,當世罕見,他們還把它當成寶貝,自信地向世界欺騙性宣傳它多麼美好,能不失敗嗎?
可是,我仍然願意再次探討一下法治問題,就算他提的是反命題,我隨便論證一下。

李說:「通過對歷史、理論和實踐的進一步探究,我們發現法治並不是自由主義社會的專利。事實上,在西方國家,概念上的誤導與操作中的變形正在將法治推向危險的境地。而在中國這樣的所謂『非自由主義』社會,法治反倒有潛力發揮出更多的優勢。」 這段話混淆了很多概念。秦始皇時代也講究「法治」,但是中國從那時到現在都是權大於法,或者說黨大於法。殺人放火要受到法律制裁,不管什麼制度都是這樣規定的,但是並不能因此就說所有的制度都講法治。就社會制度而言,法治是相對於人治而言的,人治就是不講究立法執法的獨立性,行政權力干預一切,比如說,中國規定媒體「七個不要講」,這是強權立法,是違背言論自由準則的,但是共產黨靠強權執法,那麼人民就不敢講話,對於李世默來說,這就叫做法治。用他的話說「1997年,黨的十五大將『依法治國』作為治理國家的基本方略」。說到底,是人治還是法治,其判斷準則就是孟德斯鳩的三權分立原則,即立法,司法,行政權的相互獨立原則。不要忘記,孟德斯鳩首先是法律專家,然後才是歷史家和哲學家,而李世默只是一黨專制的吹鼓手。說道言論自由,今天有一個報道,「至少48名記者被關押 中國再奪世界之冠」。不論具體數字是多少,我相信有不少記者被關押,這就是中國的法治?對於習近平來說,是的。
在國際上,中國因為不懂法,不尊重法治,一句話,中國不是法治國家,很容易自受其害。比如收回香港,我並非要在此談論香港什麼制度更好,而是說鄧小平完全可以不跟英國做什麼聯合聲明。收回了還要受制於這個聲明和英國,很荒唐。二戰之後多少英屬法屬殖民地紛紛獨立,它們要受制於英國嗎?共產黨封建陋習不改,才自掘陷阱。
李的「在中國這樣的所謂『非自由主義』社會,法治反倒有潛力發揮出更多的優勢」這種陳詞濫調還有多少人相信呢?這種權貴資本主義,權貴和依附權貴的人像他這樣,可以快速發財,是他們的「優勢」。共產黨罔顧民生,不惜貸款大搞鐵公基,製造表面繁榮,實際上是浪費人民財富。其後果現在很明顯,高通貨膨脹,從國家到個人,債務沉重。像習近平那樣搞一帶一路國際大撒幣,號稱要一萬億美元,哪來的錢?經過人大同意嗎?因為中國不是法治國家,甚至可能都沒有法律要求國家主席對外大撒幣需要人民代表大會通過。與此強烈對比的是,美國總統要花一百多億美元建邊界牆,國會沒通過,他要找借口挪用30億美元軍費,德州法官判決他違法,不得挪用。什麼叫法治?這就是,什麼是三權分立?這就是。什麼「中國法治反倒有潛力發揮出更多的優勢」?事實上,更多事例證明,中國人治經常帶來巨大的損失和災難。比如,今天有一個報道:「貧困縣舉債22億 建『山寨紫禁城』 引一片批評」,講的是貴州省黔南布衣族自治州獨山縣的事,這跟習近平在國際上大撒幣一樣,權大於法,當官的想怎樣花錢就怎樣花,后禍由人民承擔,太可怕了。

然後,李世默繼續攻擊美國法治,實際上他攻擊的是美國的司法。可是,沒有哪個國家的法律和司法是絕對令人滿意的。比如很多國家沒有死刑,那你可以說這個法律不好,但是,同樣有人反對死刑法律。這種問題不是法治的根本問題。李說:「當我們揭開表面上的華麗口號,美國法治中那些令人疑惑的事實開始逐個浮現。例如, 為什麼美國國內的訴訟量如此之大?」。首先這是歷史問題,畢竟,美國繼承了很多古羅馬和中世紀以來歐洲的司法習慣。比如家暴,中國基本是要自家解決,美國可能要公訴。再比如,像川普建牆,引起很多官司,這很好。如果中國不是一個人治的國家,那麼習近平的國際大撒幣一定會引起人民(團體)訴訟的。中國維穩,多少人想起訴政府而受到迫害?連幫助維權的律師都有很多被共產黨關進監獄。比如,有這樣消息:「8月13日,是著名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再度被綁架失蹤兩周年。美國舊金山華人「基督徒公義團契」舉行記者會,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記者會上表示,十幾年來。高智晟數次被綁架失蹤,這是時間最長的一次。她要求中共公布高智晟的下落,釋放高智晟。」

法是什麼?其實法的本質就是公正。如果一個司法系統是公正的,打官司的人就會多一些。但是當今中國,司法系統是不公正的。因為共產黨的黨性大於法律公正性,因此司法系統的貪官污吏橫行,像最近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張家慧被免職就很說明問題,她家就是權貴資本家。向她丈夫索要工程欠款的人被說成敲詐勒索而被刑拘。司法公正性在哪裡?華為的251事件也是一樣,權貴集團,大公司,可以隨意捏造罪名,陷他人於囹圄。個人如果因為感到受到不公對待或者權利受到侵害而訴諸法律,也可能反被誣陷,或者被維穩,受到政府監視。由此可見,中國的官司比較少恰恰可以證明中國不是一個法治國家,司法不公是普遍現象。
李世默同樣質疑「美國有如此多影響深遠的終審判決,是由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以5比4的結果作出的?」 其實,低級和中級法院把大部分案件都解決了。解決不了才上訴到最高法院。如果說9名大法官沒有權威性,那麼900名大法官就有了?這很荒唐。

李世默污衊英國《大憲章》的意義:「愛德華•甄克斯指出,《大憲章》是國王在受到脅迫的情況下與封建貴族們簽下的契約,它事實上強化了封建特權,而不是推動現代自由觀。」 看來李世默確實喜歡這樣斷章取意隨便引用別人一句話從而證明自己的謬論。大憲章是1210年代的契約,畢竟是要國王讓出一些權利,得利的是貴族和教會,貴族和教會免受國王任意加稅,對於普通民眾也是有好處的。如果國王不妥協,哪怕魚死網破也要保護自己的特權利益就好了?它雖然沒有推動現代自由觀,可是英國自此比其他歐洲國家更自由,在18世紀初成為歐洲啟蒙主義者學習的榜樣。共產黨現在能夠跟中國人民簽一個新時代大憲章嗎?

維基對《大憲章》的一段評價摘錄於此:十七世紀,國王與英格蘭議會之間各種爭執尖銳化,爆發英國內戰,《大憲章》發揮了保障私有財產的作用,不允許未經議會的同意任意加稅支應戰爭的開支。根據憲章的內容多次修訂而成的法律,保障更多的權利和涵蓋更多的人民,1642至1688年,是英格蘭議會內閣制度演化的關鍵期間,最後成為立法權和行政權相結合獨特的英格蘭「君主議會內閣制度」,這吸引了法蘭西孟德斯鳩的關注研究,1748年以匿名發表《論法的精神》,在法蘭西大革命后演變成現代的三權分立的君主立憲內閣制度的理論依據。不少日後編成的政府憲法,包括《美國憲法》,都是起源自《大憲章》保障私有財產的觀念。

李世默這樣權貴資本家,有當權者保障他的私有財產。但是缺乏法治理念的當權者更容易隨意剝奪私人財產,鄧小平的孫女婿吳小暉當初也是權貴資本家,他發財肯定有很多不合法的地方,但是最後身陷囹圄,財產全部被剝奪,真的合理嗎?不管怎樣,李世默如此詆毀一部保護私有財產的歷史性憲法,希望有一天他步吳小暉後塵。

李世默認為「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教授布萊恩•塔瑪納哈認為『只有自由主義民主政體才能實現法治』的說法是沒有道理的,這種觀點是『通過給法治強加一個有爭議的規範性前提條件,來得到他們想要的結論,然後再強加給所有人」。通過前面習近平大撒幣和川普建牆的例子,可以說明, 非自由主義民主政體,專制政體,就是一個權力腐敗政體,獨裁者可以隨意踐踏修改法律,達到」法治「的表象,可是改變不了獨裁和人治的本質。習近平2018年的修憲就是明證。

李世默說:「對於中國和其他非自由主義國家,有一種批評司空見慣:由於法治的欠缺,像中國共產黨這樣的執政者可以不受限制地行使主權。在這種體制下,公民權利乃至人權無法受到法律保護,隨時可能遭到踐踏。」事實上,中國獨裁者就是不受限制地行使其權力,不管你叫它是主權也好還是行政權也好,不管是運動還是什麼政策或者規定,這種例子不計其數,給中國人民帶來無數災難:三反五反,大躍進,反右,向越南阿爾巴尼亞大撒幣,人民餓死幾千萬,文革,上山下鄉,農村戶口,八九六四,江胡習時代的貪污腐敗,強力維穩,習近平亂修憲和大撒幣。總之,可以說他們無法無天罪惡滔天。卻還要裝出「法治」的樣子。

李世默認為:「在對法治的諸多誤讀之中,最具有誤導性的一點就是完全對立地看待法治和人治。時下流行的觀點是:法治是中立、公正的,而人治是獨斷的、不公的。」 這種觀點不是誤讀,而是事實的反映。法治就是要防止人治而產生的罪惡。這如同拿民主國家總統與獨裁皇帝比較一樣。你不能期望他們都是公正的,但是,獨裁皇帝確實更容易不公,並且作惡無休止,除非暴力推翻他。

李世默說:「誤區四:法治保障了現代民主社會的公平正義」。難道社會的公平正義不需要法治保障?雖然僅僅有法治也不能保證社會公平正義。中國難道比其他國家有更多社會公平正義嗎?中國農民是最底層的奴隸,習近平一面搞國際大撒幣,而農村的學校還要希望工程捐款修建。

李世默吹噓了儒家思想和君王思想。「兩千多年前,在中國展開了一場宏大的政治辯論——儒法之爭。這場論戰幾乎在政治和文化上定義了中華文明。」 這也是胡說八道,雖然說春秋戰國百家爭鳴。但實際上是沒有什麼論戰的,只是不同人闡述了自己的見解。後來獨尊儒術,中華文明停滯兩千多年,沒有什麼可以歌頌的。像李世默這種歪門邪說,在中國誰能同他爭論?

李世默最後談到「黨大還是法大?或者說,哪個應當更大?保守派認為,黨大於法,同時黨也應當大於法;自由派認為,目前的現實是黨在法之上,但是法應該高於黨。」 中國現在如此獨裁,哪有什麼保守派自由派?人治國家,自然是獨裁者和獨裁黨大於國法。首先,可以說他們的國法破破爛爛,遠非完整和無懈可擊,所以貪官污吏騙子奸人猖狂不絕,其次,黨領導一切是什麼意思?就是把一黨獨裁凌駕於法律之上。

2015年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有一篇文章:「習近平論法治:黨大還是法大是偽命題,是政治陷阱」,其中說到,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在一系列講話中闡述了依法治國與黨的領導之間的關係,指出「黨大還是法大」是一個政治陷阱,是一個偽命題。習近平說:「對這個問題,我們不能含糊其辭、語焉不詳,要明確予以回答。」他還指出,對各級黨政組織、各級領導幹部來說,「權大還是法大」才是真命題,「不能以黨自居,不能把黨的領導作為個人以言代法、以權壓法、徇私枉法的擋箭牌」。由此可見,中國在共產黨領導下就是一個一團漿糊的國家。在中國既然共產黨就是代表權力,那麼可以說「黨大還是法大」與「權大還是法大」是一回事,也不是偽命題。因為習近平權力最大,所以他說是偽命題就是堵人之口,不讓討論。習近平就是以言代法、以權壓法、徇私枉法的總代表,他的法就是個人的法黨的法,要求別人守法,自己卻不斷任意修改或踐踏法律。

12/11/2019

法國國王聖路易(路易9世, 1214-1270)在Vincennes的橡樹下主持公正
French king Saint Louis (Louis IX 1214-1270) dispensing justice under an oak in Vincennes, France, illustration by Job, 1930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8288 2019-12-13 08:17
就是—個黑社會.一個黑幫老大
回復 NO_meansNO 2019-12-13 10:04
不要拿法律做擋箭牌,這句中國特色的豪言擲地有聲,戳穿了既得利益集團的畫皮,李世默之類權貴是既當婊子又要立牌妨。請問李,法律不能阻擋黨的毒箭,法律就是屁,黨大還是法大,你說呢?
回復 綠野仙蹤 2019-12-14 00:11
哈哈,編輯把題目改得形象。
回復 Brigade 2019-12-15 21:24
中國前記者齊崇懷日前接受海外媒體訪問后,被國保以不明原因帶走。現在他已平安返回濟南,仍堅持要發聲。與此同時,中國政府日前舉辦南南人權論壇,試圖重新定義人權。

報導地方政府亂花錢,在有言論自由的法治社會中,是媒體發揮第四權,也就是監督權的職責。這樣再平常不過的事,在中國,齊崇懷卻讓自己身陷牢獄之災達十年之久。出獄后,人生丕變,不變的是,中國山東省地方政府對他的監控。

他日前接受本台電話採訪,以自身經歷談論中國關押記者人數是世界之冠的一份調查報告,沒想到,報導刊出后,他於北京時間12日被7個老家鄒城的國保從濟南帶走回到鄒城。在他的朋友大量轉傳消息后,引發關注。
回復 Brigade 2019-12-15 21:44
黑社會

孫小果「保護傘」全判了!繼父19年,母親20年

2019年12月15日,雲南省玉溪市中級人民法院、玉溪市紅塔區人民法院、玉溪市通海縣人民法院以及曲靖市沾益區人民法院、紅河州箇舊市人民法院、文山州文山市人民法院、大理州洱源縣人民法院、德宏州芒市人民法院分別對19名涉孫小果案公職人員和重要關係人職務犯罪案公開宣判。

  對昆明市五華區城管局原局長李橋忠(孫小果繼父)以徇私枉法罪、徇私舞弊減刑罪、受賄罪、行賄罪、單位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九年。對孫鶴予(孫小果母親)以徇私枉法罪、徇私舞弊減刑罪、行賄罪、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

  對雲南省司法廳原巡視員羅正雲以徇私舞弊減刑罪、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零六個月。對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梁子安以徇私枉法罪、受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對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田波以徇私枉法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對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原副巡視員劉思源以徇私舞弊減刑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

  對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原副局長朱旭以徇私舞弊減刑罪、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零六個月。對雲南省公安廳刑事偵查總隊原副總隊長楊勁松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對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二庭原副庭長陳超以徇私舞弊減刑罪、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對昆明市官渡區人民政府原副區長、公安分局原局長李進以徇私枉法罪、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對昆明市官渡區公安分局菊花派出所原所長鄭雲晉以徇私枉法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九個月。


  對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安全環保處原處長王開貴以徇私舞弊減刑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零六個月。對雲南省第一監獄原督查專員貝虎躍以徇私舞弊減刑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對雲南省第一監獄指揮中心原民警周忠平以徇私舞弊減刑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對雲南省第二監獄十九監區原監區長文智深以徇私舞弊減刑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對雲南省第二監獄醫院原民警沈鯤以徇私舞弊減刑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對雲南省官渡監獄原副政委楊松以徇私舞弊減刑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孫小果「保護傘」全判了!繼父19年,母親20年

  對四川王氏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德彬以行賄罪、單位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對昆明玉相隨珠寶有限公司總經理孫馮雲以行賄罪,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製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
回復 Brigade 2019-12-18 00:43
據央視新聞11月26日報道,歷史積案新晃「操場埋屍案」(鄧世平被殺案)已經徹底查清,杜少平及其同夥羅光忠被依法逮捕,並以涉嫌故意殺人罪被提起公訴;該案涉及的黃炳松等19名公職人員分別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等相應黨紀政務處分,其中10人因涉嫌犯罪被依法逮捕並移送審查起訴;杜少平涉惡犯罪團伙13名成員被依法逮捕並提起公訴。


  經查,2001年,新晃縣下崗職工杜少平採取不正當手段,違規承建了新晃一中操場土建工程,並聘請羅光忠等人管理。在施工過程中,杜少平對代表校方監督工程質量和安全的鄧世平產生不滿,懷恨在心,於2003年1月22日夥同羅光忠將鄧世平殺害,將屍體掩埋於新晃一中操場一土坑內。
回復 Brigade 2019-12-20 04:22
貧困縣書記欠債400億 耗22億建「紫禁城」
中國大陸不斷有貧困縣被揭耗巨資搞政績工程。近期,貴州省"國家級貧困縣"獨山縣縣委書記潘志立因受賄而被起訴,調查發現該縣的負債高達400多億元人民幣。而該縣耗巨資22億元人民幣,建造了一座山寨版"紫禁城",由潘志立負責該工程。


據《新京報》報導,近日,主導山寨"紫禁城"等項目的獨山縣原縣委書記潘志立涉嫌受賄罪、濫用職權罪一案,在貴州省安順市法院一審開庭審理。
公開資料顯示,潘志立被免職時,獨山縣的債務高達400多億元,且絕大多數融資成本超過10%。而作為貧困縣的獨山年財政收入卻不足10億元。

自由亞洲電台12月18日報導,獨山縣是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國家級貧困縣",但該縣政府卻耗資22億多元興建一座仿古建築群,被外界稱為"山寨版紫禁城"。

網路視頻顯示,該仿古建築群外貌與北京紫禁城(又稱:故宮)相似。當地政府對外宣稱,希望藉此重現漢代"毋斂古國"的特色文化,復興經濟發展。

獨山縣除了有"山寨紫禁城",還建有高爾夫球場、獨山大學城及名為水司府堂的旅遊區。其中水司府堂更被稱為"獨山版的布達拉宮",2018年因發不出工程款停工,成為爛尾樓。

貴州政治學者曾寧12月18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一個貧困縣政府不顧財政困難,耗巨資為自己建立政績的現象,在國內層出不窮:"所謂的面子工程、政績工程、形象工程,同時也是地方政府追求GDP的需要,這是一個體制問題,權力不受約束,導致了這種現象層出不窮。"

曾寧認為,許多官員通過大型工程追求個人政績,這在正常國家不可能發生:"政績工程是自己的,GDP上去了,這種成績是個人的,但是欠債卻是政府的,這必然造成大量的債務。這樣的經濟發展模式肯定是不可持續的。如果在正常的國家,這樣的政府早就破產了。"

當地學者王黔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幾乎每一個縣都有類似工程:"我到幾個縣走了一趟,看了一下,很多地方都建了什麼旅遊城、什麼古典城、什麼民族城,貴州很多縣都在搞。對於獨山縣這麼一個貧困縣,造了山寨版紫禁城,這對現在貴州貧困地區來說,顯然是一個極大的諷刺。"

王黔表示,這些工程對改善貧困人口的生活環境,並無作用,但對官員有利:"他對官僚來說,他們在裡面搞項目,個人得到好處,貪污腐敗的空間很大。"

為了政績,獨山縣原縣委書記潘志立還舉債近2億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樓"、"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等形象工程。

據報導,近年來全中國已有多個貧困縣被揭搞政績工程。如,國家級貧困縣湖南省汝城縣斥超過4800萬人民幣修建廣場,6株銀杏樹花了285萬、8根圖騰石柱120萬。

令人瞠目結舌的是汝城縣有兩個村沒有電,有的百姓還是靠煤油燈照明。

湖北一貧困縣挪用801萬農村危房改造資金,打造特色民居工程。而所謂的特色不過是在房子外面裝飾木質包裝。

甘肅省的國家貧困縣榆中縣曾舉債六千多萬元,建秦漢時期的仿古城門。

陝西省韓城投資近兩億,興建超大體量的假山跌瀑、人造水系及亮化工程。
回復 Brigade 2019-12-28 22:20
中國的貪官再創奇迹 這樣的故事可稱空前絕後https://big5.backchina.com/news/2019/12/28/663732.html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19 09:2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