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從聖殿騎士到骷髏會

作者:Brigade  於 2019-12-9 11:2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原創|通用分類:政經軍事

我們經常會被各種信息轟炸,之後它們都是過眼雲煙。可是有的時候被反覆轟炸,就不免要探探究竟。比如, franc-maçonnerie這一法語詞,我在法國時肯定聽說過,不過估計當時以字面意義理解便罷, franc多是代表坦誠的意思,maçonnerie是泥瓦匠的意思,叫做磚家也行,如此便罷。後來,也看到中國媒體說共濟會是什麼陰謀組織之類的說法,也不以為然,一個慈善組織就能控制世界政治金融?這把世界太簡單化了,如果一個組織那麼厲害,共產黨應該開放結社自由,說不定中國也能出現什麼太陽會天地會玉皇大帝會之類的組織,彎道超車幫著共產黨陰謀陰謀,何樂而不為呢?
前幾天寫文章,談到一個叫做何新的政治騙子,他也在很多年前就說共濟會是什麼陰謀。共濟會的法語名稱就叫做 franc-maçonnerie,英文直譯叫做自由石匠。我的一篇關於精英教育的文章還沒有寫完,想隨便瀏覽一下歷史,看看伏爾泰之類的哲人人生,在Youtube上看到一個法語電視節目,叫做歷史之秘(secrets d'histoire),這個節目真不錯,是差不多兩個小時的節目,講伏爾泰,達芬奇,莫扎特等人的,還有另外一個講介歷史的節目,叫做疑點之影(l'ombre d'un doute),也非常好。看莫扎特那個節目,講到莫扎特後來落魄時到巴黎,加入了共濟會,以便得到一些幫助,後來在他的歌劇「魔笛」中也有共濟會的標誌,還講到他是不是被人害死的,是不是共濟會害死他的,結論不是。可能是吃的葯中含汞太多中毒死了。
「疑點之影」中有一個節目是講拿破崙是不是共濟會會員。他的爺爺和父親,還有他的第一個皇后約瑟芬都是共濟會會員,他的重要大臣也是,還有那些跟他一起東征埃及的科學家們,共濟會會員扎堆,法國數學家蒙日(Monge)也是會員,他在拿破崙時代成立了法國至今最重要的學校,綜合技術學校,雖然這個名字翻譯成中文沒有威風,但是,他也是桃李滿天下,中國人耳熟能詳的就有,傅里葉,庫侖(也是物理學家),卡諾(發動機的卡諾循環)。看來共濟會神通廣大。這個節目的結論說拿破崙不是共濟會會員,頂多踏進一隻腳。
但是,美國的開國奠基人華盛頓是會員,幫助美國獨立的法國人拉法葉特的劍柄上有共濟會標誌。總之,從17到19世紀,共濟會的成員確乎風雲人物橫行歐美。
共濟會這類秘密組織,因為很神秘,所以容易被誤解成陰謀重重。不過法國介紹這個組織的書似乎汗牛充棟,過去三百年這類書籍應該有幾百種吧。法國雜誌「觀點」在2007年出版了一份專刊,刊登了「神秘主義的基本文章:猶太教,共濟會,占星學,伊斯蘭密教」(Les textes fondamentaux de l'ésotérisme : Kabbale, Franc-Maçonnerie, Astrologie, Soufisme)。「觀點」在2009也發行了一冊專刊(24號),記錄共濟會幾個奠基者寫的文章,也饒有趣味,摘譯介紹幾段於此。
這個單行本特刊也有一百多頁。其中索邦大學的Maffesoli教授介紹了他對共濟會的看法。他認為,共濟會的基本理念之一是,我們都是人生的學徒。不論在入會儀式還是現代文化產品中,象徵性死亡使人更快融入一個群體,像哥德指出的那樣「死亡與變成」。「變成你之是你,從來也不要停止學徒」是尼採的公式。這兩位也是會員。社會殿堂是物質和精神形式的結合,在我們後現代社會裡,共濟會的現狀和合理性在於,它是力量,智慧與美好的結合。

對於我來說,當然我認為中國目前沒有什麼精神和美好。十多年前曾經有一次回國,同學邀我吃飯,另有一位先生是做工程的,問我喝過拉斐酒沒有,我說沒有,他指的是一萬多元一瓶那種。他說他在廣州邀請副市長之類的官員到他家裡喝。當今拉斐酒在中國更有名了。是財團Rothschild家族的法國酒品牌。中國人一方面會裝作痛恨共濟會成員Rothschild一家,又高價消費他們的美酒,中國人有什麼精神?中國人痛恨現狀,卻不去了解歷史,如何能「死亡,學習,變成」?

法國共濟會學院主席Roger Dachez簡要介紹了共濟會的歷史。如果說中世紀的石匠會真的是建築教堂的話,那麼到了18世紀初就沒有那麼多教堂可建了。以前的會員可能要守很多規矩,後來不是真正做石匠了,因此會員成為「自由」的。1719年蘇格蘭的大會所建立兩年之後,法國移民之子Desaguliers被會所選為大師。他在牛津大學畢業,甚至有說法他是牛頓在皇家學會裡最近的合作者之一,牛頓那時任皇家學會主席。所以,那時很多接近新的漢諾威王朝的貴族和皇家學會成員湧入大會所。沒有幾年,會所的模型就變成知識型。Desaguliers選的繼承人是蘇格蘭哥老會教父Anderson,Anderson於1723發表了一本憲政書,等於重建了共濟會。這本書比較長,算是會所和會員規則。
另一位重要人物是騎士Ramsey,他是蘇格蘭一位知識份子,講法語,他是法國第一個共濟會會所的關鍵人物。他在1737年的一次歡迎儀式上的講話比較重要,他讚美了會員的優秀品質:人性,道德純潔,不可侵犯的保密,熱愛藝術的品味。總之,這時的知識份子深受啟蒙主義和科學藝術的影響,閃耀著普世精神。
看上去,共濟會的宗旨不錯,也是與時俱進的。
說到共濟會自然會想到聖殿騎士,聖殿騎士是中世紀隸屬於教會的一種武裝組織,他們也有神秘儀式,開始的時候應該是那些參加十字軍東征失敗后成立的,聲稱要保護到耶路撒冷朝聖的基督徒,也算是保鑣吧。但是後來壯大了,很會經營,又不交稅,結果成為國中之國,連法國國王還欠他們的錢,因此到14世紀初法國國王菲力普就借口聖殿騎士搞邪教,梵蒂岡教皇又無力保護他們,因此財產被沒收,組織被取締,頭頭被活活燒死。當然,對於阿拉伯人來說,十字軍也好,聖殿騎士也好,他們跑到中東來就是燒殺搶掠。在公元十三世紀初,羅馬教皇發動一次東征,讓威尼斯人出船隊,威尼斯人,包括政府,精於算計,認為有利可圖,也跟著出兵,他們在今天的克羅埃西亞一代遇到君士坦丁堡落難被廢的王子,王子要他們到君士坦丁堡幫他奪得王位,他會獎賞他們,他們就幫他打下了君士坦丁堡,但王子不願意出錢,結果這些騎士就大開殺戒,該城當時已是東正教地盤,那也沒有阻礙騎士們對基督徒的燒殺搶掠,搶得無數金銀財寶之後就回去了,也沒有到耶路撒冷去。

這幾年耶魯大學的骷髏會經常成為新聞報道對象。這個會跟共濟會類似,很神秘,但是只限於招收耶魯三年級學生,每年僅僅15名。所以說骷髏會是權力精英培養所也不為過。其「秘密」,耶魯畢業生Alexandra Robbins在 "George W., Knight of Eulogia"一文中報道一些。她引用另外一位校友Lanny Davis的話說:
「如果骷髏會有一個好年景,那麼所謂的理想的新會員由這樣一些人組成:橄欖球隊隊長,耶魯每日新聞報主席,一個耀眼的極端份子,一個Whiffenpoof成員,一個游泳隊隊長,一個平均94分的醉漢,一個電影製片人,一個政治專欄撰稿人,一個宗教團體領袖,一個Lit主席,一個外國人,一個擁有兩輛摩托的白馬王子,一個退伍軍人,一個黑人,等等。」
總而言之,這是充滿競爭的社會,各種所謂「秘教」組織,無非是選拔競爭優勝者或者貴族子弟,教授一些套路,通過特有的網路合作,為會員成功提供更有利的保證。
是好是壞?我們最後當然希望受到良好教育,懂得人文主義和具有世界情懷的人來領導一個國家。因此,從骷髏會出來的蠢人小布施應該比那些自認為是天才但缺乏教養的人當總統更好一些。最壞的情況是像中國共產黨那樣,黑箱操作,講紅色基因講特權不講全面教育和合理競爭,獨霸國家權力,人民敢怒不敢言,毫無結社自由,一起成為殭屍社會,無力推動社會進步。

12/8/2019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5 11: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