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習近平,一代騙子治大國

作者:Brigade  於 2019-12-5 06:5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原創|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8評論

我的前一篇文章「中國人也會學習希臘哲學嗎?」中提到別人討論的「希臘偽史論」問題。我不以為然,難道一個國家的歷史可以由後人偽造出來嗎?現在中國倒是流行仿古贗品,高價銷售騙人,但是你說古希臘的偉大歷史學家的作品都是後人偽作的,那等於全部西方歷史都得重寫。比如你說「左傳」,「史記」都是宋朝人偽造的,有什麼後果?那麼所有在宋朝之前的作品只要是引用了這些史書,都得說它們也是宋朝人偽造的。
古希臘的最偉大的幾位歷史學家是,希羅多德(Herodotus)(前484年?—前425年?),作《歷史》,為西方歷史之父;修昔底德(Thucydides)(前460年?—前400年?),寫《伯羅奔尼撒戰爭史》;色諾芬 (Xenophon) (前430年?—前354年), 寫《希臘史 (色諾芬)》,《遠征記》,《居魯士的教育》;波利比奧斯(Polybius)(前204年—前122年) , 寫《歷史 (波利比奧斯)》, 是歷史學家中的歷史學家;普魯塔克(Plutarch)(46年?—120年?),寫《希臘羅馬名人傳》。
按照中國一些「學者」的說法,古希臘史是歐洲人,應該說是義大利人在中世紀偽造的,就是這些作品是義大利人寫的,這是多麼浩大的工程?義大利人也真是吃飽了撐的,在輝煌的古羅馬時代不造假,卻在沒落的中世紀偽裝成希臘人寫史書,還掛上別人的名字,他們接受義大利共產黨教育,想創造西方文化自信嗎?那他們造假也太費勁了,不如在義大利隨便埋點東西,挖出來,證明羅馬文明史有五千年,這樣造假是不是更有效一些?況且,中世紀,也沒有現代意義上的東西方之爭,爭戰都是歐洲內部的,何必證明西方文明偉大呢?羅馬已經征服過希臘,義大利人何必作假證明古希臘多麼文明呢?
由何新所作2013年出版的《希臘偽史考》,豆瓣的內容簡介說:「《希臘偽史考》中史學家都知道,研究歷史,講述歷史,首先應當考訂和證信史料。而關於希臘史,令人震驚的事實就是,所有描述希臘歷史的西方史料,既不是來自希臘,也不是第一手的直接史料,甚至也不是用希臘文寫成的。」 這個就是胡說八道。直接描述古希臘史的是前述幾位歷史家。但是他們不可能寫全,比如修昔底德是寫一場希臘世界大戰的,在書中,他闡述了他的國籍、父親和出生地方。修昔底德在書中告訴我們,他參加了伯羅奔尼撒戰爭的戰鬥,曾經得過黑死病和戰爭失利被流放。流放時,收集資料記載希臘內戰,《伯羅奔尼撒戰爭史》,共八卷一百多萬字,尚未完成就被暗殺修昔底德的命運是悲愴的,他的書得以流傳下來,但是他收集的資料卻不可能保留下來。同樣,後來西方人想寫出更完整的古希臘史,引用的資料你未必知道,就能證明他們寫的是偽史嗎?用古埃及歷史大概更說明問題,古埃及被波斯帝國打敗之後再也沒有強盛過,那麼古老的歷史肯定很多並非是埃及人寫的,那麼別人寫的就成了偽史?
網上也有簡介說:「《希臘偽史考》提到了一些有趣的觀點,尤其是古希臘只是一個地名而非一個殖民帝國,亞里士多德著作太多範圍太廣更像是集體智慧的結晶。」這種觀點一點趣都沒有,只是一種無知。比如說古羅馬打敗高盧人,那個時代的高盧人算是凱爾特人(CELT),可是那時的英國荷蘭瑞士奧地利等地土著居民大概都是凱爾特人,地名和人究竟有什麼關係呢?講的是凱爾特語就算凱爾特人。這同樣適用於日耳曼人,也是分佈在很多島嶼上和陸地上,屬於不同部落,但是講的語言比較接近,那麼對於古羅馬人來說,統稱那個地區叫做日耳曼。古希臘是不是殖民帝國很重要嗎?大致上說,東到地中海東邊小亞細亞一帶,西到義大利南部包括西西里島,很多講希臘語的城邦國家都可以稱得上希臘。我們中國人對希臘不熟悉,想到希臘,不知不覺就把雅典等同於希臘,所以容易小看古希臘。波斯帝國很大,希臘人同波斯人打仗也贏過,所以才有馬拉松一詞。也如同中國這個概念,周朝的時候中國在哪裡?人們講齊國秦國晉國等等,但是這些地方合起來就是中國。至於後來馬其頓人征服全希臘征服波斯和埃及,把希臘文化傳到這些地區,影響力更大一些,但是古希臘的文明輝煌頂峰已去。
「亞里士多德著作太多範圍太廣更像是集體智慧的結晶」,這是儒家文化的小農意識心態作怪。亞里士多德跟柏拉圖學習多少年?從18歲到38歲——在雅典跟柏拉圖學習哲學(當時所有的科學)的二十年。他們那種學習實際上是爭辯,把所有的爭辯和由此衍生的思考歸納成書會是一本巨著。況且,亞里士多德後來在雅典建立了自己的學校Lyceum,在此期間,應該有十來年,亞里士多德邊講課,邊撰寫了多部哲學著作。也如同貝多芬和莫扎特作了很多首曲子一樣,現代音樂家一輩子也寫不出一部交響曲,那麼應該反過來質疑貝多芬的九部交響曲是「集體智慧的結晶」嗎?

我對《希臘偽史考》的批判就說這些了。北京大學高峰楓寫過一篇長文,「學術義和團的勝利」,第一段如此寫道:「 新近出版的《希臘偽史考》是何新先生的博客文章彙編。博客是自家的後花園,栽花,種草,吊嗓子,發牢騷,總歸是個直抒胸臆的地方。學術型、研究型的博客偶然能見到,但大多人是不會以嚴謹的態度來經之營之的。這部『博文』集也不例外。書中到處可見飽滿的情緒和昂揚的鬥志,所缺的是細密的分析和連貫的論證。標題中空懸一個『考』字,像一道障眼法,讓人誤以為作者下了考辨、考證的真功夫。但稍讀幾頁,就會發現,作者的『研究』,大約不出上網、查維基百科、摘抄百科全書的範圍。把道聽途說來的零星資訊塑成令人駭怪的觀點,把幾十篇單薄的博文粘貼成一個超長的文檔,然後再找人印出來,一本書就這樣誕生了。書的寫成,是很輕易的,但書中所涉及的話題卻極其重大。按市價估算,養活四五個社科重大項目,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中國的何新習近平這一代人,自1949到1959年出生的,無知,自大,經歷種種運動但是自身所受衝擊有限,只記住他們兒童時代的好時光,其實也只是共產黨八旗子弟的好時光,現在掌握中國的核心權力就變得愈加無知自大,結果成為精神騙子。
何新這個精神騙子的經歷很值得玩味。「1949年12月出生於浙江溫州蒼南,5歲后定居北京。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投身於上山下鄉,在黑龍江省友誼縣當過農民和鑄造工人,期間曾因多次寫信反對江青而被劃為反革命而入獄。1975年任縣裡的一名中學教師。1977年考入黑龍江省大慶師範學校(大專部),讀了三個月後退學回到北京老家。1979年破格被招聘在中央財政金融學院任古漢語及古代經濟史代課教員。1980年調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科研組織局任學術秘書。1981年轉調入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所,擔任著名歷史學家黎澍的學術助手。1983年調入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學報編輯部擔任編輯。1985年調入中國社科院文學所任助理研究員,1987年任副研究員,1990年任研究員。何新的職稱評定都屬於破格,期間被新華社、人民日報、光明日報做過新聞報道。 1991年經過鄧小平、李先念、王任重等領導人安排,將何新工作轉調進全國政協,連續多屆擔任專職委員。2003年,因公開批評政府總理朱鎔基的家族貪腐和其他政策問題而被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免職於政協內待崗。2008年後,再度出任第11屆全國政協委員,2013年連任第12屆全國政協委員,仍然為專職委員。」
他出生於浙江溫州蒼南,那是前些年製造假奶粉害得很多嬰兒成為大頭娃的地方。文革期間因為反對江青被打成反革命還能到中學教書?天方夜譚。文革期間反江青就是反文革就是反革命,後果如何?看看張志新的經歷:「1968年,張志新曾對同事透露自己對文化大革命『很多事情不能理解』,遭同事秘密舉報為反對文化大革命。張志新在監獄備受折磨,監獄工作人員用鐵絲鉗住她的舌頭和嘴巴,把拖布往裡面噻。她的雙手被反銬在身後,背上背著18斤重的鐵鎚,腳上帶著腳鐐,遼寧省的政治官員多次在獄中毆打張志新,將其頭髮拔光,政治官員多次派遣男犯人對其實行強姦、輪姦,之後張志新寫下遺書,準備自殺。被發現后嚴加監視,並且把她綁起來召開批鬥會,批判她『以死向黨示威對抗運動』。法院下達的離婚判決書送到監獄,張志新平靜地說:『離不離婚,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1975年4月4日,張志新在受盡酷刑折磨之後,被綁赴瀋陽市東陵區大窪刑場執行槍決,終年45歲」。何新後來又因公開批評政府總理朱鎔基的家族貪腐和其他政策問題而被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免職於政協內待崗?等習近平下台了若何新還沒死,估計他又會說因為反對習近平四個自信而如何受到什麼大人物迫害。至於他在社會科學院的發跡倒應該是真的,因為他的老子何炳然是社科院新聞所研究員,算是紅一代,可能跟胡喬木有淵源。從何新的經歷可以看出,他作為共產黨的八旗子弟,用盡了種種共產黨特權,哪怕實際最多只有中學畢業水平,卻可以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快速出人頭地。看他的文字實際上非常一般化,在八十年代有那麼多破格的事發生,很有可能跟韓寒一樣,是老子捉刀成書,以兒子名義發表,用他揣測亞里士多德的話說,「著作太多範圍太廣更像是集體智慧的結晶」。他同韓寒確實非常類似,韓寒僅僅中學畢業,上海幾乎任何高中生都能考上大學的時代韓寒竟然不上大學,好在最後證明他出名的文章是他爹寫的,無法騙下去。而何新看上去是在北京讀完中學(也許沒完),然而竟然在1977年僅僅考入黑龍江省大慶師範學校?說明他的水平實在差得可憐。就這樣一個人,竟然在八十年代發表諸多作品,不知多少是他老子寫的,他老子「歷任光明日報社編輯、記者,中華書局編輯、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研究所研究員、新聞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委員」,在他發表文章出版書籍時肯定也出了不少力。但是「1991年經過鄧小平、李先念、王任重等領導人安排,將何新工作轉調進全國政協」?這個 「社會主義」特權比較奇觀,1991年鄧小平、李先念(死於1992年6月21日)、王任重(死於1992年3月16日)都已老朽行將就木,還想著把這樣一個文痞安排工作?
如同前面高峰楓所言,何新一本偽書,「按市價估算,養活四五個社科重大項目,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這樣蠅營狗苟的人物,現在為了迎合中國自信而不惜造假胡編,那麼文革期間敢「反江青」也不可信。無論如何,何新是一種極端民族主義者,他在九十年代提出追求「中華民族及文化的偉大復興」,現在也正是習近平王滬寧們的黃梁夢。我並非是說夢不應該做,而是說他們這種為做夢而不擇手段作惡的方式反倒禍國殃民。他們想靠否定希臘文明達到否定西方文明的目的。可是,西方文明實際上更是古羅馬文明,也是英國工業文明和法國啟蒙主義文明。何新這種極端民族主義和白人至上主義有什麼區別?
何新作假多端,竟然如此風光,引無數蒼蠅逐臭來,像湖南那個什麼法學教授杜鋼建,號稱英國人是從湘西什麼英山在古代移民過去的。說到這裡,我查了一下,他是1956年出生的。再次驗證了「中國的何新習近平這一代人,自1949到1959年出生的,無知,自大」。
何新這種極端民族主義,應該就是他自己堂而皇之聲稱的「新國家主義」。他在「中國的未來只能是走新社會主義道路」中說道:「我在90年代中期形成了一套新國家主義的經濟和政治理念,作為區別於傳統左派(列寧主義或斯大林主義)和右翼新自由主義的第三條道路。其實,很明顯,新國家主義只是為當道的治國者所提供的權宜之計。實際上,近十幾年來所謂中國式道路,曲曲折折走過的就是第三條道路。」 可是,「中國式道路」,即鄧小平到胡錦濤時代的改革難道不正是「右翼新自由主義」? 當然,這些改革是雜亂無序的,沒有強有力的法治保障,正說明共產黨的領導是腐敗無能的。沒有什麼改革是以培養貪官污吏為目的的,但是鄧小平時代他自己的兒子就通過所謂雙軌制進行官倒斂財,江澤民時代開始更是貪官污吏橫行,且有中央一級貪官周永康之流保駕護航,保證權勢階層貪腐而不受懲罰,同時強力鎮壓人民的正當權益訴求,叫做維穩。
現在習近平王滬寧這一代騙子的治國道路應該符合何新的「國家主義」理念,但是將是一場更大的災難。首先,騙子,投機分子,他們拒絕那些被人類普遍接受的價值觀,他們拒絕司法獨立,他們怎麼可能把國家治理好呢?其次,現在共產黨表面搞所謂社會主義,但是卻是對人民財產的再次掠奪。比如強行買斷土地,不讓農民種菜,政府收回土地之後自己經營種菜,那農民以後可能面臨著不得不高價買政府特許公司的蔬菜。今天的報道「用政府推廣的『清潔煤』取暖 河北多位村民中毒身亡」同樣說明問題,講的是河北省唐山市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也連續出現6位村民因一氧化碳中毒身亡事件。此外,還有數十人因為同樣的原因被送往醫院搶救、治療。「出於環保的考慮,村民統一使用當地政府推廣的『清潔煤』」,所以這種社會主義,就是強迫農民成為奴隸。政府以及和政府有勾結的公司通過這樣手段搜刮人民。顯然,這種按噸計價的「清潔煤」,很有可能是劣質煤渣做的煤球,水分太多,不易燃燒,容易產生一氧化碳,此外,政府和公司只管斂財,也不說明燃煤爐子附近要有足夠的通風,保證氧氣充足,避免產生一氧化碳。在美國安裝煤氣熱水爐或者煤氣取暖爐需要當地政府檢查許可。
脫離現代法治,一個獨裁政府無論走什麼道路都是走向死胡同。像何新這樣的口號「我深信:只有重建新型社會主義,才能夠給未來中國提供社會發展的遠景規劃。新社會主義是唯一能將中國導向民族復興、社會和諧、可持續發展的康莊之路」,誰都可以喊喊,太空洞了,實行起來就跟香港一國兩制一樣,有很多問題和後患,在當初做夢的時候沒有想到。一群騙子,一群唯利是圖的共產黨黨徒治國,無論走什麼道路,都會產生權力和利益腐敗,以種種手段挖國家牆腳,損公肥私,這是共產黨七十年沒有改變的歷史和現實。

何新有一篇所謂的「論世界經濟形勢與中國經濟問題——何新與日本經濟學教授S的談話錄」,竟然在1990年發表在人民日報上。什麼「日本經濟學教授S」到底是誰啊?看上去完全是何新自問自答,卻掛上日本教授的幌子,挾洋自重。幾年前網上文章很瘋狂,常有文章喜歡聲稱是俄國專家日本人台灣人香港人寫的文章,讚美中國,可是完全找不到原作者到底是誰,文字習慣是地道的大陸習慣,有的還有文革文字風格。看來何新是這類造假先鋒。看看這個「日本經濟學教授S」問的若干小兒科問題:
S:何先生認為,當前世界經濟問題,主要癥結在哪裡?
S:您的論點很尖銳,希望更深入地談談。
S:這是事實呀。
S:目前日本經濟學家中,也有認為發展中國家走傳統的工業化、現代化道路,很難成功。
S:那麼您認為現在還會發生新的世界戰爭么?
S:既然是社會主義體制,為什麼也有經濟周期?
S:利?
S:哦!
S:國外有人指您的保守主義。對此,您如何說?
S:如果不是政治和社會制度問題,那麼就想請教,何先生認為,是什麼約束了中國的發展速度呢?
等等。
復旦大學中國宣傳院的張維為也是這種挾洋自重的騙子,他們出錢邀請美國的學者Francis Fukuyama, 探討歷史終結的問題,即全球最終會民主化問題,之後就大肆吹噓說張維為駁倒了 Fukuyama。問題當然是,當面討論而已,頂多誰也說服不了誰。況且,中國共產黨為什麼那麼痛恨民主呢?如果世界民主倒退,民主國家再次帝國主義化和軍國主義化,共產黨的日子就好過嗎?

與何新差不多同齡的紅二代孔丹是另外一個騙子,當然他自己不會承認是騙子,我在「國家的災難是紅色貴族的狂歡:評孔丹清華演講」一文中有所探討。與何新一樣,通過某種特權,混進中國社會科學院,看來社科院是八旗子弟混混的樂園。孔丹沒有上過大學,在1978年直接「考上」了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所研究生,實際上有文報道說是經濟學家吳敬璉點名要的。吳敬璉說「我要招收第一批碩士研究生,孔丹如果願意,可以以同等學歷來投考。」 其時孔丹因是紅二代的緣故,已在中央工作,所以中國知識份子像吳敬璉這樣多是權勢的奴才。也可以理解為什麼中國的博士碩士學位很快貶值,習近平靠保送成為清華大學工農兵學員,學的是化學,後來還拿到法學博士學位。可見他們的所謂重視知識,實際成了哄搶學位。
孔丹在1981年畢業后,在國家經委機關工作了一段時間,任張勁夫的秘書。1983年,他加入光大集團,負責沿海城市業務部。這就是特權階級的瘋狂,一代廢物,經過一段時間大學生活之後,直接進中央做高官秘書,習近平也是如此,做耿飆秘書。1984年,孔丹向陳雲去信,希望中共領導層對他這種「紅二代紅衛兵」以政治上的優待。陳雲同志1984年2月27日批示孔丹的信,原文如下:「 耀邦、(劍英暫時不送)、小平、紫陽、先念同志:我建議將此信和陳楚三的材料均印發政治局、書記處,並加發整黨指揮委員會和中組部。孔丹同志的意見是對的,有關部門應當研究。這些紅衛兵不屬於「三種人」,其中好的還應是第三梯隊的選拔對象。清理「三種人」是一場政治鬥爭,要防止有人將水攪渾。像陳楚三這樣的人要特別警惕,絕不能讓他們混進第三梯隊,但也要給出路。 陳雲 八四年二月二十七日」。

當然,嚴格來說,紅衛兵屬於「三種人」的打砸搶份子。而孔丹之流更是北京紅衛兵的頭目,他們的罪行,我在「國家的災難是紅色貴族的狂歡:評孔丹清華演講」引用了一些資料。陳楚三是什麼人呢?是中共創始人之一陳潭秋的幼子,十個月大時陳潭秋在新疆被軍閥盛世才殺害,他被交付給薄一波的前妻李如明撫養了九年,按照高伐林的說法:「他考入清華大學,正巧碰上了文革,成為造反派組織『四一四』的核心領導成員之一,被蒯大富領導的『井岡山兵團』綁架和拷打。更出乎人們意料的是,文革之後,恢復工作、主管中共組織人事的中共元老陳雲,在一份批示中說:『像陳楚三這樣的人要特別警惕,決不能讓他們混進第三梯隊』 」 。因此,等於說陳雲認為陳楚三屬於三種人。此外,也許陳雲認為陳楚三和康生有關係,清華在文革的派系鬥爭中,有人認為康生是陳楚三的後台,陳楚三在傳記中說康生的老婆曹軼歐跟他要全國糧票,陳給了一百斤,曹軼歐要他做乾兒子,陳不置可否。後續情況高伐林在「陳云為何說對中共創始人陳潭秋之子要特別警惕」是這樣分析的:
高伐林:陳楚三在書里說,他其實是「躺著中槍」。原來,八十年代初期,中共中央組織部青干局一位處長、也是他的清華同窗李志民,希望他介紹清華文革的情況,他被催促再三,就寫了一封私人長信。沒想到,這封信被曾經擔任過中組部長宋任窮的秘書劉澤彭看到,私下通過陳雲的兒子陳元,送到了陳雲的桌上,引起陳雲高度重視。陳雲對他這封信是如何批的,陳楚三至今不知,但他知道,陳雲對另一位「紅二代」、中共調查部部長孔原的兒子孔丹的一封信的批示,後來在黨內正式傳達了,其中就說:「像陳楚三這樣的人要特別警惕」。
之所以惹得陳雲大動肝火,陳楚三分析,是因為他在這封寫給中組部同窗的信中,推薦了幾個人,其中最關鍵的是羅徵啟。
法廣:羅徵啟為什麼會被陳雲視作眼中釘呢?
高伐林:陳楚三在書中介紹了原委:他推薦德才兼備的羅徵啟時,並不知道羅徵啟得罪了陳雲父子。原來,陳雲的兒子陳元1978年考回清華讀研究生。1979年,他想公費出國,王震、蔣南翔和清華黨委書記兼校長劉達都批示「同意」。但公費出國需參加考試,當時已經舉行過考試,陳元沒有參加。如果直接特批其出國,勢必要把別人擠下來。當時擔任清華黨委宣傳部負責人羅徵啟給陳雲寫了一封信,建議:這一批不要讓陳元出國,「以後有機會再安排」。但陳雲的秘書拆閱這封信立即告訴了陳元,陳元很不滿意,說:「我們父輩打下了江山,想不到我出國這點小事還這麼麻煩?」不久后他設法轉至社會科學院(又是社會科學院)並出了國。由此,陳雲父子對羅徵啟的印象很不好,羅徵啟本來被胡耀邦推薦擔任共青團中央書記,也最終沒有調成。陳楚三在信中推薦羅徵啟,這就正撞到陳雲父子的槍口上了!
但是過了不久,1985年,陳雲批評秘書:「你要早告訴我這是潭秋同志的兒子,我就不會那樣批示了。」
由此可見,共產黨真是黑幫當道。孔丹陳雲陳元的這類特權腐敗故事,孔丹還在回憶錄中津津有味頗為自鳴得意地講述。再次印證了19世紀英國議員John Dalberg-Acton的名言: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1955年出生的王滬寧作為中宣部頭子,自然需要掌握騙術,他作為主要策劃者,直接參與、起草了江澤民「三個代表」思想、胡錦濤「科學發展觀」以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等重大政治理論與思想,輔佐了三代總書記,是中共高層的重要理論智囊。這些所謂思想理論,都像兒戲一樣,只是一種宣傳口號,不值得推敲。1957出生的張維為是王滬寧大本營復旦中國宣傳院院長,謊話連篇,我也寫了不少文章批判他,在此不多贅述。
總之,在1949到1959年出生的這一代騙子治國,是中國莫大的災難。

12/3/2019

在埃及Oxyrhynchus一地發掘出來的公元二世紀的殘片紙張,記錄古希臘歷史家希羅多德的「歷史」第八卷的一段
Fragment from the Histories VIII on Papyrus Oxyrhynchus 2099, early 2nd century AD


官商勾結,強迫農民買「清潔煤」,是新社會主義?新國家主義?新奴隸社會?這煤爐適合給官商做燒炭了結爐,煙囪在哪裡?這麼細的水管是煙囪嗎?這麼細,就算是煙囪,也很快會被煙灰堵死。



高興

感動

同情
2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sweets 2019-12-5 08:52
是不是應該增加一張圖片資料顯示拯救了陝北地區廣大農民群眾的自治土沼氣坑,那也是偉大政績!
回復 sweets 2019-12-5 08:53
浙江真正是中國出人才的搖籃啊!
回復 總裁判 2019-12-5 22:18
70年,整個法西斯國家。
回復 總裁判 2019-12-5 22:22
何新的任務是老人幫交給他的:從學術上否定普世價值觀,肯定中華文明對世界進步的偉大貢獻。
回復 仲西仁 2019-12-6 03:35
這代人肚子里粑粑不少。不少當了領導。國人的不幸。
回復 qxw66 2019-12-6 11:15
有獨立思考的人
回復 Brigade 2019-12-6 23:04
出身中紀委背景神秘 中國社科院副所長被查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黨委書記、副所長王立民日前被查。他曾在中共中央紀委、重慶任職,因學歷不詳,卻可轉任學術要職,被指背景神秘。

  12月4日,中共官方公布,王立民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財新網》報導稱,中紀委監察部檢查員出身的王立民,進入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前,曾任中國社科院哲學研究所黨委書記等職位。但關於王立民的學歷幾無資料可參考。
王立民,現年53歲。王立民曾擔任重慶市委組織部副部長、重慶市雙橋區委書記,中國再保險(集團)公司副總裁、中國建設投資證券黨委書記、北京有色金屬研究總院黨委書記,2014年擔任中國社科院哲學研究所黨委書記、副所長
王立民缺乏學術背景,卻在頂級學術機構擔任要職,並且頻頻發表學術論文,引發爭議。著名哲學家梁志學為此撰文「給黨委書記王立民的幾點意見」和「一群哲學人的公開信」,他不僅對王立民的文章有學術上的質疑,更對其學術資格強烈懷疑,指其文章就包括語法錯誤、語義問題等。據悉,王立民由於在哲學所「待不下去」,他轉赴金融所。
回復 Brigade 2020-1-15 10:33
騙子國家:
核心期刊發表10歲學生散文?作者系主編之子https://big5.backchina.com/news/2020/01/15/666558.html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5 11:1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