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國的治與亂

作者:Brigade  於 2019-11-2 23:4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原創|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7評論

中國共產黨的什麼19屆4中全會很久以前就說要召開,拖到2019年10月底才開。可以想像,在定於一尊和緊密團結在黨中央習核心周圍的口號下,不可能有什麼新人新事出現。這些吃著民脂民膏的傢伙,隆重開會就處分了一兩個壞蛋,增選了一兩個中央委員,讀了一篇全會公報,就結束了會議。感覺就像一個殭屍大會,四百來個殭屍齊唰唰舉手錶決通過,就完事了。現代政治,甚至是古老的羅馬希臘政治的群槍舍劍辯論,在中國是看不見的。萬馬齊喑,是中國的腐朽傳統。
這個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治理現代化這個說法,有海外親共華人媒體稱為第五個現代化。我早就希望中國實現思想現代化。如果思想還是封建的,把封建家天下的老一套改頭換面形成黨天下,那麼貼上現代化標籤就是現代化了嗎?顯然不是。什麼是治理能力現代化?一些人偷偷摸摸,炮製了這樣一個「決定」,開會了委員們舉手錶決通過了,這是現代化決策方式?怎樣治理人民?有消息報道: 河北承德市一名15歲少年,因多次在網上瀏覽「反華」、「仇華」信息,遭公安機關和所在學校嚴肅批評教育。這樣管制人民是現代化?還有消息:「關注內地維權人士的「南方傻瓜關注群」表示,內地知名女權工作者、獨立記者黃雪琴疑於上周四(17日)被廣州警方帶走並刑事拘留。她過去除了積極報道國內性騷擾問題及推動「Me Too 運動」之外,亦曾經在今年 6 月親身參與香港(專題)反送中遊行並撰寫報道。」 她報道香港的遊行,讀者可能贊成也可能不贊成香港的遊行,她又何罪之有?難道一個「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國家就是用現代化手段控制人民,禁止人民讀寫共產黨不喜歡的話題?這樣嚴酷的禁言禁讀跟明清時代的文字獄也沒有多大區別。
就國家治理來說,中國歷史就是治與亂的歷史,大治其實是沒有的,只是大亂太多並且生靈塗炭,所以能夠和平一百年就是「治世」了。遠的暫且不說,只說康乾之治就大為誇張。可能是寫歷史的人是士大夫階層,並且亂世太多,便在和平時容易滿足,所以只看到上層社會「繁華」的一面,卻無視中下層社會的廣泛疾苦。看乾隆時代的蘇州書生沈三白寫的「浮生六記」,可以發現他這樣的上層家庭也是生活在凄風苦雨中,生病早逝的親人很多,借出的錢要不回來,這點倒和今日中國(包括江南)一樣,騙貸不還。還有兄弟相鬥及其他家庭紛爭,最後妻逝子散,讓人感覺這個乾隆盛世就像地獄。也不單是沈三白一家如此凄苦。1793年(乾隆五十八年)在英國的馬戛爾尼使團的出使任務失敗歸國期間,其副使斯當東記載:「遍地都是驚人的貧困……人們衣衫襤褸甚至裸體……我們扔掉的垃圾都被人搶著吃。」而馬戛爾尼本人則認為:「人民生活在最為卑鄙的暴政之下,生活在怕挨竹板的恐懼之中,所以人們膽怯、骯髒並且殘酷。」 並認為在過去的一個多世紀內中國沒有改善和前進,相比歐洲反而倒退了。在《停滯的帝國》一書有如此描述:「最終它將重新墮落到野蠻和貧困的狀態」。馬戛爾尼也指出乾隆晚期社會的混亂與不穩定,例如貧窮、飢荒、棄嬰和民變、兵禍等,都加速了當時清朝社會的動蕩不安。
馬戛爾尼說:「自從北方或滿洲韃靼征服以來,至少在過去150年裡,沒有改善,沒有前進,或者更確切地說反而倒退了; 當我們每天都在藝術和科學領域前進時,他們實際上正在變成半野蠻人」 。 「一艘破爛不堪的頭等戰艦」,預言它遲早會「不再有紀律和安全」, 「英國從這一變化中將比任何其他國家得到更多的好處」。馬戛爾尼們還研究了滿清的法律,認為「一個民族的法律是他們的精神狀態和性格明白無誤的見證」; 「天朝的法律只是十分細緻並不斷地干涉個人行為」 ,所以,它不可能強盛,它的衰亡是必然的,因為「一個民族是否強盛和幸福完全要嚴格地取決於它的每人誠實的榮譽感是否強烈。」
馬戛爾尼在回國後向英國議會寫出報告:「中國是一艘破舊的大船,150年來,它之所以沒有傾覆,是因為幸運的遇見了極為謹慎的船長。一旦趕上昏庸的船長,這艘大船隨時就可能沉沒。中國根本就沒有現代的軍事工業,中國的軍事實力比英國差三到四個世紀」。而在馬戛爾尼的日記中卻有以下記載:「中國工業雖有數種,遠出吾歐人之上,然以全體而論,化學上及醫學上之知識,實處於極幼稚之地位。」

馬戛爾尼使節團於承德避暑山莊萬樹園晉見乾隆皇帝。



封建社會的朝代更替,本身就是治亂更替。新的朝代建立,之前的戰亂已經害死無數青壯年男子,和平一段時間也不奇怪,新的貴族還不算多,政府往往也來點輕徭薄賦的好處,一兩百年後皇家貴族就像蛆蟲一樣多,重賦壓向人民,民不聊生只好造反,明朝就是典型。皇族(紅色基因族)如此令人憤恨,李自成領導的起義軍幾乎殺光了朱姓皇族,在河南的福王朱常洵更是跟鹿一起下鍋被活烹吃肉,叫做福祿宴。

現在隨便看看中國歷史上幾大治與亂的梗概。常言道,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

文景之治
漢初文景時代,社會經濟薄弱,朝廷推崇黃老治術,採取「輕徭薄賦」、「與民休息」的政策。但是,景帝殺了能臣晁錯。
文景之後的武帝,雖然可以四處征戰,大殺四方,但是把皇後衛子夫及皇太子也殺了。所以,這些皇帝都是殺人瘋子。
因此他們皇家血脈變得脆弱,漢文帝死於公元前157,漢武帝死於公元前87年,王莽於公元9年篡權建立新朝。王莽和平篡權,但是之後的戰亂是中國歷史上一次大浩劫,根據「後漢書」記載,「海內人戶,准之於前,十才二三」,就是說人口巨減70%-80%。東漢建立政權20多年後統計人口為2100萬人,所以戰亂導致大約5000萬人死亡,戰爭直接導致死亡未必占很高比例,但是飢荒餓死,死人多了導致瘟疫流行,如此惡性循環,慘絕人寰,應該可信。所以中國古代有句話,叫做寧做太平犬,不做亂世人。因此,治世平安就好,別吹得神乎其神。
中國的儒家正統思想深入骨髓,所以認為王莽和平篡權大逆不道,儘管王莽是個大儒家。如果他成功了,憑他那些尊老愛幼的事迹,他就會和儒家想像中的偶像舜堯一樣被世世代代歌頌。可是他失敗了,歷史家們就認為他演戲騙人,以前我相信這樣的歷史評價,現在不會了。說到底,因為劉秀會打仗,所以勝了建立了東漢。劉秀做皇帝或者王莽做皇帝,對於兩千年後的人來說有什麼區別?應該說王莽的政治理念還很先進,所以胡適為王莽平反:「王莽是一千九百年前的一個社會主義者。」胡適認同王莽改革中的土地國有、均產、廢奴三個大政策。
柏楊讚美他和平建國,在《中國人史綱》一書中提到:「中國歷史有一個現象,每一次政權轉移,都要發生一次改朝換代型的大混亂,野心家或英雄們各自握有武力,互相爭奪吞噬,最後剩下的那一個,即成為儒學派所稱頌為『得國最正』的聖君,在血海中建立他的政權。王莽打破這種慣例,他跟戰國時代齊國的田和一樣,用和平的方式接收政權,同時也創造了一個權臣奪取寶座的程式,以後很多王朝建立,都照本宣科。西漢王朝在平靜中消失,新王朝在平靜中誕生,兩大王朝交接之際,沒有流血。……王莽是儒家學派巨子,以一個學者建立一個龐大的帝國,中國歷史上僅此一次。」文人奪權,沒有大面積流血,和平過渡,和平演變,殊屬不易。」

就王莽失敗來說,儒家思想禍害中華兩千多年。看看古羅馬,共和理念,就是人民治國理念是它的精髓,根本沒有家天下的概念,並且歷史悠久,早於孔子時代。所以哪怕凱撒這樣偉人被亂刀刺殺,人們還是原諒那些參與暗殺的元老院議員,只是凱撒餘黨後來追殺他們。但是就算後來的羅馬帝國,皇帝被陰謀暗殺也屢見不鮮。到西羅馬帝國結束時,四百多年的羅馬帝國有80多位皇帝,至少有20%被暗殺。其實這就是一種羅馬式平衡,本來羅馬共和國執政官是一年一選,沒有必要用刀結束一個不好的執政官,而皇帝可以不停地幹下去。遇到暴君,那麼家裡人,議員,近衛軍人都可能參與反抗暗殺。以屠刀早日結束暴君,總好於拖上一百年,暴政日益強暴導致全國大起義全民生靈塗炭。

貞觀之治與安史之亂

唐太宗在位二十三年,只使用一個年號,為「貞觀」(627年-649年) ,故史稱「貞觀之治」。這是唐朝的第一個治世,同時為後來的盛世奠定了厚實的基礎。
他唯才是舉,不計出身,不問恩怨。在文臣武將之中,魏徵當過道士,原是太子李建成舊臣,曾議請謀殺太宗;尉遲恭做過鐵匠,又是降將,但都受到重用。太宗鼓勵臣下直諫,魏徵前後諫事二百餘件,直陳其過,太宗多克己接納,或擇善而從。魏徵死後,太宗傷心地說:「夫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魏徵逝,朕亡一鏡矣。」
太宗在經濟上特別關注農業生產,實行均田制與租庸調製,「去奢省費,輕徭薄賦」,使人民衣食有餘,安居樂業。在文化方面,則大力獎勵學術,組織文士大修諸經正義和史籍;在長安設國子監,鼓勵四方君長遣子弟到來留學。此外,太宗又屢次對外用兵,經略四方。
因此可以說,貞觀之治在文武民生方面都做得很好。由此可見,唯才是舉在古代皇帝那裡並不容易做到。大多數情況下皇帝昏庸無能,喜歡重用阿諛逢迎之輩,常常是奸宦和外戚。因此,好的制度是首要的。明君能君若唐太宗大約一千年才出一個,更多的皇帝像唐明皇那樣,任人唯親唯奸亂殺無辜,賊兵反叛,江山四分五裂。
唐明皇唐玄宗是唐朝第九代皇帝(712年-756年在位日);統治唐朝長達44年,是唐朝在位最久的皇帝,前30年開元之治是唐朝的極盛之世,在位後期,由於其怠政加上政策失誤和重用安祿山等,導致了後來長達8年的安史之亂,逃往四川。
唐玄宗時節度使權力太大。每以數州為一鎮的節度使不單管理軍事,而且因兼領按察使、安撫使、節度使等職而兼管豁區內的行政、財政、人民戶口、土地等大權,令原為地方長官之州刺史變為其部屬。據《新唐書·志第四十·兵》言:「既有其土地,又有其人民,又有其甲兵,又有其財賦。」軍事與行政的統合使得節度使因而雄據一方,成為唐室隱憂。安祿山一人更兼任平盧、范陽、河東三鎮節度使。這三地之間地域相連,兵力又於諸鎮之中最強,光是賬面上的兵力即達18.39萬,實力強大。相反,中央兵力則不滿13萬。
唐玄宗改元天寶后,政治越加腐敗。唐玄宗更耽於享樂,寵幸楊貴妃。他又把國政先後交由李林甫、楊國忠把持。李林甫為人陰險,有「口蜜腹劍」之稱,任內憑著玄宗的信任專權用事達十六年,杜絕言路,排斥忠良,以致言路壅蔽、諂媚當道、忠貞去國、貪饕升天、社鼠殘害、民不堪命。楊國忠因楊貴妃得到寵幸而繼李林甫出任右相,只知搜刮民財,以致群小當道,國事日非,朝政腐敗,讓安祿山有機可乘。
安祿山擁兵邊陲,其手下驍勇善戰,甚獲玄宗寵信,引來宰相楊國忠忌恨。兩人因而交惡,而唐玄宗又對此不加干預。安祿山久懷異志,加上手握重兵,就以討楊之名舉兵反唐。
天寶十四年十一月初九(755年12月16日),安祿山起兵叛亂。唐玄宗聽信監軍宦官誣告,以「失律喪師」之罪處斬堅守潼關不出的封常清、高仙芝。朝廷處死封常清、高仙芝之後,任命哥舒翰為統帥,鎮守潼關。唐室本可利用險要地勢暫時死守,保衛京師;但唐玄宗與楊國忠急於平亂,迫哥舒翰領20萬大軍出戰,最後以失敗收場。潼關一破,都城長安震驚,失陷在即。
唐玄宗於是逃離長安,到了馬嵬坡。途中士兵飢疲,六軍不發,龍武大將軍陳玄禮率兵請求殺楊國忠父子和楊貴妃。楊國忠已經被士兵亂刀砍死,玄宗本欲赦免楊貴妃,但士兵繼續喧嘩,高力士苦勸之下,於是玄宗縊死楊貴妃。唐玄宗及其宦官外戚,不會打仗卻想速戰速決,枉殺將官,有此下場也是罪有應得。
玄宗入蜀,太子李亨在靈州(今寧夏靈武)自行登基,是為唐肅宗。郭子儀被封為朔方節度使,奉詔討伐。后叛軍內訌,唐肅宗借回紇兵收復洛陽。此後唐朝進入藩鎮割據的局面。曾經征伐得來的疆土紛紛失去。
唐室為了平亂而向外族回紇(維吾爾)、大食(阿拉伯)借兵,回紇自恃平亂有功,也屢屢向唐室勒索威逼財帛,連年的侵擾邊境,唐朝聲威至此淪落,天可汗制度無法維持。原本隸屬於唐朝的西域地區更是在之後三十五年時間內陸續被吐蕃和回紇所完全佔領,結果導致陸上絲路逐漸斷絕,而南方的海上絲路則逐漸取代。
司馬光《資治通鑒》言:「(安史之亂爆發之後)由是禍亂繼起,兵革不息,民墜塗炭,無所控訴,凡二百餘年。」
據估算,安史之亂導致大約三千萬人死亡。戰亂後人口僅有約一千七百萬。安史之亂給中原地區造成的破壞,《舊唐書·郭子儀傳》是這樣描述的:「宮室焚燒,十不存一,百曹荒廢,曾無尺椽。中間畿內,不滿千戶,井邑榛荊,豺狼所號。既乏軍儲,又鮮人力。東至鄭、汴,達於徐方,北自覃、懷經於相土,為人煙斷絕,千里蕭條。」
所以,唐朝的治與亂再次證明了,所謂治世只是節日焰火,亂世則是原子彈連環爆。那些手握國家大權的人不應該想到怎樣搞面子工程,為自己的治國能力貼金,更應該想想自己的政治是否會成為惡政給未來人民帶來滅頂之災。
相比而言,古羅馬內戰災難性後果比較小,兩軍全面對陣,通常每方几萬人,啪啪啪打得你死我活,勝負馬上揭曉。

唐太宗貞觀年間的唐朝疆域


宋朝
誠如司馬光《資治通鑒》所言:「(安史之亂爆發之後)由是禍亂繼起,兵革不息,民墜塗炭,無所控訴,凡二百餘年。」中國陷入四分五裂狀態,什麼五代十國,遼國西夏興起。到了宋朝的開國君主趙匡胤黃袍加身,已是公元960年了。趙匡胤原任後周禁軍統領,959年僅7歲的恭帝繼位,第二年趙匡胤與下屬發動陳橋兵變,建立宋朝。太祖在位期間,致力於統一全國。依據宰相趙普的「先南后北」策略,滅掉南方割據政權,至宋太宗在位期間,迫使吳越、清源軍納土歸降,滅北漢,方才完成一統;太祖於961年及969年先後兩次「杯酒釋兵權」,解除禁軍將領及地方藩鎮的兵權,解決自唐朝中葉以來藩鎮割據的局面。看來也是兩百年戰亂之後,能將強兵死得也差不多了,人都不會打仗了,所以趙匡胤雖然沒有了不起的軍功,但是很容易軍事政變成功,也沒有強敵頑抗。他似乎自知能力有限,所以搞杯酒釋兵權。這樣的壞處是沒有得力軍事將領保護自己,更不用說國家。結果,他莫名其妙死去,被他的弟弟趙光義得到帝位,是為宋太宗,通常認為是趙光義暗害趙匡胤。與太祖有關的皇室成員亦相繼離奇亡故。此後的皇帝亦由太宗的子孫繼承,直至宋孝宗才回歸太祖一脈。
宋太宗穩固帝位后,繼續統一事業。其後,割據福建漳泉兩府的陳洪進,割據吳越錢氏相繼歸降。太宗遣大將潘美揮師北上圍攻北漢都城太原,擊退遼援兵,滅亡北漢,終於結束安史之亂后近二百年藩鎮割據的局面。
宋朝總體來說治理得不錯,到宋徽宗(1120年)時人口達到1億一千多萬。但是唐朝留下來後遺症,邊境民族興起,侵略不斷,宋人卻文弱不會打仗。
宋太祖曾要求其子孫永遠不得殺害文人,文人在宋朝地位得到空前的提升,重文輕武的風氣在宋朝達到極致,「好鐵不打釘,好男不當兵」、「滿朝朱紫貴,儘是讀書人。」等俗諺都是出在宋朝。宋真宗時,狀元出身的陳堯咨拒絕出任官級更高的武職。在理學的興起、宗教勢力退潮、言論控制降低、市民文化興起、商品經濟繁榮與印刷術的發明等一系列背景下,宋朝優秀文人輩出,知識分子自覺意識空前覺醒。史堯弼在《策問》中認為:「惟吾宋二百餘年,文物之盛跨絕百代。」陸遊在《呂居仁集序》中也認為:「宋興,諸儒相望,有出漢唐之上者。」
無奈,宋朝不會打仗,先後敗於遼金元。是中華民族發展壯大兩千多年來的奇恥大辱。到南宋1267年,南宋人口中男子才八百多萬。到1278年崖山海戰慘敗亡國,人口想必就更少了。身在元營的文天祥親自目睹崖山海戰慘狀,作詩云:「羯來南海上,人死亂如麻。腥浪拍心碎,飆風吹鬢華。」
如此結局,不如自始興兵強國。

明朝
元朝壓榨百姓,民分四等, 蒙古人為第一等,色目人為第二等,漢人(原金朝境內居住的人口)、南人為第三、四等人。民族矛盾尖銳。蒙古人無需勞動就可以享有漢族人和其他民族的所有財產,殺死人的唯一代價是賠償一頭驢;賦役沉重,再加上災荒不斷,廣大民眾在死亡線上掙扎。
元末吏治腐敗,橫徵暴斂,苛捐雜稅名目繁多,全國稅額比元初增加20倍,大批蒙古貴族搶佔土地,而中原連年災荒,更使得百姓破產流亡,無計為生。因此發生紅巾軍起義。朱元璋趁元軍疲於對付北方紅巾軍,無暇南顧之機,採取一系列有效措施,逐漸發展壯大起來,從而削平群雄統一了江南,為北上滅元奠定了厚實的物質基礎和軍事基礎。
自秦朝以來到朱元璋登基,已有一千七百年了。在專制統治下,各種精英不斷被誅殺或者死於戰亂,中國的人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紅巾軍的領導人以及朱元璋的戰友,以及其他地方豪傑,基本上是草莽英雄,喜歡各霸一方,所以朱元璋實際上花了很多時間兼并這些地方豪傑。當然,可以說朱元璋有領導才能,一些口號也被後世改頭換面引用。比如「驅逐胡虜,恢復中華,立紀陳綱,救濟斯民」,孫中山有「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朱元璋有「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毛澤東便有「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只是毛這句話有些騙人,因為害怕原子彈才深挖洞,如此害怕自然沒有稱霸的本錢。
無論如何,中華民族被外族所害數百年,朱元璋及其戰友又是草莽英雄,因此明朝不可能成為一個了不起的王朝。蒙古族擊敗金人,即女真族人,朱元璋趕走蒙古人,過了兩百年明朝又被女真族人擊敗。如此說來,中華民族缺乏面對現實的精神,缺乏宜將剩勇追窮寇的精神,容易忘卻痛苦和世仇,結果仇敵僵而不死,過兩百年又捲土重來。我在這裡摘錄的很多事件和數據,共產黨的歷史教科書似乎不屑一談,共產黨只喜歡誇誇其談農民起義的來由和意義。卻不談仇敵如何殘暴,人民的災難多麼深重,更不談如何建立一種好制度。如此這般,也證明中國難以擺脫封建思想的桎梏。
自明朝開始,西方殖民者已經打到亞洲來了。1511年,葡萄牙人滅掉了馬來王國,在當地建立殖民據點,從此控制了馬六甲航線,也逐漸瞄準隔海相望的明朝。到了1553年(嘉靖三十二年),明朝政府讓葡萄牙人定居澳門,並獲准前往廣州從事貿易活動。顯然,一直到鴉片戰爭,中國都不把西方人當做什麼大事。中國失去現代化世界化的大好時機,明清統治者只在內部戰亂不休,卻不知西方殖民者佔領全世界。
若說宋朝是文人的天堂,那麼明朝便是文人的地獄了。明朝文字獄在明太祖以至天啟帝的明朝歷代皇帝在位時期均有涉及。尤其在洪武時期和嘉靖為甚。嘉靖二十二年(1543),山東鄉試,主試官葉經用《論語》出題:「無為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有一名考生答曰:「繼體之君未嘗無可承之法;但德非至聖,未免作聰明以亂舊章。」嘉靖帝以為是譏諷他的話,結果試官與考生都受廷杖而死。由此可見明朝文字獄多麼歹毒。出題人未必有也不敢有不良用心,學生議論未必就本朝而論,並且是對的,君主沒有德性自作聰明打亂老章法,這也很常見。無奈,考試官和考生因此被打死了。
封建王朝的軍隊似乎缺乏訓練和紀律,明朝的軍隊竟然敗於李自成的起義軍,不過李自成算是為女真人打下江山。李自成起義加上清軍入關屠殺,造成全國人口銳減。史載,明末人口為一億,到清世祖時全國人口只剩下1400萬人了,銳減了80%多,損失人口8000多萬。

清朝
前面已經說過康乾之治不過如此。實際上,一個還處於野蠻部落的民族突然掌握了具有兩千多年文明的國家大權又能怎麼樣?好在他們還利用漢人以漢制漢,所以比元朝多一點文化色彩。不過,也因為如此,太平天國起義失敗,儘管看上去太平天國起義也沒有什麼可讚美的。乾隆死於1799年,1840年就爆發了鴉片戰爭,1851年爆發太平天國起義。起義前夕,中國人口為4.3億。太平天國失敗后,中國人口只剩下2.3億人。一場農民戰爭使中國損失了2億人,其中只有4000萬人直接死於戰爭,這是何等的殘酷!以後直到1911年,全國人口才恢復到3.4億人。清朝喜歡屠城,1864年的曾國藩湘軍,攻進南京后殺害的數十萬人生命;整個南京城3萬多戰士,無一投降,全部戰死或者自殺。在太平軍強盛時,南京有100多萬人,可是在曾國藩屠城后,其實是他弟弟曾國荃屠的城。在十多年後,到光緒帝登基時候,南京大概還有不到50萬人!曾國藩曾國荃漢人殺漢人,毫不心慈手軟。中國人的記性一晃即逝,現在經常可以看到媒體吹噓曾國藩如何治家有道,如何當官有道。他一家得道,百萬家陷於劫難,雖然不能說是他個人的錯,是封建專制的錯,那麼就讓我們反封建專制吧。
從另外一個角度說,中國的儒家思想其實虛偽無恥,只是權勢的奴僕。想當初,周朝多麼看不起周邊夷族,什麼東夷北狄南蠻,都是要排斥的。姜子牙被封為齊國諸侯還得趕路加緊過去,怕被東夷人搶了地盤。女真人算是北夷人。儒家思想便是周朝產生的為周朝國家秩序服務的。到了清朝,女真人掌權,這些讀聖賢書的儒生曾國藩成了清朝的奴僕。所以,一個國家,信儒家思想或啟蒙思想有什麼關係呢?不管白貓黑貓,能抓住老鼠就是好貓。不論什麼思想指導,總有人為權勢服務或者國家服務,那麼為什麼不選擇一種被歷史和現實廣泛證明的好思想呢?共產黨冥頑不靈,死守封建思想,哪怕它落後愚昧弱民弱國,只要保證一黨專制,它就堅持下去,把一黨私利置於國家利益之上,所以它是反動的阻礙社會進步的。
總之,所謂乾隆盛世,不過如此,離災難只有一步之遙。
西方從文藝復興到發現新大陸到工業革命到科技創新到啟蒙運動,發展一日千里。一個古老,愚昧,落後的封建中國,還沉浸於天朝上國的美夢中,亂世頻仍,縱然一時有過治世和平,也還是蹉跎歲月。說到底,沒有人性的解放,沒有人性與思想自由,個人就會變得麻木懶惰,不要說對外界有探索發現精神,就算外界新事物闖進家門,人們也還是排斥,甚至恐懼。
如此一群人組成的封建大國,喋喋不休於狹隘的治亂之術,卻完全無法找到長治久安的正道。孫中山領導的反封建革命是走向正道的開始,但是國民黨和共產黨獨裁又走回了封建老路。

11/2/2019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john71 2019-11-3 09:27
又是Gery這隻齷齪五毛鬼到處拍磚,擔心你自己哪一天被當街拍死!
回復 Brigade 2019-11-3 10:02
john71: 又是Gery這隻齷齪五毛鬼到處拍磚,擔心你自己哪一天被當街拍死!
這貨比普通人更容易叛黨。
回復 john71 2019-11-3 10:18
Brigade: 這貨比普通人更容易叛黨。
它背叛襠是一定的! 五毛個個都是"反美是工作,留美是生活"嘛, 不信讓它回牆國報效黨母親,看它願不願意?
回復 Brigade 2019-11-3 10:21
"盛世「騙子又多又狠。

小伙苦尋大舅哥:借他77萬,抵押房子,辦各種貸款
回復 紫牛創造 2019-11-3 13:05
 中華儒教文化的上下忠孝關係到處散發著霉味,即使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的破四舊砸爛一切,它的毒素在中國人體內以及從上到下的人際關係網中,不僅遍布社會,還滲透於家庭家族中。從幾千年來家族家法私刑盛行,到家長制一言堂的說教洗腦和廣泛的國家禁言和因言獲罪愈演愈烈,無不成為中國社會無法普及現代民主法治思想,也是西方人期待經濟發展了中國自然會民主化的一個巨大的盲區和誤判。

  儒教從小教育人們遵守君臣絕對服從關係,是封建意識能長期有效統治百姓的強大的精神麻醉藥,在家庭啟蒙教育中也有大量的毒素存在。比如,中華儒教把家長放在孩子的絕對至高無尚的位置上,就像皇上跟屁民的關係。
詳情 可   goo gle :文有第一
  西方社會和日本社會,父母讓孩子做一件事會說「請你能不能幫我」,做完了會脫口而說「謝謝」,在中國的家長們看來是非常大逆不道的,他們從不覺得對自己孩子關門施教的道理,出了家門自己到死都只是皇上絕對的奴僕。

  西方人對孩子的教育從啟蒙時代開始就體現了平等自由追求個性的特徵,這在中國社會長期的儒教崇拜中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即使父母錯了,也絕對不會對自己孩子認錯說「對不起」,因為中華儒教一直是是哪怕父母有錯,小輩也只能忍氣吞聲,否則就是不孝。在這樣沒有是非觀念的人際關係中,家庭壓抑不會進化,社會也不可能有進步。

  子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是中國人最常用的用來教育他人的一把利劍,可事實上,中國有上億的農村人背井離鄉去城市打工謀生,一旦站穩了他們一輩子都不想再回自己的出生地,這如何拿「狗不嫌家貧」來解釋呢?狗無法鑒別好壞的東西,比如狗會吃屎,人也一樣去模彷,那人活得不跟狗一樣了?

  再說「子不嫌母醜」,美與丑當然不僅有客觀標準,還有感情色彩,如果純粹是外觀上的醜陋,那的確可圈可點,但如果一定要把醜陋說成美好,這種畸形的教育和思維方式怎麽想都不可能是一種正常。

  記得我小學時代,我母親就常常會強詞奪理對我說:「大人說的話你聽著記著,不許回嘴」,這種教育怎麽可能讓人心服口服?人到了青春期反抗期,加上接觸外界社會訊息多了,自然會逐漸形成看問題的不同角度,那種我是長輩我絕對的儒家思想教育,不僅不能培養下一代正常健全的思維方式,而且是嚴重阻礙整個社會進步的巨大阻力。
回復 Brigade 2019-11-3 21:15
人們對當政者絕望才會寫這樣一篇文章,期望這樣腐朽政權早日作古。

巨變有預兆?北京所有掌權者都沒想到要垮了
https://big5.backchina.com/news/2019/11/03/654196.html
回復 Brigade 2019-11-3 22:52
無恥黨徒,自己小團伙胡編亂造一篇報告,讓全國人民學習。這個世界,沒有經過辯論的東西多的是歪門邪說。不敢讓人辯論批判,只讓人學習然後歌功頌德吹牛拍馬,是共產黨奴役人民害怕人民的慣有之道。

習近平: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 提高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大都市治理能力和水平
習近平上海考察 首提中國民主是全過程民主
新華社未提中國民主是全過程民主重要表述引玄機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7 04: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