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留法百年與中國的落後

作者:Brigade  於 2019-3-28 11: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原創|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19評論

昨天看到微信上有同在法國留學過的朋友轉了這個內容,我心想,都是老套故事,沒有什麼宣傳效果吧,有些冷感,點個喜歡應付一下了事。
今天另外看到一篇文章,是陳毅兒子陳昊蘇的一句話為題寫的,曰:為什麼洋人能夠創造一個繁華社會呢?原來是在《留法百年》紀錄片中,周恩來、鄧小平、陳毅等人後代,出鏡講述父輩赴法留學的故事。
看到這些八旗子弟的講話,也印證了我的前面說法,故事老套,什麼鄧小平喜歡巴黎的咖啡和牛角麵包了,什麼尋求救國真理了,什麼周恩來和鄧小平是好朋友了。反正八旗子弟的講話,了無新意。並且,連個麵包名字都是以訛傳訛,所謂牛角麵包,有時中國人又叫羊角麵包,但是按文字原意,是月牙麵包。形似月牙,奧地利發明了這種麵包。
我在床上看到這文章已是夜裡十點多了,感到有興趣討論一下,但是那個記錄片還沒來得及看。為什麼洋人能夠創造一個繁華社會呢?陳毅兒子說他老父年輕時到法國要搞明白。可是一百年之後,中國14億人還是不明白。
比如說陳毅,他的女兒陳姍姍在片中談及了當時陳毅留學時的家庭情況,「家族很大,原來也算是地主,但是人多財產就分了。他有五個兄弟姐妹。」16歲,陳毅因家庭貧困無法繼續上學,正好這時候有一個留法勤工儉學的招生,後來陳毅順利通過考試。可是,他家畢竟是地主家庭啊,那時候還能上學,是上流社會,或者說是社會精英。可是,共產黨取得政權之後怎麼樣呢?用共產黨的話說,陳毅毛澤東這些地主狗崽子,搞土改,殺死多少地主?多少地主富農家庭成員不堪受迫害而自殺?他們屠殺社會精英,讓大眾成為無知光榮貧窮光榮的社會,他們發明了農村戶口,剝奪了農民成為國家主人的權利,讓無數農民子弟生活在沒有期望沒有上升空間的黑暗時代。而他們自己,哪怕生活在半殖民地時代的戰亂中,都有讀書的機會,遷徙的自由。中國,兩千多年來不就是迫害屠殺精英的歷史嗎?這個我已專題寫過幾篇文章。
相反,法國大革命,在世界上如此劃時代的大革命,又有多少人流血呢,除了大貴族和革命者內訌相互殘殺之外,死的人並不多。英國更典型一些,在它的整個歷史中自相殘殺很少。
所以,中國的發展就是一個沒有積澱的歷史,人文和軍事政治經濟都是這樣。是眼見高樓起眼見高樓塌的反覆。
周恩來這批人,到法國搞所謂勤工儉學,我想他們勤工是確有其事,鄧小平就在工廠干過。我現在懷疑他們勤工是主要的,大概是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法國缺勞工吧,就跟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法國從北非引進很多勞工一樣。到法國勤工儉學這個運動雖然不是法國發起的,但是至少法國沒有排斥。試想在現在這樣的年代,一個外國人到一個歐洲國家找工作多麼困難重重,主要是因為政府不鼓勵這樣做。勤工儉學是李石曾和蔡元培發起的,想幫助中國發展教育。他們兩個成了中國的現代教育家,但是鄧小平這些人大多數還是又窮又沒有足夠的學歷進入大學,就打工去了。那個年代,資本主義壓榨工人毫不留情,他們又是外國人,年齡小隻能做學徒,所以備受欺壓,他們就反對資本主義擁抱共產主義了。可是100年之後,中國的特色資本主義對勞工的壓榨,雖然比100年前好很多,但是比當代資本主義要殘酷得多,什麼996工作制,即早上9點干到晚上9點一周干6天,就是實例。
所以,他們吃了不少羊角麵包,卻沒有學到法國的啟蒙主義思想。啟蒙主義思想多麼重要?比如孟德斯鳩的學說,無論是羅馬的興衰還是法的精神,普魯士的Frederick大帝學了,俄羅斯的卡特琳娜女皇也學了,博學而貧窮的狄德羅還受到卡特琳娜的資助。他們學了,他們強大了。美國奠基者深受孟德斯鳩的影響,他們接受了三權分立原則,制定了美國憲法。日本人學到了啟蒙思想,有了明治維新,不到50年在甲午戰爭中打敗大清。
中國,現在還視啟蒙主義思想為異端。可是,啟蒙主義思想是在對人類歷史的總結的基礎上呼喚人類文明的新模式新時代。共產黨喜歡迫害精英害怕新精英新思想的誕生,沉溺於舊制度,害怕革命。沒有政治進步,沒有足夠的精英和迭代,社會處於不斷的動蕩或停滯,又怎麼能創造一個繁華社會呢?鄧小平陳毅留法100年之後,他們的後代,津津樂道父輩的榮耀,佔據著政府的高位,壟斷著政治經濟權力,彰顯著中國的落後。

3/27/2019


法國大革命,期間從1793年6月到1794年7月革命家羅卜絲皮耳被推上斷頭台,有16,594 正式死亡判決。羅卜絲皮耳在斷頭台上


1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9 個評論)

回復 莫小薰 2019-3-28 14:41
啟蒙主義思想是在對人類歷史的總結的基礎上呼喚人類文明的新模式新時代
回復 小博人 2019-3-28 15:46
  
回復 從0開始99 2019-3-28 16:53
  
回復 農家苦 2019-3-28 23:22
如果從啟蒙運動之後的歐洲「成果」看,啟蒙實乃啟愚,實乃煽顛。共產主義運動,社會主義革命,兩次世界大戰,啟蒙運動可謂成果輝煌,殺人無數。你還說英法革命死人很少。

中共的暴戾與邪惡,完全是西方雜碎思想家們的流毒遠播。
回復 Brigade 2019-3-28 23:57
農家苦: 如果從啟蒙運動之後的歐洲「成果」看,啟蒙實乃啟愚,實乃煽顛。共產主義運動,社會主義革命,兩次世界大戰,啟蒙運動可謂成果輝煌,殺人無數。你還說英法革命死
帝國主義自古就存在。啟蒙運動是追求國家內部的和諧。一個國家內部和諧之後強大而發動侵略戰爭,是另外的問題。不幸的是,專制獨裁的中國是其他強國的肉包子。
回復 Brigade 2019-3-29 00:04
農家苦: 如果從啟蒙運動之後的歐洲「成果」看,啟蒙實乃啟愚,實乃煽顛。共產主義運動,社會主義革命,兩次世界大戰,啟蒙運動可謂成果輝煌,殺人無數。你還說英法革命死
你這種看法就是受共產黨的狡辯術毒害太深,整個中國現在就是這樣,沒有正確和錯誤的分野。和在瑞典想白呆一晚住旅館的曾家類似。我不是說你耍賴,而是說,你已經失去了判斷是非的準則,當然你不會這樣看自己,共產黨也不會。
回復 農家苦 2019-3-29 00:09
Brigade: 帝國主義自古就存在。啟蒙運動是追求國家內部的和諧。一個國家內部和諧之後強大而發動侵略戰爭,是另外的問題。不幸的是,專制獨裁的中國是其他強國的肉包子。
這個不幸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回復 農家苦 2019-3-29 00:11
Brigade: 你這種看法就是受共產黨的狡辯術毒害太深,整個中國現在就是這樣,沒有正確和錯誤的分野。和在瑞典想白呆一晚住旅館的曾家類似。我不是說你耍賴,而是說,你已經
我早已跳出你那個狹隘的圈子,總拿一個邪惡與另一個邪惡比較,最後得出的結論,連你自己都犯糊塗。
回復 Brigade 2019-3-29 00:16
農家苦: 這個不幸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落後就挨打,共產黨早就告訴你了。只是共產黨不承認自己也落後。
回復 Brigade 2019-3-29 00:17
農家苦: 我早已跳出你那個狹隘的圈子,總拿一個邪惡與另一個邪惡比較,最後得出的結論,連你自己都犯糊塗。
我哪有圈子?好像你有還自認為很大。
回復 Brigade 2019-3-29 00:19
農家苦: 我早已跳出你那個狹隘的圈子,總拿一個邪惡與另一個邪惡比較,最後得出的結論,連你自己都犯糊塗。
我從來都不認為我和你在一個狹隘的圈子裡呆過,所以隨便你怎麼跳了。
回復 農家苦 2019-3-29 00:27
Brigade: 落後就挨打,共產黨早就告訴你了。只是共產黨不承認自己也落後。
落後不一定挨打,但落後還狂妄就一定會挨打。這是我說過的,我承認。
回復 農家苦 2019-3-29 00:29
Brigade: 我從來都不認為我和你在一個狹隘的圈子裡呆過,所以隨便你怎麼跳了。
我一慣堅持恢復自然秩序,人文至上。你如何說我失去是非判斷了?你一著急就不自然了,就露出共產黨老幹部的原形來了。
回復 農家苦 2019-3-29 00:30
Brigade: 我哪有圈子?好像你有還自認為很大。
你自己劃定的圈子,金光閃閃,水泄不通,你自己不覺著而已。
回復 Brigade 2019-3-29 00:33
農家苦: 我一慣堅持恢復自然秩序,人文至上。你如何說我失去是非判斷了?你一著急就不自然了,就露出共產黨老幹部的原形來了。
曾賴一家在斯德哥爾摩大街上躺地打滾認為他們很有原則。
回復 Brigade 2019-3-29 00:35
農家苦: 你自己劃定的圈子,金光閃閃,水泄不通,你自己不覺著而已。
金光閃閃,妖精無近。
回復 農家苦 2019-3-29 00:49
Brigade: 曾賴一家在斯德哥爾摩大街上躺地打滾認為他們很有原則。
你身上還有灰土,還笑別人
回復 農家苦 2019-3-29 00:55
Brigade: 金光閃閃,妖精無近。
樹兄我說你別生氣,我一直懷疑你是中宣部的托兒。因為這年頭還有誰把民主當回事啊?只有替中共執行沉船計劃的海外托兒才會高喊民主的口號,為中共權貴擠進下一茬民主政府,把非法所得變成合法所得拚命吶喊,假裝革命。比較一下,看看村裡的大環境,也就你老人家最起勁。所以,你得寫篇文章澄清一下,要不然我一直懷疑你。
回復 Brigade 2019-3-29 22:46
血腥的土改
各種調查顯示,當年土改工作隊的幹部普遍存在鼓勵農民打人的情況,土改隊幹部親自上陣打人的情況也並不少見,造成土改時期有大量的人民死亡。蘇南2742個鄉之中,有200多個鄉發生了亂斗亂打;據當時中共蘇南區農村工作委員會的原始記錄,一共有218個人被打、被吊、被迫下跪或者被剝光衣服。前新華社社長穆青1950年6月2日在《內部參考》中報導說,河南土改運動中一個多月即發生逼死人命案件40餘起。蘭封縣瓜營區在20天里逼死七個人。

當時的中共中央中南局華南分局書記葉劍英和副書記方方在領導土改運動時採取了比較溫和的政策和做法,結果廣東土改受到黨主席毛澤東的批評。1951年11月,毛澤東批評廣東土改進展太慢,像「烏龜」。毛澤東將陶鑄和趙紫陽調到廣東主管土改工作,並且調集大批幹部南下廣東參加土改工作。1952年2月,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書記處會議上當面批評方方犯了「土改右傾」的錯誤,他說道:「廣東土改迷失方向。我要打快板,方方打慢板。」

至廣東新上任的陶鑄則提出廣東「要大張旗鼓,雷厲風行,要數目字」,廣東土改的形勢隨後發生重大變化,濫殺情況嚴重,每個鄉要定出殺地主的指標計劃。前廣東省副省長楊立在《帶刺的紅玫瑰——古大存沉冤錄》一書中透露,1953年春季廣東省西部地區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殺。當時廣東省流行的口號是:「村村流血,戶戶鬥爭。」在廣東省,省委書記處書記古大存在東江地區調查以後報告說,亂打亂吊發展得很普遍,自殺現象很嚴重,追挖底財顯得混亂。幹部有寧左勿右思想:「打死地主100、死不了一個雇貧農,就不要緊。」牛蔭冠晚年回憶晉綏土改:「曾經看到一位鄉長被捆在樹上,被人用樹皮刮出骨頭,慘死在路邊。」

土改中,對被劃分為地主的人和其親屬進行慘無人道的折磨,導致大量的人死亡。其中對女性更充滿性暴力,強姦、輪姦、性虐待的情事時有所聞。大量的無賴流氓成為土改的急先鋒,使得中共土改始終充滿恐怖血腥,並遍及全國。

土改剝奪了農村鄉紳階層的土地和一切財產,剝奪了200-400萬人的生命,從而徹底消滅了農村的精英階層,改變了中國農村的社會結構和傳統文化。土改導致流氓地痞的人進入鄉村區縣行政機構,在此後的文革中湖南道縣大屠殺和廣西大屠殺中,這些人犯下了殺人、強姦、輪姦、性傷殘等滔天罪行。土改把上千萬人劃分為地主和富農,成為政治上的賤民,在以後發生的政治運動中,生命安全得不到任何保障,例如零陵全地區(含道縣)在1967年8-10月的大屠殺中,非正常死亡9093,其中7696人被殺,1397人被逼自殺,2146人致傷致殘 。死亡人員按當時的階級成分劃分:四類分子(含右派)3576 人,四類分子子女 4057 人,占被殺總人數的84%,未成年人826 人。被殺人中,年紀大的78 歲,小的才10 天。 文革中的廣西大屠殺中,死亡人數達15萬-20萬,其中至少60%是四類分子和其子女。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6-16 14:2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