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孟德斯鳩男爵(一)

作者:Brigade  於 2019-3-1 22:1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轉文|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孟德斯鳩男爵

文/陸幸生

一、曠野日出:啟蒙運動催生革命

啟蒙運動是歐洲文藝復興運動的繼續和深入,不僅在法蘭西文化史上而且在整個人類的歷史上都佔有光輝的一頁,它經歷了整整一個世紀;影響面波及整個歐洲,而它確立的人權、自由、平等概念更是超越時空,成為全人類的寶貴財富,直到今天仍有積極意義。

啟蒙在法文中具有「光明、陽光」等含義,亦可轉譯為「智慧、知識」的意思。將這些美好的辭彙連綴起來,再貼切不過地概括了啟蒙運動的實質:這是一場由那個世紀中的一些傑出人物,那些啟蒙思想家發動和領導的波瀾壯闊的思想解放運動。向中世紀的蒙昧傳統和專制體制進行的最有力的衝擊,以人類智慧的結晶——科學和理性為武器,揭露宗教的蒙昧主義,反對宗教狂熱、迷信,反對君主獨裁專制和封建貴族、僧侶特權及其黑暗統治,從而給人類帶來光明的前景,企望讓民主和科學的理想之光照耀大地。

啟蒙運動起到關鍵作用而又相互傳承的是十七至十八世紀之交的英法兩國一批傑出的文化人,牛頓、蒙田、培根、洛克、休謨、孟德斯鳩、伏爾泰、狄德羅、盧梭等人。他們不再是傳統意義上關在書齋里,只研究因果關係或者道德規範的學者,而是介入社會、介入生活的思想家、作家和人類進步事業的捍衛者。儘管這樣一批積極領導和參與啟蒙運動的偉大思想家都屬於17、18世紀之交承前啟後繼往開來的一代人,史學家卻願意將這段時期稱之為「啟蒙時代」。這是因為它從古典時代中走來,與舊制度幾乎同時結束;它又為行將到來的法國大革命:並非完全自覺地進行了思想鋪墊、輿論準備;為新制度的建立廓清道路,開拓視野,明確目標指點方向;而它所確立的許多原則為後人甚至全世界的文明國家普遍接受,一直延續至今仍具有頑強的生命力。

儘管在法國大革命的後期走向極端,在衝破神權信仰體系、王權專制體制及其特權機制的同時,也掃蕩了社會傳統和法律秩序,而使國家陷入整體血腥恐怖,成為少數底層革命家鼓噪暴民的獨C專制機器。這些畢竟還是違背了啟蒙思想家對於權力邊界劃分和分權制約、確保公民自由以及民主人權的美好初衷。因為啟蒙思想家也僅僅是提供了某種思路,革命家在實踐中完全有著不同的選擇,所造成的後果也是完全不同的。

英、美、法三國所選擇的憲政民主共和的道路是不同的,而結果的差異更大。實踐證明,王朝政治的順應時代潮流,在國家政治、經濟體制上推陳出新的改良,不失為帝國體制在保存社會優良傳統和穩定秩序的良性互動中,在高層統治集團和底層精英中進行相互補益的妥協協商中,引進和嫁接民主法治機制,對於絕對的君主專制權力進行改造制約,逐步形成與社會各界相對平等地分享權利,由王權專制體制和平地向憲政體制轉型。

那必然是對於原有王公貴族和教士統治集團政治、經濟特權的剝奪或者贖買,比之少數革命領袖突如其來的運動群眾,以疾風暴雨似地武裝革命攔腰切斷社會秩序,否定一切傳統,要穩當得多。

對於社會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向文明的進步、批判性地繼承和漸進式改造,這就是英國式「光榮革命」和美國式「協商民主建國」所走過的道路。這些後來被認為是成功的現代治理模式轉型實踐,相比較

暴力革命奪取政權而悖離初衷的權力異化,對社會生產力及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的破壞作用要小得多。

這就是後來被政治學家稱為「英美式革命道路」,以非流血改革形式被認為是對歐洲啟蒙運動資產的正面繼承,這些啟蒙思想的常識性理念:民主、法治、自由、平等、人權、博愛等文明社會所公認的價值標準,經英美法等國啟蒙思想家承前啟後的不斷探索而日臻完善,逐步形成成熟的系統性經驗型相對成熟的理論。比之先驗性憑想象和邏輯推理產生的烏托邦式理想主義要穩妥很多。按盧梭理論:無論是追求回到史前社會自然狀態的原始平等,還是古希臘羅馬城邦制度的早期共和以及後來新教運動加爾文似的日內瓦城邦的所謂「美德共和國」都帶有烏托邦似的理想,強制在社會革命中推行,必然導致專制在新形勢下的復辟。

那種遵循盧梭式思想軌跡的「法國大革命」,所演繹出的法蘭西推翻王權后的第一共和國的悲劇性實踐,其血腥暴力的恐怖統治,少數革命領導人藉助民主平等旗號,開動統治機器鎮壓舊貴族和知識階層乃至普通民眾中的不同意見,以行個人獨C專制實現政治理想的負面效應,給法國民眾帶來的災難,比之當年的路易十六統治有過之而無不及。

英、美道路的成功實踐,多少要歸功於兩國啟蒙學者中的霍布斯、培根、洛克、孟德斯鳩、伏爾泰和狄德羅、達朗貝爾等人。尤其是法國的啟蒙思想家後來幾乎都和帶有濃厚先驗色彩的「道德理想國」烏托邦式浪漫主義者盧梭分道揚鑣。

盧梭的衣缽卻為法國大革命中湧現出年輕革命家羅伯斯比爾、丹東、馬拉、聖茹斯特所繼承並加以實踐。在舊體制被革命機器碾碎的同時,他們民主平等的理想也在自己所製造的恐怖、專制、陰謀的氛圍里,在血泊中歸於寂滅。至於後來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的幽靈回蕩直到煙消雲散,那又是另一個專題研究的問題。

17世紀中葉到18世紀初,正是英國「光榮革命」前夕新舊勢力纏鬥廝殺,法國由路易十四到路易十五帝國的滑落,啟蒙思想的先驅,英國平民思想家洛克,否定君權神授和王權世襲的理論,主張政府只有在取得被統治者同意,並且保障人民擁有生命、自由和財產的自然權力時,其統治才具有正當性、合法性。洛克相信只有取得被統治者的同意,社會契約才會成立,如果缺乏了這種同意,那麼人民便有推翻政府解除契約的權力。這是啟蒙先驅最早的建立在自然法理論基礎上的社會契約論和主權在民思想。

西方自柏拉圖以降的哲學家,幾乎無一例外地論說人類最可貴的知識許多不是從經驗而來的,是先天存在的。洛克則提出心靈本是一塊「白板」,知識起源於感覺,只有後天獲得的經驗才是認識的根源,當然認識還有感性到理性的飛躍。在西方哲學史上,洛克大膽的學說具有革命意義。他把哲學從經院派的玄學中解放出來,使之成為一門建立在經驗觀察和常識判斷正常能力之上的學科,這對近代歐洲各國發展產生了廣泛影響,建立在經驗哲學的法學理論基礎上對於王國政府或者共和體制的「三權分立」尤其立法、司法、行政權的相互制約理論在法蘭西貴族思想家孟德斯鳩的《論法的精神》中得到了進一步完善。

孟德斯鳩是洛克理論的積極創導者,並在法學理論的研究方面有著新的突破。這些成果是孟德斯鳩在辭去波爾多高等法院庭長官職,取得法蘭西學士院院士職位后,經過對於歐洲各國政體考察,尤其是對義大利古羅馬和英國君主立憲政體進行實地觀察,深入研究以後,得出的結論。

同樣對英國政體進行過細緻考察和充分肯定的伏爾泰,通過《哲學通訊》的出版,對於洛克理論進行了深入介紹。此時的法國正處在危機四伏中,他們需要的恰恰是洛克這種能夠指導人生、解決實際問題的哲學。於是洛克的思想在法國產生了其大無比的感召力,並且為18世紀的啟蒙思想家提供了認識論和方法論方面的重要武器。

法國啟蒙運動最主要的思想結晶是由狄德羅所主編的《百科全書》,這是凝結了18世紀法國幾乎所有啟蒙思想家真知灼見的的集體著作,先後有160多位作家、科學家為其撰稿,直接參與編輯的也有130多位,他們以各自的專長豐富了這部啟蒙巨著的內容,使其達到了那個時代最高的學術思想水平。《百科全書》是啟蒙時代的一座豐碑,那上面鐫刻著狄德羅和所有啟蒙思想家對後代無限熱愛和期待:

我們用一生中最寶貴的時刻含辛茹苦地編成這部著作,也許,他會給我們晚年帶來歡樂?當我們和我們的敵人都已離開人世時,讓它成為一些人的善良願望和另一些人的不公正的永久見證吧。(見阿基莫娃著《狄德羅傳》三聯書店版1987年版第59頁)

無論是《百科全書》的敵人還是朋友,都認定這本書包含了18世紀一切最大膽的思想。但是實際上,這部包羅萬象的鴻篇巨著,從頭到尾,沒有一個條目宣傳或者暗示過暴力革命。在政體方面,百科全書遠非革命黨人,他們並不想推翻現行制度,只希望通過改革,使其變得寬容,講究理性,能給知識分子以思想和言論自由的溫和君主制,能夠建立限制貴族、僧侶特權相對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立憲政體。

在18世紀啟蒙思想家中,對政體問題最感興趣、且研究得最深刻、最系統的當推孟德斯鳩。儘管他只為《百科全書》撰寫過一個條目——「論趣味」,他的政治觀點卻頗有代表性,很能反映百科全書派的絕大多數啟蒙作家在政體問題上的基本態度。

孟德斯鳩的本名很長叫夏爾一路易·德·色貢達,「孟德斯鳩"只是其古老"色貢達"貴族家庭的傳統封地的名稱,意即"蠻荒貧瘠」之地的意思,是他的祖先做為納瓦拉王朝王家侍臣的封地,後來人們習慣以村落名稱稱呼他。1689年,他出生於自已家族擁有拉布萊德城堡。色貢達家族從曾祖父開始就是穿袍貴族,以伯爵頭銜出任世襲吉倫特省波爾多高等法院庭長。

按照當時貴族的習慣,他從小由鄉間婦女哺育,自幼一口鄉音,終身難改。即使後來躋身於巴黎貴族圈依然沒有學會上流社會通用的巴黎普通話。他出身受洗時,正好一個乞丐上門,父母即以其為兒子教父,以表示人無論貧富貴賤均為上帝之子。他待人和藹可親,絕無貴族的狂妄傲慢。然而,貴族財富和職位、爵位世襲的特權是不會改變的。但可用金錢䰞賣,孟德斯鳩後來出售了法院庭長職務,毫無牽掛地走出波爾多自家的城堡莊園去了巴黎,在貴族圈如魚得水,遊刃有餘,進而遊學歐洲列國,以盡自己位高則責任重大的「貴族義務"。因此,從青年時代他就對政治制度的考察研究產生濃厚的興趣。

1721年他的第一部著作《波斯人信札》出版,他在第48封信開頭寫道:「我以觀察為生,白天所見、所聞、所注意的一切。到了晚上一一記錄下來,什麼都引起我的興趣,什麼都使我驚訝」這段借主人公之口的作者自述說明作品中虛擬的故事,其實均以現實為依據,而這兩位波斯青年對巴黎時弊的針砭,則集中代表了孟德斯鳩對路易十四絕對君主權力的憎惡,經過思索后,引出這樣的結論:

「歐洲大半政府均為君主專制……要求它們支持相當長的時間保持純潔,至少是困難的。這是橫暴的政制,它勢必蛻化為專制B政,或轉變為共和國,因為政治權力不可能君主與人民之間平均分配,非常難於保持平衡。」

顯然,這並非是一個隨感式評論,而是一個政治學說的雛形。這個學說經過作者近30年的研究,從理論上和現實等不同角度發掘和探索,終於確立,並在1748年出版《論法的精神》一書中得到完整、系統論述。成為啟蒙運動中政體改革的一面旗幟,對後來法國大革命啟蒙民智、解放思想、制定憲法和《人權宣言》產生重大影響。

對後期大革命走向羅伯斯庇爾暴政獨C專制,有人曾經籠統地歸咎於啟蒙運動,這是不公平的。

法國大革命的歷史,在經歷了兩個世紀年後的1989年,當代法國革命的研究者對於這場影響深遠的革命進行了深入的反思,對於這場運動發軔和後來的結果都有公正的評判,誠如法國學者雅克·素雷在《拷問法國大革命》一書中對代表啟蒙運動的百科全書派和盧梭以及羅伯斯比爾、馬拉等人都有客觀的評價:(見商務印書館2015年三月版第31/32頁)

百科全書派絕不是雅各賓主義的前身,舊制度滅亡后倖免於難的該派成員在恐怖統治時期大多是溫和派,對革命的狂熱非常敵視,許多人因此受到迫害,或者勇敢地與之抗爭。奈吉翁是狄德羅生命最後二十年間的密友,他直言對救國委員會的鄙視,認為羅伯斯比爾比尼祿還要糟糕。

對於盧梭這位學者評價:

盧梭思想也證明了,在社會政治層面上啟蒙哲學的特點是曖昧的並且本質上是無害的。從18世紀60年代起。讓-雅克的影響力特別體現在塑造前浪漫主義的情感上,它講究美德,但首先是非理性的催人淚下的,不喜歡科學和現代性的盧梭不可能提出革命性的問題,動搖現有秩序並建立一個新的。18世紀90年代初,貴族們曾經熱衷於用盧梭思想來對抗大革命。這表明盧梭主義變得多麼矛盾和不一致的理論。

讓-雅克不可避免地被拖入了大革命,雖然他既無意願也無準備。他的遺產被不同派別輪流利用,既服務於制憲議會,也被反對無政府主義的熱月黨人採納。今天我們看到的仍是一個模稜兩可的盧梭:他有時被描繪成極權主義者,有時則被看作狂熱的自由主義信徒。這些看法都忘記了盧梭的複雜性和他的歷史局限性。幸運的是他至死都不知道後人會把他的思想變成什麼。

誠如美國學者彼得·蓋益在《啟蒙時代(下)》一書中指出:(見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6月第一版530頁)

盧梭並不完全屬於啟蒙運動陣營,但他是屬於啟蒙運動的。他先後與許多啟蒙哲人反目成仇。他一度與狄德羅十分親密,他崇拜過伏爾泰,他投靠過休謨,到頭來全部恩斷義絕和公開指責告終。晚年的盧梭因為偏執狂而失去正常判斷……然而,從某種意義上說,盧梭始終是啟蒙大家庭中的一員,哪怕盧梭與其它啟蒙哲人都不承認這一點。不論為友還是交惡,他們彼此需要,他們思考和寫作時從末停止關注彼此,有一些啟蒙哲人,如休謨和達朗貝爾,雖然有十足的理由埋怨盧梭,卻依然同情他,自始自終將他看成啟蒙同道。18世紀60年代中葉,盧梭的言行失檢讓伏爾泰大為惱怒,達朗貝爾極力勸說伏爾泰保持冷靜,他告訴伏爾泰,「在即將攻陷特洛伊之際,哲學陣營發生內訌"這是大家不願看到的。

盧梭幸運地死在大革命發生的前夕,他的思想複雜性使他的理念和啟蒙思想家多有重合之處,而被後來的立憲派吉倫特派所倡導。嚴格地說,後來被屠殺幾乎覆滅的這一派別,更多繼承的是孟德斯鳩和伏爾泰、狄德羅等人的思想理念。雖然以羅蘭夫人為代表的吉倫特派的思維深處也混雜有盧梭先驗理想主義詩意,理念脫離理性而浪漫的一面。但是,這一烏托邦式想法更多是被羅伯斯比爾等第三等級代表所繼承。

按照雅克·素雷的看法大革命的推手,更多的是來自於淪落在無套褲漢底層的、被社會邊緣化的落魄文化人。與那些融入體制的啟蒙派大哲學家相比,他們被稱為「落入陰溝里的文人」是一群擁有革命心態的人。他們出身寒微,流浪社會,仇視體制,渴望平等,飽讀詩書,具有相當文化潛質和改造社會的遠大抱負。或者幻想通過社會秩序的顛覆,實現「彼可取而代之」的政治野心。也即馬拉、羅伯斯比爾、聖茹斯特、丹東、庫東和貴族中的野心家如奧爾良公爵、巴黎東區主教塔列朗以及以富歇為代表的「熱月黨人」。前者或多少還具有純潔的理想主義狂熱情懷,而後者則更多是大革命的既得利益者,社會崩潰的大混亂中的渾水摸魚者。這些社會大潮襲來時泥沙俱下的傢伙混搭成了法國大革命五彩斑斕的萬花筒,容待以後慢慢介紹,現在先來看法國啟蒙運動先驅貴族思想家孟德斯鳩。

2018年9月12日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1 20:1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