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歸去來兮,留學生

作者:Brigade  於 2019-2-19 06:5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原創|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7評論

這幾天接連看到三篇關於留學回國的感想文,我願意評論一下。
我大學畢業第二年就出國了,也沒想到最後定居海外。我現在不會想回國這種事了。寫到這裡,想起陸遊的詩「死去元知萬事空, 但悲不見九州同」。人生到了一定階段,不論如何,人人皆知萬事空。
雖然很多背井離鄉的移民或者後代大有所成,但是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移民談不上是一件愉快的事。畢竟少年時代的成長環境和移民后的環境迥然不同,適應新生活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所以,當今中國的父母把獨生子女推向海外,我是不贊成的。
因此,如果一個國家足夠富裕,政治足夠穩定,出國留學的就大為減少,學成之後回國也就自然而然。像日本南韓就是這樣。
中國的留學潮過去是因為經濟同西方差異太大,對西方的科技嚮往迫切。現在則是因為一些人有錢,感到國內教育質量不佳,或者有的人無法進入國內好一點的學校。但是,有一個共性問題,共產黨像土財主一樣,重視錢財,不重視人才。所以人才流失就流失吧。反過來,很多人選擇不回去,說明了人們具有一種長遠的隱性預測:共產黨政府不可靠,不穩定。
現在逐一剖析一下這幾篇歸國感想文,以饗讀者。
我首先看到的是「回國才發現,美國已把我變成大土鱉」,當時感覺文章粗製濫造,沒詳細看。可是接連看到另外兩篇,就想寫點什麼,但是我已經找不到第一篇文章了。過了幾天,看到一篇文章「臉書程序員: 我們就像猶太人養的藏獒, 失敗者是SB被解僱」,我也不太喜歡這篇文章,因為一個公司里高級管理人員畢竟是少數,那麼大多數沒有升上去的怎麼就成了失敗者?並且還是SB被解僱。這篇文章作者叫做「顧穎瓊博士」,或者是別人寫的通過「顧穎瓊博士」這個公眾號發的。結果我搜索一下顧穎瓊博士,找到了「回國才發現,美國已把我變成大土鱉」這篇文章,是顧穎瓊的2016年的原創文章, 給中國戴了高帽貶了美國之後,結論是:
「可是不知道怎麼樣,我覺得我還是適合紐約那個土土的地方!
那裡的朋友們才適合我。再見了!我的祖國!」
原來我第一次看到的是別人把結論砍掉的轉貼。雖然嘲諷了中國同學的土財主和勢利心態,但也把上海的高樓地鐵,高鐵,還有買東西用微信支付等等歌頌了一番。所以,就成了厲害我的國的縮寫版。有了這篇文章之後,現在可以看到,「回國才發現,俄羅斯已經把我變成了一個土鱉」,」回國才發現,澳洲已經把我變成了一個土鱉」。彷彿大家要爭先恐後比慘當土鱉似的。
可是,這類文章的始作俑者顧穎瓊還在美國,去年跟中國騙子商人還打官司,好像不了了之。
我輩浪跡天涯學子,可真是不如民國那代大師啊。隨便魯迅胡適徐志摩都如雷貫耳,連跑到法國打工的周恩來鄧小平們回去也能鬧場革命。現在人就喜歡這樣,跟國內有錢人相比,我土鱉了。不會用微信支付,我土鱉了。在美國我開豐田卡羅拉省油,我土鱉了。所以,這是沒有人文精神,垮掉的一代。至於國內土豪和高官及各類「精英」們,更是腐敗的一代,他們最好別出名,現在看到誰出了名往往跟壞事連在一起,貪腐,騙錢,假文章,假博士,偷稅漏稅之類的,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所以,吹噓厲害我的國這一代中國當政者和犬儒,都是一群在毛澤東時代窮瘋了的土鱉,對「財富」無限嚮往,在泡沫經濟時代又自以為有錢了,沒有任何人文精神,以為炫富就是成就就可以獲得別人的尊敬和熱愛。其實中國是一個落後國家,人均GDP很低,所謂改革開放讓多少人脫貧也是自定標準。想想,多少中國人沒有用上自來水,煤氣,甚至沒有現代的衛生廁所,跟秦始皇時代的中國沒有太大差別。
第二篇文章叫做「放棄一切回國 卻在年初一被罵哭」。這是一個上海姑娘在美國待了十年後回上海寫的文章。感嘆同長輩相處不諧,後悔放棄了美國的工作和生活。應該是體驗了反向文化衝擊。但這也算是宏觀環境的縮影。中國,國家是一黨獨裁,家庭,很多是父母獨裁。又要生活在其中,又要感覺好,除非你一開始就習慣了,否則,就得喝下復旦大學道德副教授陳果的心靈雞湯:「道德是無用的,人格是無用的,友情也是無用的。因為這些無法帶來麵包」,「要學會與黑暗和解,當你與黑暗和解的時候,黑暗已經不那麼黑了」。
可是,我當然希望人們追求光明,希望更多人成為跟黑暗世界做鬥爭的革命者。
這篇文章最初是發表在中國的豆瓣網裡,之後作者已註銷了。下面還有一些評論,多是同情作者,後悔歸國的說法。也有人談到國內工作的996。我查了一下:996工作制是指工作日早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中午和晚上休息1小時(或不到),總計10小時以上,並且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是非常辛苦且嚴重違反勞動法踐踏人權的工作制度。
這種工作制度,實在是奴隸制。所以不要說什麼彎道超車了。有無數農民工,碼工等等的付出,才有了過去三十多年的發展。一個國家,完全不應該如此奴役勞動者,卻同時往其他國家大撒幣。試想,往委內瑞拉投的近一千億美元,可以給多少科技工作者解決就業和創新問題。並且,靠大撒幣來輸出一個實際上失敗的模式,也必然失敗。
第三篇文章叫做「回國前我無怨無悔。回國后我肝腸寸斷—小民之死」,是在美國的一個中文網站的文章。當然不會在國內轉載了。作者描述回國工作的悲慘經歷。他回國前太相信共產黨和宣傳,回去才發現沒有特權不行,儘管看上去他還有一點特權關係。最後發現現實如此黑暗,就得憂鬱症了。
現在共產黨的洗腦教育也是空前的,很多少年學子將來進入社會後都會感到絕望。
所以,我奉勸網上那些愛共黨如父母的人,多多讀一些自由平等博愛的啟蒙思想書籍,弄明白專制下沒有這些普世(UNIVERSAL)價值觀,你身在其中,也必然有一天深受其害。
當然,作者似乎本身心理不夠成熟,情商不高。但是中國是一個特權社會,這是客觀的。比如說中國保利集團公司,是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監管的大型國有中央企業。看看其頭腦都是一些什麼人:
賀平:中國保利集團公司名譽董事長,總參裝備部少將(少將賀彪之子,鄧小平之女鄧榕之夫)
姬軍:中國保利集團公司副董事長(原國務院副總理姬鵬飛之子)
鄧榕: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副會長、中俄友好、和平與發展委員會副主席(鄧小平之女)
王小朝:中國保利集團公司董事、黨委副書記(前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女婿,楊李丈夫)
葉選廉:解放軍總參、中國保利集團公司負責人之一(葉劍英之子,母親李剛系華北軍政大學學員)
王軍:中國保利集團公司前任董事長(前中國國家副主席王震之子、中信董事長)
陳洪生:中國保利集團公司前任董事長(原中共江西省委書記陳正人幼子)
徐念沙:中國保利集團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是已故國家領導人、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的女婿。)
類似情況,顯然在各級政府,各級國企都普遍存在。當然,回國的固然有混得比較好的。但是,中國共產黨在政治上是肯定排斥留學回國人員的。也許向萬鋼那樣以什麼民主黨派的身份當上部長就很高了。其他的像周小川江綿衡那樣是紅二代或者江太子。本質上這個制度跟封建家天下制度區別不大。要說有區別,就是共產黨的世襲制不像周王朝那樣嚴格,但是畢竟是黨內世襲制。一個薄熙來倒下去,幾百個胡海峰爬上來,紅色江山不變色,至少共產黨貴族是這樣期望的,並努力欺壓人民來實現這樣的目標。

西周宗法世襲制度示意圖


革命尚未成功,學子仍須努力。
2/17/2019

歸去來兮,大醬味美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舟遙遙以輕颺,風飄飄而吹衣。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Brigade 2019-2-19 07:19
共產黨武大郎獨裁可見一斑。並且萬鋼還有可能是地下共產黨員,像榮毅仁那樣,偽裝成非共產黨員,籠絡人心。

2006年12月,萬鋼當選中國致公黨中央副主席。2007年4月27日,科技部部長徐冠華因年齡到限,被免去職務;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七次會議決定任命萬鋼為科技部部長。萬鋼遂成為自1972年傅作義辭去水利電力部部長職務后,中華人民共和國35年來首位非中國共產黨黨員的正部長級官員。
回復 Brigade 2019-2-19 21:49
農民變工人,還是被歧視被剝削的「低端人口」,是中國特色。"富士康貧血100天:40萬員工人均到手工資1932元", 富士康員工尚且如此,可以想見這相當於全部美國人口的蟻工的勞動待遇。更不必說住房婚姻和子女教育。
人們可以吹噓浦東的高樓大廈,有什麼意義呢?你又不住在那裡,中國高樓大廈建造特亂,整體缺乏美感。在任何一個高樓林立的大都市,你若不在那裡有一個住處,你經過時都會感到一些惆悵,像「回國才發現,美國已把我變成大土鱉」的作者感受的那樣,所以高樓太多的城市給人一種天然的排斥感。

全國農民工數量接近3億:半數為80后 3成接受過技能培訓
回復 Brigade 2019-2-19 22:10
「土鱉」回去就發財成了土豪。歸去來兮,大醬味美胡不歸?

留學生海歸狂騙300萬被捕 父母賣房還債
回復 Brigade 2019-2-19 22:33
中國土豪買家竟將法國300年酒庄改名為…
"藝術之源"酒庄改名"御兔莊園"。 法語叫做CHATEAU LAPIN IMPERIAL。可是這跟CHAUD LAPIN接近,是法語常用語,形容某人和發情兔子一樣。
回復 Brigade 2019-2-19 22:43
996工作制?

據華為離職女性員工透露,華為平均工作日加班時間達3.96小時,且工作要謹守三招「斷網、午睡、黑布鞋」,不能上外部網站、非工作電話不能講超過5分鐘,還強迫睡午覺,以保證可以延續晚上加班,另外還要穿黑衣、黑褲、黑布鞋,心思只能放在工作上。
回復 Brigade 2019-2-20 08:10
犬儒精神
寒山曾問拾得:「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
厭我、騙我,如何處治乎?」拾得云:「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
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回復 今夜很中國 2019-2-20 08:33
我發現許多吹天朝罵美帝的都有一個「人上人」的心結。最近在美國搞IT的被罵成吠
舍即一例。在中國官大一級壓死人,下級見了老闆如同太監見了皇上,誠慌誠恐,
戰戰兢兢。在美國公司里,上下級之間根本沒有那麼大差距,我認識的許多人,包
括美國白人,就是喜歡搞技術,根本不願當官或搞管理。有一技之長的技術人員經
常比搞管理的工資還高。
中國的帝王戲,宮斗戲把等級觀念刻到人們骨子裡,西方價值的基本觀念卻建立在
人生而平等之上。所以到了西方還夢想當「人上人」的小粉紅們往往在美國和西方
特別失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7 19: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