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新蘇黎世報》對弗朗西斯·福山的專訪

作者:Brigade  於 2019-1-31 05:4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轉文|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評論

瑞士《新蘇黎世報》2017/3/18日刊載了對弗朗西斯·福山的專訪,內容如下:

美國政治體系出現故障

記者問:福山先生,人類如今著迷於普京、埃爾多安、歐爾班或特朗普這樣的人物。這該如何解釋?

弗朗西斯·福山:我們最常聽到的對民主的抱怨包括,民主導致了虛弱的政府。這樣的政府喋喋不休,需要漫長的決策過程,不斷糾纏於反對意見,最終達成的妥協方案欠佳。我的確認為,美國的政治體系出現了故障,兩極分化,癱瘓,由特殊利益主導。對有實幹精神並且能做成事的政治家的渴望也由此產生。這導致普京這樣的人物大受歡迎。

問:這些政治家確實能滿足期望嗎?

從左至右,可能是下屆法國總統的勒龐、普京和特朗普。目前世界政壇有強硬派政府首腦回潮的趨勢

答:人們必須認識到,在接受優點的同時,也必須忍受缺點。民主國家存在強大的分權。如果一名政治家毫不關心行使權力的限度的話,分權就變得尤其重要。不過,解決行動力疲軟的辦法並不簡單在於選舉出一位強勢人物,而是應該建立相應的制度,使依法高效行事和達成適當妥協變得更加容易。美國現在的政治體系緩慢且複雜,我稱之為「否決制」,即通過否決施政。很多美國公民把對這種境況的不滿歸因於民主,因此他們選擇了特朗普。

美國道路與交通建設商協會(American Road & Transportation Builders Association)2016年的一項研究發現,美國60萬座橋樑中有近10%存在結構性缺陷。再加上福山所聲稱的美國「否決制」民主,特朗普「基建雄心」困難重重

問:從某種意義上說,否決制只是過度的依法治國?

答:正是如此。美國在依法治國問題上做得完全過火了。比如要在加利福尼亞州修建一條公路,那麼理論上講4000萬公民對此擁有否決權。那可能最快需要15年時間才能動工。

問:您是否在說,自由民主制已經在美國失靈?

答:我認為還沒到這個程度。特朗普當選總統以來,人們討論的一個有趣問題是,三權分立制度有多強大。在我和我的很多同行看來,特朗普具備專制領導人的全部特徵:藐視規則、不顧程序、攻擊制度。現在的問題在於,是他會破壞制度,還是制度強大到能限制住他。

民主政治趨勢出現轉向

問:您撰寫《歷史的終結》時,世界正處於民主政治看似不可阻擋的勝利前進中。但這一趨勢似乎出現了轉向。

答:是的。這一趨勢在2005年前後達到高潮,此後走向了另一方向。

問:沒落趨勢或許會因特朗普而加速。因為他是自伍德羅·威爾遜以來首位不將推動民主作為外交政策訴求的美國總統。

答:確實如此。特朗普既不談民主,也不談人權,而是只談美國的私利。

問:特朗普的態度難道不是對美國——比如向阿富汗和伊拉克——出口民主失敗合情合理的反應嗎?

答:或許是如此。越戰後美國就已在迴避這一領導訴求。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失利后,現在又出現了類似反應,即美國應只專註於自身利益。不過人們也必須明白,美國人民實際上影響不了外交政策進程。如果像羅納德·里根一樣的總統奮起高呼,為民主和自由而奮鬥很重要,是時候遏制蘇聯了。那麼美國人民也會追隨他。因此,當前的孤立主義反轉不會持久。

問:到目前為止,有一個關鍵詞尚未出現:金融危機。它也助推了民主危機?

答:人們確實依舊低估了這一事件對歷史進程的重要性。美國的銀行危機以及歐洲的債務危機是精英階層的傑作,也是失敗的政治決策帶來的後果。危機給普通公民造成嚴重傷害。而精英階層則在很大程度上全身而退。因此很多公民對精英圈子的怒火是可以理解的。

人類實際上走錯了方向

問:我們在對話中已經談了很多自由民主的問題、缺點和弱點。人們可能會產生這樣一種印象,自由民主難以解決更大的難題。您是否有捍衛這一理念的話要說?

答:對比什葉派和遜尼派衝突不斷的中東,可以看到自由民主的巨大好處。土耳其、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所有這些國家都在為這場衝突煽風點火。它們支持相互實施炸彈襲擊的派別。這是歐洲在三十年戰爭(即1618年至1648年發生的戰爭,是由神聖羅馬帝國的內戰演變而成的全歐參與的一次大規模國際戰爭)中出現過的極端畫面。

福山把伊斯蘭世界的遜尼派和什葉派的衝突和歐洲的三十年戰爭做了類比

人類萌生自由民主理念源於一個很簡單的認識:如果人類要認真對待宗教或認同問題,就必須找到一種和平解決衝突的框架。在今天這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因為在越來越多的國家共同生活著出身各不相同的人們。只有基於寬容思想、相互尊重和言論多樣性的制度能夠提供這種和平的均衡。也就是:自由民主制度。自由主義可為在多樣性中施政提供合理的解決方案。

《歷史的終結》第一版封面,本書是福山據自己80年代末的論文擴展而成

問:但歷史的終結還不會如此快地到來?

答:當初我寫下《歷史的終結》是要指出,我認為長期看,沒有哪個替代方案比自由民主制度更出色。歷史的終結推遲了,但目前這對很多人來說並非現實。我們現在實際上走錯了方向。但歷史的發展終將歸於自由民主形式。我依舊對此深信不疑。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Brigade 2019-1-31 06:03
「我叫小龍魚周小平」喜歡說「連福山都是張維為的手下敗將。」
福山和張維為在2011年有過辯論。無非是政府出錢讓他到上海來。張維為借人家的國際名氣往臉上貼金,也宣傳一下中國崛起中國自信中國模式這些雜貨。
張維為那些雜貨顯然無法說服福山,本文就是證明。
回復 往事並不如煙 2019-1-31 17:54
冒昧地問一句,是專訪全文嗎~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1 17: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