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研究生,現代包身工

作者:Brigade  於 2019-1-14 03:2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原創|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7評論

中學時語文課有夏衍的包身工一文。感到舊社會真黑暗啊。
可是,現在中國打工的人被奸商盤剝也多於牛毛,活幹了,工資拿不到。或者,年紀輕輕,有了工傷,得了矽肺病的也大有人在。以前還有智力欠缺人士,被黑磚窯控制做奴工,不一而足。
現在,竟然連研究生都不堪被導師盤剝,跳水跳樓身亡,屢有報道。
1
2017年12月25日,西安交通大學藥理學博士生楊寶德溺水身亡。據楊寶德與博士生導師的聊天記錄及其身邊同學親友反映,楊寶德生前常被導師要求幫忙處理私人瑣事。
2018年3月26日,因長期受導師王攀壓迫,武漢理工大學研究生三年級學生陶崇園跳樓自殺。據報道,陶崇園本科畢業時,王攀為勸陶崇園在其手下讀研,曾書面承諾推薦他去海外讀博或作訪問研究,但臨近碩士畢業時,王攀卻阻礙陶崇園出國求學和找工作。陶崇園的姐姐更稱,讀研期間,王攀要求陶崇園幾乎每晚八點左右都要去其家中,並著其幫忙買飯、洗衣服、將一部分獎學金捐給研究所,甚至要求進門鞠躬並稱呼他為「爸爸」。
同濟大學醫學院研究生陸經緯在2018年12月份在校跳樓,家屬控訴,陸經緯過去三年來幾乎無休無止地為導師陸琰君無償工作,他與導師微信對話的最後一句是:「我去跳樓了,學院章小清老師會找你談的。」
北京交通大學教授違規在試驗室存放多桶鎂粉,造成爆炸事故,炸死三名學生。
2
導師壓榨,學術腐敗,昔日的象牙塔已變成「叢林」。
導師如同伸展枝葉的喬木,榨取學術成果,爭搶項目資金和資源,而密林之下的學生抬頭看不見陽光。
最近,中科院碩士劉毅因導師李嘯利用自己實驗得出的數據撰寫成論文發表,將其告上法庭,揭開了多年來學術盜竊的遮羞布。
這篇論文的思路是劉毅自己的,數據也是由他做實驗得來的,而導師一開始並不支持他做實驗,得出數據后又欺騙他共同撰寫論文,之後強佔第一作者的位置。
但即使劉毅已經列出了諸多證據來證明,卻極有可能敗訴,只因論文執筆者為導師。
3
導師的強勢和學生的弱勢之上。
一邊,導師掌握著學生的「生殺大權」,評估學生學術成果,決定學生能否畢業;也掌握著學生的「經濟大權」,不僅生活補貼、課題基金都要經過導師之手,連有無課餘時間做兼職或實習都要看導師的安排。
另一邊,學生要麼跪舔,要麼滾蛋。
在這種不對等的條件下,「學術奴隸制」應運而生。
導師如同奴隸主,坐擁資金數額不等的課題項目,分配給學生完成後,冠之以自己的姓名。
有的導師甚至讓學生為自己或自己親戚的公司打工。
學生如同苦力,朝五晚九地在實驗室為導師工作,不僅沒有假期,連一點勞務費都要被剋扣。
只需支付比富士康工人還低的工資,就能創造出學術成果
一個在讀生物學博士,每天在實驗室加班到凌晨,每個月國家和實驗室補貼加起來不到3000元,快30歲了還沒有五險一金。
在廉價勞動力的誘惑下,為了讓學生長期為自己打工,延遲學生畢業的導師大有人在。
曾經,中南大學研究生薑東身跳樓前留下5000字遺書,質問導師喻海良:
你為什麼給研三研二8個人每人打5000元科研津貼,又讓取了交給你?雖然研三每人又給到手了1500元,可那3.4萬元又是怎麼回事兒?

夏衍的包身工: 在這千萬被壓榨的包身工中間,沒有光,沒有熱,沒有溫情,沒有希望……沒有人道。這兒有的是二十世紀的技術、機械、體制和對這種體制忠實服役的十六世紀封建制度下的奴隸! 
二十一世紀的研究生略有不同的環境:在這象牙塔里的是二十一世紀的技術、試驗室、體制和對這種體制忠實服役的十六世紀封建制度下的奴隸!

1/13/2019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2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9-1-14 04:33
雖尚屬個案,但也夠黑了!難以想象!
回復 Brigade 2019-1-14 08:57
fanlaifuqu: 雖尚屬個案,但也夠黑了!難以想象!
文中的例子也不少。連大學教授都喜歡這樣奴役學生,那商人官僚可想而知。
回復 Brigade 2019-1-14 09:00
查了一下是否別人也寫過類似文章。很早就有,講個例,教授如何作假,如何奴役學生來自肥。

研究生淪為導師「包身工」是高校之恥 (2010-09-03 20:05:11)
http://blog.s ina.com.cn/s/blog_600b543d0100l1p3.html
回復 秋高馬肥 2019-1-14 09:49
讀書是這樣的,又花錢又累。
回復 Brigade 2019-1-14 10:10
研究生淪為導師「包身工」是高校之恥 ,  這篇文章介紹那位教授偽造王重陽,丘處機的詩很好笑,當然,以此出名或賺錢,令人作嘔。

不過,因此我看了一下他們的經歷,有些感慨。
他們活在南宋將亡之時,自然頗多苦悶。因此王聲稱「遇仙」,出家修道,拋妻棄子,隱居於終南山地區。可能陝西這地方太窮,信教的人不多。加上自古蓬萊仙境引人遐想,因此他從陝西跑到今天的煙台,遇巨富馬丹陽及其妻孫不二。王重陽在馬氏南園建庵,題庵名「全真」。「全真」教名源於此。

王重陽成功吸收幾個虔誠的弟子,先後納丘處機、譚處端、馬丹陽、王處一、郝大通五人為徒。丘、譚二人聽聞王重陽寓居馬宅,請為弟子,求教皈依。馬丹陽在王重陽多方勸喻下,同意出家。王處一來游適遇王重陽,亦願從待。
過了兩年王重陽返回陝西途中死在河南。
又過幾年丘處機名聲大振。又四十年後,於元太祖十七年(1222年)四月,丘處機應詔途經鐵門關抵達「大雪山」(今興都庫什山,阿富汗境內)八魯灣行宮覲見成吉思汗。跟隨丘處機一路西行的十八名弟子之一的李志常(1193-1256年,1238年-1256年為全真教掌教),根據一路上的西行見聞,後來寫成《長春真人西遊記》。估計小說《西遊記》名字由此而來。
回復 Brigade 2019-1-14 10:29
現代包身工:
9個月大孩子高燒42度媽媽請假被拒絕
回復 綠野仙蹤 2019-1-14 12:33
沒有公共監管,任何地方都可能形成專制小環境。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6 10:1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