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程明儀:在一個充滿主子和奴才的國家,自由人何時才能創造出新的歷史?

作者:Brigade  於 2019-1-8 05:4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轉文|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5評論

發表於 2019 年 01 月 06 日  siyu

黑格爾說:「幾千年的中國,其實是一個大賭場,惡棍們輪流坐莊,混蛋們換班執政,炮灰們總是做祭品,這才是中國歷史的本來面目。」什麼是歷史?歷史本該是後人踏在前人的肩膀上不斷進步,但若我們的歷史只是重複,這是後代子孫的不肖,也是前輩的悲哀,他們用鮮血換來的警示,竟被我們以藐視的態度置之不理。可悲的是,這就是中國。

柏楊先生說:「我們希望明天的中國能夠問心無愧地成為未來人類文明的脊樑,那就不要忘記去不斷清洗歷史留下的那些惰性,不時站在自省的鏡子里檢點自己,寬容和直面一切批評,並從中清醒地建立起真正而堅實的自信來。」

近年來總有人談論中國正在崛起,但真正的大國崛起靠的不是經濟崛起,而是人格和文化的崛起;沒有人格和文化的崛起,經濟再好也沒有意義,如果你是一個生在皇朝社會的小屁民,皇帝讓你把自己的孩子殺了,你就必須得殺,否則誅滅九族;皇帝讓你給他當太監你就必須當,否則凌遲處理。那麼你再有錢,又有何用?再者,缺少了文明進步的經濟輝煌最終得來的,往往是整個國家的崩塌,如羅馬帝國,在經濟無比輝煌的情況下,因思想文化的貧乏而毀滅。

而如今的中國,便面臨嚴重的文明匱乏,即使到了這個時代,我們仍有很多野蠻的思想和行為,而缺乏獨立自尊的人格。在中國,幾乎沒有人能始終自由而有尊嚴的行走,從出生起我們就無法選擇自己的教育,直到老,也無法選擇自己的死亡;大多數中國人的一生,就是在主子和奴才的身份中轉換,上一秒在上級面前時,我們是奴才,為了滿足上級的願望和面子,我們會放棄自己的人格理想時間;下一秒在孩子面前時,我們又成了主子,我們可以絲毫不尊重孩子的個人意願和理想,要求他走我們要求的路。

更可怕的是:我們甚至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縱然已經受到全世界的鄙視,但我們大部分人仍然無動於衷。正如柏楊先生所說:「中國人的醜陋,在於他們不知道自己的醜陋」。在這樣的情況下,學堂對學生「要能自由而有尊嚴的行走在地球上」的要求,竟然很多人連看都看不懂;他們甚至不再知道夜不再能接受這樣自由而有尊嚴的身份。那麼,我們所追求的這種身份到底是怎樣的?為何說中國沒有這樣的「自由人」?

一,什麼是自由而有尊嚴的生活?

「自由」是:你可以自主的選擇你的思想和行為,並自由的為此承擔責任。而尊嚴最基礎的定義,便是:你擁有這樣作為一個自由人的最基本權利,並且能活出「自由人」的身份。

比如「牛山悲」的故事,即使是地位低的人,也可以不附和上級意願,而是具有個人的獨立思想,並敢於發表不同的言論,這就是「自由」。事實上,春秋時期的中國,存在很多有節氣的自由人,因為當時的中國有很多小國家,所以假設你是一個文人,說了不好聽的話導致這個國家的君主不喜歡你,你可以跑到另一個國家;甚至,如果你是一個不講理的國君,欺負人民、欺負更弱小的國家,其他國家的君主都會帶兵來把你打下去,而且打下去后就撤回自己的領土,你的領土絲毫不佔。因此,在這樣的環境下,地位高的人也必須對地位低的人保持尊重,否則自己的地位難保,而且身邊留不住有智謀的人,管理國家也會遇到很多困難。

……

二,不可能存在自由和尊嚴的中國身份:主或奴。

由於我們的這種國民性,和幾千年來的皇朝社會脫不了關係,所以就從皇朝社會談起,反映當時情況很典型的一部電影是《滿城盡帶黃金甲》,電影大概內容是:皇后和太子有私情,皇帝發現后給皇后的葯里放了毒,並要求她每天必須喝葯,皇后發現后,請二皇子起兵奪皇位,二皇子為母后平安而答應了,但太子發現了這件事情並告知皇帝,最後,小皇子見二皇子謀反,以為殺了太子自己就可以上位,便殺了太子。皇帝為此殺了小皇子,然後平反,要求二皇子,要麼每天伺候母后喝葯,要麼就以謀逆罪被車裂,二皇子不肯妥協,便自殺而亡。

山長放電影前布置給我們的作業,是思考自己希望做其中的哪一個人?但看完后,卻沒有發現其中有任何一個自由人。

做宮女嗎?如果一個皇子看上了你,你和他通私情,被發現了會倒大霉,一定說你「誘惑皇子」。你不和他通私情,那實在不給皇子面子,皇子會找到任何機會、以任何理由,讓你死得很慘。做士兵嗎?無論你是二皇子還是皇帝的士兵,你都得為了皇后或皇上一人的生命,去和自己的同胞展開毫無意義的殘殺,如果你拒絕,那違抗兵令也是一條死路。想捍衛自己生命的意義?那就不可能活著。

做皇后嗎?剛開始被皇帝逼著吃藥時,就算少喝了一口,也要補喝。據說一個古代大臣請吃飯,會讓自己的妃子去敬酒,客人若不喝,就殺了這個敬酒的妃子,妃子和客人,哪個得到了尊重?而這樣的敬酒文化,到今天的中國消失了嗎?酒桌上,不喝就是不給面子,不給面子就翻臉,甚至從此以後要處處整你,這樣的情形,大多中國人都遇到過吧?

而皇后在皇帝面前時是這樣卑屈的形象,但是到自己有權利控制的人面前,如對宮女、太子、士兵時,又是一副主子樣,當她逼太子穿上自己給其做的衣服時,和皇帝逼她喝葯,又有什麼區別?看到那一幕,我想起現在的中國女人,逼丈夫做這、做那,其不從就一哭二鬧三上吊,似乎嫁給一個奴才才能滿意,和皇后的行為非常相像。

那做皇帝嗎?皇帝是其中看似最自由的人,始終都可以扮演主子的身份,但這只是因為他地位高,可地位不會是永遠的,他在當皇子的時候,也得跟他現在的皇子一樣,對父王完全服從;假設這一次二皇子的叛亂成功,他幾乎是瞬間成了奴才;此事後,未來他沒有皇子,別的人開始篡位,一旦他失敗,也成了囚徒。為此,他必須牢牢把握住現在的皇位,這便導致了:他現在也沒有自由。如果他突然不想當皇帝,想去體驗一個平民或江湖人的生活,他做的到嗎?當他沒有任何身份的那一天,會有多少曾經被他欺壓的奴才變成主子來欺壓他?他活得下去嗎?

所以,自由不是地位帶來的。在一個互相奴役的國度,就算你有最強的奴役別人的資本,你自己也是被奴役的。只有在一個互相尊重的國度,失去了地位,也仍然是「自由人」,可以具有獨立的意志和行為。

然而對比電影中反應的這些情況,如今的中國有多少變化?《醜陋的中國人》里說:「中國傳統文化中有一種過濾性病毒,使我們子子孫孫受了感染,到今天都不能痊癒。」這句話說的沒錯,今天在我們的身邊,雖然更開放、比皇朝社會的自由權更多了一些,但因為國民性沒變,所以仍然處處充滿了主子和奴隸,充滿了不尊重:

在做孩子時,我們就會被父母、老人逼著「吃」,逼著「學」,中國的大多數孩子從來沒有選擇自己學習內容的權利,比如體制學校有多少孩子是真心喜歡、自願的在學習?又有多少父母和老師,每天都在苦口婆心、不遺餘力的對孩子威逼利誘,讓孩子成為好好學習的「乖孩子」,也就是放棄了自己的個人意志,成為奴才的孩子?如果我們的大多數國民從小就是這樣長大的,有句話說:在愛和支持中長大的孩子,會學會付出;在挑剔和指責中長大的孩子,會學會抱怨。那麼僅靠推測,我們國家有多少成年人會懂得「自由意志」、懂得「自尊尊人」?

更恐怖的是,我們無論在做奴隸還是主子的時候,都會覺得「這很正常,本來就應該這樣」;反倒是看到自由人,會覺得很奇怪,甚至容不下他們。如果你是個「自由的孩子」,父母讓你上學,就是不肯好好學,老師說的話,就是不肯認同,你會贏得父母和老師的讚賞還是批評?如果你是個「自由的父母」,不逼孩子吃飯、不逼孩子學習,你周圍的人會說你明達還是說你不負責任?如果你是個「自由的下屬」,對上級直言不諱,上級給你敬酒,你說這對身體不好就是不喝,會活得上級的提拔還是打壓?如果你是個「自由的商家」,對客戶與交易無關的無理要求斷然拒絕,會贏得客戶的尊重還是不屑?

所以,在我們這個國家,自由人很難生存。那麼如果想做一個自由人,該怎麼辦呢?

三,選擇自由和尊嚴的中國人去向何在?

山長前段時間列出了五種人:奴才、追求自由的反抗者、小人、孤獨的自由人、仙人。其中第二、四、五種人都屬於追求自由的人。那麼,拿文革時期的情況舉例,這三種人要怎麼做?

第二種人,堅決反抗,如果是這種人,可能會攻擊那些文革中的作惡者,那些隨意給人套罪名、迫害死無數文人的紅衛兵,誰做惡就殺誰,這樣做了自己也必定會死,但如果能有更多的人這樣做,作惡者就會害怕、就不再敢隨意妄為。

那麼在《滿城盡帶黃金甲》中,二皇子最後的選擇就是這種人的選擇,當他的父王要逼他妥協時,他選擇自殺,其實他父皇給他選擇的意思是不想讓他死,因為如果他死,皇帝就絕後了,但皇帝又覺得一定要奴役兒子,所以用給他這個選擇來逼他表忠心,而且他一定認為兒子會像奴才一樣妥協,才敢這麼做。但如果有更多的人會像二皇子這樣做,皇帝在給他選擇前就會想到他可能自殺,就不會敢這樣逼他。

所以,第二種人的後果,就是會死、會活不下去。放到現代,相當於如果你是一個自由的下屬,你可能就會失去工作。但好處是,全國只要有百分之十的人這樣做,主子就會越來越少,我們的子孫後代就會有更好的生存環境,更能夠安心的以一個自由人身份活在世界上。比如如果中國的孩子不服從體制安排,拒絕去上體制學校,那麼中國教育被迫改變,逼孩子學習的老師和體制,就不會存在。如果所有下屬都拒絕因領導官大一級,就放棄自己的尊嚴去諂媚,那麼上級就不能打擊「自由下屬」,否則他就沒有下屬可用了,那麼領導就會學會尊重下屬。

可惜目前中國的這種人太少,在文革中,少數有骨氣的反抗者又都被迫害而死。所以我們的國家現在仍然缺少自由人生存的空間。

第四種人,孤獨的自由人,便是逃。比如文革中的馬思聰,被打擊后不願意直接對抗,也不願意做奴才,便逃往美國,但導致了國內二十多個與他相關的人被扣上罪名,甚至一些親屬因此被迫害致死。不過有些情況下,會沒有這個選擇,比如馬思聰的親屬,就逃不了。

第五種人,仙人。在類似於文革的情況下,要做這種人,就只能裝瘋裝傻。

比如《教父》中的教父,他生活的西西里也是不允許自由人生存的地方,人們都要被黑手黨欺壓,他爸爸做了第二種人,不滿黑手黨領袖,當眾與他吵起來,結果被殺死。黑手黨領袖為防止這家的兒子復仇,就殺死了教父的哥哥,準備再殺死教父,教父的媽媽做了第一種人,帶著教父去向黑手黨老大求情。而教父本人如果不求情,就會被視為反抗者,被殺死,求情又是奴才;他就把自己裝成了一個傻子和啞巴,遇到什麼事情都從來沒有反應,也不會說話;所以他不求情,黑手黨領袖也不認為他是反抗者,只覺得他傻,很正常。

古代也有一些被皇帝逼迫的大臣,就吃屎裝瘋,皇帝看他瘋了,就不再與他計較,放他一馬。這就是不反抗也不服從的自由人。當然在一些更開放的情況下,這種明智的自由人,可能會有別的應對方法。

那麼我要做什麼選擇呢?

四,我做哪種人,我該怎麼辦?

首先,我覺得如果選擇做第四種自由人,或者做奴才,只要日子還能過下去、還能過的比較舒服就行,這樣逃避問題是沒有意義的,因為過了我這一生。那麼我的子孫後代呢?如果還有下輩子,我的下輩子呢?難道每一生都要這樣逃、忍?

因此,第一,努力擁有第五種自由人的智慧,如果實在沒有,起碼要做第二種人。第二,用教育教出更多的自由人。第三,如果在國內,無法安安心心培養更多的自由人,那就先去國外;但去國外,不是去享受那裡的安逸,而是借用那裡的環境,為中國和世界培養更多的自由人。

【寫於2016年,作者時年16歲。】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慈林 2019-1-8 16:09
獨立人格?維穩對象。叫你生不得,死不去,很難受,
回復 紫牛創造 2019-1-8 18:04
中國人努力2000年比不上西方人近現代300年對人類的貢獻,中國人世界第一勤奮卻還填不飽肚子.這是因為中國人在相互欺騙上具有悠久的傳統,儒家鼓吹2000年的大同世界,獨尊儒術后沒有實現過一分鐘,現在還在把孔孟 當聖賢,假話說了兩千年成為真理,社會上怎能能不假冒偽劣橫行,所以這都是儒家封建思想、傳統遺毒侵害的結果。
對中國人來說,真相從來就不重要。他們被騙過太多次,不在乎再多這一次。生活在謊言中,人們早已麻木。不要說什麼歷史真相,歷史沒有真相;一切都是假的,只有錢是真的。他們相信「成王敗寇」的古訓:成功者創造歷史,「勝利者不受譴責」。
中國人不愛讀書也是好事,因為很多書有害甚至有毒,比如說儒家書,宣揚的都是封建思想、傳統的遺毒。
儒家式教育最大的好處,就是能培養更多的阿Q,更多的范進,更多的孔乙己,更多的閏土,更多的楊二嫂,更多的假洋鬼子,更多的腦     … 殘,更多的侏 … 儒,更多的抑 郁 症 患者,更多的冷…血…動物,更多的葯 ……家… 鑫式的暴   徒……培養出來這麼多相互殘害的貨色,對人民百害無一利,對封建統治者最好,這一些貨色不會造…反!

說來說去都是老問題,儒毒不除,國難不己,中國歷史上的任何一個王朝,為什麼只要一旦陷入到「尊孔反孔」的這個周期律中,必然 也就要陷入到興衰更替時間極短的另一個周期律中。這其中的原因,就是由於儒家學說的本質才造成的。  

  孔子儘管被儒家傳人尊為是鼻祖,是儒家學說的開創者,又被後世的許多人美譽為是平民教育的首創者,但是儒家學說的源 頭與核心內容卻是周公所制定的《周禮》,而《周禮》的本身就是一部完整的維護王朝統治的綱常制度。所以,不管孔子為 其增添了「成仁」,孟子為其增添了「取義」,還是後世那些名儒、耆宿為之增添了多少諸如「為 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內容,然而儒家學說都始終沒有跳出為統治階級效命的範疇,其根本的性質仍然是一種依附於皇權加官權的文化,所宣揚的仍然是一種極端的實用主義加 機會主義的人生哲學。  

任何依附於皇權加官權的文化的根本出路,只能是全心全意地為皇權加官權服務。在階級社會裡,文化為皇權加官權服務的根本途徑,就只能 是愚昧和麻醉被統治者,通過對被統治者進行思想麻醉和精神控制以及性格上的弱化,以達到接受、甚至是順從地接受統治者的統治的目的。  
儒家就是儒犬,是為了皇帝服務的虛偽君子的代名詞!滿嘴滿篇仁義道德,全心全意吃喝嫖賭,天天呼喚禮義廉恥,時時不忘坑蒙拐騙

一 兩句 說不清楚,有些詞 發不上來,詳情 可 百 度  goo gle :文 有 第 一
http://***/s/blog_61cf4c430102e0yx.html

透過虛偽看本質,儒家能代表先進文化嗎 ?儒家能給中華民族帶來富裕繁榮嗎?儒家能在世界文明的競賽中成功、勝利嗎?縱觀歷史 ,答案都是否定的。
     儒家思想的精華在於用「禮」來模糊人權,糟蹋人權。將社會分成嚴密的有利於封建專制的等級奴隸式思想制度。 將法律的社會地位逐漸降低乃至邊緣化,讓生存在等級社會中 最底層的人淪為「禮教的奴隸」。
儒家禮法治理下的社會,法律性同虛設,司法依附行政,平靜的外表下隱藏著巨大的腐朽和無序,動亂一觸即發,可萬曆十五年,一切都顯得盛世 安詳,絲毫意識不到三十年後即將發生的一切。開朝的篳路藍縷勵精圖治總是不可避免地走向陳 腐沒落積重難返,如何避開這個被詛咒的歷史怪圈?只在於我們是否有嘗試的信念。只在於今天的我們是否還有嘗試 的勇氣。
回復 綠野仙蹤 2019-1-8 22:33
我在國內做公益的感受是:犬儒主義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
更別提什麼文明,看習大大和蔡英文的講話差別就看得出來,差了幾十年。小英用語文明,觀念現代,習則粗陋鄙俗,嘴臉醜惡。
回復 Brigade 2019-1-9 00:43
綠野仙蹤: 我在國內做公益的感受是:犬儒主義到了病入的程度。
更別提什麼文明,看習大大和蔡英文的講話差別就看得出來,差了幾十年。小英用語文明,觀念現代,習則粗陋鄙
現在做義工是不是會被國安盯上?
回復 綠野仙蹤 2019-1-9 21:37
Brigade: 現在做義工是不是會被國安盯上?
可能因為我是外籍,沒打擾我;但盯著國內和香港籍了。國內的還是一個大腕兒,被請喝茶了,香港的則出門有好幾個盯梢的。但他們也屬於神仙打架,國安便衣挺客氣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3 10: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