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書摘:《中午的黑暗》

作者:Brigade  於 2018-11-24 11:2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轉文|通用分類:政經軍事

中文版《中午的黑暗》,作家出版社,1988         英文版《DARKNESS AT MOON》1941

阿瑟庫斯勒(1905-1983),英國作家,1932年參加國際共產主義運動,20世紀30年代蘇聯共產黨的大清洗,是他對斯大林的個人獨裁產生不滿,以至對整個共產主義運動感到幻滅。他在1938年宣布退黨。

 

阿瑟庫斯勒在1941年出版一部震撼人心的力作的《中午的黑暗》,描寫了蘇聯共產黨30年代斯大林的大清洗為背景,一位老布爾什維克被處決的驚心動魄的故事。


蘇共中央委員會魯巴肖夫經過殘酷的多次審訊中,終於精神崩潰,承認了莫須有的罪名並被槍斃。

 

此書至今重版20多版次,被認為是極有價值的政治理念小說。阿瑟庫斯勒使用匈牙利文,德文和英文寫作,他以自己極少的作品贏得世界性聲譽的小說家。



阿瑟庫斯勒的傳奇經歷:


阿瑟庫斯勒(Kösztler Artúr)生於1905年匈牙利布達佩斯的一個猶太家庭。他的父親是著名發明家和企業家。

 

阿瑟庫斯勒在青年時代,已經成為傳奇的記者,作家,共產國際代表,間諜,罪犯和死犯,士兵和軍官,助理工程師,心理家等等;

西班牙內戰中的戰地記者,法國外籍軍團士兵,英國軍隊軍官;

西班牙佛朗哥政府監獄的死犯,法國維希政府的拘留營,英國本頓維爾監獄,三次監獄的經歷;

他流利使用匈牙利文,意第緒文,德文,法文,英文,西班牙文,俄文;


他有擁有許多國家的公民,包括匈牙利,瑞士,德國,巴勒斯坦,蘇聯,西班牙蘇聯,法國,英國和美國公民。

 

1926年,庫斯勒放棄瑞士維也納大學畢業(21)14歲時移居瑞士維也納,后在維也納大學(University of Vienna)學習工程學和心理學。他在大學中加入猶太復國主義,大學畢業前一月,他燒了大學入學許可書,放棄畢業考試。

 

1926-1929年,當時猶太人正大批向英國託管下的巴勒斯坦移居,庫斯勒去巴勒斯坦。他曾住在基布茲的集體農莊,然而,其成員拒絕他申請加入集他離開海法, 特拉維夫和耶路撒冷, 經常身無分文。

 

1927年,他離開巴勒斯坦后,成為德國烏爾斯坦報系(Ullstein-Verlag group of German newspapers)的一名中東記者(22)。他使用匈牙利文,德文,法文,西班牙文和英文。


1931
年,他對於蘇聯印象深刻,成為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支持者,並於同年1231日,他申請加入德國共產黨(26)

 

1932年,他前往蘇聯土庫曼和中亞(27)庫斯勒寫了一本書在蘇聯的五年計劃,但它不符合蘇聯當局的批准,並從未出版。他使用5種語言版本包括俄羅斯,德國,烏克蘭  喬治亞和亞美尼亞。該版本是非常罕見


 

19339月,他回到法國巴黎,為未來兩年活躍在反法西斯運動。

 

1936年,西班牙內戰期間,他是塞維利亞的共產國際代表(31)他作為倫敦《新聞紀事報》(News Chronicle)記者,他訪問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將軍。

 

19377月,出獄后,庫斯勒返回法國,在那裡他同意寫性百科全書,它被出版的標題下,以巨大的成功《性知識百科全書(32)下的DRS的假名, A. CostlerA.威利,及其他

 

1937在法西斯軍佔領下的馬拉加省(Málaga)被捕獲,並被視為間諜而判處死刑 (32),不久獲赦免。此後的3個月里,他每時每刻都在等待著判決的執 行。他完成了西班牙文自傳《西班牙自白》(Ein spanisches Testament, 1937)(32)佛朗哥政府的戰鬥機飛行員的妻子和庫斯勒的囚犯交換。他被判處死刑和見證死囚的少數作家之一。1942年,縮寫英文自傳《與死神的對話》。(37) 


1938年,他宣布退出德國共產黨(33)

 

1938年,寫出小說《角鬥士》(33)


1938-1940年,他成為偉大的懸念大師,寫出了沒有情節的,但跌宕更驚心動魄,扣人心弦的政治理念小說《中午的黑暗》。(33-35)

 

1940年,二戰爆發后,庫斯勒被法國政府拘留在集中營(Vernet Internment Camp)幾月,包括「不受歡迎的外國人,大多是難民」等,庫斯勒加入法國外籍軍團(35)后,從法國軍隊被遺棄在北非。

 

1941年,從北非抵達英國,沒有進入英國的許可證,再次入獄英國本頓維爾監獄,後來,庫斯勒先加入英軍,1941-42年,為BBC工作(37)

 

小說6種,自傳6種,戲劇1種,百科全書1種,非小說38種,電影1種,自殺手冊1種。


在他生命的最後幾,他寫了一個自殺的強大的小冊子,概述了支持和反對的情況下,專門處理如何最好地做到這一點

 

1976年,庫斯勒被診斷出患有帕金森氏症。他的手顫抖著,作出書面越來越困難。1978年,他被確診也與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 行走和寫作成為努力和庫斯勒的身體狀態明顯惡化,但他繼續工作。1983年,他和他的妻子雙雙自殺。

書摘:《中午的黑暗》

他的序言:

本書中人物都是虛構的。但是決定他們行動的歷史環境是真實的。尼魯巴肖夫這個的一生是所謂莫斯科審判的許多受害者的一生的綜合。作者認識其中的好幾個人。本書謹獻給他們作為紀念。

193810-19404

與法國巴黎

扉頁

凡是建立了獨裁政權而不殺布魯圖者,或者建立了共和政權而不殺布魯圖之子者,只能統治一個很短的時候。

尼可洛馬基亞維利:《談話錄》

人啊,人,沒有憐憫,一個人是不能生活下去的。

費奧多爾米哈伊洛維奇陀斯妥也夫斯基:《罪與罰》


第一次提審

無人能毫無內疚地進行統治。

約斯特

 

(1) 魯巴肖夫被捕

一小時前,內務人民委員會的兩名官員來敲魯巴肖夫的大門要逮捕他,當時他正在做他自己被逮捕的夢。

他象以前一樣,他夢到有人在他屋子外面敲門,門外站著三個奉命逮捕他的人。…他們穿著德國黨衛隊的制服,他們的手中握著大得異常的手槍,如今他們進入了他的屋子,站在他的床前。

他如今完全醒了,蘇聯內務的人民委員,可是敲門聲仍在繼續。

 

(2) 402

他轉聲細聽,分不出那低微不斷的滴答聲是從那一塊牆傳來。他先扣便桶那邊連著406號獄室的牆,但得不到迴音。再試試床邊那面連著402號的牆。迴音有了。

402號獄犯顯然是個熟手,清晰不急的扣出三個字母:「Who()?」。

他敲出了自己的全部姓名,「尼古拉斯薩爾曼諾維奇魯巴肖夫。」很久都沒有迴音,他微笑了。如果402號是一個沒有政治背景的醫生或工程師,一想到有危險的鄰居就嚇壞了?

忽然牆上傳來的速度很快,顯然他很激動:「你罪有應得。」

「誰?」 魯巴肖夫非常清楚地敲。

402號顯然脫下了一隻鞋子在敲:「沙皇陛下萬歲!」。原來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反革命分子。

 「你為什麽被關進來?」

「政治分歧」,魯巴肖夫回答。

「好極了!狼犬自相殘殺。」。魯巴肖夫不理他。

402號似乎有些猶豫:「你最近一次同女人睡覺是什麽時候?」

「三周以前。」

「告訴我詳細情況。」魯巴肖夫本不想回答,又怕失去這唯一對外的聯絡。他嘆了口氣,敲道:「雪白的乳房像香檳酒杯,她的大腿像一頭母馬…」

「繼續,請再說一些,請你…」這真的一些太過分了。

「說下去,細節。」

 

(3) 提審員伊凡諾夫

他們來帶他的時候是上午11點。「我們也見面了。」桌子後面坐在他大學時代的老同學,前營長伊凡諾夫。「真是想不到,」 魯巴肖夫挖苦地說。

他遞給魯巴肖夫一隻煙盒。「這是非正式的開場白,還有對抗已經開始?」我不想抽煙。一邊點燃伊凡諾夫給他的一支煙,深深地吸了一口,但不願露出他的享受的樂趣。

「你聽著,魯巴肖夫,」他終於說:「有一點向你指出,你一再說,你們,指的是黨和國家,作為的你,尼古拉斯薩爾曼諾維奇魯巴肖夫的對立面,對於公眾來說,當然需要一場審判和合法的理由。」

 「你同我同樣明白,」 魯巴肖夫說:「我從來沒有參加過有組織的反對派。」

「在國外服務四年之後,但是過了兩星期,你卻申請再次出國服務…」

「為什麼?」他問道:「在你離國的時候,這裡發生一些變化,顯然你不贊成。」

「那是第一批反對派被判刑處決以後,在他們中間有你的親密戰友。全國人民知道反對派墜落到什麼程度以後,全都感到憤慨。你卻什麼也不說。」

「其中一個是你的秘書阿洛娃,因為參與反對派的陰謀的嫌疑,必須召回。經過調查,懷疑被證實,等著你公開譴責他們,但是你卻保持沉默…

「再過六個月,你自己也被召回。一直黨向你發出最後的警告。只有到了那時,到你自己腦袋不保的時候,你才願意表示忠誠,這就結果了阿洛娃。她的下場你是知道的…」

魯巴肖夫沉默不語。

「我不明白你,」他說:「半小時以前,你向我說了一通攻擊我們政策的極其激動的話,隨便哪一句都可以把你送命。如今你又否認這樣一個簡單的邏輯推論,就是說你是屬於一個反對派,對此,我們是有證據的。」

「真的?」 魯巴肖夫說:「要是你有證據,為什麼還需要我的口供?」請問,是什麼事情的證據?」

「其中有,」伊凡諾夫緩慢地說:「妄圖暗殺第一號的證據。」

「祝賀你」 魯巴肖夫說:「他叫什麼名字?」

「不該問的問題。」

「我可以看看他的口供嗎?還是與那個人對質?」

「你還記得巴爾妥嗎?」

「口供里說些什麼?

「你承認從某年某月開始,你參加了這樣的反對派組織;但是,你堅決否認組織或策劃暗殺,相反,你一知反對派的罪惡的恐怖計劃,你就退出該組織了。

「要是這次談話的目的就是這個,」他說:「我們可以馬上中斷。」
「讓我說完要說的話,」 伊凡諾夫說:「我當然知道你會拖延。我們先來考慮一下這個問題的道德問題,或者說感情方面。我們招認以後,並不出賣什麼人。這幫人早已在你之前被捕了,其中一半已被清算掉了。」

「換句話說:你自己也不相信這個陰謀暗殺第一號的故事。」魯巴肖夫說:「既然這樣,你為什麼要向我提出這個神秘的某人呢?」

「請你想一想,把你放在我的地位說實話,我們的地位可能是倒過來的你就會自己得出答案來了。」

 

(4) 魯巴肖夫的痛苦神色

魯巴肖夫想了一會兒:「你從上面得到了具體的指示,要怎樣處理我的案子。」

伊凡諾夫微笑道:「實際上,還沒有決定你的案子究竟屬於A類,還是P類。」

A類指行政案件,還是P類指公開審判。公開審判沒有好處…。如果你歸A類,就不歸我管了。有些是即決的。沒有對質等這樣的事情。想一想…」

伊凡諾夫舉了34人的名字,他偷偷看了一眼牆上的空鏡框的發白的地方。魯巴肖夫第一次看到他臉上的痛苦神色。

「我和你一樣認識他們,」「但是,你必須承認,我們象你們一樣,反過來相信你和他們都會葬送革命。方法是用邏輯的推理。我們不能陷於司法細節之中。你們到那時候不也這樣?」

他續繼說:你歸P類,取決於你的案件在我手中。你知道從什麼觀點選擇這些案件進行公開審判。我得證明你這方面有一定的遺願。因此,我需要你提出部分口供。如果你充好漢,堅持認為你沒有妥協的餘地,單是某人的口供就可以把你結果掉。相反,要是你作了部分口供,就有基礎進行更徹底的調查。在這基礎上,我可以採取對質;我們可以否定掉最嚴重的控告,而在仔細劃定的範圍內有罪。即使這樣,我們也不能弄到二十年更輕的;事實上說二、三年後遇上大赦,五年之內就又回到圈子裡來了。現在請你可能好好地想一想,別忙著答覆。

我已經想過了,」 魯巴肖夫說:我拒絕你的建議。邏輯上說,你可能是對的。但是這種邏輯我已領教得夠多了。


註釋:

尼可洛馬基亞維利(1469-1527),義大利政治家,著作《君主論》等著作。

費奧多爾米哈伊洛維奇陀斯妥也夫斯基(1821-1881),俄羅斯作家,著有《罪與罰》等小說。

約斯特(1767-1794),法國大革命時期的革命家,是羅伯斯庇爾的得力助手,一起上斷頭台。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6 19: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