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三代貧農的女兒中南海舉牌:「消滅人民公社!人民公社餓死我叔叔一家六口!」

作者:Brigade  於 2018-11-18 07: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轉文|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評論



發布日期:2015-03-08來源:凱迪社區錄入:春雨
這時候,中南海北門外面發生了一件驚天大案,使他的面子掃地以盡。 一天上午,中南海北門外鐵灰色的宮牆下,站著一名身著藍色工裝的青年女子,雙手各舉著一塊硬紙牌,一塊上寫著「消滅人民公社!人民公社餓死我叔叔一家六口!」另一塊上寫著「打倒毛澤東!彭德懷萬歲!」

1960年6月10日至18日,這屆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在上海錦江飯店舉行。主要討論國際形勢和第二個五年計劃后三年(1960至1962)的補充計劃問題。開完上海會議,7月3日毛澤東到了避暑勝地北戴河。他在繼續思考怎樣既轉好彎子,又保住面子,這時候,中南海北門外面發生了一件驚天大案,使他的面子掃地以盡。

一天上午,中南海北門外鐵灰色的宮牆下,站著一名身著藍色工裝的青年女子,雙手各舉著一塊硬紙牌,一塊上寫著「消滅人民公社!人民公社餓死我叔叔一家六口!」另一塊上寫著「打倒毛澤東!彭德懷萬歲!」

中南海北牆外地那條街道名曰文津街,有多路公共汽車、無軌電車經過,但不設站。那天只有少數過路人看到這名青年女子雙手高舉著的反革命標語牌。青年女子很快被宮牆外的便衣警察發現,拎小雞一般拎進北門去,在接待室給她銬上手拷,做了簡單的訊問,口供筆錄如下:

問:你叫什麼名字?哪裡人?什麼成分?職業?要老實回答!

答:我叫劉桂陽,湖南衡南縣人,祖宗三代貧僱農。我本人是共青團員,鯉魚江火力發電廠運煤車間工人。

問:你來北京,有沒有單位證明信?

答:沒有,但我有工作證,上面有照片、出生年月、家庭成分、政治面貌等。你們搜出來看,可以打電話到我們工廠去查對。

問:你的同夥呢?他們在哪裡?

答:沒有同夥,就我一個人,連我愛人都沒告訴,憑天地良心來告狀。

問:你這叫告狀?是不折不扣的現行反革命行為。

答:隨你們怎麼講,我反映的是真實情況。

問:你既然是貧僱農出身,本人又是工人、共青團員,為什麼要跑到黨中央、國務院的門口來干這種不要命的反革命勾當?

答:同志呀,天爺呀!你們住在北京,坐在中央,飽崽不知餓崽飢呀!不知道公社社員吃野菜、樹葉,吃觀音土……鄉下連貓、狗都餓死了,一些人家滅了門。我叔叔一家六口都餓死……同志呀,天爺呀,我從小沒有父母,叔叔嬸嬸把我養大,送我讀初中,1956年進電廠當學徒,三年沒回老家。心想大躍進、吃公共食堂,他們生活過得好,我就粗心了。去年下半年聽講鄉下沒吃的,我還不相信,大半年也沒有寫信。

今年5月請假探親,回老家看望叔叔、嬸嬸、兄弟姐妹,沒想到都得水腫病,吃觀音土吃死了呀……(嗚嗚嗚),新社會,餓死貧僱農造的什麼孽呀!我老家那村子,餓死30幾口……我找到一個堂叔,兩個堂妹,他們還沒有死,只是偎在火塘邊,剩下一口氣。堂叔告訴我,我叔叔一家六口,都是他拖出去埋的,一人一把茅草,連張裹屍的席子都沒有……堂叔破衣爛衫,和我講話。只是蹲在地上不起身,我的兩個堂妹也蹲在地下不起身。

堂叔說,妹子你帶有吃的,就留下一點,一家三口動不得,去山上挖觀音土都沒有力氣……我們也出不得門,沒有東西遮下體呀,(嗚嗚嗚)……同志哥,老天爺!你們要關我、殺我、槍斃打靶,也要聽我把話講完,把話講完……我帶回去四包高價餅乾,只好給了堂叔、堂妹。他們接了餅乾,就當了我的面沒命地吃啊,吃啊,四包餅乾,共是六斤,一口氣吃光……邊吃邊灌水。

第二天一早,要我去辭行。你們猜哪樣了?堂叔和兩個堂妹久餓猛吃猛灌水,都脹死了!(嗚嗚嗚)我造的哪樣孽呀!我哭天喊地,做了殺人兇手呀……我回到工廠,廣播里天天喊三面紅旗,大好形勢。

我什麼話都不敢講,講了就是反革命。(嗚嗚嗚)我曉得兇手是哪個。搞大躍進,辦人民公社,吃公共食堂,我們一個村就餓死30幾口。還有更多的老人、小孩在等死……(嗚嗚嗚)我一個貧僱農的後代想不通!一個共青團員想不通!一個電廠女工想不通!我就是到北京來喊口號,我要打倒人民公社!我要打倒毛主席!我要喊彭德懷萬歲!萬萬歲!

在中南海北門接待室,青年女工又哭又鬧,戴著手銬還在地下打滾。只好用抹布堵上她的嘴,給她加上腳鐐,交北京市公安局去收押。

如此重大的反革命案情,新中國開國以來首宗平民女子大鬧中南海的惡性案件,北門值班室人員不敢隱瞞,將口供謄寫清楚,作為急件送北戴河,報中央書記處。總書記鄧小平於百忙中看過,寫下六個字:「請少奇同志閱。」主持中央工作會議的劉少奇看了「口供筆錄」,臉色鐵青地批下一行字:「悲慘,湖南災情還算輕的,別的省區呢?此件交會議簡報組印發。又:全黨幹部要大興調查研究之風,會議之後,每位領導幹部都應深入農村基層」,去看看那裡發生的事情。

載有這份「口供筆錄」的會議簡報,政治局常委會秘書田家英沒有呈送病中的毛澤東主席。那不是打老人家的臉嗎。

自有更「體己」的人拿給他看,並密奏劉少奇批發這份簡報是別有用心。1960年整個上半年毛澤東仍在號召「繼續躍進」,「全黨為1800萬噸鋼、6000億斤糧食而奮鬥」。直到這次中央工作會議前夕,他才勉強承認了全國出現大飢荒的事實。真的死人了嗎?全國29個省市自治區都糧食緊張嗎?死了一些人,值得這麼大驚小怪嗎?但政治局委員的絕大多數,都明確肯定地向他彙報:有統計數字,各省區的農村人口在成千上萬、成十萬、成百萬的減少,再不是個別地區的個別情況了。

這個湖南辣妹子使他徹底清醒了。一葉知秋。他知道自己的威信在全黨和全國人民中已跌至谷底,非有特殊手段是很難扳回這一局了。之後,毛澤東的健康情況轉差,他很少下海游泳,常常一個人獨坐不語。

經過深思之後,他向中央請假治療,並說自己已經進入遲暮之年,馬克思向他招手了。他並多次委託田家英向政治局轉達他的意見:在他生病休息期間,由劉少奇同志代理黨主席職務。他決定暫時離開第一線,修養思考一個時期。 

附:

劉桂陽,女,中國湖南衡陽縣人,中國共青團團員。祖宗三代貧僱農。1960年時,她在鯉魚江火力發電廠當運煤車間工人,聽說家人吃不飽,村裡餓死人,1960年7月26日上午,她在中南海北門外請願,將12條標語貼上中南海的紅牆,內容包括「消滅人民公社」、「打倒毛澤東!彭德懷萬歲!」,因此被認定為「現行反革命」,被判入獄五年。國家主席劉少奇知道后批示:劉桂陽無罪,應回原單位工作,撤銷判決等意見。

文化大革命開始后,劉少奇被打倒。1968年9月8日,劉桂陽被重新收監。1969年3月16日,資興市公安局、檢察院、法院軍管小組對劉桂陽作出了維持原判五年,重新收監,加判有期徒刑5年,共10年的判決。文革結束后的1979年3月3日,鯉魚江電廠根據劉桂陽的請求,向資興市人民法院送交了一份建議重新複查劉桂陽案件的報告。資興法院第二天立案審查,3月13日作出了宣告劉桂陽無罪、建議恢復工作的複查報告。4月4日,郴州地區中級人民法院根據資興法院的複查報告正式判決撤銷了對劉桂陽的有罪判決,後來還重新安排了工作。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門外照斜陽 2018-11-18 09:08
這劉女士膽子真大, 在中南海貼打倒毛主席, 反對人民公社的標語.
最後判有期徒刑5年, 在當時應該是輕判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4 14:3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