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張純如,她的生影響了全世界,她的死更是震驚了全球!

作者:Brigade  於 2018-11-17 09: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轉文|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3評論


中國與日本的關係永遠難以說清楚,歷史上沒有哪一個國家像中國這樣,給日本人以如此巨大的影響,從漢字到圍棋,從《論語》到《法華經》……歷史上也沒有哪一個國家像日本這樣,給中國人如此巨大的傷害。

可沒想到,最終是一個年輕的華裔女子,寫出了一本讓中國人,日本人都害怕再打開的書,也是這個年輕的華裔女子,將一段發生在中日之間的驚世慘案,徹底展現在全世界面前!她因此揚名世界,可正風華正茂36歲的她,卻突然選擇14年前的11月9日,用一支手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究竟,她寫下的是什麼書,她又為何突然選擇自殺?今天,她的故事不能不說。

她,就是張純如。

iris1

1968年3月28日,她出生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美麗校園內,祖籍江蘇淮安,父母為她取名「純如」,取自《論語》:「從之,純如也」,寓意「和諧美好」。

iris2

這是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家庭:祖父張鐵軍,抗日國軍將領,曾任台灣中華日報總主筆;父親張紹進,是一名哈佛博士,其專著《量子場論》,在美國理論物理學術界頗有影響;母親張盈盈也是哈佛博士,從事生物科學研究。

iris3

雖身在美國,但父母十分熱愛祖國,還聯合當地華人辦了個中文學校,母親張盈盈是第一屆校長。父母常常教育她:作為中國人是很驕傲的事。

年幼的她對父母口中念念不忘的中國,產生了巨大的好奇心,總纏著父母問:中國是什麼樣子的?母親告訴她:「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中國飽受戰亂,家人顛沛流離,隨時可能喪命……」母親還給她講述了外公的傳奇故事:

1937年,日軍逼近南京,正在國民政府任職的張鐵君(張純如外公)從水路撤往湖南。他們妻子相約在蕪湖會合,可是苦等了4天也不見妻子的身影。最後一天官船起錨了,張鐵軍絕望地對著江面呼喊妻子的名字,就在這時奇迹出現了,從遠處飄來一艘小船,妻子探出身子喊道:我在這裡!媽媽說:如果那個時候外公外婆沒能遇上,世上就不會有張盈盈,更不會有張純如。

中國人曾經的苦難就這樣,以家族傳奇故事的形式,在她的內心裡紮下了根。可能她的家人怎麼都不會想到,飯桌上談論的事,竟會在日後,促成她寫出震驚世界的一本書!

iris4她天資聰穎,品學兼優,是一名妥妥的學霸。中學時,她就讀於著名的伊利諾伊大學附屬中學,該校出了好幾位諾貝爾獎得主以及其他許多獲得傑出成就的畢業生。

17歲時,她被伊利諾伊大學數學和計算機系同時錄取,是少數獲得這一錄取資格的女性之一。可她在即將獲得學位時,發覺自己更喜歡文學,又立刻轉去了新聞學專業。入學幾乎三年了再換專業,一定會大大落後其他同學吧?可她卻僅用1年半的時間就拿下了伊利諾伊大學新聞系的學士學位,之後又拿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寫作碩士學位。

更難得的是,這個超級學霸,還有著極強的社會責任感,關注著全人類的命運。

在畢業典禮上,作為優秀學生代表,她發表了這樣激昂的演講:我最大的希望是,今天在座的各位當中,有幾個人能成為,真、善、美而戰的鬥士!我們需要這樣的人,為人類的下一代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並保證人類文明的延續。請相信個人的力量,一個人也能讓這世界發生巨大的變化,一個人,甚至是一個理念,就能引發或結束一場戰爭。你,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可以改變千萬人的命運!所以,不要局限你的視野,永遠都不要妥協你的夢想和理想!

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改變整個世界,這是她的人生信條,可她萬萬沒想到,自己會為此去付出生命的代價。

iris5

1991年8月17日,她與在大學認識的,白人男孩布瑞特·道格拉斯結婚,組成了一個幸福家庭。

畢業后,她先是在美聯社和《芝加哥論壇報》工作,接著成為媒體、雜誌的自由撰稿人。後來,她出版了首部作品,描寫錢學森傳奇人生的《蠶絲》《THREAD OF THE SILKWORM》, 成為美國少有的在學生時代即有著作問世的青年才俊。這本書廣受好評,贏得了「和平與國際合作計劃獎」,並獲得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太平洋文化基金會等的贊助。

iris6

優越的家境、成功的事業、幸福的家庭,本來,她的人生應該一帆風順,可曾經中日那段黑暗的歷史,將她推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iris7

1994年,她參觀了一場南京大屠殺圖片展,那些毫無掩飾的黑白圖像,徹底震撼了她的心靈。她說:儘管在孩提時代我就聽到許多關於南京大屠殺的事情,但卻從未作好準備看到這些真實的照片。在這個極度痛苦的時刻,我醒悟到,不僅生命是脆弱的,人類的經驗本身也是脆弱的。而她的所見也徹底顛覆了她的所聞,全世界還有多少人不知道這樣的事實?這之後,她開始情不自禁的調查起南京大屠殺。在調查的過程中,她驚訝地發現,無數以中國為主題的圖書之中,竟然沒有一本關於南京大屠殺的專著。西方人都知道希特勒在歐洲的種種罪行,但幾乎無人知曉日本人在中國的大屠殺,無人知曉在那場戰爭中,中國所承受的巨大傷害和災難。

iris8

在西方,連關註明星黃子韜的人都遠遠比南京大屠殺多得多

而日本政府還狡猾地,將這段歷史從教科書中掩蓋過去,根據BBC的調查,357頁的日本教材中,只有19頁是關於二戰的,整本書中,只有一頁的註腳中,出現了「南京大屠殺」的字眼。西方人不知曉,不記得,連罪魁禍首的日本也都不記得!這段刻骨銘心的罪惡歷史,就這樣,被除了中國人以外的全世界都遺忘了。

可如此殘忍的歷史怎麼能夠忘記?!她忍不住失聲痛哭:「如果我出生在那個年代,那個地方,那個時間,我也就是其中的一具屍體了,一具無名的屍體,在半世紀之後,沒有人會關注,犯罪者甚至會說,這些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生過,這尤其讓我感到恐懼。」

她當即決定,把記錄南京大屠殺,當作自己不可推卸的責任,用生命寫出歷史的真相,她不想再等,立刻踏上了去往南京的飛機。

iris9

張純如在美國國會圖書館檔案館查找資料

到達南京后,她四處走訪,開始努力探尋那段血淋淋的歷史。南京天氣很熱,可她不顧身體,每天工作時間長達10小時以上。她的工作態度十分嚴謹,常常將中英材料反覆核對。聽不懂的方言,她就全程錄音,任何一個細小問題都不放過。在南京大屠殺所有重要的現場和叢葬地,她幾乎都進行了拍照與攝像,只為了盡量讓自己置身於當年,那個宛如人間地獄的環境中,想象並感受當時的血雨腥風。

她找到那場大屠殺的倖存者們,可讓她心如刀割的是,這群戰爭的受害者,到了晚年,仍是極其可憐,沒有得到任何賠償,許多人都住在如垃圾堆一樣的房子里。倖存者們接受她的採訪時,都很高興,很多人都哭了起來,他們本以為到死都不會再有人來聽這樣的故事了,誰還會為他們伸張正義呢!

iris10

張純如與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夏淑琴(左二)合影,左一是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副館長段月萍

除了採訪被害者,查閱第三方證言,她還勇敢地去面對,當年那些惡魔般的行兇者。讓她驚訝的是,這些當年的禽獸,犯下那樣滔天的罪行,卻還能逍遙法外,過著幸福的日子。甚至有許多日本老兵,沒有絲毫的負罪感,他們這樣看待強暴婦女這個問題:「或許在強姦時,我們把她們看作一個女人,當殺掉她時,我們只是把她當做豬一般的動物而已。」「婦女不論老幼,都逃脫不了被強暴的命運。我們從下關派出運煤車,到南京的大街小巷和附近村莊,抓回許多婦女,然後我們將每個婦女,分配給15-20個士兵,任由他們姦淫凌辱。」

iris111995年夏,張純如在南京

從來沒有一個作家在寫書時,需要像她這般,面對那麼多深重的人性醜惡,她的寫書過程,就是一個自我折磨的過程。她得到的數據顯示,僅僅6個星期,僅僅42天,在南京城,集體屠殺28起,零散屠殺858起,強姦和輪姦20000餘起,300000人慘被屠殺,平均一天,就將近一萬人死亡!而他們,都是手無寸鐵的百姓!幾周之內,南京的死亡人數超過廣島,和長崎原子彈爆炸遇難人數的總和。

南京大屠殺中的日軍,如同煉獄中的狂魔,他們無惡不作,斬首、活埋、刺殺、溺斃、開膛破腹、縱火燒屍……可這些她都要面對,還要詳細真實地在書中敘述出來:「你們還沒有殺過人呢,所以我們今天做一些殺人練習。你們一定不要把中國人當人看,而是要把他們當成豬狗不如的東西…….」「在他的前面兩排俘虜中,有一位孕婦開始為自己的生命抗爭,她拚命的抓打那個試圖將她拖出去強姦的士兵,拚命反抗。沒有人過去幫她,最後,那個士兵將她殺死,並用刺刀剖開了她的肚子,不僅扯出了她的腸子,甚至將蠕動的胎兒也挑了出來。」……

什麼是令人髮指?什麼是慘絕人寰?人間地獄莫過如此,神只會建立天堂,人才會建立地獄!

她在《南京大屠殺》這本書的寫作過程中,經常被「氣得發抖、失眠噩夢、體重減輕、頭髮掉落」。整理史料時,她面對的是砍頭、活埋、活焚、在糞池中溺淹、挖心、分屍這樣種種僭越人類極限的獸行。她本可以將這些人性的醜惡遺忘,可為了彰顯正義,她不得不,將這些罪惡與黑暗刻在心中。

有人問她:「你為什麼想寫這本書?」她回答:「納粹屠殺猶太人,這件事全世界的人都家喻戶曉,但是在美國,在西方,南京大屠殺的事實幾乎無人知曉,我作為一個中國人的後裔,寫出它是我的責任。忘記歷史,只會增加人權被侵害,種族屠殺的可能性。因為這種遺忘會讓有些人認為,他們可以在謀殺之後,還能逍遙法外,不會因為自己的罪行而被後世人審判。

iris12

張純如和母親張盈盈

母親擔心她的精神會難以承受,她給自己的母親寫信說:「我現在所承受的這些,與大屠殺中的那些遇難者的遭遇,完全無法比擬,作為一名作家,我要將遇難者從遺忘中拯救出來,替那些喑啞無言者呼號。」

就這樣,她的寫作,歷時三年,刪改數遍,1997年,南京大屠殺60周年之際,《南京大屠殺:被遺忘的二戰浩劫》一書,震撼面世。它是第一部全面記錄日軍對南京城所犯暴行的英文著作,她不僅在書中詳述日軍瘋狂暴行的細節,而且分析了在軍國主義文化背景下,成長起來的日本士兵對人類生命的漠視。此書一經問世,即震驚全世界!僅僅一個月,該書就打入美國《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還被評為年度最受讀者喜愛的書籍,在隨後數年內它被翻譯成了15種語言,再版十餘次,迄今印數已近百萬冊。

iris13

《紐約時報》稱她是「60多年首次打破中、日、美的沉默,用英文向全世界,詳盡地揭露日本當年的獸性」。哈佛大學歷史系主任柯比說:「這是60年來首次有人讓美國人知道這項戰罪暴行的存在。她做的是美國無數以英文寫作的男性作家,歷史學者都沒做到的事。」當地的許多僑領說:以對美國主流社會的影響力來說,很多華人團體10多年的努力總和,都比不上一個張純如的力量大!專欄作家喬治·威爾說:「晚到的正義不一定意味著正義不被承認,對大屠殺的遺忘等於第二次殺戮。」而她的一本書,終止了第二次殺戮,剛剛才30歲的她,驚艷了全世界!

iris14

在研究中,她還發現了研究南京大屠殺的重要史料《拉貝日記》、《魏特琳日記》。

iris15

魏特琳也來自美國,1937年在南京擔任金陵女子大學校長,她曾親眼目睹了日軍令人髮指的暴行,以人道主義的勇氣和堅持,在校內庇護了上萬名中國婦女和兒童。1940年回到美國后,在南京的那段經歷就像噩夢般折磨著魏特琳,不久后她就自殺了。

能親手改變歷史的人,不多,但她憑一己之力做到了,她讓南京大屠殺的真相,來到了西方世界,人類歷史上殘虐至極、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幕,得以曝光於天下!

但各種質疑和日本右翼的威脅也接踵而來,她不斷接到日本人的威脅電話,有日本右翼分子竟囂張地強辯:「南京大屠殺不存在,我們不承認,你們都是編造的,張純如的書都是虛構的,是你們中國人串通好的,我們只在你們中國殺過幾千人而已。」但在書中,她卻用無可辯駁的證據,用最沉痛的筆調記載:一位歷史學家曾估算,如果把南京死難者的手連接起來,可以從南京一直拉到杭州,足有200英里長。他們的血液總重可達1200噸,他們的屍體可以裝滿2500節火車車廂。她怒斥妄圖扭曲事實的日本右翼分子:無論殺100個,還是1000個,只要殺了1個人,就是殺人!

iris16

有一次她去參加美國舊金山的國際學術研討會,演講題目是《強姦南京》,當場就有兩個日本人站起來,向她厲聲發難,她據理力爭,鐵證如山的事實讓兩個日本人啞口無言,最後灰溜溜地逃離會場。

日本駐美大使公開發表聲明,污衊《南京大屠殺》,是「非常錯誤的描寫」。她接受了「吉姆·里勒爾新聞節目」的訪談,當場駁斥,予以了對方強有力的還擊。事後說起這件事,她的母親語氣里還滿是驕傲:「她非常強硬,非常正面的回擊,她的英語又好又流利,結果那個日本人當場道歉。」

可日本人的威脅越來越過分,一些惡意來信出現在她的信箱,其中有一封還夾著兩顆子彈。更讓她感到百口莫辯的是,有無數西方人士也對她的努力進行著各種污衊,有人說她的出書目的不純,有人說她誇大了受害者的數量,……儘管她以強烈的正義感和大無畏的勇氣揭露真相,但這本書,讓她的精神付出了巨大代價。一個弱女子用自己的雙手,去翻開那塵封的血淋淋歷史,定然是被拉進那個不堪回首的漩渦中。但是她用自己並不寬厚的雙肩,挑起了這個沉重的擔子,終於,她的靈魂不堪重負,每天活在恐懼之中,甚至還因此罹患了抑鬱症。

母親說:原來的張純如消失了,再也回不來了,沒有藥物、沒有療法能夠讓她恢復,而她是知道的。但她始終沒有停止工作,2003年,身心俱疲的她又為自己關切的中國人,出版了厚達500頁的《美國華人》。

iris17

她還打算去學法律,將來代表南京大屠殺的倖存者與日本打官司,要求日本賠償他們的損失。她還強烈渴望把《南京大屠殺》,拍成一部真正的好萊塢電影,以便讓更多的世人知曉並接受,那段幾乎被遺忘的殘酷歷史。後來,她一度情緒崩潰,在醫院住了五個月,沒有人知道,她又接觸到了多少罄竹難書的罪惡?又發掘到了,怎樣陰鷙黑暗的一角?

她的身上背負了太多太多憤怒和悲哀的人,很難在這世上安逸地存活,每一日都會變得無比漫長。那些死難者的魂靈已滲入了她的魂靈,最終構成了她記憶的一部分,對我們而言,30萬隻是一個數字,對她而言,30萬卻是,難以承受的生命重量。

2004年11月9日,這個曾為南京30萬冤魂奔走呼號的女子,在一段荒僻的美國公路旁掏出手槍,解放了早已不堪重負的靈魂,離開了這個她無比熱愛的世界,年僅36歲。

她的死,震驚了全球。死前,她留下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曾認真生活,為目標、寫作和家人真誠奉獻過。

iris18

張純如和兒子克里斯托弗

iris19

張純如生前和丈夫兒子的合照

iris20

張純如的父母,白髮人送黑髮人,無盡悲涼

美國230多家報紙、電台、電視台播放了她的去世消息,很少有華裔作家能夠像她這樣,引起西方世界如此巨大的關注。她被安葬於加州的洛斯·阿圖斯鎮,一處叫「天堂之門」的墓園裡。墓碑上嵌著她微笑如天使的照片,寫道:「摯愛的妻和母親,作家、歷史家,人權鬥士。」

iris21

作家葉鴻是她的生前好友,他說:「她來到這個世上,就是來表達一種真實的聲音。」美國《僑報》在悼念她的文章中說:「她想撐起整個的天空,但她的戰場無涯,敵人難數……,她犧牲了自己。」

對於她的父母和孩子,失去的是女兒和母親;對於中國人,我們失去的是一個正直的同胞和朋友;而對於整個世界,我們失去的則是一個勇於說真話並努力讓別人相信事實的人。

iris22

她曾說:每個人都會死兩次,第一次是肉體的死亡,這是人生的必經階段;第二次是記憶的死亡,亦就是這個人,從別人的記憶中,逐漸消失、淡忘,這個人的精神、作為已經被人淡忘,遺留在歷史深處,逐漸沉澱。有些人雖然肉體死了很多年,但是他們的精神到如今仍還讓人深刻地記著,並且在遵循著,這種人就是永垂不朽的。

而她,無疑就是永垂不朽的那一個!

iris23

她走了,帶著對人性的絕望,可她的影響直到今天都沒有結束。因為她,日本的罪行曝光天下,日本追求政治大國的步伐也被打斷。

iris24

2007年,她的《南京大屠殺》日文版面世。

她走了,可她早已是萬古流芳,有人說:她用自己的一生,為三十萬沉睡的亡靈奔波,但她自己卻始終漂泊海外。可如今,她終於回來了,回到了祖父與曾祖父生長的地方,中國江蘇淮安,有如落葉歸根。

iris25

2017年,在淮安市淮陰區古淮河北岸,佔地面積3.6萬平方米,布展面積約1000平方米的張純如紀念館正式對外開放。

純如,她終於回家了!

以她的才華,寫風花雪月、兒女情長一樣會成功,可她毅然選擇了正義,心懷慈悲地一次次地寫下世人的苦難和歷史的悲壯,記述本身,就已經是壯舉。

她是出生在美國衣食無憂的二代華裔,南京大屠殺本就與她無關,可她為陰霾下仍能看到善之花,為悲傷得以在寧靜莊嚴中存在,為瘋狂得以在堅強博大中消弭,她甘願為正義,為人道,為無言者,請命!

南京大屠殺,30萬同胞的鮮血,中國人不能忘!張純如,如夢如純,這個名字,我們每一個中國人,也不可忘!

2018年11月9日,張純如逝世14周年,她值得我們每一個中國人致敬!緬懷!

來源:時政聚焦網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3

難過

拍磚

支持
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3 個評論)

回復 紅杏桃子245 2018-11-17 10:11
文章太長,還沒讀完。  不管啥原因都不應該自殺。  可能有憂鬱症想不開,自殺可惜了
回復 qxw66 2018-11-17 10:49
還有拉貝日記不能忘記
回復 qxw66 2018-11-17 10:50
紅杏桃子245: 文章太長,還沒讀完。  不管啥原因都不應該自殺。  可能有憂鬱症想不開,自殺可惜了
其實還是被慘痛的歷史刺激了。。。
回復 嫑孬甭歪 2018-11-17 11:56
唉...
回復 tea2011 2018-11-17 16:45
qxw66: 其實還是被慘痛的歷史刺激了。。。
是的……
回復 fw5086 2018-11-17 17:11
悼念張純如!
回復 慈林 2018-11-17 17:43
啥震驚全球?沒有的事。南京大屠殺已被中共操縱,已變味。
回復 綠野仙蹤 2018-11-17 17:50
非常敬愛張純如,她把一個民族的苦難和人性之惡扛了起來,最後卻被世界的黑暗壓垮了,只覺得她的死是邪惡·麻木·愚蠻再次戰勝了善良正義和良知。
回復 粒子在 2018-11-17 20:55
張純如,她的生影響了全世界,她的死更是震驚了全球!
回復 古久先生 2018-11-17 23:21
慈林: 啥震驚全球?沒有的事。南京大屠殺已被中共操縱,已變味。
你是日雜吧!日本政府現在還不承認南京大屠殺,你咋不去指責?
回復 Brigade 2018-11-18 00:26
美國這樣自由社會,個人追求個人才華容易發揮和實現。IRIS寫這樣的歷史,自然會受到心靈的煎熬,加上後來被日本極右派攻擊,尋了短見,殊為可惜。
回復 厚道人家 2018-11-18 03:26
她值得我們每一個中國人致敬!
回復 369Wang 2019-1-8 15:55
勤勞勇敢聰明的中國人,幾百年來,卻又是災難深重,不是天災,幾乎全是人禍!不明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2 11:1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