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惡夢。(記北京四中文革前的四清)

作者:Brigade  於 2018-9-26 09: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3評論


 近年來,有一批「老紅衛兵」掀起了「道歉」行動,比如宋彬彬,陳小魯(已去世)等人。如果他/她們可以找到當年無人性的毆打的深層原因,那是可接受,可肯定的行為,到底,他們感到了羞恥。

  可是,如果他/她們只是求得自己道德的完滿和靈魂的安慰,像「復活」中的涅赫留道夫,那就是虛偽!因而,被歐打至死的,師大女附中校長的親人,理所當然的拒絕了「道歉」。

正好友人傳來在美的四中學長關於1964年的四中「四清運動」的回憶,聯想到那個歲月,於是成此小文,算是不那麽廣為人知的內情吧。隨心所想,隨意坦言,必有所失。

我認為:文革確實發生在文革之前。

四中的學潮與社教,是文革紅衛兵運動的序幕與予演。

我以及我一樣的學生,都曾都被深深的傷害,傷痕是如此之深,沒有忘卻的可能。

但是今天只談傷害,根本不夠。回顧歷史,究其內因,看到未來,才是更該有的態度。

我想把當時的一些行動和事件,複述出來。事情是親見,親聞。雖是學長提供,但我保證他的真實性。評論是我個人的看法。極力公正客觀,但肯定有不同意見的。我接受擺事實,講道理的評說,批評,批判。不接受人身攻擊。也不於回應。

背景

  1962年,劉少奇在7千人大會上,對「三年困難時期」的原因,歸結為「三分天災,七分人禍」。毛和劉的矛盾,在黨內高層公開化。

  1964年暑假,毛澤東和毛遠新有一個《毛主席與毛遠新談話紀要》。到九月開學后,不少學生通天的,就知道了。軍隊幹部,大量是站在毛一邊,而黨政系統的,更多在劉和鄧一邊。

 有個小例子,大概是1964年的國慶,北京日報有一張毛和劉的在天安門的合影。可在他二人中間後面,是更高大的彭真。記得某總政副主任的孩子,大聲叫起來:「TMD,彭真算老幾?憑什麼站中間。有一天他得滾蛋1。我們聽了,很驚詫。

  1964年的下鄉勞動,是在南口農場,而附近就是坦克師的駐地。我校那時已開始了大學解放軍,所以請師的政治部主任講話。他倒是老實不客氣,開口第一句:你們四中就是資產階級當政,就是培養資產階級接班人!我們都有點發楞。帶隊的教導主任,面有難色,可對當兵的這一番喝斥,不敢反對,叫我們回校討論。可那些將軍元帥的孩子,好像心有成竹,面露微笑。可我的感覺是:有一個不祥的翅膀在遠處煽動。內心在顫抖。因為我家不是長征的。而班裡,副部以上就不少。要是抓資產階級,自己不排第一也是第二。老天爺,怎麼過這關啊?

學潮

國人大多不知道,當年的四清運動,個別中學也搞過,例如北京四中,這個名牌中學就經歷過一場社教運動。

 四中是個高幹子弟雲集的名牌中學。從劉少奇,林彪開始吧。陳毅的小兒子初中是四中,高中沒考上,就去八中了。王岐山所在的35中,功課一般,但他們學校的情商不錯。這場社教的發生與四中的高幹子弟有直接關係。

 這些高幹子弟,他們填寫家庭成份是革干,基本是副部以上,官方的標準是13級以上。革軍一般是准軍,上校以上吧。反正這都是文革後期,我們班主任透的。

我本人是望洋興嘆:再有過草地的機會,我爬也要爬過去。

 幹部子弟,都有一種刻意的樸素。穿的很破。有補叮他們大部騎自行車上下學。營養充足,身強力壯,身材很高。他們的父母能在戰爭中存活下來,身體都是很好的。這也是優選的結果。當然,也有幸運。大多數學習努力、功課不錯,但普遍有種優越感,和對普通出身學生的蔑視。

就是他們內部,也以父親的官位,名氣和重要性,分為不同層次。官最大的,是中心,其他的圍著轉。比如孔丹,其父是中央調查部長,重要性不言而喻。就比其他部長高一等。(可能手裡不少他人小辮子吧?)加上他自己說,他小時候,周恩來常抱他。於是真好像他身上有一圈紅色光環了。再加上,他本人,確實功課好,400800米跑的不錯,再再加上,他還是不多的中學生黨員。和校黨委(可能是支部?)一起開會。校長對他都很客氣。像現在說的:不但高紅帥,自己還努力。可當光環散去,西糾垮台,他也就是一學生。從他身上,我認識到,不要被光環把你嚇住,迷惑祝

課餘時間,這些幹部子弟喜歡不分班級地扎堆,談論國內外大事,傳播小道消息(其實,還真是正確的消息)。按陳元(陳雲之子)的說法,他們有種以天下為己任的責任感。這就瞎掰了,就是要接官吧?中國哪有資產階級法權,只有封建的法權。(這詞我造的)他們覺得自己的父母打下天下,他們是當然的坐天下。共和國長子嗎。可老百姓的孩子,是什麼子?

這些高幹子弟普遍喜歡體育,尤其是籃球。說幾句我校的籃球隊。男校的關係,籃球隊員是明星。但打籃球,身高是關鍵了。校隊里,中鋒孫捷1.93米,還是北京數學競賽第三。兩個前鋒1.90米。後衛都1.86米。(楊成武的兒子)全校上下,沒有不愛體育,不打籃球的。每天都要跑2000米以上。這個經歷,對我以後是有很大好處的。文革前夕,北大,人大附中,把專業隊淘下來的,不管學習好壞都收了,所以蘭球就都上升了。他們中鋒快2.0米了。我們都不滿:那不叫本事。

看來那時候,就有作假的小苗頭了。

1964年10月北京四、六、八中等中學的高幹子弟鬧起了學潮。這三個中學的高幹子弟相互串連,認為學校的階級路線存在問題,出身不好的幹部、教師重點培養出身不好的學生,排斥幹部子弟;(胡說八道!)認為學校忽視政治教育,重視分數,培養學生走白專道路;(可他們回家,一樣玩命學。還請名師輔導)認為應響應偉大領袖毛主席號召,開展階級鬥爭,在學校搞教育革命。此即所謂發生在1964年秋季的468學潮

 我插幾句。他們是瞎說。毛澤東說的是全國,對不對且不論。在大城市。幹部子弟上中學大學,沒有任何障礙。比如哈軍工,省部級的幹部子弟,各省和軍區,有名額,上是不成問題的。中學畢業時,你的檔案中,有一條政審結論。只要你被寫上:此生(主要是出身)不宜錄取,那你就歇菜了。好的上農校,不然家裡蹲大學。哪有「重點培養出身不好的學生,排斥幹部子弟?老師校長敢嗎?「出身沒選擇,道路靠自己」?你出身不好,你就是玩命的表現,你也沒戲!除了馬克思。以後我談談遇羅克的出身論。我們辦的報轉載的。

學潮爆發於高三4班,語文課上。革乾子弟宋揚之(某副部長之子)批評語文課老教師程先生講授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是宣揚資產階級情調,並批判朱自清的《荷瑭月色》宣揚脫離階級鬥爭的世外桃源,散發小資產階級情感。這是個標誌性事件。而後,過了二、三天,在高中各年級、各班在教室后牆貼滿了小字報。有批判白專道路的;有講階級路線的;有批判語文教材的。高三3教室后牆看到宋克荒(宋仁窮之子)的長篇小字報:論述黨的階級路線。哈哈,這階級路線,東北局書記兒子說了算。他妹妹要武也不差,這就是黨的階級路線。可現在,他們在美國,可怎嘛執行?我都替他們著急。

高三6班展開了批判本班白專學生魯生衛的鬥爭。魯的父親是國民黨官員、1949年國民黨起義人員,時任煤炭工業部參事,應屬黨外的統戰人士,但在當時階級鬥爭愈演愈烈的形勢下,被視為國民黨餘孽。阿沛。阿旺晉美的兒子沒批。那可是自己填的《農奴主》。因為他們爹發話了:民族人士別動!漢人斗漢人的。

在教室后牆的小字報,周××同學有篇小字報,點名批判魯生衛,題目是:撕開偽君子魯生衛的假面具,內容開頭就是一段聳人聽聞的文字:魯生衛這個偽君子在中山公園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侮辱婦女,被我無產階級專政機關實行了無產階級專政。今天,撕開偽君子魯生衛的假面具的時候到了……」。(以上文字經多方核實,完全是歪曲事實,但很容易把人搞臭。文革中,這就更多了。中國人對這事也很有興趣)。小字報接著說,魯生衛出身國民黨反動家庭,資產階級思想嚴重,從不注意改造思想,偽裝進步。等等。

接著在高三6班的一次語文課上,幹部子弟張康平站起耒發言,說他的作文得了2分,他念了作文後,質問語文課焦老師:我的作文只值不及格嗎?(該作文政治立場鮮明,文是太差,而且文不對題)魯生衛的作文得了5分。

高幹子弟蘇承德(海軍司令蘇振華之子)舉手發言,分析、批判了魯的作文政治立場有問題。接著張康平又站起來拿起自己的作文本,走到魯的課桌前,憤怒地把作文本摔到魯面前,喝問:魯生衛,你說,我的作文應該得幾分?,你的作文應該得幾分?在突如其來的事態面前。魯懵了,沒有回答。張康平當時憤怒地大聲喊:你站起來。魯站起后,仍然沒有說話。這時候,周××大喊,太囂張了,把他揪到前面去!說著,就一手拉著魯的左臂,一手推著魯的脖子,連推帶桑往講台那邊推。另一同學又抓住魯的另外一臂,兩人一同把魯推到了講台。他們用力按魯的頭,讓他低頭。(武鬥的開山史祖,在學校里。農村早在湖南就有了)不知所措的焦老師怯生生地說:魯生衛,你當眾做個檢查吧。

  蘇承德站起來說,魯生衛,你必須只檢查政治問題,不能避重就輕,轉移鬥爭的政治方向。(那時蘇振華之子怎麼就會文革語言了?)魯慌慌張張、語無倫次地做了檢查。終於熬到了下課,焦老師救星般地宣布下課。此時全班把目光轉移到了泣不成聲的李××身上。有人問李同學:你怎麼了?李泣不成聲地說:階級鬥爭太殘酷了,階級敵人太囂張了。然後他突然撲到魯的面前,抓住魯的衣服,大喊:階級敵人!階級敵人!」(這種不要臉的戲精,我後來看太多了。說真的,你要是還有一點羞恥心,很難這麼不要臉。真的。)

我就想了,這位李XX,真的?假的?裝的?在這場運動中,我發現了人,人性和中國人,中國知識分子的劣根性。嚴酷的形勢下,人就不是人,我後面有例子。先摘錄一段話:

---最大的黑暗,是人們對黑暗的適應。最可悲的事情,是對光明的冷漠。如果你處於黑暗,你就摸黑生存。如果你發聲危險,你就保持沉默。但是,你不要為黑暗辯護,你不要為苟且而得意。你不要出賣比你勇敢的人!---

但有的人,可以無師自通的,干出比東德MFS還惡毒的勾當。這個人,出賣了比他更弱勢的同類。看:

一天,龐××同學給魯寫了一頁紙的規勸信,內容是要魯認真對待政治運動,要自覺改造等等。於是魯從作業紙上撕下一小條,簡單地寫道謝謝,一定按照你說的辦。意想不到的是這竟然是龐××下的個套。

 龐立刻寫了小字報,題目是《和風細雨可以休矣》,把魯回的紙條貼了出來,稱這是魯抗拒改造,抵觸運動的實際行動,主張對魯採取疾風暴雨的打擊。接著,龐向魯索要他寫的規勸信原件,稱要和魯的小條對比張貼,魯說找不到了(已被魯銷毀了)。於是龐協同周××,在下午的自習課上,周厲聲呵斥魯離開座位,他們兩人動手搜查了魯的書包和課桌,當然什麼也沒有找到。這次被搜查的屈辱令魯痛不欲生,到了晚年仍難以忘懷。

  這些李,龐和周們,並不是那些高幹子弟的圈內人。他們都有一個黨員知識分子的父親,極力想成為「紅外圍」和「紅政協」,而出賣和陷害就是他們的通行證!

此後,團支書高艷華(后改名高峰)代表班幹部宣布,從今天起,每天下午魯生衛不得參加第三、四節的自習課,到階梯教室寫檢查。直至檢查通過為止。魯很慶幸能躲開自習課的騷擾。當時高艷華還指派兩個同學每天陪魯一起騎車回家,一個同學順路,另一個同學並不順路,是特別陪同、護送。魯本人感覺這種安排有監護的意思,而當時他腦中確實曾閃過輕生的念頭。這種護送使他暗存感激之情。使他感到一種人性的關心和鼓勵。(多麼可憐的人性,多麼廉價的關心)

在班裡召開的批判會上,讓魯生衛交待反動思想,魯沒什麼可交待的,只好保持沉默。批鬥會開的十分激烈,××同學表現得尤為激烈,應是為表現其革命性,但因其並非高幹子弟,因此並沒能因其十分激進而進入班裡的核心小組。為收集魯的罪證,6班七、八個人哄而起去魯宅抄家。據蘇承德回憶,去魯家拿走了魯的日記本、筆記本,沒動其他東西。

魯逢此遭遇,畢業時政審過不了關,沒能考上大學。文革后蘇承德曾兩次向魯生衛誠懇地道歉。(頂個P用!)張康平在文革后經常到魯生衛家看望,二人都不提過去事,成為相互關心的好友。魯生衛在逆境中自強不息,自修成研究員,成為機電專家。魯回憶四中往事,說:對當年的批判我所沒想到的是激烈的程度。捫心自問,自己是否對過去存在怨氣,我發自內心的想法是我怨恨時代。。。。非常不願意糾結和纏綿哪些不堪回首的過往,受迫害也不是同學的過錯,(誰之過?個別人?還是一群人?)那個時候我們還都是孩子(這是什麼樣的孩子?)……」魯要求筆者絕對不要公布他的真實姓名,因那是一段太痛苦的經歷,他不願打破心靈的平靜,影響正常生活。他說:半個世紀以來,我肯定和曾經在四中小文革中受到迫害的同學一樣,輕易不願意去回顧那段不堪回首的經歷。無論是在當眾的場合,或者自己私下裡,都有意識地迴避回憶,不願意總是去戳傷疤。由魯所吐露的心聲,可看到當年對他傷害之深。(註:為著尊重當事人再三要求,以上魯生衛之名是筆者用的假名。)從以上高三6班魯生衛的個案,可看到當年階級鬥爭的極左思潮對青年學生傷害之深。

奪權

 高中的很多班,開始從資產階級手中奪權。

 其實,就是由高幹子弟向家庭出身是非紅五類的團支書、班長奪權。由革干、革軍子弟接管團支書、班長的職權。沒見工人子弟當權的。文革中,倒有幾個工農兵花瓶。他們真有實權?你可以信,反正我是不信。這是仿效農村四清運動的奪權鬥爭。

  高三年級有六個班,其中三個班出現了奪權。高三4班,原團支書李峻(幹部子弟,其養父在1959年被批判為犯有右傾機會主義錯誤。(黨內鬥爭,蝴蝶到中學)被劉安東(父親劉瀾波是水電部常務副部長、黨組書記)代替;班長杜文(父親是中醫)被楊東勝(楊成武之子)代替。一天高三4全班開會,劉安東主持班會,宣布了領導班子的變化,沒有講任何理由,沒有經過改選程序。(自己就把別人免了,憑什麼?就拼爹!)黨內的專斷,不民主,在小小的班上,100%的再現。

同一時間,高三6班的團支書高艷華(后改名高峰、家庭出身小商販)被高幹子弟譚笑曼(父親是總政秘書長)代替,由於高艷華的出身並不是黑五類,因此由支書改任班長,班長相當於政協。只有組織春遊的權力,沒管人的權力。無產階級專政的體現。

  高三3的團支書史曉星被邱承光(邱會作之子)代替。怎麼過草地的也不行?不行。你爹站隊錯了。難啊,你的命運,就是你爹命運的平行線!

  其實史曉星也是高幹子弟,但其家庭背景涉及到黨內鬥爭。(同樣殘酷,老革命也不行!)你覺得,那文革中的走馬燈,人世間的冷暖,奇怪嗎?

  史小星的父親陳光是原紅一軍團代軍團長、115師代師長、四野縱隊司令、四野副參謀長、廣州軍區副司令員,其性格剛烈、火爆,先後與林彪、葉劍英有過矛盾。1950年在廣卅處理城市工作及港澳台情報工作中犯了錯誤,被過度批判,並被中央錯誤地定為反黨,開除黨藉、撤職並軟禁於武漢,是冤案、錯案。陳光於1954年6月7日自殺身亡。史曉星竟因其父這樣一個背景,也被奪了團支書的權,可見當年高幹子弟們受父輩權力鬥爭影響之深,十七、八歲的中學生已相當政治化。這不就是狼奶餵養嗎?

陳光於1988年4月被中央平反、恢復了名譽。後來史曉星為記念父親,著有《陳光》一書,並從母姓改回父姓,改名為陳曉星。

在文革爆發之前,所謂的階級鬥爭觀(可稱為狼奶)對十幾歲年輕人的身心影響,是深入骨髓的。階級鬥爭觀把人群撕裂成對立的陣營,煽動仇恨與鬥爭。生話、學習在同一校園的同學,本應相互友愛、相互幫助,卻要對立、仇恨、揭發、批判、鬥爭。年輕人善良的人性被狼奶浸透、侵蝕、毒害。人性被階級鬥爭觀嚴重扭曲。這種悲劇,後來在文革中竟泛濫成災。其根源正是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毛澤東路線。

未完,待續。我自己平靜一下。謝謝。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3 個評論)

回復 Brigade 2018-9-26 10:00
這幾天想寫一下習近平和文革。了解到文革時1966年8月在北京迫害很多人致死主要是高幹子弟集中的幾所中學的紅二代乾的。那問題是這些人為什麼這麼心狠手辣如此歹毒。正好看到這篇文章可以解釋。
回復 Brigade 2018-9-26 10:43
孔丹(1947年5月-),籍貫江西萍鄉,北京長大,是中國高級經濟師、中信集團原董事長。[1][2]

孔丹的父親孔原是原中央調查部部長;母親許明是前總理周恩來的秘書,弟弟孔棟。文革爆發前夕,北京四中高三·五班同學在團支部書記、中共(預備)黨員孔丹帶領下,聯名給毛主席寫了信,情緒激昂地要求廢除「封建高考制度的桎梏」。此前,北京女一中的同學,已經先一步寫了主張廢除高考的《致毛主席的信》。後來,《人民日報》把北京女一中和北京四中的兩封《致毛主席的信》全部發表,兩信發布之後,1966年夏天的高考,即被「廢止」,且一「廢」就是十一年。

中央發布《十六條》后,西糾成立,全名為首都紅衛兵西城區糾察隊,號稱約束紅衛兵的過激行為,糾察維持社會秩序,實質是保爹保媽,宣揚血統論,打擊黑五類。西糾先後發布了十個通令,試圖引導約束紅衛兵要文斗不要武鬥。中央文革認為西糾的後台是周恩來,西糾成為周恩來的一個罪狀。文革結束后,孔丹向陳雲去信,希望對紅衛兵區別情況,認真處理,不要把一些好人也列入清理對象。陳雲同志1984年2月27日批示孔丹的信,大意是:孔丹同志的意見是對的,有關部門應當研究。這些紅衛兵不屬於(應被清理的)「三種人」。並批轉政治局常委,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李先念等同志批示同意。[3]

文化大革命期間,孔原被打成「黑幫」、「特務頭子」,許明也遭到迫害,在1966年服安眠藥自殺;孔丹也被迫到陝北「上山下鄉」。文革結束后,他在1978年直接考上了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所研究生。1981年畢業后,在國家經委機關工作了一段時間,任張勁夫的秘書。1983年,他加入光大集團,負責沿海城市業務部。1993年,擔任光大集團副總。1995年,光大信託投資公司的巨額虧空事件暴發后,他兼任光大信託總經理善後處理。1996年,光大集團領導班子調整,央行副行長朱小華為光大董事長,孔丹出任總經理。[4]2000年,他被調至中信集團副董事長兼總經理。2006年,他獲委任為中信集團董事長。2010年12月退休。
回復 ryu 2018-9-26 11:58
這段時光算什麼呢?歷史么?
不理清這段時光,民族可能無法輕裝前進了。
回復 獨坐庵中吃苦茶 2018-9-26 18:29
Brigade: 孔丹(1947年5月-),籍貫江西萍鄉,北京長大,是中國高級經濟師、中信集團原董事長。[1][2]

孔丹的父親孔原是原中央調查部部長;母親許明是前總理周恩來的秘
中央發布《十六條》后,西糾成立,全名為首都紅衛兵西城區糾察隊——

好像是「首都中學生紅衛兵西城區糾察隊」
回復 fanlaifuqu 2018-9-26 19:32
是野史,更是真史!更多知道的人應該寫出來,記下來!
回復 Brigade 2018-9-26 19:37
ryu: 這段時光算什麼呢?歷史么?
不理清這段時光,民族可能無法輕裝前進了。
要牢記歷史,認清歷史,才能建設美好未來。
回復 雲之彼端 2018-9-26 19:40
博主說得非常好,尤其贊成「如果他/她們只是求得自己道德的完滿和靈魂的安慰,像「復活」中的涅赫留道夫,那就是虛偽!」文革對個人的慘痛,不是一句輕飄飄的「對不起」就可以了解的。文革對中國制度,個人,人性,文化的傷害,絕不下於法西斯納粹對世界的傷害。對文革本來應該比對納粹更嚴厲地反省,可是中共不敢,也做不到。所以至今中國還有二次文革的威脅,甚至可以說文革從沒結束過,只是程度的不同而已。
回復 Brigade 2018-9-26 19:45
fanlaifuqu: 是野史,更是真史!更多知道的人應該寫出來,記下來!
這個應該是真史。看上去口述的人當時是四中的學生,當然他一人不可能知道這麼多詳細事件,按文中說法,有些是從學長那裡知道的。後來他成為四中校長。當然,從文獻角度講,作者應該直接說明白他是誰。
但是,本文足以讓我們更好了解當時紅色貴族造反派的心理。
僅憑中學生兩封信老毛就取消了高考,難道不夠瘋狂?
沒有高考,工廠停產鬧革命。老毛把這些人趕到農村把禍水推給農民承擔。但對於始做蛹者真是活該。
回復 Brigade 2018-9-26 20:50
1964年,毛澤東對在哈爾濱軍工大學學習的侄子毛遠新說:「階級鬥爭是你們的一門主課」,「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統治我們學校的現象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1964年11月9日,高等教育部轉發《毛主席與毛遠新談話紀要》。該指示最先在幹部子弟中流傳,1965年初,陳小魯在北京八中貼出大字報,「讓階級鬥爭的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回復 jetfighter 2018-9-26 21:36
出身知識分子家庭的我自己文革爆發時就是35中的老初一小字輩,親身經歷自己的父母輩斗,被罵,被打,連眼鏡打掉了都不許撿,硬生生地被他們踩碎。在學校里親眼目睹那些暴徒那些趾高氣昂的革干革軍子弟把老師捆起來毒打,狠斗校長朱丹,在28中里看到的那充滿血腥味的牢房裡紅色恐怖萬歲的標語讓我至今毛骨悚然,文革發動者和他們的走卒們對中國人民犯下的反人類罪行罄竹難書。
回復 kiwiberry 2018-9-26 22:05
應該讓大家知道
回復 綠野仙蹤 2018-9-26 22:07
聽說過孔丹,總和王軍混淆,為人粗野蠻橫,這種高幹子弟比黑社會還壞。
回復 Brigade 2018-9-26 23:38
jetfighter: 出身知識分子家庭的我自己文革爆發時就是35中的老初一小字輩,親身經歷自己的父母輩斗,被罵,被打,連眼鏡打掉了都不許撿,硬生生地被他們踩碎。在學校里親眼目
長大還能娶到媳婦?相對於『出身不好』家庭受到的迫害,知青的什麼『傷痕文學』就是被蚊子踢了一腳喊頭疼啊。
回復 Brigade 2018-9-26 23:43
綠野仙蹤: 聽說過孔丹,總和王軍混淆,為人粗野蠻橫,這種高幹子弟比黑社會還壞。
不奇怪,王軍應是孔丹在中信的前任。現在研究文革,可以看出共產黨就是黑社會進行權斗,打壓異己,保持己方在共產黨貴族中的絕對統治地位。老毛打倒的這群高官可是都有一大堆狗崽子,並且還鬧得很厲害。
回復 綠野仙蹤 2018-9-27 01:18
Brigade: 不奇怪,王軍應是孔丹在中信的前任。現在研究文革,可以看出共產黨就是黑社會進行權斗,打壓異己,保持己方在共產黨貴族中的絕對統治地位。老毛打倒的這群高官可
這幫所謂的紅色貴族身上一點高貴之氣都沒有,反而非常粗鄙和下三濫,習的身上也有這種蠻橫,因此惹惱了美國。
回復 Brigade 2018-9-27 02:39
恐怖的北京「紅八月」:一千七百多人被打死
文章來源: 炎黃春秋
回復 越界築路 2018-9-27 07:38
Brigade,功德無量,後人會感激當事人所記錄的點點滴滴!
回復 qxw66 2018-9-27 09:53
紅2夠壞,殺了好多人。。。包括那個女校長。。。全國折騰歷史問題死老虎和資產階級權威,以及中學教師---北京全是這幫人,在其他地方則是紅五類---背後就是劉鄧走資派在作盅
回復 qxw66 2018-9-27 09:57
他們如此是為了干擾和對抗文革,包括後來屠殺幾百萬造反,和農村出身不好的人----壞事全是他們乾的,可以後來全推到四人幫和文革派頭上
回復 Brigade 2018-9-27 22:06
qxw66: 紅2夠壞,殺了好多人。。。包括那個女校長。。。全國折騰歷史問題死老虎和資產階級權威,以及中學教師---北京全是這幫人,在其他地方則是紅五類---背後就是劉鄧
這群流氓,80年代以來掌控中國金融和國企也是他們。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5 22:5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