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兒子被父親砍傷致殘庭前為父求情(圖) (轉帖)

作者:rongrongrong  於 2010-10-27 06:3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兒子被父親砍傷致殘庭前為父求情(圖)
  2010年10月26日12:25  
兒子被父親砍傷致殘庭前為父求情(圖)
知道兒子為自己求情,周加貴(左)當庭痛哭 攝/記者曹博遠

  被父親砍殘兒子庭前求情

  被告人因故意傷害在大興法院受審 知道兒子為自己求情 當庭痛哭連說後悔

  為瑣事父親砍傷兒子致其殘疾,兒子卻念及親情,向法院申請不再追究父親責任。今天上午,在大興法院這起故意傷害案件的庭審現場,父親當庭痛哭連說後悔。兒子講述

  父親喝了酒 見誰打誰

  開庭前,被告周加貴的兒子周永峰接受了記者採訪。

  周永峰說,他3歲的時候父親就因為盜竊被抓,之後入獄7年。之後,他被姑姑帶到北京,父親出獄后也只和他在一起住過一年。「一年時間,我有整整兩個月都在挨打。」周永峰說,父親不喝酒的時候還行,喝了酒就鬧事打人。他猜這可能和他蹲過監獄有關,總覺得別人都瞧不起他。

  周加貴入獄后,妻子和他離婚再嫁。周加貴出獄后也再婚,對方有兩個成年的兒子。「他見誰打誰,沒人喜歡他。我媳婦也不喜歡他。」周永峰說,為此妻子在事發前一直在找房子準備搬家,目的就是讓公公永遠也找不到他們。

  去拉架卻被父親砍傷

  按照周永峰的說法,今年1月31日上午,父親在外面賭博輸了錢,非逼著妻子搬家躲債。對方不肯,他就打人。對方的兩個親生兒子聞訊趕來,將他趕出了家。

  周加貴決定去找周永峰住,而周永峰和他繼母的兩個兒子住在一起,幾人一見面又打了起來。進門之前周加貴又喝了酒,他借著酒勁去廚房拿了菜刀。「當時很亂,大家都急了。我怕父親受傷,就去勸架。」於是周永峰去搶刀,但他沒想到,父親居然用刀砍了自己!「右手臂斷了,當時就連著一點皮,左手拇指也縫了10針。醫生說右手將來動不了了,而且如果恢復不好,得截肢。」24歲的周永峰說到這裡,下意識地動了動了手。「你看,根本沒法握。」

  剛出事時,周永峰強烈要求警方對父親嚴肅處理,他說自己對父親已經絕望。「手壞了以後我就失業了,現在就靠我媳婦打工的2000塊錢養一家三口。我媳婦說要不是因為可憐我再加上有孩子……」周永峰說不下去了,嘴唇顫抖著。「我媳婦恨他,更恨我。埋怨我不該管。」他說。

  周永峰被砍后醫藥費花了6萬多元,面臨的二次手術還需要四五萬元。

  周永峰說,他繼母一家人說沒錢掏不出來,他於是找生母,對方卻態度冷漠,只答應給他1000塊錢。周永峰咬著牙說:「她根本不配當我媽!」

  庭前遞交申請 希望不追究父親刑責

  再次提到父親,周永峰閃出淚花:「雖然我們關係不好,但我是他唯一的親人了,我不想讓他坐牢。」

  於是,他在開庭前遞交申請,希望不再追究父親的責任,也不要賠償。上面寫著:「他是酒醉后的無意識行為。父親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我現在生活拮据,希望父親能回來。」

  他說,等父親被放出來了,他仍然願意為他養老送終。「今後,你願意和他一起住嗎?」被問及此事,周永峰猶豫了半天說,心理的陰影難以消除。

  庭審現場

  聽到法官讀申請書 當庭痛哭

  開庭前,作為被害人的周永峰按照迴避規定,被帶出法庭。

  父親被帶進法庭的一剎那,周永峰遠遠地看著他,扭過頭去沒說話。

  庭上,周加貴反覆強調是兒子先打自己。「我拿菜刀只是嚇唬他們,我只是舉著,但沒砍。我能砍我兒子嗎?是他揮手臂時碰到刀了。」他說。周加貴甚至不知道,兒子到底哪只手傷了。

  但當法官宣讀兒子請求對他不追究責任的申請書時,他當庭痛哭,連說後悔。「謝謝、謝謝……」周加貴喃喃地說。

  庭審結束后,法官允許父子相見。一見到兒子,周加貴哇地一聲大哭起來。看到父親如此,周永峰也不住地落淚。因為太激動說不出話來,周加貴用手指著手臂,看著兒子。「就是這隻。嗯……你別管了,長好了。」周永峰說。 文/記者付中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9 07:5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