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父親苦尋兩年找到失蹤愛女 (轉帖)

作者:rongrongrong  於 2010-9-18 01:1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父親苦尋兩年找到失蹤愛女
2010年09月17日02:38  每日甘肅網-蘭州晨報

  核心提示:離家尋找媽媽,卻在中途意外被人拐走,與相依為命的父親失散。

  兩年之間,不滿10歲的盼盼(化名)飽受折磨。在父親蒲元才心裡,不知去向的女兒似乎遠在天涯,孰料,這對被分開的父女卻近在咫尺....。。

  蘭州晨報記者 魯明 薛長明

  失蹤兩年父女相聚

  9月15日凌晨,在夢中與女兒盼盼嬉戲的蒲元才哭醒了,睜開眼,發現盼盼就睡在他的身旁,蒲元才的情緒才平靜下來。幾天前,失蹤兩年的盼盼被警方解救回家,但一連幾天,蒲元才的夢魘還未徹底消散。

  夢魘開始於兩年前。

  蒲元才家住永登縣七山鄉石桂家村。近幾年蒲元才可謂「多災多難」。2007年8月,妻子借口「回娘家給母親燒紙」,離開了這個貧困的家庭。蒲元才將年幼的女兒託人照顧,外出四處尋找,才發現妻子已遠赴青海。

  蒲元才的妻子還帶走了他們的小女兒。2008年元宵節,蒲元才打聽到妻子的聯繫方式,撥了過去。「說了幾句之後,我把電話給了盼盼。」蒲元才回憶說,「當時,娘倆在電話里哭天抹淚,說了近兩個小時,最後,妻子還是沒有回來的意思。」

  從那以後,盼盼就一直鬧著要找媽媽。而放羊為生的蒲元才既要忙活種莊稼、放羊,還要照顧8歲的盼盼,忙得夠嗆。

  到了夏收時節,蒲元才更忙了。其間,蒲元才撒在山坡上的100多隻羊,陸續丟了好幾隻。蒲元才告訴女兒:「等羊找回來后,就帶你去找媽媽。」

  2008年8月9日中午,和往常一樣,蒲元才收完莊稼,便趕回家裡給孩子做好飯後,盼盼卻不見蹤影,直到晚上還沒回來。

  蒲元才著急了。他順著山路找,發現盼盼的腳印向石桂家村以西的河橋鎮方向走去。在路上尋找未果,他打電話給河橋鎮方向的朋友。

  「你的盼盼這幾天臉上一直傻傻的。」朋友的話讓蒲元才恍然大悟。蒲元才告訴記者,自從妻子離家出走,盼盼對媽媽的思念與日俱增,經常念叨著要找媽媽,他回憶說,出事的前幾天,盼盼確實有時常神情恍惚。

  盼盼不見的第二天,一名鄉親告訴蒲元才:「昨天,我見盼盼往樂山大坪方向去了。」從石桂家村往西走幾公里,便是河橋鎮的樂山大坪。他信心滿滿地跑到樂山大坪,挨家挨戶打聽盼盼的消息,但仍毫無音訊。

  找不到女兒,蒲元才備受煎熬。

  盼盼失蹤了。

  奔波他鄉苦尋愛女

  七山鄉是地處永登縣西南部的一個貧困鄉鎮,因常年乾旱而聞名。1995年7月22日,七山鄉發生5.8級地震,震后異地重建,蒲元才一家被移民至該縣秦川鎮,但蒲元才沒有離開,依舊留在老家種地、放羊,只有年邁的父母前往秦川新家。

  盼盼失蹤前,在這裡已堅守了十幾年的他,已擁有一個100多隻的羊群。

  盼盼失蹤后,蒲元才再無法安心放羊,不斷地奔波於七山周邊的永登縣城、樂山及窯街等地,尋找盼盼的下落。

  「大通河東西兩岸的所有村子我都去過了。」蒲元才說,他見村子就進去打聽,徒步行走,走不動就站在公路邊攔截搭順車,只有個別時候才坐班車。

  周邊鄉村尋找未果,蒲元才懷疑盼盼去了青海。於是,蒲元才和朋友一起到青海,但依然沒有打聽到盼盼的消息。後來又請當地政府幫忙核查,也無結果。

  從青海返回后,蒲元才病倒了。在炕上躺了幾天,他打起精神,開始照料許久未曾管過的羊群,但沒過幾天,焦急難耐的他,再次出外尋找女兒。

  蒲元才找了3個月,毫無所獲。接下來的日子,蒲元才「只要聽到一點兒音訊,就出去尋找」,和之前一樣,尋找以失敗告終。蒲元才的心裡更加著急,只要一急,他就出門,「做夢都在找娃娃。」

  很快,蒲家周邊鄉鎮、村落的人都聽說了盼盼失蹤的情況,蒲元才也引起了更多人的同情。2008年的秋天,河橋鎮樂山村的一些村民,和蒲元才熟悉后,主動來到七山鄉石桂家村,幫外出尋女的蒲元才打麥收糧;有人主動幫他打聽盼盼的下落,還有人看見蒲元才路過家門,便拉他進屋,給他做飯,走的時候,還硬塞幾個西紅柿、黃瓜讓他帶著路上解渴、充饑。

  2008年9月,石桂家村一戶村民家的10餘只羊被盜,蒲元才擔心自己的羊遭遇同樣的命運,便以3萬多元的價格,把羊群賣給了朋友,而事實上,他更需要尋找女兒的路費。

  「我愛放羊,2008年12月,我又去給買了羊的朋友放羊。」蒲元才說,2009年4月2日,在紅古區窯街鎮山坡上放羊時,又突然想起盼盼,實在忍不住,他就將羊撒在山坡上,跑出去尋找女兒。一天之後,當他回來時,有13隻羊丟了,「朋友知道盼盼的事情,最後一分錢也沒讓我賠。」

  「這兩年,我在青海民和,寧夏,永登河橋、連城及窯街等地到處跑,當初賣羊的錢全都花完了。」蒲元才說,兩年間,他四處張貼尋人啟事,但一直沒有女兒的消息。

  被騙藏匿飽受折磨

  2010年9月11日,是蒲元才最激動的一天。

  這一天,蒲元才出門打算到寧夏繼續尋找女兒。當天下午,他路過永登縣河橋鎮樂山村6社時,無意間發現,盼盼正從當地村民張玉花家的房頂,沿著梯子往院子里爬。

  兩年來,他第一次看見了盼盼的影子。為了確認是自己的女兒,他趕緊騎著摩托繞到張家附近的山上,從山上俯視整個院落,但院落里空無一人。

  蒲元才上門詢問,但開門的老太太堅稱,家裡沒有孩子。蒲元才不願放棄,打電話給朋友,堵住了張家的院門,還打電話報了警。

  接報的河橋鎮派出所民警隨即 詢問了樂山村的支書,但對方反饋稱村中核查戶口時,未發現張家有幼童。民警進入張家查證,當掀開放置在牆角的一塊門板時,一張看上去髒兮兮的小臉蛋,在昏暗的燈光下顯露出來。

  「孩子蹲在牆角里,渾身哆嗦,一臉緊張。」兩年後,盼盼第一次出現在父親面前,蒲元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盼盼身上穿的還是兩年前走失時的衣服,但此刻的情景讓蒲元才心頭猛然揪緊:頭髮很臟,裡邊全是塵土;一雙布鞋粘滿泥污,大拇指頭露在外面,原本白色的襯衣已經臟舊不堪,滿是污垢的衣領已經破爛;綉著美麗圖案的小牛仔褲,也被剪掉了半截褲腿。

  一看見父親,盼盼「哇」地一聲哭了,她撲進了蒲元才的懷裡嗚咽著:「爸爸!你咋才來?」

  「我找你了兩年,蒼天有眼,終於找到了,要是找不到,我也不活了。」抱著女兒,蒲元才淚流滿面,兩年來妻離女散的痛苦,和父女重逢的欣喜相互交織在一起。

  苦尋兩年,原來孩子就在身邊!

  樂山村與石桂家村雖分屬兩個鄉鎮,但距離很近,步行僅一小時。但他怎麼也無法相信,他一直苦苦尋找的女兒會近在咫尺。

  「以前,我找娃娃的時候,張老太太對盼盼的事情很關心。」蒲元才告訴記者,兩年間,很多次他路過樂山村6社,遇見張玉花時,她都會關切地問他找到孩子沒有。

  2008年10月的一天,天降大雨,在外奔走的蒲元才恰巧到了張玉花家門前,因下雨無法回家,張玉花的小兒子想留蒲元才住下,張玉花堅決反對。最後,他求情下話,張玉花才勉強答應。

  這一次,父女倆就同住一屋檐下,但蒲元才渾然不知。

  兩年親人失散的苦楚,在頃刻間爆發,蒲元才抱住女兒失聲痛哭。「女兒瘦了很多,肯定受了不少罪,抱起來輕飄飄的。」

  「多虧了河橋鎮派出所的民警,我們父女才能團圓。」事後,蒲元才和當地派出所民警一起詢問了盼盼失蹤的經過。由於年紀幼小,加上時間較長,10歲的盼盼只能斷斷續續,回想起一些零碎的片段。

  「那天,我想出去找媽媽,半路上碰到了奶奶(張玉花)。」盼盼回憶說,「奶奶」硬把她帶到了她家,「如果不去,她就打我。」據當地警方初步調查,當時,張玉花在樂山村頭髮現了盼盼,便將她騙到家中藏了起來。

  「奶奶讓我給她家幹活,洗衣服,餵雞,給牛飲水,說要是不聽話,她就把我往死里打。」盼盼回憶說。

  盼盼還說:張家只要一有人上門,她就馬上藏到倉房等不易被發現的地方,兩年來,這已成為「條件反射」。

  2008年冬天,鄰居家的一個媳婦來張家,看見了盼盼,張玉花怕對方說出去,於是把她帶到野地里,藏進玉米稈中。兩天兩夜后,盼盼才被帶回。盼盼說,她醒來的時候,腳被凍破了。

  幼小的盼盼,已記不清這是兩年中的哪一個春節前的事情:張玉花的女兒回娘家,給母親做過年吃的饃饃。為了不讓女兒知道,寒冬臘月,張玉花把盼盼藏在存放苞谷的糧倉里,整整兩天一夜。

  據蒲元才介紹,在張家的第一年,張老太太打盼盼的次數比較多,因為她總是想往外跑,後來,為了不挨打,聰明的盼盼裝得聽話了,「聽話了,她就不挨打了。」

  兩年多來,盼盼幾乎都沒出過張家的院門。「一般都只讓我吃些面、饃饃,飯桌上的菜不讓我吃,從來沒吃飽過。」盼盼說,她唯一一次吃肉,是被救前一個月,張家的一隻雞死了,張玉花做熟后,只給了她兩塊。

  獲救當晚,河橋鎮派出所民警給盼盼買來了新衣服,還買來了雞腿、小麵包等食物,飢腸轆轆的盼盼一口氣吃了兩隻雞腿和三個小麵包,「雞腿啃得乾乾淨淨,吃完了骨頭還拿在手裡,捨不得扔。」

  親情愛心撫慰受傷心靈

  「爸爸,妹妹走哪了,爺爺、奶奶在不在?」「爸爸,你以前用的『小靈通』(電話)怎麼不見了,你的手機號我說的對不對……」

  「孩子太懂事了。」河橋鎮派出所一名民警說,被救出后,盼盼上車就一直哭,話不多,最關心的是家裡人的近況,還通過蒲元才的手機向爺爺報了平安。「除此之外,整天一句話都不說,神情有些木然。」

  「長期封閉在狹小的空間里,對正處於成長時期的孩子,心理和精神上都產生了很大的影響。」當地派出所一名民警分析認為。為了撫慰孩子的心靈,打開盼盼的話匣子,民警找來了派出所食堂廚師的與盼盼年齡相仿的女兒,陪她一起玩。漸漸地,孩子的臉上有了笑容。

  9月15日,記者在位於紅古區窯街鎮的蒲元才朋友家見到盼盼時,經過幾天的休養調整,盼盼的精神已相對放鬆了些,還不時地伏在記者的身旁,好奇地查看記者的採訪筆記。

  「上學學過的字記得不,能認識這些字不?」記者問只上過一年級的盼盼,盼盼笑著說:「還記得一些。」兩年前走失時,盼盼剛上完一年級,這個活潑的山村小女孩,語文和數學課的成績曾經都是90分。

  「我想上學,和大家一起玩。」回家,上學,是盼盼的心愿。15日,永登縣婦聯得知此事後決定,在盼盼上小學期間,他們將每年資助500元。

  「找見盼盼的時候,一看,我就知道她受了不少罪。」蒲元才說,如果女兒沒有被騙失蹤,她本應在學校里歡快地玩耍,而受這兩年的影響,孩子的雙腿行走也存在一定問題,小腿用手輕捏時,會有明顯的痛感。為此,他帶著孩子到永登縣醫院進行了檢查,初步診斷為濕毒症。

  9月15日,記者了解到,此案已移交永登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偵辦,涉嫌刑事犯罪的67歲的張玉花,由於年齡過大,行動不便,被取保候審。

  在配合完警方的調查后,蒲元才將盼盼兩年來所穿的破舊衣服帶回了家中。「這是孩子受罪的見證,我要留下來,等孩子長大了,做個紀念。」蒲元才說,這是他們父女一輩子的痛苦記憶。

  《蘭州晨報》供稿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3 07: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