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將軍面對兒子的醫療事故 (轉帖)

作者:rongrongrong  於 2010-8-19 00:3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將軍面對兒子的醫療事故

張樹向

提起孟慶山,現在知道的人恐怕不多了。

抗日戰爭時期,冀中抗日革命根據地的創建人之一就是孟慶山將軍。

1955年授銜時,孟將軍和夫人黃克同志被毛主席、周總理邀請進中南海。

朝鮮戰爭中期,我回國進入古城——保定省軍區醫院工作,當時我們的司令員就是孟慶山將軍。

1956年春夏之交。我們接到通知安排一例闌尾手術。有一天,病房來了一個小男孩兒,小孩兒長得很招人喜歡,虎頭虎腦、大眼睛、粗胳膊粗腿,說話頭頭是道挺逗人的。他就是孟司令的孩子——小虎,做闌尾手術的就是他。病人已經在家裡觀察一段時間了,肚子總疼,怕炎症擴大,才決定住院,轉日上午進行闌尾手術。不巧的是轉天已安排全省兄弟單位來醫院觀摩開胸手術。王雲鵬主任做手術演示,院里決定改由副主任米大尉主刀,米的技術也是很好的,況且闌尾切除是小手術。我為第二助手,負責器械和輔助手術。

麻醉進入手術期,米醫生說:「開始吧。」他接過我遞出的手術刀,從切口到關閉腹腔手術基本完成,只用了14分鐘。在米醫生退出手術台之際,麻醉醫生把麻醉口罩往小虎嘴上一放也離開了手術間,到第二手術間看開胸手術去了。在短短的14分鐘內麻醉醫生兩次出去到第二手術室看開胸手術演示。

按照慣例主刀此時可以離開手術台了。餘下工作由第一助手呂醫生按部就班一層一層往外縫。當縫完皮膚第一針時,我發現從創口滲出的血液顏色變重了,我「啊」了一聲,說:「呂醫生,病人情況不好!」「怎麼?」「你看血。」他一看,不但血顏色變了,隔著手術巾看,連呼吸起伏都沒有了,「快!出事了!」台下遊動監督Y趕緊拿掉麻醉罩,口對口呼吸。台上我和呂醫生又打針又做人工呼吸,用盡各種辦法也沒有挽救小虎的生命。這時,病人腹部還敞著口,我指了指說:「呂醫生這怎麼辦?」「該怎麼就怎麼。」說完,接過皮膚針規規整整縫了5針,然後用鑷子對整皮瓣,抹掉血跡,說:「讓孩子乾乾淨淨地走吧。」我把病人腹部擦乾淨,包紮好腹部,用紗布把病人全身上下擦了一遍,撤掉了一切手術器材,最後用整潔的白布蓋在了病人身上,7歲的小虎就這樣走了。

院、科領導進行事故調查,認定:麻醉醫生L為了到第二手術室看開胸演示手術,防止病人亂動,影響手術,乙醚滴入過量,麻醉已進入第四級——延髓麻醉期,已進入死亡期,造成病人生命無法挽救。

由於我在事故中,從始至終都是見證人,又是我發現病危的。孟司令夫人黃克同志提出看看孩子最後走的地方,院領導讓我陪同她進入第一手術室講解事故的始末。黃克同志高個兒,有些胖,還有血壓高。心理上遭受如此大的打擊,警衛人員和院領導怕出意外,在我陪黃克同志過程中,一直在門口守著,黃克同志圍著手術台繞一圈之後,拿出白手絹擦擦眼淚,什麼也沒說。送黃克同志回住所,孟司令對夫人說:「事情發生了,過去吧,咱家孩子多。算了吧。」當時在場的人無不掉淚,無不動容。

院領導做出把事故責任人移交軍法處的決定,最少判三年徒刑。孟司令說:「算了吧,甭處理啦,都是年輕的孩子,吸取教訓吧。這事就過去吧。」當參謀人員再次把處理意見拿來時,孟司令把手往桌子上一拍,大聲說:「怎麼回事?我不說了嗎,這事過去了,不再提了嗎!怎麼還提呢。這事就到這啦,完啦,誰也不許提啦。」說完,就把寫有處理意見的材料撕了。

一個月後,在軍區禮堂總結全軍工作大會上,還是由參謀長宣讀了處理意見。只對麻醉醫生給予警告處分,其他相關人員沒一個處理。甚至連大會點名批評這樣的起碼的處理也沒有。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8 20:2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