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美籍華人探親時與智障兒走散 苦尋50多天未果 (轉帖)

作者:rongrongrong  於 2010-8-15 21:5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美籍華人探親時與智障兒走散 苦尋50多天未果
  2010年08月13日美籍華人探親時與智障兒走散苦尋50多天未果
如果你見過他,請報警。

美籍華人探親時與智障兒走散苦尋50多天未果
  50多天來,嚴麗華每天掛著兒子的照片穿街走巷,哪裡有線索她就跑往哪裡,但每次都失望而歸。

  本版撰文 信息時報記者 蔡勝龍 實習生 梁振興

  本版攝影 信息時報記者 陸明傑 實習生 陳曉豐

  美籍華人嚴麗華回國探親,今年6月,她和兒子到廣州訪親時,30歲的智障兒子朱釗立在坑口地鐵站走失了。50天來,嚴麗華拖著行李車穿街走巷尋子,至今無果。面對簽證即將到期必須離境的現實,嚴媽媽心急如焚。希望見過朱釗立的讀者能提供線索,幫幫嚴媽媽。

  走失:地鐵關門一刻,母親在里兒子在外

  嚴麗華今年4月份從美國回到恩平老家探親。18年前,她和丈夫、女兒移民美國,因怕簽證被卡住,智障的兒子朱釗立被留在老家。以後每年這個時候,她總要回家住上兩三個月照顧兒子,以彌補對他的虧欠。

  嚴麗華介紹,兒子朱釗立今年30歲了,可他的智力只相當於小孩子:語言表達能力差、發音不清,生活不能自理。嚴麗華夫婦輾轉武漢、西安等地為兒子治療,最後在桂林一家醫院為兒子做了胎腦移植手術。術后朱釗立「好了很多」,但怕移民時被卡住,夫妻倆還是決定讓當時12歲的兒子留在恩平。

  今年4月,嚴麗華回國后就帶兒子到廣州探親。6月24日,嚴麗華記得很清楚,那是早上8時15分,母子倆一起走到坑口的地鐵站,打算坐地鐵到公園前站,朱釗立跟在母親後面。嚴麗華說,要是到自己熟悉的地方,朱釗立總是一馬當先自己快步走在前面,「走了一段路他會停下來回頭看你走到哪裡,然後站著等你。」可到陌生的地方,就像怕跟陌生人接觸一樣,朱釗立如小孩子一般緊跟在母親後面。

  地鐵進站了,嚴麗華向站在自動門旁邊的工作人員確認列車會經過公園前站后就上車了。當時車門還沒關,她以為兒子會緊跟上來。沒想到「車門即將關閉」的廣播聲立即在耳邊響起,還來不及上車的兒子被工作人員攔住要求等下一班車,「他不懂的,他是弱智的。」嚴麗華說她沖著工作人員喊完這句話,車門就關了。隔著厚厚的車窗,嚴麗華向兒子做手勢讓他在原地等,兒子點點頭,她以為兒子明白了。

  報警:監控錄像顯示,他在地鐵站滯留近一個小時

  嚴麗華在花地灣站下車。原想反方向坐車回去接人,可母親的直覺告訴她兒子很可能會坐下班車跟上來。當下班車到來時,嚴麗華撲到車廂搜尋,卻不見兒子蹤影。她連忙坐車回到坑口,那個攔住兒子的工作人員告訴她,朱釗立確實坐下班車走了。嚴麗華心急如焚,兒子身上只有四個一塊錢的硬幣,車票卻還在母親身上,更令人擔心的是,「他什麼都不懂」。

  站台工作人員認為朱釗立會在一號線的終點火車東站下車,遂與東站聯繫並告知情況。嚴麗華到火車東站后,站台正在廣播「朱釗立請與工作人員聯繫」,她在地鐵站上下兩層都找了個遍,還是找不到兒子。嚴麗華後來又沿著一號線每個站仔細尋找,一直找到下午兩點,未果。下午4時多,在多次尋找依然無果后,嚴麗華到黃沙地鐵派出所報案。

  6月30日,民警通知嚴麗華到派出所,民警給家屬三張監控錄像的截圖,其中一張時間是8時21分,朱釗立出現在坑口站台的電梯口,他肩上掛著一個黑色的旅行袋,嚴麗華一眼就認齣兒子。另一張時間是9時05分,朱釗立站在車控室前的出閘口;最後一張時間是9時14分,朱釗立和一名地鐵工作人員站在一旁。

  尋子:在壬豐大廈旁發現兒子筆跡,卻不見人

  嚴麗華被告知朱釗立是在9時20分左右被地鐵工作人員放出站,然後走出B出口往體育東路的方向。她到林和派出所請求看監控錄像,該所提供的監控錄像卻只能看到朱釗立走過馬路。在接下來的50天,嚴麗華說她到10多個派出所請求看監控錄像,又到民政局、救助站、地鐵總公司求助。她認為兒子不會走遠,於是她每天穿著貼有尋人啟事的圍裙、拉著行李車穿街走巷貼尋人啟事問人,她的腳起了水泡,走起路來一拐一拐的,一聽到有兒子的消息卻馬上撲過去。

  一起出來尋人的還有嚴麗華的大姐。這位60多歲的阿姨說自己有高血壓,為了幫忙找回姨甥,她每天身上帶著降壓藥在中山路一帶尋找,逢人就問,有路人被感動了,說會幫忙打聽。

  接下來的日子,陸續有熱心市民向他們提供朱釗立的信息。7月18日,有市民稱在6月24日到7月初看到朱釗立借宿在壬豐大廈旁建設銀行門口。嚴麗華馬上趕過去,她在銀行前取款機旁邊牆上認出了兒子的字跡,確認兒子在這裡呆過。那是一連串「8字」,筆畫粗糙。嚴麗華說,兒子只會寫數字「2」和「8」,還有三橫「王」,然後在外面加一個框,看起來像個「國」字。

  熱心人告訴嚴麗華,6月底一連幾天都看到朱釗立坐在建設銀行前,沒有洗澡換衣服,有人問他從哪來,他也不吭聲。好心人拿水給他喝,他一連喝了兩杯。後來有一天看到他走了,再也沒回來。嚴麗華說,聽到這些話,就好像她移民到美國后收到幫忙照顧兒子的弟弟的信一樣。弟弟在信上說,12歲的朱釗立在他們走後一天到晚都不說話,也不出去,可能是意識到母親不在身邊的緣故。她看完信后就哭得好傷心,覺得自己虧欠兒子太多,如今兒子在外面流浪,她說自己心好疼,真希望受罪的是自己。

  揪心:簽證即將到期,兒子仍杳無音訊

  前天,嚴麗華在先烈中路尋子時,一名擦身而過的環衛工人忽然指著她圍裙上的尋人啟事說,「我見過他,周末我看見他走過區庄立交,他背著一個旅行袋,身上髒兮兮的。」嚴麗華精神又振作起來。這兩天來,她在區庄立交附近找了很久,也問了好多人,但再也沒人說見過兒子,她又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昨日下午,她在親人的指點下來到黃花崗派出所,請求看監控錄像,然而,民警告訴他,在監控錄像上沒有看到她兒子。

  兒子依然杳無音訊,但對於嚴麗華來說,每天都是在倒計時。她從4月份回國,6月份她特地出境一次,為的是爭取在國內多逗留90天。按照美國的出入境管理規定,8月31日她就必須離開,目前離簽證到期只剩下18天的時間。為了爭取時間,她每天天一亮就穿街走巷找兒子,還請人幫忙在電視上播尋人啟事。嚴麗華說,找不到兒子,她回美國不知怎麼跟丈夫交代。

  嚴麗華說,由於朱釗立智障,他們夫婦被允許多生一胎。18年前,夫婦倆把兒子留在國內,帶著女兒出國后,一直都覺得虧欠兒子太多,本來夫婦倆已打算退休后就回國照顧兒子。

  嚴麗華說,他們夫婦倆到美國后曾在餐館打工,在超市做過銷售,生活並不寬裕。現在丈夫租檔口做生意,兒子走失后丈夫也想回國,但考慮到檔口租金太高最終作罷,只能委託親屬幫忙尋找。

  朱釗立走失后,嚴麗華和家屬對地鐵站工作人員的做法一直不是很滿意,他們認為地鐵站負有責任。嚴麗華說,兒子沒有自理能力,當時身上也沒有車票。在兒子走失后,她也馬上通知工作人員,地鐵站有責任將他留住。她說,「每個地鐵站都有警務室,工作人員可以先把他送到那裡再通知家屬認領,就這樣把他放走,也不考慮一個沒有能力照顧自己的人在外面如何生存。」隨後她也到地鐵總公司反映。「地鐵站的人說他們沒有權力將人扣留,兒子走失是監護人的責任。」嚴麗華說。

  如果你見過他,請報警

  朱釗立,男,30歲,身高1.7米,弱智,語言表達差,只會說一點廣東恩平話,發音不清,會聽白話,步態欠穩。

  走失近兩個月。走失時穿棕黃色文化衫,胸前有隻飛鷹圖案,下穿淺灰色休閑長褲,腳穿白色平底運動鞋,鞋底膠邊有一圈湖水藍色。肩掛黑色旅行袋(內裝有母子的換洗衣物。)

  如你發現他,請聯繫13316294660、15800281765嚴生或與警方聯繫。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5 16:5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