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姐弟騎自行車尋找離家父親50餘日未果 (轉帖)

作者:rongrongrong  於 2010-8-8 02:2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姐弟騎自行車尋找離家父親50餘日未果 2010年08月07日
  不到兩個月騎壞一輛車

  在父親離家的50個日夜裡,李軍強和姐姐一天也沒有停止尋找老人。他們報過警,在揚子晚報以及電視台上登過尋人廣告,雖然收到一些線索,但最終都是不了了之。後來,他和姐姐兩人決定散發尋父傳單,從浦口到大廠到江寧,幾乎每一個居民小區他們都去貼過尋人的傳單。這50個日夜裡,他們印刷發放了一萬八千份尋人啟事,光印刷的成本就花去約4000塊錢,酬謝金額也從2000元變到3000元再到5000元。

  李軍強和姐姐每天清晨5點多鐘騎車出門,有時深夜2點多才回家。一天只睡3個多小時,為了防止瞌睡,姐弟兩個午飯只吃一個燒餅,「吃的多了會想睡覺」,李軍強說,最過意不去的是,這樣騎車找人可苦了姐姐,跟著他像參加自行車比賽一樣滿城飛奔。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裡,李軍強居然把一輛自行車給騎壞了。

  姐姐多次暈倒在尋父路上

  沒有目標的到處尋找,唯一的線索就是一張父親的相片,想象一下在近40℃的高溫下,李軍強和姐姐李軍紅頂著烈日在南京城「大海撈人」的過程有多艱難。更艱難的是,為了可以走街串巷尋找,李軍強家裡有汽車不開,和姐姐兩個人騎自行車尋找。在尋人途中,每次得到一絲模糊線索的時候,李軍強和姐姐就會非常迫切地騎車前往,雙腳使勁地蹬!「深怕遲了一步,會失去父親的蹤跡。」

  這幾天南京天熱,姐姐李軍紅已經暈倒在尋父的路上多次了。姐姐暈倒了,李軍強就將姐姐抱到路邊陰涼地歇會兒,等姐姐醒了2人再上路。「不帶著她,她也會自己出門找,還是我倆在一起比較好,至少她暈倒了有我照顧著」。從昨天開始,李軍強和姐姐根據所掌握的信息分好工,一個在市區尋找,一個在六合尋找,分頭尋找父親。但對李軍強來說,他非常擔心找父親的同時,姐姐再次出現暈倒的現象。

  聽說父親「食草」悲痛欲絕

  在李軍強的意識中,父親是個斯文人,即使走失了也不會像其他流浪漢一樣討吃的求穿的。而父親的愛面子更讓李軍強覺得日夜不安,因為父親的老實,他才更擔心他被人欺負,更擔心他找不到吃的。李軍強說的沒錯,當他尋訪到大廠某小區的時候,小區門口大排檔的女老闆陳女士說告訴李軍強,幾天前李軍強的父親曾三次走到她的攤前詢問飯菜的價格,但都只是詢問價格而已,問完便離開了。李軍強在大廠畢窪路尋找的時候,曾有位計程車司機爆料,當天清晨5點他在路邊等客的時候,曾看見貌似李軍強父親的老人在路邊花壇里抓草吃,可惜司機只遠遠看著老人吃了草后消失在視線之外,並沒有上前詢問老人的情況。聽了司機的話,李軍強悲痛欲絕,得知父親仍活著的消息,但也知道了父親目前生存狀態是何等的可憐,身患重病卻只能抓草充饑。

  在這酷暑的夏季,父親睡在哪裡,吃些什麼,會不會中暑等問題都時刻縈繞在李軍強的腦海中,他是多麼希望可以早日得到父親的消息,在這嚴酷的夏日,哪怕就為父親遞上一瓶礦泉水,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父親走失以後,李軍強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夢見父親,「幻想父親穿著藍色的海軍服,乘著大卡車回到家來」。李軍強告訴記者,在夢中他不知道哭醒多少次了。他曾無數次想象父親歸來,然後他緊緊抱著父親痛哭的場景,可是夢醒了,現實還是依舊。但是即便如此,「我們也要堅持找下去,一定會有他的消息的,我們一定會堅持到找到他的那一天為止。」李軍強望著記者,堅定地說。

  本報記者 馮玲玲 張筠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6 21:0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