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倪萍畫日子》: 萬能的網友,請幫我找找這三位計程車司機! ...

作者:rongrongrong  於 2012-12-20 02:1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其它日誌

關鍵詞:, 計程車司機

萬能的網友,請幫我找找這三位計程車司機!

    真沒想到新畫發上網兩天,看的人就那麼多。誇獎的人多,要畫的人也多。我跟小倩說,想什麼辦法先把《倪萍畫日子》這本書里寫的那三個計程車司機找到?我當時給他們畫畫了,找到了好把畫送他們啊!小倩說:「發動網友人肉搜索啊!」啊?怎麼搜啊?大家幫我想想辦法!

 北京的爺

 

上了計程車我就跟師傅說:「前面紅綠燈往右拐。」說了三遍,師傅也沒應聲。

「師傅,你睡著了?」

「死了。」

媽呀,一具屍體拉著我滿街跑。

「在崑崙飯店這兒堵一上午了,這車就沒動乎,我都快睡著了。大街上跑的全是送禮的車。」

「快過年了嘛,可以理解。」

電話響了。

「眼珠子是擺設啊?沒看見水池子上有條帶魚?……怎麼不夠?剁五段,我吃兩段,兒子吃一段,頭尾你一收拾,燜上一鍋大米飯。……買什麼黃瓜,這幾天齁貴的!」

電話掛了。

「師傅,你愛人的電話吧?她也開車的?」

「全職太太。」

我倒吸了一口氣。做得起全職太太的,丈夫都是所謂的成功人士,至少一個人可以養活全家呀!

「那你一個人掙錢挺辛苦吧?一天在車上多久?」

「十二三個鐘頭吧。」

「哦,那不容易!」

電話又響了。

「二十八再買。……貴也得買啊,今年多買!那脆黃瓜一咬,滿車清香,想困都睡不著了!今年要是跟去年一樣再下雪,七八個鐘頭都到不了,多備上點兒,五斤差不多吧。……你願意吃柿子可以買倆,我不吃,齁酸的。……兒子吃黃瓜!」

電話又掛了。

「師傅,你這是要去哪兒啊?七八個小時?」

「內蒙,丈母娘家。哥們兒年年去,十六年了,一年也沒落下。」

「你對丈母娘不錯呀!」

「嘿,人家把閨女給咱了,一年就見這麼一回,還不麻利兒的!老太太好幾個閨女,就我們這麼遠。咳,老太太就喜歡我們家這位,打從小年老太太就盼,好吃的恨不能給我們留上一年。」

「也挺好,在內蒙過年比在北京有意思吧?」

「忒有意思了!那大鍋里煮一塊羊肉就夠全家十來口子吃的。」師傅雙手鬆開方向盤比劃著。天哪,比風擋玻璃還大,真誇張。

「那才叫吃肉呢!一天三頓酒,早起我丈母娘就把酒燙上了,喝得差不多了在熱炕上眯一覺,舒坦!逮空我就在院里點上掛鞭,噼里啪啦一響,熱鬧啊,旺興啊!

「沒事我就拉著老太太出去轉,一里的路我也開上車,顯擺呀!車不咋地,可那是村裡獨一份!見誰我丈母娘都叫停車,不管去哪兒都拉上人家一段,『坐坐北京的車啊』!

「有一回我拉上了八個人,跑了五里路都不知人家要上哪兒,反正就瞎跑唄!」

「那你得打表啊!」我逗師傅。

「這哪是咱北京人乾的事兒?得裝闊氣,北京爺嘛!」

「你丈母娘特為你驕傲吧?」

「不是我丈母娘驕傲,是我媳婦驕傲。嗬,那幾天對我那好啊,小眼都眯成一條縫了,扒都扒不開!」

「那在北京她對你不好啊?」

「必須好啊!只要我進了門,她就啥也不幹,全伺候我了。別看我在外頭是孫子,在家裡絕對爺!這不,買個菜都得問我。」

「那你老婆挺幸福的,這麼年輕就不工作了,全職太太。」

「行吧。我一天多干倆小時就讓她全職了。一女的起早貪黑的上什麼班啊,齁累的,還得管孩子學習。這全職太太多好啊,風吹不著,日晒不著的。」

電話又響了。

「就這麼點屁事,費多少電話錢,掛了!」師傅語氣很霸道。

「對媳婦夠橫的啊?」

「她沒啥事,就是想聽聽我聲兒,黏人!」

我半天無語,一直看著師傅的後腦勺,腦袋裡滿是膠。黏人,多幸福的一對兒啊!這不也沒比那些大企業家們差哪裡去嗎?不也是一言九鼎的老大嗎?這不也是家裡藏著個幸福的妻子嗎?不就是掙的錢小數點點得不在一個位置上嘛,重要嗎?不也是一日三餐嗎?不也得過年走親訪友嗎?

「師傅,你們家那條帶魚多大呀?還能剁出五段?」

「一看你就沒吃過帶魚!帶魚越小越好吃,那大帶魚肉都忒面。」

「你怎麼得吃兩段?一般是兒子多吃。」

「嘿,他們又不開車,我們家靠我掙錢呢!」

「那你一月能掙多少?」

「說實數說虛數?」

「當然實數了。」

「刨去交公司的,刨去油錢……

「再刨去三頓飯錢?」

「別價,我天天家裡吃,我媳婦頓頓給我做呢,那熱乎乎地吃上一碗,怎麼也比盒飯強!

我媳婦該怎麼論怎麼論,對我那是百分百!一星期飯不帶重樣的,就三頓面都不一樣,早上酸湯麵,中午抻面,晚上撈麵,那吃不夠啊!繞路我也頓頓回去,吃了飯順便看眼媳婦,這一天我舒坦,她也高興!人不就活這倆字嗎?」

有多少人真正明白活著就是「高興」這兩個字值錢?師傅算弄懂了嗎?

我快下車了,竟有些戀戀不捨,師傅的幸福很黏人。

師傅提前把計價器抬起來了,我說:「別,還得幾百米呢!」

「列印票忒慢,耽誤工夫。我這會兒還得上我媽那兒躺會兒。」

「累了吧?」

「不是。這不要上內蒙過年嗎,年前多去幾趟我媽那兒,老太太心裡不是舒坦點兒嘛!事兒多著呢,下午還得去稻香村買點心。跟你說吧,年年回內蒙,我這車都跟貨車似的,後備箱恨不得都蓋不上。」

「都拉什麼好貨啊?」

「二鍋頭、粉絲、醬雞架、烤鴨、排叉 .什麼都有,這不老太太看著高興嗎!」

高興。

回家我高興地畫了這幅畫。


 

黏嘴的蘋果

 

坐計程車去三里屯,車很乾凈,師傅很健談。

「一聽聲音就知道你是倪大姐。」師傅頭也沒回,話說得很肯定。

「聞著車裡的香味了吧?」

「嗯,聞著了。」我嘴裡應著,心裡想著別的事。

一個蘋果被師傅反手遞到我眼前:「正宗的『金元帥』!我們平谷就出兩樣好東西,五月份的大桃,十月份的『金元帥』。別看你是名人,你絕對沒吃過。」

我笑著接過來:「謝謝了,師傅。」

什麼蘋果我沒吃過?蘋果樹下長大的我!

師傅又說開了:「倪大姐你吃吧,絕對的好蘋果,甜得能把你嘴黏住。那果汁順著嗓子流下去,比喝蜂蜜美!」

我笑出了聲:「這麼好的蘋果,你們平谷怎麼不拿到城裡來賣呀?」

「還賣?開花那會兒就叫明白人包走了。我們吃的這都是有點小毛病的,就這還六塊一斤!今兒不買明兒就不見了的好東西,就那麼十幾棵樹。我們家買了一筐,我媳婦每天讓我帶倆上車。今兒早上我吃了一個,這個碰上你了,倪大姐有口福!」

媽呀,吃個蘋果,算有口福。

我舉著「聖果」回了家,進門把蘋果切成四瓣。「兒子,有什麼話快說啊,一會兒嘴巴黏住了!」

兒子問:「黏嘴幹嗎?」

「這個蘋果吃了之後想張嘴都張不開了。」

「那你先吃,省得你再問作業的事。」

媽、順子、兒子、我,四個人小心翼翼地吃著這四瓣黏嘴的蘋果。

只有媽捧場:「真是黏嘴!」

「姥姥,黏嘴你還說話?」

心裡被甜黏住了,一個蘋果甜了全家。

吃完了,兒子還要,當然沒有了。姥姥說:「明天買去。」

上哪兒買?有些東西你多有錢也買不到啊,可買不到的東西就值錢嗎?

什麼值錢?什麼不值錢?本來都是些小道理,可一說出來就成大道理了;而有些大道理,說著說著就變小了。

第二天蹭小劉的車回家,說起黏嘴的蘋果,小劉吃驚地看著我:「倪老師,你真夠幼稚的,膽兒也太大了!你也不認識人家,給你吃的你真敢吃啊?現在什麼人都有,你不怕……天哪!」

她那驚恐的眼神把我的心黏住了。

 

最遠的臘八粥

 

 

也許是都趕著回家喝臘八粥,所以路上的計程車特別少,好不容易等上一輛,人家說要回順義,沒辦法,只好繼續往前走。走了幾十米,那師傅又追上來,「你是電視台的倪萍大姐吧?上來吧,送你一趟!」

坐上車,師傅的話就沒停。

「我媽活著的時候可願意看你的節目了,我們家哥兒八個全都是你的粉絲。」

「哥兒八個?」

「還有倆姐,我是最小的。我五歲時父親就去世了,我媽愣是一人把我們都拉扯大了。」師傅高興地「痛說革命家史」。

「師傅,你家住順義?」

「我大哥住順義。」

「住你大哥家?」

「去喝臘八粥。」

「這麼遠,喝碗臘八粥?」

「嗯,這是我大哥特意給我熬的,年年這一天我都必須去。豆子、花生、棗什麼的,頭天晚上就泡上了,他熬的那臘八粥沒的說,每回我都喝上四五碗,就著我大哥自己腌的蘿蔔鹹菜,舒坦!」

「你大哥多大了?」

「七十一了。我爸沒了之後,我大哥就是一家之主啊,幫著我媽拉扯了九個兄弟姐妹,我們家絕對的老大!」

這麼遠,真是吃肥了走瘦了。「今天不拉活兒了,算是收工了吧?」

「收?喝了臘八粥得再回到城裡拉點兒錢,快過年了,活兒多。」

「年貨都辦齊了吧?」

「不辦年貨,今年在我二哥家過。我們是十家輪班,等輪到我家還有八年。」

「輪班?什麼叫輪班?」

「就是今年這九家都到二哥家,明年那九家都到三哥家,我媽活著的時候就這麼個規矩,這都快十年了,我就輪上過一回。」

「天哪,十家在一起過年,這得多少人啊?」

「加上第三代,幾十口子吧!」

「那麼多人,桌子得多大啊?」

「分好幾桌。有的家沒那麼多桌子,逮哪兒跟哪兒吃,熱鬧唄!」

「幾十口人的飯,那得做多少啊?光餃子就得煮不少鍋吧?」

師傅樂了,「甭說餃子,那年在我二姐家,臘八蒜這麼大一罈子都吃了個精光。為這我二姐後悔了一年,說該腌上兩罈子,過個年連個臘八蒜都沒讓兄弟們吃夠。」

「我五嫂的泡菜最拿手,窗外擺一溜,吃完了各家還拿走一罐。我七哥蘿蔔丸子一炸就是幾十斤,干吃、汆湯都絕對地道!我大哥最拿手的是豆腐箱子,二兩的豆腐塊兒,裡邊塞上餡兒,在鍋里一過油上色就撈出來燉上,那一絕!」

「你的拿手菜是啥?」

「輪上我家那一年,我媳婦正懷孕,見不得腥,我買的基本上都是半成品,到家一熱就能吃。咱不是開出租嗎,那時開車算掙得多的,咱也顯擺,愣是花了我半年的車費,高興!」

「這麼一大家人在一塊兒,也得有點小摩擦吧?」

「沒有,有我也看不見。過日子嘛,有摩擦你不把它當摩擦就沒有摩擦了。」師傅說話快,像繞口令一樣,可我聽得清清楚楚,這是生活的法寶啊,聰明加善良。

這是和諧的一家子好人。

「好人是互相影響的,我大哥就是最好的人!啥事都是他先吃虧,佔便宜的事讓給人家。我們家老房子拆遷,分了三套樓房,我大哥要了套最小的,他說算命的給他算過了,他住這套小的能長壽。誰知道真的假的,我大哥說啥兄弟幾個信啥。」

如今日子都比從前好了,兄弟間的這番情誼卻已經不多見了,多的是爭房子、搶地、分錢、上法庭、撕破臉……

師傅的電話響了,是大哥打來的,問八弟走到哪兒了。師傅說車上坐的是倪萍大姐,大哥還特意讓八弟向我問好。我說:「你告訴大哥,向大哥問好,向你們一家致敬!」

回到家,喝了母親熬的三碗臘八粥,畫了這幅畫。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1 13: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