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高曉松出事前風采照人 "三色別墅"盡顯書香門第(組圖) (轉載)

作者:rongrongrong  於 2011-5-19 02: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高曉松出事前風采照人 "三色別墅"盡顯書香門第(組圖)
  
高曉松出事前風采照人


  5月17日下午14時30分,高曉松酒駕案在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高曉松判處六個月拘役,罰款4000元人民幣。

  高曉松,著名音樂人,中國校園民謠的領軍人物,代表作《同桌的你》,不僅獲得1994年度幾乎所有流行音樂獎之最佳金曲和最佳作詞獎,而且被視為「整 整一代人青春無悔的歌唱」;自編自導的處女作《那時花開》廣受關注;2003年11月17日,在法國里昂舉行的第九屆亞洲文化電影節上,高曉松的第二部電 影作品《我心飛翔》獲最高獎。他的家在人們的想象中應該是充滿了青春浪漫的,事實上,當我們走進他家的時候,我們沒有意外。

  如果有人問,全中國理科成績最好的大學生都在哪裡?幾乎所有的人都會脫口而出二個字:「清華」。高曉松,國內著名的音樂人,就是在這裡出生、成長、受教育的。

  一路上和高曉松窮侃,得知他的外公外婆都是建國初期從德國回來報效祖國的專家學者,高曉松的父母親也都畢業於清華大學,高曉松的學生時代讀的是國內最好的中學—北京四中,1988年又順利考進了中國最好的大學—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

  
高曉松出事前風采照人


  這次約採訪的時候,他高興地說,「我明天去柏林!」我知道,那是因為他導演的第二部電影《我心飛翔》。見面採訪的那天,我問他到柏林都有什麼收穫, 「聊電影啊!在那裡參加論壇,收穫很大,我們不討論什麼政治美學,全討論怎麼拍好電影,像《指環王》的攝影、《教父》的錄音師都參加了,我們討論的全是藝 術的東西,特別快樂,就好像上大學讀研究生似的,每天晚上我跟著我的發行商到處獻媚去,到處『哈嘍哈嘍』,闡述我的電影觀,好在我的英文特好,他們介紹完 了我們就直接聊,挺好的。」

  高曉松(訂閱高曉松的新聞 高曉松的圖集 高曉松的明星村)家是那種二層的小樓,外表看起來很普通,面積也不是特大,但是特別安靜的小別墅,前後都帶著院子,前面的院子有棵大玉蘭,「是1986年 的時候我外婆去世那年我和外公一起搬回來種的,特好,這棵玉蘭開得特棒!旁邊那棵是石榴樹,棗樹在後面的院子里,每年都結好多果子。後院還有個爐子,秋天 的時候我會找一幫朋友聚聚,站著喝點酒吃點燒烤,特好!」

  
高曉松出事前風采照人


  或許是因為這種好心情,那天的拍攝進行得特別順利,甚至後來採訪完高曉松就走了,把我們「扔」在家裡自個兒折騰,當然,這是后話。

  「這是我親手種的爬山虎,特好活!」高曉松剛指著前後院之間類似葡萄藤一樣的東西介紹,突然心疼的撿起一塊東西,「我的匾啊!」仔細一瞧,上面寫著 「風行水上」四個有力的大字。「知識分子的家嘛,我的電影美術寫的,這塊匾本來是掛著的,都被風刮掉了!這是中式的風格,西式的就在那裡!」順著高曉松的 手指望去,是一個寫著「gao」的小牌。

  打開高家大門嚇了一跳,和前兩年完全不一樣了嘛!「嚇著了吧?去年弄的,我媽回國的時候先是說把房子打掃一下,後來一看覺得應該再裝修一下。我說那你 幫我塗了吧,就用紅黃藍這三種顏色,我是根本什麼都不懂,我媽是建築師啊!」說起這個,高曉松很得意地說, 「所有的顏色樓上樓下加起來才幾千塊錢,家裡的燈也都是我在北京買的,我覺得能看上的燈裡面最便宜的就是羊皮的了,一開始只買了一個,後來一想還不如都買 羊皮的呢!最後連燈帶塗牆亂七八糟加起來也就一兩萬塊錢。

  
高曉松出事前風采照人


  高曉松的家沒有什麼大的改動,「這地都沒動,從我生下來就是這樣紅色的,樓梯也一點都沒動,最大的原因就是這房子它不是我的,是我外公以前住的。」高 曉松說家裡唯一改變的就是樓上的衣帽間,原來是隔成兩個,一個是卧室的壁櫥,一個是書房的壁櫥,後來把它們打通改成衣帽間了。

  樓上書房有一個仿古的唱機,是高曉松從巴黎背回來的,帶有音響、CD、卡帶,「在法國覺得這東西真好啊,扛回來過海關的時候才發現這是中國產的!花了400多歐元,合4000多人民幣,交了幾百塊錢稅呢!」

  
高曉松出事前風采照人


  然後高曉松帶我們去看了他小時候住的屋子,就是工作間對面的小屋,令人驚訝的是房間的開關上居然還掛著我們小時候那種帶鈴聲的小掛件,「我在這兒覺得 挺好,有一個家,不僅僅是睡覺的地方,我也在這兒工作。我們家就我一個人在國內,老人的骨灰也在這兒,而且我是在這裡出生的,現在守著屋子盡點孝心挺好 的。」

  
高曉松出事前風采照人


  一樓的客廳里掛滿了高曉松媽媽的畫。我在心裡猜測這是一個怎樣的女人,幾種那樣不同的色彩裝修出來的房子,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幅畫!使得很普通的二層 樓,一下子變得神秘起來。屋子裡凡是覺得有點不一樣的東西,高曉松就說,「那也是我媽給我的,我這兒你只要看到一個東西,基本上都是我媽搞來的,我媽是一 個特有生活情趣的人,到60歲還愛得死去活來,永遠相信愛情。我是走向另一個極端的人,極度的不會弄這些事情。」

  
高曉松出事前風采照人


  連高曉松自己也不知道這房子多少年了,我們也在感慨,後邊的院子多好啊,這裡面多舒服啊,多安靜啊,出門就是操場,游泳館,「還有漂亮的女生,白髮的 先生。四周的鄰居,隨便踹開一家的門,裡面住的都是中國頂級的大知識分子,進去聊會兒天怎麼都長知識,梁思成林徽因就住我前面的院子。小時候有什麼問題家 里老人就寫一張字條說這問題你問誰誰誰?我找到人家家裡,打開字條一看,哦,你是那誰家的孩子,那你講吧,都是中國頭一把啊!」說起這些,高曉松的神情仿 佛回到童年,這才是真正的書香門第啊!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7 04: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