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免費培養三千六百窮孩子 執刀剪自立「理」天下 (轉載)

作者:rongrongrong  於 2011-2-27 11:5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免費培養三千六百窮孩子 執刀剪自立「理」天下
齊建東:一元理髮 免費收徒(圖)
作者:本報記者 汪宗禧
2011-02-27     天津網-數字報刊
攝影 胡鳳強

  ■ 好人語錄

  誰說我是個窮理髮的?我是不趁錢,可我免費培養了3600多徒弟呢,比孔老夫子的徒弟還多呢。三千多孩兒憑著我教的本事,打下了天下立下了家業,這是多大一筆財富呀。我的顧客都是窮人,理髮十幾年不漲價,一直是一元,是因為不能漲價,在老百姓身上摳錢,我會愧得慌。

  ■ 好人好事

  荒街因你而熱鬧

  蘆台鎮國家園街,一條老舊平房夾道的小街。窮街陋屋,本是輪鞅不至,閑鳥群居之地。自打街上兀地冒出一個喚作「意緣齊理髮機構」的門臉,街頭覓食的野鳥就再也不得安生了。先不說店主齊建東手藝如何了得,單說這理一回發只收一元錢,學理髮不收學費還好吃好喝地伺候著,這等好事就夠招人的了。你看那些理髮的、學理髮的,都是撩開了大步往門裡擠,荒街上因此熱鬧了幾分。

  上周末記者慕名造訪,但見這小街著實荒僻,除了齊建東的理髮機構,誰都不願把店鋪開在這裡的。街上行人,也多是奔著齊師傅來的。做生意的誰不想把店鋪開在商業旺地,可齊師傅的一元理髮店是為低收入百姓開的,而且還免費收留了大批寒門弟子。

  店裡沒個插腳的空,一排排腦袋等著齊建東修理,一隊隊徒弟圍著他學藝,哪裡還有接受採訪的工夫?齊師傅把記者讓到跟理髮店相連的學徒宿舍,一句「對不起」還沒落地,就操著刀剪直奔他的顧客和徒弟去了。居委會主任傅士勇翻開記錄本對記者說:「齊師傅開店20年,3600多個徒弟從他這裡出師立業,700多個徒弟做了理髮店老闆,也就是說,他免費為自己培養了幾千個競爭對手。他徒弟把理髮店開遍了蘆台、漢沽,開到了東北、海南全國各地,有的還把理髮店開到了歐洲、澳洲。哪一個徒弟都比他趁錢。可是你看他,還是樂顛顛地教著這些天南地北的徒弟,還是堅持理一次髮只收一塊錢。身邊能有他這樣的好人,真是我們社區之福,社會之福。」一位剛理完髮的老者湊過來對記者說:「我家離這店很遠,可我和老伴兒十幾年都沒去別的地方理過發。你看齊師傅給我理得多好,才收一塊錢。這麼多年別的店漲價漲了一輪又一輪,他這裡卻連一分錢都不漲。要是都像他這樣,這世道哪裡還有什麼通貨膨脹?」

  不忍在窮老百姓身上賺大錢

  午飯時分,齊師傅終於理完了那幾排顧客。記者問他:「收費這麼低,你一天得理多少顆腦袋,才能維持生計呢。」齊師傅說:「你看這些顧客,都是老主顧,幾乎都是中老年人,好多人家境貧寒,平時不捨得吃不捨得穿,我不好意思也不忍心漲價呀。我沒想過在窮老百姓身上賺大錢,夠老婆孩子和徒弟們吃喝,夠交房租就得了。」記者當下給他算了一筆賬:以一天至多理150人收入150元計算,除去房租水電等諸多雜費,餘利無多,如何能餵養妻兒徒弟十幾號人馬呢?齊師傅說:我是小本經營,房租低,消費少。「我做飯的手藝比理髮還好呢,他們的吃喝都是我操持,一個人一天五塊錢管保大傢伙吃飽喝足。」倒是有的顧客不忍心,總有人勸他:「你漲一倍才兩塊錢,這對顧客算不了什麼,可對你來講收入就翻番了,日子就不會過得這樣緊巴了。」齊師傅說:「不中,都是窮老百姓,一塊錢也是錢呀!」年前當地同行開大會,大家一致通過了把理髮費漲到15元的決議案,唯獨齊師傅綳著嘴不發一言。大家就過來勸他:「您看現今哪有不漲價的?師傅您也漲了吧,死咬著一塊錢活不下去呀。」齊師傅說:「我不反對你們漲價,可我不能漲。你們的顧客是潮人,我的顧客是窮人,我搶不了你們行市的。還是那話,在窮老百姓身上摳錢我臉上羞得慌,心裡愧得慌。」說罷便退會了。蘆漢一帶的理髮店主,十之八九都是齊師傅的徒弟,大家也只能任憑師傅執拗下去了。當然,只收一元理髮費是難活命,齊師傅也不是一頭撞在南牆上的死腦殼,他可練就了一手燙髮染髮的好手藝。這一塊收入比理髮高多了。可跟別處比起來,收費還是很低。齊師傅說:「咱不能利用年輕人的愛美之心宰人家呀!」

  齊師傅收留的數千徒弟,多是家庭破碎或家遭不幸者,幾乎都是苦孩子。能在師傅這裡抹去一把辛酸淚,能蒙師傅收留授藝,徒弟們心裡早就把師傅當作再生慈父了。這不,一個學徒過來給師傅幫腔了:「我在師傅這裡比在家裡好多了。師傅待我們比親爹媽還上心,想吃什麼師傅就做什麼。昨天我們就吃上了師傅做的肉絲麵。」師傅看著徒弟,眼圈有些紅了:「一碗肉絲麵算什麼?師傅不能給你們更多,只指望你們學好手藝,學會做人,將來干出點兒名堂,活出個人樣,也不枉師傅教你們一場。」

  三千弟子,理遍天下

  看著跟前這幫弟子,齊師傅眼裡滿是依戀:「過幾天我這撥兒孩子就該出師打天下了,一想到他們以後在外的日子心裡就揪得慌。」師傅沒有金銀盤纏給他們,只備好了一包刀剪,一堆叮囑,等著送他們上路。每一次送別師傅都是強忍眼淚,而徒弟卻免不了大哭一場:「師傅,我不想走,您就留下我吧。」師傅說:「跟著師傅有啥出息?快走吧,往後在外面出息了,別忘了告訴師傅一聲。」七裏海的一個男孩子在齊師傅這裡學了七個月,趕都趕不走。後來這孩子的父親從國外找到了這裡,想把兒子領去澳洲。這孩子死活不認爹,賴在師傅身上就是不走,「出了這裡我沒有爹媽沒有家,我哪裡都不去。」師傅怒了,大聲呵斥道:「他是你爹,就算有一千個不是也是你爹。你要是不走,我這裡也不容你。這麼好的機會,你出去給我好好乾,干不好別找我。」這孩子哭著走了,不久就從澳大利亞打來電話,說他靠著師傅教會的手藝,在那裡開了理髮店,「這裡理一個頭比咱那裡理一百個頭還掙錢呢,師傅你過來吧,咱爺倆一塊干。」師傅聽說后歡喜得淚都下來了:「好徒兒,師傅沒白疼你。師傅這裡還有一堆徒弟呢,師傅舍不下他們呀。」另一位女弟子在義大利開起了理髮店,三天兩頭打電話求師傅前去,「師傅您心疼天下,誰心疼您呀。您那個理髮店干一百年也掙不下一間房。來幫幫徒弟吧,徒弟保您過上好日子。」齊師傅也是凡人,女弟子的回報也確實讓人動心。可一想到遠離妻兒徒弟的日子,心腸就絞作一團。他對女弟子說:「師傅這輩子只求疼人,不求別人心疼。師傅這輩子實在是離不開這裡了。」一對外鄉來的男娃女娃,在師傅門下喜結連理,師傅送給兩人的賀禮,自然還是一包謀生的刀剪。可小兩口執著刀剪闖上街頭時,休說開店,連安放婚床的錢也沒有。師傅聽說了,不知從哪裡借來兩萬塊錢,立馬就送到了小兩口手裡。小兩口安了家,立了業,如今已住進鎮里最好的洋房。師傅很得意地說:「我這倆孩子,比我可闊多了。」話剛出口,齊師傅又面露憂戚:「這是我知道的。這麼多孩子撒在外頭,他們作過多少難,受過多少苦,是不會告訴師傅的。一想他們就心疼。」此時的齊建東,看那神色完全是一副慈父模樣了。給三千多個孩子做慈父,那是一份多大的牽掛,一份多大的福分呢?

  三千多個孩子還嫌不夠,齊師傅還想做更多孩子的慈父。徒弟們在外面有了出息,也把師傅的美名傳遍四方。如今來投奔師傅的孩子一年多過一年,好多都是家長送孩子過來。家長都是把孩子往齊師傅跟前一推,撂下一句「孩子跟了您俺放心」,拔腿就走。看那陣勢,師傅不收也得收,再難也得收。齊師傅說:「眼下就業多難呀!好多家境不好的孩子都想學手藝自己創業。只怪我沒能力收留更多。」記者看到,兩間學徒宿舍的床鋪都連成了一片,難怪齊師傅生出「安得廣廈千萬間」之嘆了。

  說話間一個背著行囊的女孩子登上門來,「您是齊師傅吧,我想跟您學理髮。」齊師傅說:「這行當可不是個好營生,你先在旁邊看看想想,學不學待會兒再定。」女孩子說:「我有個姐們兒就是在您這兒學的,她的理髮店生意好著呢。」齊師傅笑了:「看看我這些孩子多爭氣,又開了一家店,又給我拉來一個徒弟。」女孩子卸下行裝,一眼就盯上了滿地黑花花的頭髮,拿起掃帚就清掃起來。齊師傅對記者說:「這孩子肯定吃過不少苦,有心計,眼裡有活,我保證3個月就讓她出師開店。」於是就過去奪下女孩子的掃帚說:「餓了吧?先去吃飯吧。」看樣子齊師傅是收下這個徒弟了。那女孩沒去吃飯,卻跑出去買回來一串糖葫蘆送給師傅。記者問:「這是拜師的見面禮嗎?」女孩子臉羞得比糖葫蘆還紅,一直把糖葫蘆送到師傅唇邊。師傅接過糖葫蘆看了看,卻不捨得吃,又硬塞回給徒弟:「我怕酸,你自己吃了吧。」這樣的場面,在齊師傅的店裡幾乎天天上演。20年送往迎來,3600弟子執著師傅的刀剪行走江湖,也把師傅恩待天下的大襟大懷布遍四方。一個遠在海南的弟子來信說:「師傅,我從您那裡出來之後,才知道做個好人有多好。做好人不光是對別人好,也是對自己好。像您那樣,做個快樂的好人真好!」多好的師傅多好的人,你不只教會了幾千個苦孩子做人的本事,更教會了他們做人的道理。古往今來,各行各業都有自己敬奉的神,在徒兒們那裡,或許您齊師傅就是理髮行的那尊神了。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0 11:3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