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身騎白馬去台灣(國門重開見聞錄之白馬中原,十一,完)

作者:普通一丁  於 2010-7-6 04:2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4評論

關鍵詞:

身騎白馬台灣(國門重開見聞錄之白馬中原,十一,完)

  我寫「國門重開見聞錄」,寫改革開放開始才幾年的大陸,也寫一寫同時期到台灣的見聞所思,粗略比較同時期的兩岸。

  先說說我第一次來到台灣的時候,這個事實上的另一個中國已經戒嚴了三十七年,從淩晨十二點開始到天亮前,民衆不能外出,必須乖乖待在家中。

  此時的台灣距離文明世界還有一段路,除了執政的國民黨之外,不容許還有其他政黨活動;在政府部門、部隊、文教機構包括學校、國營企業內,都設有黨組織;全台灣只有三個電視台,都是政府的;報紙小心翼翼發表言論,當局嚴限紙張供應,報紙甚至圖書,使用超小號字,有害視力,年輕讀者也要手拿放大鏡來閲讀。

這一年是1986年,帶著找尋商機的目的,我第一次來到台灣。

這個時候,只有香港的中國人可以實現這樣的一日生活圈在北京吃過早飯,出發到機場,中午抵達香港,回到公司處理一些事情之後,再前往機場乘搭飛機到台灣,在台吃晚飯。

香港人到台灣,要到中華旅行社辦理入台證。

中華旅行社是台灣當局駐香港的機構,身分特殊,像九七回歸前的新華社香港分社那樣,掛的是旅行社招牌,總經理享有外交人員待遇。

以前在新華社香港分社裡頭找不到幾個記者,現在的中華旅行社仍然不設出售機票和組辦旅行團的業務。

即便香港回歸十多年後的今天,台港政府之間仍然沒有正式的往來,雙方之間的溝通往來就是通過這個中華旅行社。其總經理的繼任人,仍然必須獲得香港特區政府認可方能到香港赴任。

80年代中,香港人手拿的入台證,相等於進入大陸的回鄉證。

抵達台灣的當天,一如以前回到大陸,當天要到派出所報戶口大陸啓動了經濟改革開放政策之後,已取消了報戶口這些擾民做法,可是來到台灣,香港人仍須報戶口。

當我的台灣朋友陪著我到派出所報戶口去,櫃檯後的人也像以前大陸派出所的公安,板著面孔在一本大簿上填填寫寫。這個情景對我而言,很熟悉很熟悉。

我跟隨其他朋友稱這位朋友為趙大哥。在台北的第二天,趙大哥帶我到航空公司確認回程機票看來他和裡頭的一些人很熟,也可能是裝熟,爲了要圖個方便而裝熟。中華航空公司與當年的中國民航一樣,都是國營機構,辦事人員都是國家幹部,吃國家發的糧。

我在旁聽到,那人問趙大哥,是哪個單位的。那種用詞、那種口吻和聲調和大陸一模一樣。這個情景實在太熟悉,我在大陸曾經遇到過無數次這樣的情景。

趙大哥,祖籍湖南省,剛出生時,父母跟隨國民黨政府撤往台灣。

我是在香港認識趙大哥的,剛認識他的時候,他的胸前總是別著一枚青天白日徽章,他是忠誠的國民黨員。

看啦,國民黨和共產黨是否都是同一個阿媽生的?他們都是曾經接受過蘇聯調教的政黨。

這第一次到台灣,到的是台北。台北給我的印象就很中國,比大陸更中國大陸的中國在過去攙雜了蘇聯和東歐那味道,那些笨重、呆板,充滿壓迫感味道的建築物,北京的人民大會堂﹑歷史博物館就是個典型例子,總覺得跟北京古都格格不入。

台北充滿中國味,差不多每條主要街道都是以大陸的城市命名據説光復台灣的時候,自大陸來的中國官員把一張中國地圖覆蓋在台北市的街道圖上,為台北的街道重新命名,取消日據時代的日本路名。就是這些大陸城市的路名,就洋溢著濃濃的中國氣息。

台灣人日常生活中的説話用詞,禮貌周周,「謝謝、不謝、對不起」不絕於耳,直排的公文上繼續使用盡可能淺白的文言文,蓋上大紅色的方形圖章。

路上見到「國小」、「國中」,還有京劇仍稱國劇,中樂仍稱國樂,大陸所稱的普通話仍稱國語,香港的中文科在台灣仍稱爲國文科凡此種種,所傳達出來的傳統文化氣息,不但香港比不上,我所去過的大陸任何一個城市也比不上。

我發現台北那故宮博物院對珍貴文物的保護,就比同時期在大陸參觀過的博物館專業得多。展品在柔和的燈光照明下,放置於具有防潮裝置的超透明玻璃展台上,以不同的主題登場,向民衆公開展出。

而在北京的故宮博物院,實際上指的是紫禁城皇宮,並不展出寶物。當然有人會說,最好的都給國民黨拿走了。儘管不是最好的,留在大陸次好的還有不少,卻收起來,不向民衆開放展出,只有專家學者才看得到。

我並且來到台北忠烈祠,在成千上萬的靈位中找尋熟悉的名字。

日本有他們的忠烈祠,就是他們朝野每年必到的靖國神社,參拜他們為侵略鄰國而送命的軍人,以至被盟軍處死的戰犯。

台北忠烈祠供奉著為國捐軀的烈士靈位,這些先烈獲得英雄式的肯定﹐政府官員每年到此春秋二祭,緬懷先烈。

沉緬於鮮血寫成的近代中國歷史中,我不但找到了張自忠,還找到了吉星文。

我朝著面前眾多的靈位,包括了吉星文,以三個鞠躬致意。

吉星文,他在193777日蘆溝橋事變中的軍銜是團長,不畏懼強大的日軍進攻,率兵在蘆溝橋的一邊抵抗。

在八年抗戰中,吉星文倖存,和日軍在戰場上拚了不知多少遍,沒有死在日本人手中,卻於1958年金門炮戰中死於共產黨同胞的砲火下。

身在台灣,我還是那樣愛東張西望。那時候的台灣,我感受到緊張的政治氣氛,不過本地人早已習以為常。在公車上,舉頭看到的除了商品廣告之外,還有政府的通告:小心匪諜」四個大字最奪目。政府不斷提醒民眾如果發現嫌疑匪諜,要馬上向當局舉報。匪,不用我說,大家都明白指的是共匪。

台灣本地人對習以為常,我這外地人卻對身邊的事物充滿興趣。

在台北的街頭,經常可以看到頭戴鋼盔,身穿整齊軍服的憲兵,好幾個人成一直綫,操著整齊的步伐,靠邊走在馬路上,他們協助警察維持街頭治安。

憲兵們步姿像上鏈條的木偶,不緩不急地向前走,他們面向前方,眼睛卻不住地左右掃視。憲兵們的形象很好,一絲不苟,給我留下深刻和良好的印象。

他們和我在大陸街頭經常遇到的解放軍很不同。解放軍軍服骯髒,領上的風紀扣沒扣好,軍帽斜戴,腳踏一雙鋪滿塵土的鞋子,衣冠不整,甚至手執菜籃子或剛自商店購買的東西。

留在台北,幾天之後我乘坐長途夜車到高雄,就像坐飛機那樣,比躺在經濟客位更舒服,座位還要寬敞年輕的女車長以溫柔友善的態度為旅客服務。對我來說,全屬新鮮事物。

到高雄去,是因為趙大哥要回家。

趙家陳設很簡單,趙大哥不是有錢人家。那個晚上我住進趙家。

清早起床,我跑到外面,才感到地道的台灣味,這還不是台灣的南部呢。

在高雄乘坐飛機回香港,鄰座是一位老人。聊起來,他和好幾個人一起到香港,目的是前往大陸,不過,他們必須在香港逗留好幾天,到中國旅行社辦理手續,偷偷摸摸進入大陸,返台之後不能讓政府知道。

蔣經國是於1987年年底才正式讓老兵實現回家的夢,可是我身旁的這幾個人在這前一年,已經迫不及待了。

回香港後,我瞎打瞎撞了一段日子,公私兩忙,生活漸趨穩定,開始有時間思考,回顧多年以來所走過的路。

許多年來,現實的香港人愛嘲笑台灣中共站穩腳跟之後,逐漸強大,尤其是擺脫文革魔障,台灣必死無疑。

我思索台灣的不同方面,看國民黨從積極備戰反攻大陸到勵精圖治立足台灣搞建設,看台灣的經濟與文化的成就,政府能夠銳意與民休養生息,走出民生困局,甚至在蒙受到好幾個多年來被視爲堅定的盟友背叛之後,能夠沉得住氣,依靠打拚精神,經濟民生繼續發展。

我敬佩80年代以前的台灣人,不管他們怎樣的政治取態,他們充滿憂患意識,在80年代初就已經積累到全世界最多的外匯儲備,使人艷羨。

他們處於困境逆境,奮鬥不息,就比香港人強得多。香港人靠的少不了利用大陸的困境,歷史説明了這樣一個事實「大陸不好,香港好;大陸好,香港就不好」

在過去,我很排斥台灣,雖然我不是接受了大陸宣傳,說什麽台灣同胞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

經過思考,我改變了我對台灣的看法,也改變了我對職業的態度。

我要爭取在現職休養生息,就像國民黨政府跑到台灣之後那樣,初始積極備戰反攻大陸,終於丟棄幻想,腳踏實地搞好經濟建設,立足台灣休養生息

先能守得住才可以有機會發展,這是修養生息之道。我重新規劃我未來的人生。

特別是我想到,我最重要的是兩個孩子的將來,時不我待,我應該多花時間陪伴她們成長,親子之間的感情是陪伴出來的。

過去我曾認爲,男人之所以為男人,在於擁有建功立業的大夢,尤其是已過三十,趨近四十之時,這更是個四十歲之夢。

過去我追求成功,那成功的定義單指事業,要建功立業

從那時候開始,我才發現,所謂成功,應該要有一個全面的概念。成功除了事業以外,還包括健康、朋友關係,更重要和最重要的還是家庭。

  雖然在北京結交了好幾個好朋友,這些朋友總不能替代家人,我要做戀家的男人。

  「國門重開見聞錄」記錄的不單是我當年的所見所聞,以寫台灣作爲結束篇,更記錄了個人心路歷程,在我透露了,我發現了,我是個戀家的男人。

視頻説明: 「身騎白馬」本是台灣家喻戶曉的歌仔戲,一個很嫌老土的劇目。 「我身騎白馬走三關,改換素衣回中原放下西涼無人管,一心只想王寶釧。」這個七字調屬古詞,作者佚名,說的是這個民間傳説:薛平貴與王寶釧結爲夫婦,隨即分隔二地,薛平貴從軍駐守邊疆十八載不回家,王寶釧苦守寒窯十八年而不改志節;當平貴得知寶釧遭逢不幸,立即脫下戰袍改換衣裝,打馬走三關,只為趕回中原的老家見寶釧故事中薛平貴算不算戀家的男人?2008年,一個很有天分的女孩子徐佳瑩在這首「我身騎白馬-抒情版」融入了現代流行音樂元素,在中視「超級星光大道」節目中唱出,以25分滿分成爲總冠軍,也就是台版超女。

再聼一遍,徐佳瑩獲獎之後在音樂市場上的另一個視頻: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4 個評論)

回復 瓊台鶴 2010-7-6 04:40
「從那時候開始,我才發現,所謂成功,應該要有一個全面的概念。成功除了事業以外,還包括健康、朋友關係,更重要和最重要的還是家庭。」
一丁兄總結得好~
回復 nancyzhang 2010-7-6 06:32
跟著開眼界。。interesting
回復 kala2009 2010-7-6 10:04
個人對歷史的記錄,很有價值。謝謝分享。
回復 xqw63 2010-7-6 12:16
老兄是個實在人,寫出的東西非常有閱讀性,對生活的體驗也是咱應該借鑒的
謝謝
回復 yulinw 2010-7-6 18:22
做個戀家的人~~~
回復 普通一丁 2010-7-6 21:16
kala2009: 個人對歷史的記錄,很有價值。謝謝分享。
承蒙賜閲,寫的時候,沒想到是對歷史的記錄,只想到把個人的回憶記錄下來而已。
兄台擡舉了我,讓我羞愧。
回復 普通一丁 2010-7-6 21:17
yulinw: 做個戀家的人~~~
玉玲(?)你一直是我的忠實讀者,謝謝!
回復 kala2009 2010-7-7 00:48
普通一丁: 承蒙賜閲,寫的時候,沒想到是對歷史的記錄,只想到把個人的回憶記錄下來而已。
兄台擡舉了我,讓我羞愧。
您是長輩,向您致敬!
回復 stellazhu111 2010-7-7 03:19
收到!
回復 nierdaye 2010-7-7 07:30
致敬致敬.
回復 yulinw 2010-7-7 13:55
普通一丁: 玉玲(?)你一直是我的忠實讀者,謝謝!
你老是個實誠人~~雨林
回復 普通一丁 2010-7-7 18:05
kala2009: 您是長輩,向您致敬!
互相學習!
回復 宜修 2010-7-7 22:12
kala2009: 個人對歷史的記錄,很有價值。謝謝分享。
非常同意!
回復 HappyUSANA 2010-7-9 13:14
所以只攻擊大陸做法的人並不知道以前的台灣如何。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4 01:0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