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人群沉默凝視著我這個外星人(香港仔1969年初返大陸之九)

作者:普通一丁  於 2009-5-18 19:5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18評論

關鍵詞:

人群沉默凝視著我這個外星人(香港仔1969年初返大陸之九)

在離開廣州的前夕,有半天沒有任何安排,好讓團友們處理自己的事務,特別是與親友相聚。

在這個下午,我跟隨父親的朋友關騰叔去探訪他的親友。

這戶人家位於一條小巷內。走進小巷,沿途所見,許多戶都敞開大門,好像故意讓別人能夠看到屋內,而毛澤東像或他的半身石膏像差不多是家家戶戶迎著大門的標準擺設品。

來到關騰叔的朋友家,屋內只有極其簡單的木傢具,都很粗糙,這些傢具看來使用已久,變得黑黃,屋內最亮麗的仍然是毛澤東右手伸向前方的石膏像,像我剛才沿途所見,擺放在進門口顯眼之處。

關騰叔和他的朋友之間說話很輕聲、很客套、很謹慎,不像老友重逢。是否由於我這個陌生人在旁?他們不會在乎我這個不懂事的小子。我估計,即使我不在旁,他們也是如此。

這個晚上,關騰叔很照顧我,因爲我還是第一次出門來到廣州嘛,他帶我再來到鬧市中心逛一逛,不經意地走進位於西堤二馬路的廣州文化公園。

這廣州文化公園不但與南方大廈只有一街之隔,前兩天我們也曾參觀過位於其中的水族館。

公園漆黑一片,但人很擠,地上到處都坐滿了人。

公園中有一個露天舞台,舞台前的人更多,水洩不通,插針不下。

舞台上正演出革命樣板戲,是從京劇改編成的粵劇我已記不起當時演出的是哪個劇目,反正不是「紅燈記」、「沙家,就是「智取威虎山」。

演員以粵語唱京曲﹐變得怪怪的舞台前是數不盡的觀眾,有的表情呆滯地觀看,有的低垂著頭,有的閉目養神,有的眼看遠方,焦點落在不明的角落。

當我們這幾個香港同胞來到燈光稍亮處,觀衆中有人發現了我們。越來越多的目光陸續移到我們身上,沉默地看著我們

這幾天,除了華僑大廈門外,除了參觀的工廠、公社之外,我們所到之處,特別是廣州烈士陵園、農講所,還有戲院,下車和登車時,遊覽時,總跟著上百的人群,人雖多,但鴉雀無聲。

人群很沉默,臉上沒有哀、沒有樂,沒有一絲表情。我不知道團友們有何感覺,人群並非只打量我,但我仍感到渾身不舒服,不想讓人家有如看外星人般細意打量。

我們的衣裝其實並不突出,大家都穿得很簡樸在出發前,組織者曾多次叮囑,不要穿奇裝異服大家身上的衣服都是自國貨公司買來的,與旅途中遇到的所有人一樣,胸前都戴著毛主席像章,人家的像章比我們戴的還要大。

人群顯然不是看我們的奇裝異服,只因爲我們是從外邊來的香港同胞。

前一兩天,中旅社的女導遊已經帶我們匆匆參觀過這文化公園的其中一角,那是一個水族館,展出不少的水產標本。

據介紹,那水族館展示了社會主義建設的成就,漁民翻身得解放,漁業得以豐收,可以展出那麽多的水產標本。

參觀的時候,除了我們這個香港同胞學習團之外﹐館內還擠滿了國內觀眾,他們似乎也是被組織來參觀。

國內觀衆的興趣不在魚﹐而在我們這個學習團。觀衆們凝視著我們﹐而我也看著人家。

這個印象非常深刻,距今四十年也忘不了。

改革開放以來,只要有人的地方,都會人聲混雜,但此行無論在火車站前站內,以至在大街上,就像在這個水族館內,人雖多,但仍然非常沉寂,沒有亂哄哄的感覺,只有講解員的聲音。

大家同屬中國人,但彼此無言,互相沉默面對。那場景很觸動我,從那一刻開始,銘刻在我腦海中。

這是中國人之間的一道鴻溝。

1969年春,中國分裂了二十年。

那時候,隔著台灣海峽,中國人不但已經分成了大陸人和台灣人,隔著深圳河,也分成了大陸人和香港人。

圍觀香港同胞的人群當中包括中年人、老年人,他們都是自舊社會過來的。被圍觀的香港同胞當中,有中年人、老年人,也是舊社會的人。

隨著時光推移,政治制度不同,把中國切割成爲不同的社會,文化、思想習慣,以至文字和用詞的差別也越來越大越明顯,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在不同的中國人社會出生與成長,中國人之間的鴻溝也越來越濶。

  大陸同胞曾經把香港同胞作為外星人來看,香港的年輕人也曾經視大陸為月球。

  同樣是中國人,被切割成為大陸人、台灣人、香港人,分成你們、我們、他們。

  上海人、北京人、廣東人、四川人,屬於同一個意義,但是大陸人、台灣人、香港人,則有著另外的含義。

  什麽時候,我們中國人才不會問你是大陸人、台灣人、香港人?

3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8 個評論)

回復 伊蘭泓 2009-5-18 20:53
再生疏,也是一家人!很感人的文章。
回復 marnifan 2009-5-19 00:28
什麼時候整個世界不用再問你是美國人, 法國人, 中國人...?
回復 buweizhai 2009-5-19 00:34
當年住大院的時候,一到夏天家家門戶開放。夏秋如果天氣好,照開不誤。大院里的人相處的很親切熱鬧。雖然也有吵架的,極少。

後來改革開放了,住樓房了,也就住進了班房,門上鎖,窗上網。一天到晚無人訪。都疏遠了。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5-19 00:47
marnifan: 什麼時候整個世界不用再問你是美國人, 法國人, 中國人...?
那是一個夢,將是大同世界嘍。
我想先作一個中國夢。
回復 marnifan 2009-5-19 00:51
普通一丁: 那是一個夢,將是大同世界嘍。
我想先作一個中國夢。
是啊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5-19 00:55
伊蘭泓: 再生疏,也是一家人!很感人的文章。
多些交流肯定是好的,儘管是看電視劇、電影、小説,這些軟性的東西,也有助於彼此熟悉對方,有助於逐漸的明白對方。
我是看港劇大的,我少看,卻鼓勵大陸朋友、台灣朋友看,而我自己對大陸劇台劇的興趣遠遠超過港劇,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5-19 01:06
buweizhai: 當年住大院的時候,一到夏天家家門戶開放。夏秋如果天氣好,照開不誤。大院里的人相處的很親切熱鬧。雖然也有吵架的,極少。

後來改革開放了,住樓房了,也就住
我也發現這樣的一個現象。
改革開放之前,我經常回到國內旅遊,那時候已經來到文革的後期,政策也開始寬鬆,香港同胞開始可以回到國內作個人遊,但其極地是廣東肇慶而已。
改革開放之後,尤其是工作關係,經常跑廣州。
兩個時期比較,我強烈感到,改革開放之後的那兩三年,廣州街頭到處都可以聽到人們吵架,公車售票員跟乘客吵架,乘客之間吵架,百貨店服務員跟顧客吵架,路上行人不明不白的吵架,飯店的服務員之間也在香港同胞面前吵架。
一次,我和一群外商來到廣州東方賓館,租了一個特大房間,雙方談判一宗大買賣,中方人員在談判中自己吵起來。我覺得特丟臉,如果地上有個洞,我恨不得鑽進去。
我想,會不會由於文革那十年,實在太壓抑了,文革結束,人們以吵架來宣洩情緒?
回復 窩頭 2009-5-19 02:39
我想告訴你的,你已經寫出來了,就是眼光.這種眼光是社會主義國家熏陶出來的人特有的.我想說的就是在東歐匈牙利,1999年我去匈牙利.在這個陌生的城市我感到非常熟悉,一下子有說不出個所以然,直到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才突然醒悟過來!眼光--就是那眼光,眼神,太熟悉了.一雙雙警惕的眼光.親不親階級分的眼光!懷疑一切的眼光.你這輩子是不會有這種眼光了,因為你缺乏黨文化的熏陶.
回復 tree24405 2009-5-19 02:48
窩頭: 我想告訴你的,你已經寫出來了,就是眼光.這種眼光是社會主義國家熏陶出來的人特有的.我想說的就是在東歐匈牙利,1999年我去匈牙利.在這個陌生的城市我感到非常熟悉
很有可能。那是個又警惕又壓抑的畸形時代。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5-19 03:01
窩頭: 我想告訴你的,你已經寫出來了,就是眼光.這種眼光是社會主義國家熏陶出來的人特有的.我想說的就是在東歐匈牙利,1999年我去匈牙利.在這個陌生的城市我感到非常熟悉
1991年的夏天,東歐變天之後的一兩年,我和一位新加坡朋友到匈牙利、波蘭找尋商機,我們走在街上,我也有類似的感覺,但不以爲意,只以爲東歐人們少見來自亞洲的華人而已。
特別是有一天,那是個禮拜天,我們在華沙的酒店參加一天遊,來到一個導遊說的名勝地方,那是個位於華沙城外好兩三個小時車程的小鎮,那裡有教堂,有市集,我們這十個八個乘坐麵包車來的遊客下車之後,竟然萬人空巷圍看我們,同樣,人很多,但寂靜無聲。
不過,那感覺跟我當年在國內不一樣。在國內遇到這種情況,我感到悲傷,在波蘭,哈哈,你看我,我也看你嘍。這是一個民族感情的距離問題,我們中國人本來就是一起的,我跟波蘭人本來就是距離很遠很遠的。
回復 窩頭 2009-5-19 03:23
你的這種感覺是很正常的,咱倆在東歐的感覺不一樣的原因就是:你從沒受過共產主義的教育.假如你從小唱著國際歌長大,那麼你在國內和東歐跟我們社會主義大家庭就是一家人了,你知道嗎-----無產階級是沒有國界的.你不屬於無產階級,當然有國界和國家的劃分了.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5-19 03:28
窩頭: 你的這種感覺是很正常的,咱倆在東歐的感覺不一樣的原因就是:你從沒受過共產主義的教育.假如你從小唱著國際歌長大,那麼你在國內和東歐跟我們社會主義大家庭就是一
我的天啊窩頭,我跟你還是有分別的啊。我不想啊。
回復 伊蘭泓 2009-5-19 03:41
普通一丁: 多些交流肯定是好的,儘管是看電視劇、電影、小説,這些軟性的東西,也有助於彼此熟悉對方,有助於逐漸的明白對方。
我是看港劇大的,我少看,卻鼓勵大陸朋友、
不瞞你說,我從來就只喜歡看大陸的,離我的生活更近些!
回復 窩頭 2009-5-19 03:44
俺是討論那時候的感覺.不是現在啊兄弟.但是黨文化教育潛移默化的影響是很深的,我雖然一直努力消除它的影響,受洗成為基督徒,但不可否認,它的影響依然存在.俺只能禱告上帝----千萬別遺傳啊.
俺實實在在嫉妒你沒有受到影響.羨慕你啊兄弟.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5-19 05:23
窩頭: 俺是討論那時候的感覺.不是現在啊兄弟.但是黨文化教育潛移默化的影響是很深的,我雖然一直努力消除它的影響,受洗成為基督徒,但不可否認,它的影響依然存在.俺只能
誰沒有接受這種那種外在的影響?台灣同胞過去接受反共教育,香港同胞接受殖民地教育,甚至我的一位來自澳門的朋友,也覺得葡萄牙是一個很好的國家,他是退休公務員,定居多倫多之後仍然吃長糧,定期到葡萄牙領事館報到,對中國很疏離。
我想,最最重要的還是要激活我們的中國心,互相包容、接納,磨合的過程中總會有令人不快的事情發生。現在海峽兩岸三地,如果港澳當作一個地區,分得很清楚,將來會逐漸的模糊,以至無分彼此,這應該是我們的夢想。
也所以,我不贊成一國兩制。
回復 來美六十年 2009-5-19 10:42
小弟於一九八零年回國探親,被稱為 "外國人".
回復 紅妹子 2009-5-19 21:42
理解普通一丁,我們都是一家人;你不覺得如今的港人在內地很受歡迎嗎,其實人們更貼近與你們,從以前對你們的神秘逐漸踏入香港探索旅遊,表達國人對香港同胞的熱忱與友善。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5-19 23:37
紅妹子: 理解普通一丁,我們都是一家人;你不覺得如今的港人在內地很受歡迎嗎,其實人們更貼近與你們,從以前對你們的神秘逐漸踏入香港探索旅遊,表達國人對香港同胞的熱
這就是磨合吧,通過更多的接觸和諒解,將來總有一天會融合為一,不分彼此。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6 08:5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