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華界的晚上塑造我的思想(走進九龍城寨之四)

作者:普通一丁  於 2009-3-7 17:0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17評論

關鍵詞:

華界的晚上塑造我的思想(走進九龍城寨之四)

鳥瞰清拆之前的城寨。

 70年代初,我們這個小小圈子的人對香港以外的世界,既沒有深刻的認識也沒有切身的體會。

  此時,中華大地上的文化大革命仍在進行中,海外不少人,尤其是左傾的海外華人,爲文革出現的新鮮事物而高興,卻不知道這是一場內戰,它的破壞程度遠遠超過日本侵華戰爭,為日後帶來道德淪喪。

  此時,蘇聯陳兵百萬於中蘇、中蒙邊境,世界上兩個共產主義巨人隨時打起來,蘇聯紅軍的坦克部隊時刻候命自蒙古草原出發直搗北京中南海。

  此時,美國和北越雙方仍然鏖戰於印支半島,儘管美國取勝的機會開始顯得渺茫,但是這個資本主義世界盟主仍然擁有共產主義世界以外的影響力,到處插手別國事務,美國正積極鞏固其霸權地位。

  此時,美蘇冷戰仍然持續,資本主義陣營和社會主義陣營壁壘分明,還不知道究竟是誰戰勝誰,蘇聯這個紅色帝國仍然是一個可以讓美國行事必須三思的力量。

  此時我在「華界」的許多個聊大天直到眼睛終於睜不開的晚上,開始矇矓地感受到這是一個紛紛擾擾的世界。

  此時我們的話題很豐富,對我以後的思想發展很有影響。

歐洲共產主義

首先是接觸到歐洲共產主義思想。共產主義原來也可以是有人情味、承認人性的,特別是義大利和法國共產黨,染上了南歐拉丁民族的浪漫色彩,重新撿回了人的臉孔,與蘇共和中共截然不同。

 變革的目的是取代,而改善的目的是維護。當時歐洲共產主義的方向,選擇了後者,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爲了保持共產主義而不墜,不得已而為之,蘇聯和東歐各國的共產黨專政實在太不得人心了,人們對共產黨敬而遠之。

  西歐的共產黨人,尤其是法國和義大利共產黨,不得不改掛起另一張臉孔,可是人們仍然不相信他們,認爲他們以溫和的臉孔示人、以人情味對人,仍然是欺騙世人,這些所謂Communism with a human face和堅持暴力革命、一黨專政的蘇聯共產黨,仍然屬於同一樣貨色。

  蘇聯和東歐的共產黨則猛烈攻擊歐洲共產主義,指他們背叛革命、馬列主義叛徒、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分裂勢力。

  對一般人來説,不論什麽名堂的共產主義,反正共產主義就是一個貶詞,等同於法西斯專政。

朋友們關於歐洲共產主義的討論,使我開始質疑中共的所作所為。蘇聯大軍壓境,我自然對其反感,但中共蘇共皆強調黨性,埋沒人性。

多次結伴回到內地旅遊探親,我們知道原來一對夫婦不能計較個人需要,為了服從國家利益,在天南地北兩個不同的地方工作很平常。我們也讀馬克思的著作,發現馬克思主義是人道的,怎麽在中國卻變成這樣?

當時從中共的報刊中看不到有關歐洲共產主義的信息,大概也懶得批判吧,中共的理論家們乾脆認爲這不過是修正主義的其中一種。

一般香港人認爲,由於權力鬥爭,毛澤東發動文革打倒劉少奇,比較有點理論水平的能說得出文革的目的是反對修正主義,而修正主義是不極端的共產主義;歐洲共產主義是什麽,香港的社會大衆,包括知識界,既沒有興趣,更不曾聽聞過。

解放神學

神學五花八門,我首先接觸到的卻是解放神學,這也是從「華界」這群朋友中接觸到的。

 「願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耶穌基督出身寒微,和窮苦人生活在一起,和他們共度困苦,是為了要在地上實現主禱文中所述天上的國。

因此基督信仰本來也是西方民主的基石。

因此,要是耶穌基督在世,祂也會和被壓迫人民一起,藏身山區打擊,試圖用槍桿子與美國支持的軍閥對抗,推動社會進步,在地上實現天國。

  在這之前,教會給我的印象是追求來生,在現實的世界只作施捨救濟、辦學辦醫院,甚至更有宗教界認爲末日將臨,不值得爭取這個世界的進步。

  近代思潮,除了馬克思主義之外,可以說是從黑格爾開始。黑格爾認爲,從山岡上看歷史,歷史像一條河。黑格爾解釋人與歷史的關係,歷史的過程就是人的成熟過程;人已經不是幼年期,人已經到達成熟階段,成熟的人可以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

  聖經是故事,神學則是理論。聖經中記載摩西的事跡,摩西是當時的人民大救星,他帶領上帝所挑選的以色列人,也就是被壓迫人民,出埃及,赴迦南,迦南就是大同世界。

  1965年梵蒂岡教廷召開的第二次大公會議,對天主教會產生很大的影響,它為教會指出新路向,要積極參與社會事務。而解放神學、發展神學、黑人神學,以至暴力神學等等此時出現,也活躍了神學家的頭腦。

  解放神學的支持者認爲上帝並不遙遠,上帝代表著公義、正直,因爲個人得救並不足夠,上帝也參與歷史的活動,跟隨上帝,則是整體的救恩,所以解放神學的支持者很重視聖經中出埃及記的這章。

  解放神學的支持者也把他們所相信的實踐於當時的香港。他們認爲社會事務,包括房屋、教育、醫療,或什麽其他當時困擾香港社會的問題,每個人都有參與的權利和責任;許多人沒有這種醒覺,促使他們醒覺,就是一種解放。

  落實到日常生活,協助弱智者學習,協助他們提高智能,是一種解放;年輕人在就業方面把持不定、頻繁轉業,協助他們立定主意,是一種解放;年輕人想結婚,為大排筵席而傷透腦筋,協助他們擺脫世俗,旅遊結婚,也是一種解放。

  1965年的第二次大公會議,要求教會不但要積極參與社會事務,也要參與政治事務。在這次會議中,肯定了資本主義不適合今天的世界,很明顯,在教皇的通論下,對各地的天主教會的影響很大,而教庭以外的基督教會,在神學理論的體制上,也認同應該站在窮人與受壓迫者的一邊。

  在香港,一些天主教會和基督教會開始積極擔負起社區責任,和社會大衆一起,分擔改革的角色,不再只濟貧辦學,他們積極關心社會,開始提供各類社會服務,參與社會改革;例如出現了為弱勢社群説話的天主教義和平委員會,關工人權益的基督教工業委員會、天主教勞資關係協會,還有一些教會背景的地區性職工中心,再不是所有教會都拉人家信教。

  解放神學很合我的口味。要成爲基督徒,在飽受貧窮戰亂、天災人禍蹂躪的非洲大陸,人群在廢墟或荒野上,可以不架起十字架也可以祈禱,不一定要到高大的十字架面前,坐在設備豪華環境舒適的教堂內,才是基督徒。

  60年代末到70年代中期的南美洲神職人員,在苦難中他們傾向解放神學,視基督為窮苦人的領袖,也就不足爲奇了。他們拿起槍支,跑進山區跟軍閥政權打遊擊戰,不是只有他們才是基督徒,在建制之下、有行政架構的,也是基督徒。

  南美洲的神職人員拿起槍,跑進山區跟軍閥進行武裝鬥爭。這給我很深刻的印象,促使我日後成爲基督徒。

哲古華拉與阿連諾,還有越戰

先說越戰。從小我愛看報紙,不看報紙過不了日子。關心時事,使我的正義感萌芽。自60年代末開始,越戰的消息經常成為報紙頭條。

越共是以五十條卑賤的生命來換取一條美軍寶貴的生命,為了維護民族尊嚴,青少年不惜以年輕的生命拿起槍,到南方去趕走自萬里而來的美軍。許多年輕人沒開一槍,就已經葬身於B-52轟炸機的猛烈轟炸,在鋪天蓋地而來的汽油醬彈造成的火海中變成焦炭。

我同情越共,他們跟幾十萬武器精良的美軍作戰。聖經中找不到民族尊嚴這回事,可現實生活中卻有強國欺凌弱國這事實。這決非基督徒一句民攻打民、國攻打國,就可以把民族尊嚴,強國欺凌弱國的羞辱模糊掉。

越共藏身地道中,幾天幾夜不出來,動也不動,吃很少、喝很少,吃、喝、睡、拉都伏在同一位置,只為了不讓敵人發現,只為了要爭取越南民族的尊嚴。他們伺機伏擊吃飽穿好、輪流遊埠度假鬆弛神經、可口可樂萬寶路香煙無限量供應的美國兵。

越共的故事感動了我,他們前仆後繼要到南方去打美國佬,不能簡單解釋為共產黨成功洗腦。

我敬佩他們,敬佩他們超人的意志。於是,當北越坦克開進西貢總統府的時候,我和幾個「華界」朋友破例到外邊喝啤酒慶祝。

現在要說我們更經常談論的哲古華拉(Che Guevara)。他是古巴革命的第二號人物,我們視他為大英雄,而後來竟然出現另一位大英雄,他是智利的民選總統阿連諾(Aleno)

  1959年古巴爆發革命﹐趕走美國佬。哲古華拉學金融出身,不當副總統,總可以坐上財政部長這個高職位,他卻跑去美國視為後院的南美洲,和其他國家的游擊隊一起打游擊,繼續革命,試圖擺脫美國的控制。哲古華拉結果於1967年受到美國派出的特種部隊伏擊,兩天後被處死於玻利維亞叢林內。許多人都很熟悉哲古華拉的事跡,我也不擬在此重述。

  哲古華拉遇害的時候,我們仍然傻乎乎在學校讀書,但是美國再以卑鄙的手段製造另一位英雄,我們隔著大洋,卻有如親自目睹。

阿連諾獲得智利國民以高票選出來當總統,以和平手段推翻美國支持的軍閥政府,這損害美國的國家利益。1973年,中央情報局策動右翼軍人政變,坦克部隊團團包圍總統府,猛烈炮轟總統府。

阿連諾拒絕投降,親自手執輕機關槍還火,坦克把總統府轟成廢墟,阿連諾和他的理想一起埋葬在瓦礫中,死時在鼻樑上仍然架著一副鏡片厚厚的學者型眼鏡。

政變後,軍政府索性把總統府夷爲平地,讓這個實體的歷史遺跡消失無蹤。

哲古華拉和阿連諾兩人的事跡深嵌我腦海中,直到今天。

美日勾結,私相授受釣魚台,踐踏中國主權,從70年代初保釣事件開始,我對美國沒有好感。

美國佬,你不要再以什麽基督精神來欺騙我,哲古華拉死於你手,阿連諾更好像是死在我的眼前,我永遠不會信任你。

你是一個對內以基督精神立國,對外卻以一己利益為依歸的帝國,請你不要以世界領袖自居。

另一幅鳥瞰圖,右上角可以見到已搬遷的啓德機場部分和停泊的飛機。

6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7 個評論)

回復 stellazhu111 2009-3-7 17:36
您是字典!
回復 野木耳 2009-3-7 18:23
丁兄,向你學習.
回復 野木耳 2009-3-7 18:27
大陸翻譯是:切.格瓦拉
               阿連德  我對後者印象特別深
回復 遙祝 2009-3-7 18:32
向你學習!
回復 四合院的閑人 2009-3-7 21:40
一種精神的彷徨。。。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3-7 23:51
四合院的閑人: 一種精神的彷徨。。。
對,那是年輕時候的特點,不知道自己準確的定位,卻要尋找方向。
回復 四合院的閑人 2009-3-7 23:57
普通一丁: 對,那是年輕時候的特點,不知道自己準確的定位,卻要尋找方向。
有思想的年輕人都是這麼走來的,呵呵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3-8 00:00
遙祝: 向你學習!
向我學習什麽?數十年來芸芸衆生的其中一個,一生沒有建樹。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3-8 00:02
野木耳: 大陸翻譯是:切.格瓦拉
               阿連德  我對後者印象特別深
爲何對後者的印象反而特別深刻?
一般人知道前者不知道後者,前者甚至成爲商品,以他的頭像作爲商標的衣服價錢不便宜。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3-8 00:06
stellazhu111: 您是字典!
字典是什麽都懂都知道的,我不是字典啊。
感興趣的我會知道,不感興趣的,每天擺在眼前我也視若無睹。
希望小朱能質疑我的觀點。
回復 紅妹子 2009-3-8 06:29
您翻開歷史的一頁讓我們靜靜地都吧!
回復 紅妹子 2009-3-8 06:30
「讀」
回復 路不平 2009-3-8 07:05
你給我打開知識的又一扇窗口。多謝!
回復 野木耳 2009-3-8 19:39
普通一丁: 爲何對後者的印象反而特別深刻?
一般人知道前者不知道後者,前者甚至成爲商品,以他的頭像作爲商標的衣服價錢不便宜。
阿連德在政變中身亡的新聞國內有深入的報道,格瓦拉則是多年後才有了解.
回復 WilliamLiao 2009-3-9 04:45
很有深度和見解的文章, 大部觀點都贊同. 惜在這曲高和寡, 建議貼到話題內, 讓更多關心歷史和國家大事的人參與討論.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3-9 05:03
WilliamLiao: 很有深度和見解的文章, 大部觀點都贊同. 惜在這曲高和寡, 建議貼到話題內, 讓更多關心歷史和國家大事的人參與討論.
這村子的人很可愛,捨不得搬家嘍。
老兄建議值得考慮,謝過!
回復 WilliamLiao 2009-3-9 05:45
普通一丁: 這村子的人很可愛,捨不得搬家嘍。
老兄建議值得考慮,謝過!
說的也是! 腳踏兩船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0 01: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