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日本佔領香港三年零八個月(父親傳略之二)

作者:普通一丁  於 2009-1-28 17:4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32評論

關鍵詞:

日本佔領香港三年零八個月(父親傳略之二)

我小時候,就愛問父親以前的事,大人談話時我也愛在旁靜心細聽。

日本侵佔香港期間,父親兄弟倆打石仔謀生。打石仔就是把大石頭用人力打碎成小石粒作建築材料﹐以修築機場之類,應該是與戰爭有關的工程。

尤其愛問父親戰時的故事,他告訴我日軍攻打香港時,英軍怎樣不堪一擊,警察當然敵不過虎狼般的日軍,紛紛躲起來隱藏身分,扔掉制服皮帶皮靴,在後巷一地都是。

他告訴我,日軍佔領九龍後,馬上在後來我家附近的小山坡上架起大砲,日夜炮轟香港島,直到港督在聖誕節那天宣布向日軍投降。

父親很怕事怕死,也沒有思想,屬於羊群中的其中一頭。我小時候曾見過家裡有一個很笨重的皮箱,就是在日軍攻佔九龍,進入九龍市區之前,英軍和警察都跑光,他乘亂跟隨人群,在彌敦道先施百貨公司哄搶而來的。

日軍佔領香港後,用殘暴的手段來震懾市民,在十字路口設哨崗﹐荷長槍上刺刀,捉拿嫌疑抗日分子。父親怕事怕死,當然沒有膽量跑到新界打游擊殺鬼子,他和其他過路人一樣,路經十字路口,上前恭恭敬敬地向日軍鞠躬敬禮接受檢查。

父親回憶說,日軍對路人稍不滿意,輕則打耳光、用槍柄毆打並且罰跪,重則就地槍決或用刺刀殺害;也有日軍虐待這些可憐的過路人,把他們練柔道,不斷把人摔倒地上,體弱者當場被摔死。

日軍佔領香港期間,實施很嚴厲的人口措施,凡沒有香港戶籍,即沒有香港身分證的,一律要離開香港。

原來在日軍侵佔香港之前,大批難民從廣東和各省湧進香港,香港人口激增到兩百萬,日軍發動太平洋戰爭,向英美宣戰,需要大量軍糧,以支持戰爭。佔領香港後,糧食要運到南洋的日軍倉庫,香港的糧食因此不繼。

日軍佔領香港後,總司令磯谷廉介以總督身分直接統治香港,總督府設於尖沙咀半島酒店。日軍帶來的是經濟蕭條,百業倒閉,並且發行「軍用手票」,俗稱軍票,豪奪市民手上的港元,強迫市民以四對一的兌換率兌換,然後拿港元到中立國家葡萄牙統治的澳門購買軍需物質支持戰爭,但戰後拒絕賠償。

日軍驅逐沒有香港戶籍者離開香港,有戶籍的因為找不到工作,無法維持生計,不堪飢餓,紛紛離開香港回鄉。在1943年日軍統治的第一年,香港的人口就劇減了五十多萬。

日軍嚴厲實施人口疏散計劃,在路上截查身分證明,凡不能出示的,一律扣留,集中起來,老弱者送上一艘艘破舊的帆船,拖到大海,一炮擊沉,年輕有體力的則被送往海南島,修建軍用機場。日本佔領香港前,香港正式統計人口有168萬,估計可能多達200萬,但是到了19458月日本投降後的人口統計,香港只剩下人口約六十萬。

日軍佔領香港期間,父親除了打石仔外﹐還在街頭手拿一個藤箱賣香煙。有一回,一個從台灣徵來的日軍拿了香煙不付錢,還打了他一記耳光。

父親說,日本兵兇殘,平時也講軍紀,那些能說中國話,為日本打仗的台灣兵,比日本兵還凶。我想,父親給那台灣兵打耳光的時候,他必定害怕得要死。

在那三年零八個月的佔領期間,糧食短缺,餓死街頭者不計其數。一天,父親出門工作,見前門躺了幾具死屍,他膽子小,不敢走前門,改走後門,怎料後門也有幾具死屍,他嚇得退回屋裏頭,不敢出門,可是一定要謀生,後來只好硬著頭皮,跨過死屍出門。

父親目睹一個女人被日軍押著遊街示眾後殺頭這個女人被揭發偷人家的嬰兒回家宰殺煮吃。父親描述這個女人當時很鎮定,她太餓了,殺嬰煮吃太兇殘,吃過人肉的人眼睛會冒出嚇人的綠光。

父親又說,當時如果在路上有人嘔吐,馬上有人撲過來把嘔吐物吃掉。

他又提到一個渾號殺人王的日本軍官。

死人很多,日軍怕引起瘟疫,很重視地方清潔,要求市民隔日洗街。我家這個區的殺人王經常出來巡視,見不夠清潔,命令士兵把戶主抓出來,不由分說拔出武士刀當場砍殺。

有些人被殺的一剎那仍然站著,身首異處,鮮血如泉湧出丈外,甩掉腦袋的身體,自然反應地仍可向前走幾步,才倒下。

原來渾號殺人王的日本軍官,各區皆有。其中最著名的名叫野間賢之助,此人殺人最多,日軍投降後,被帶上法庭審訊,判處絞刑。

到了1944年,形勢逆轉,盟軍反攻,日本失去了制空權,美國飛機經常空襲日軍設施,包括位於深水父親居所附近的欽州街兵房(原來的英軍軍營)和通州街海旁倉庫。

日軍以高射炮攻擊美機,美國佬怕死,不敢低飛瞄準,在高空投彈後就跑。

這時候已經來到戰爭的後期,美國大量使用當時的大殺傷力500磅炸彈,但是炸彈的命中率低,不少落到民居。一枚炸彈落在南昌街夾大南街處,這距離父母親和伯父的家很近

父親適逢回家途中,雖然倖免於難,身邊卻有很多路人傷亡,屍橫街頭,斷手殘肢掛在樹上,慘不忍睹。

可憐這些市民不是死在日軍手上卻死在美軍的炸彈下,今天稱為friendly fire

在那三年零八個月期間,父親和母親結婚,經媒人介紹,就憑「他的家有飯吃」一句話,我的母親就嫁給了父親。媒人沒說清楚,「他的家有飯吃」,有飯吃只是在外邊打工的兄弟倆。伯父比父親早一點結婚,同住一屋,兩妯娌只喝粥水。

日軍投降後,留在敵後一直與日軍周旋的中國軍隊比英軍更早進入香港。父親說,一個同村的堂兄弟威風凜凜地騎著馬,來探望祖母和他兄弟倆,這個堂兄弟是軍官,隨行的還有兩個小兵。

由於政治原因,零星進入香港的中國軍隊未幾撤退,日軍向重返香港的英軍正式投降,香港再度接受英國統治。

14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32 個評論)

回復 新新 2009-1-28 18:11
看得我膽戰心驚, 仇恨滿腔啊, 看到日軍投降才放下一條心
你寫得很好, 可以出書, 提供史料了
回復 已夜 2009-1-28 18:23
活著,對於普通老百姓,在那個時代也許活著就是唯一的真理
回復 野木耳 2009-1-28 18:45
謝謝丁兄
回復 icestorm2009 2009-1-28 22:06
往事不堪回首。 謝謝分享香港的過去。 這類的文章還真是少。
回復 史無前例 2009-1-28 23:04
看得很沉重
回復 四合院的閑人 2009-1-28 23:14
抗日戰爭中的香港了解的很少,這是真實的寫照,很有紀念意義呢。拜讀中。。。
回復 xqw63 2009-1-29 00:26
很想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中國的歷史,樓主開了一個窗
回復 水影兒 2009-1-29 00:46
拜讀,學習,寫的很出色。。
回復 郭凱敏 2009-1-29 01:20
謝謝分享!
回復 雪的煙花 2009-1-29 01:46
沉重的戰爭年代,沉痛的中國歷史。讓那些留學日本的中國留學生們好好看看這篇文章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1-29 02:28
xqw63: 很想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中國的歷史,樓主開了一個窗
我對外國人寫的中國歷史更有興趣,但是能找得到的不多,能找到的,更需要去蕪存清,這要花很多工夫。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1-29 02:36
郭凱敏: 謝謝分享!
謝謝賜閲!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1-29 02:37
史無前例: 看得很沉重
我寫的時候也很沉重。
回復 郭凱敏 2009-1-29 07:19
普通一丁: 謝謝賜閲!
四川是我的老家. 重慶曾經是抗戰時期的首都. 經常受到日軍飛機的轟炸. 老一代重慶人多日本人的仇恨是刻骨銘心的. 生活在槍炮下的日子是苦不堪言的.
回復 金歌兒 2009-1-29 10:20
日軍太可惡!
回復 它鄉異客 2009-1-29 10:36
真實的口述歷史。
回復 bearbee82 2009-1-29 23:19
看了文章,一個字:痛
回復 閑聊 2009-1-29 23:52
這就是亡國的滋味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1-30 00:38
閑聊: 這就是亡國的滋味
日本是軍事的巨人,卻是政治的侏儒。
英國人比日本人精明得多。
日本明治維新,以英爲師, 但學不到英國人的高明政治手腕。
回復 丹奇 2009-1-30 00:57
羅傑的父親我的公公曾經參加二次大戰,是美軍炮兵部隊一員在東南亞抗擊日本四年。他的同班戰友全部陣亡,唯有他一人倖存。後來恨透了日本人。公公享年88歲前年去世。臨終前,手撫國會贈送的國旗,老淚縱橫,說自己比那些戰友多活了60多年,對不起先去的戰友,賺了。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4 15: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