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裸跑街頭(混沌天地間之一)

作者:普通一丁  於 2009-1-17 06:2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16評論

關鍵詞:

裸跑街頭(混沌天地間之一)

  我的家剛巧在航線上,飛機飛得很低很低,經過頭頂的天空,每天從早到晚,鐵翼不時掩蓋了陽光,剎那間巨大的影子籠罩天與地。

晚上自家裡的騎樓朝外邊看,沒有高樓大廈,整晚閃耀著奪目的紅光,那是一座天主教堂後山坡上一處航空訊號塔發出的訊號燈光,給夜航的飛機導航引路。

自從對周遭事物有了感覺,就給這紅色燈光吸引著,那其實不遠的航空訊號塔對我來說,象徵著一個外面的世界,我渴望能走到這塔下把這個世界看個究竟。

不過﹐母親把我管得很嚴,大人經常說有「拐子佬」誘拐孩子,特別可怕的是一些大型工程動工在即,而發生幼童失蹤新聞的時候,總有謠傳說,這些大工程,例如建水塘、橋樑,動工時在地基或橋墩的下面,把一個幼童活生生地扔進去作活祭,然後才打樁造地基。

是耶,非耶?從來沒有得到證實,但大人言之鑿鑿,也以此來嚇唬孩子別到處跑,因為每個家庭均孩子眾多,很難看得住。

母親的確很難看得住我,大人嚇唬小孩的說話只能一時奏效,一轉眼我就忘記了。家裡這個蝸室不可能困得住我,轉眼間她就看不見我的蹤影。

我經常往街上跑,但始終不敢越過當年那條已經有巴士行走的馬路。那條馬路對我而言是一道天塹,建在山坡上的訊號塔是個遙不可及、可望不可即的地方今天來看很近很近,距離我家只兩、三個小街口

不敢走太遠,於是我從我的小孩腳步可及的地方開始探索這個世界。童年無知,家貧無甚吃喝,但有不少玩樂,就從我是個赤裸街童說起吧。

我曾穿過開襠褲,這種褲的褲襠沒有縫起來,方便不懂照顧自己的幼童大小二便,尤其是以前的大人謀生困難,無暇照顧小孩。

我更曾一絲不掛,來到街上玩耍。還是個幼童的時候,還未入學,夏天天氣熱,許多孩子乾脆脫個精光,男的如此,女的也差不多,就往街上跑,找尋自己的天地。

放眼街頭,到處是三五成群的小亞當小夏娃,街頭巷尾就是伊甸園,孩子們一絲不掛,年幼無知,天真無邪,不以為羞。

混沌於天地之間,那是我的童蒙童昏時代。

5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6 個評論)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1-17 07:00
Djogchen: 我童年也穿過這樣的褲子,方便哦!!哈哈
可是,你裸跑過沒有?哈哈!
回復 xiaojeiji 2009-1-17 07:18
純真的同年,我沒裸過街,但我也穿過開鐺褲.
回復 水影兒 2009-1-17 07:54
童年,永遠有說不完的記憶。
回復 yourwrite 2009-1-17 08:21
你曾住在九龍城,啟德機場對面?
我有一張只穿上衣的小相片(三四歲吧),給祖母拿去法國了。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1-17 08:33
yourwrite: 你曾住在九龍城,啟德機場對面?   我有一張只穿上衣的小相片(三四歲吧),給祖母拿去法國了。
不,我住在深水埗福榮街,夾石峽尾街。
當時沒有高樓大廈,都是螺旋槳飛機,飛機飛得慢,也比後來的噴氣飛機飛得更低。
飛機先飛臨深水埗,經石峽尾、又一邨,大概在九龍塘上空拐一個小彎,在九龍城上空掠過,降落啓德機場。
回復 yourwrite 2009-1-17 08:54
普通一丁: 不,我住在深水埗福榮街,夾石峽尾街。 當時沒有高樓大廈,都是螺旋槳飛機,飛機飛得慢,也比後來的噴氣飛機飛得更低。 飛機先飛臨深水埗,經石峽尾、又一
哦,那時我還沒到香港呢,仍在湄公河邊穿開襠褲玩泥沙吧。
那時物資雖貧乏,但快樂。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1-17 09:04
yourwrite: 哦,那時我還沒到香港呢,仍在湄公河邊穿開襠褲玩泥沙吧。 那時物資雖貧乏,但快樂。
來自湄公河,那麽說,你是越南華僑哦,是嗎?
回復 新新 2009-1-17 09:38
好啊, 又一個新系列開始了, 有趣!
是您自己記得穿開襠褲的時光, 還是看照片, 或大人說的? 我5歲前穿什麼都沒印象了
回復 yourwrite 2009-1-17 10:17
普通一丁: 來自湄公河,那麽說,你是越南華僑哦,是嗎?
柬埔寨金邊出生長大,在那讀完初中(中文學校),七五年底到香港。0二年來美。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1-17 17:48
新新: 好啊, 又一個新系列開始了, 有趣!   是您自己記得穿開襠褲的時光, 還是看照片, 或大人說的? 我5歲前穿什麼都沒印象了
十多年前,移民前夕,曾經和母親有過一段自投身社會參與工作以來所沒有的相處時間,她也告訴過我一些我孩子時候的故事。
不過,人老了,去年的事可以忘記掉,陳年往事卻越來越記得清楚,甚至幼童時候吊在天花板上的燈,是怎樣個模樣的,也重返腦海,記得很清楚。
當年沒拍過穿開襠褲的照片,誠屬人生憾事也。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1-17 17:55
yourwrite: 柬埔寨金邊出生長大,在那讀完初中(中文學校),七五年底到香港。0二年來美。
原來是來自柬埔寨的,希望你家裏人口沒有損失。
我在多倫多的一位同事,家裏死了很多人,他告訴我,他的一位難友,一起逃亡到泰國的,更慘,姑表姨表數十口人,遭滅了族,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他說,他和這位朋友一起獲得加拿大收容,現在仍有來往;他的這位朋友非常沉默,從未見過臉上有過笑容,人生打擊實在太大了。
很想有機會聼聼你的故事。
回復 已夜 2009-1-17 22:43
好文章,不過我小時候肯定是沒裸跑過的
回復 黃許 2009-1-18 02:40
呵呵差不多
回復 hanfeng109 2009-1-18 04:02
但願現在不再有孩子裸跑街頭了.
回復 how_ha 2009-1-18 05:02
小時我也常常坐在場站塔台前的排椅上看飛機起飛 降落
到現在還愛聽那種空氣被撕裂的聲音
回復 普通一丁 2009-1-18 05:06
how_ha: 小時我也常常坐在場站塔台前的排椅上看飛機起飛 降落    到現在還愛聽那種空氣被撕裂的聲音
愛聼那本來不好聼的聲音,因爲它觸動了埋藏心底的鄉土情懷,找回了當年的記憶。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4 18:4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