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不可忘」與「不可不忘」---看台灣政客們的小肚雞腸

作者:lixixing  於 2009-9-9 10:3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海峽兩岸|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8評論

關鍵詞:

 

【讀史札記】

不可忘不可不忘

---看台灣政客們的小肚雞腸

 

李西興

 

    《史記·魏公子列傳》里有一段膾炙人口的故事。公元前257年,秦軍圍攻趙都邯鄲。魏信陵君公子無忌的姐姐,是趙惠文王的弟弟平原君的夫人。趙國多次向魏國求救。魏王使將軍晉鄙率領十萬大軍前去救趙,卻留軍壁鄴,名為救趙,實持兩端以觀望。信陵君曾幫助魏王夫人如姬報過殺父之仇。他採用門客侯生的計策,請如姬在魏王卧室里竊取發兵的虎符。然後,信陵君率門客包括勇士朱亥,一起至鄴,矯魏王令代晉鄙。晉鄙驗兵符雖然符合,卻心存疑惑,不服氣把軍隊交付給信陵君。朱亥就從袖子里取出四十斤重的鐵椎,殺死晉鄙。信陵君用從晉鄙手裡奪取的魏國軍隊,進擊秦軍。秦軍被迫撤走,邯鄲解圍。

    事後,信陵君知道魏王不會原諒自己,就讓魏軍部將領兵回魏國。他和門客留居趙國。趙王及趙國臣民,都非常感謝信陵君救援之功。信陵君本人也意驕矜而有自功之色。有客人勸他說:物有不可忘,或有不可不忘。夫人有德於公子,公子不可忘也;公子有德於人,願公子忘之也。且矯魏王令,奪晉鄙兵以救趙,於趙則有功矣,於魏則未為忠臣也。公子乃自驕而功之,竊為公子不取也。

    這個故事又見於《戰國策》魏策四「信陵君殺晉鄙」條。

    信陵君殺晉鄙,救邯鄲,破秦人,存趙國,趙王自郊迎。唐且謂信陵君曰:臣聞之曰:事有不可知者,有不可不知者;有不可忘者,有不可不忘者。'」信陵君曰:何謂也?對曰 人之憎我也,不可不知也;吾憎人也,不可得而知也。人之有德於我也,不可忘也;吾有德於人也,不可不忘也。今君殺晉鄙,救邯鄲,破秦人,存趙國,此大德也。今趙王自郊迎。卒然見趙王,臣願君之忘之也。信陵君曰:無忌謹受教。

 

台灣遭八八風災重創,既是天災,也是人禍。有識之士認為,一是陳水扁當政期間,上行下效,貪腐成風,水利工程撥款數以百億(台幣)計,卻成效甚微;二是馬政府的博士團隊,行政經驗不足,救災不力。至今劉兆玄內閣集體總辭職,算是暫告一段落了。救災期間,大陸各界踴躍捐助。而馬英九遲至九月七日,才首次對大陸援助表示謝意。據台灣當局的官方統計,大陸所捐善款屆時已達51台幣,是世界各國援台善款總和3.8億的13.4倍。

對此,國民黨副秘書長張榮恭說:「去年台灣方面對汶川地震賑災捐款,也是大陸所收到的最多的外來捐款。所以馬英九今天強調,這展現了兩岸人民『血濃於水』的民族感情

台灣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日前接受台灣《旺報》專訪表示,台灣八八風災發生后,大陸發動大規模賑災。此時卻發生達賴事件,確實傷害了大陸方面的感情。他認為,台灣對大陸的愛心賑災,從高層到一般百姓,都少了一個感謝。

江丙坤說:莫拉克颱風帶來八八水災,大陸各界對台灣及時伸援,表現人溺己溺的精神,我們心存感激。大陸海協會在810日兩次傳真過來,第一次是對往生者表示哀悼、對災民表示慰問;第二次是誠摯的表達願意根據貴方需要提供必要援助,也就是說我們能夠做什麼,而且馬上就能來。從這兩次傳真可以看到,去年四川大地震,台灣政府、人民出錢出力協助救災。這次大陸感同身受,也想回饋。

江丙坤說:大陸方面透過海協會的捐款已經達到10億台幣,透過政府和國有企業達到4.5億台幣,民間達到30億台幣,在大陸的台商也捐了6億台幣,合計將近51億元台幣,這恐怕是大陸援外救災最大筆善款了。去年台灣對川震的捐款,也差不多是這個數目。

其實兩岸的相互災害救援,是不能單純從捐助善款數額來看待的。起碼要結合災情的程度,雙方的經濟狀況,特別是援助方有無災情等各方面情況加以比照。

請看有關兩岸兩次災情的簡況:

2008年【新華網】6月12日電:截至1212時(地震發生10日之後),四川汶川地震已造成69159人遇難,374141人受傷,失蹤17469人。

2009年,台灣災害應變中心22號透露,截止到21號(風災發生13日之後)晚上10點,不包含高雄縣甲仙鄉小林村和六龜鄉新開部落疑似遭泥石掩埋人數,莫拉克颱風共造成全台160人死亡、490人失蹤、45人受傷。

簡單地說,汶川地震,僅就受災人數而言,就是莫拉克台灣風災造成的傷亡人數的100倍以上。那麼,按台灣當局的統計數字,雙方救助對岸的善款款項相當,也就是說,大陸捐助台灣莫拉克風災的誠意,可謂超過台灣捐助汶川地震的100倍。

2008年,台灣人均收入為17393美元,而中國大陸人均收入為1100美元。也就是說,台灣的富裕程度是大陸的15.8倍。所以,在雙方救助對岸的款項相當的情況下,比大陸富裕15.8倍的台灣,以不足大陸汶川受災程度百分之一的風災,接受了來自大陸的和自己援助汶川相當的善款。究竟兩岸誰的誠意大些?

何況稍晚,同樣是這次莫拉克風災,也在大陸沿岸造成一定程度的災害,受災面積和災民數量都比台灣島上的要大。因為大陸政府救災得力,疏散災區民眾達100多萬,所以才沒有造成嚴重人員傷亡後果(僅有8人罹難)

大陸方面,在援助台灣救災時,不論是政府官員,還是民眾,都多次提到台灣方面去年對大陸汶川地震的援助。這是符合「人之有德於我也,不可忘也」的中華民族的傳統道德的。

而台灣政客卻小肚雞腸,在遲來的感謝對岸援助的同時,總是不忘絮絮叨叨地把自己曾支援汶川地震的事掛在嘴上,猶如向對岸討債似的。回顧古人所說的:「吾有德於人也,不可不忘也!」試問:自詡繼承中華傳統的國民黨政客們,你們道德風範的素養何在?用這樣的說話方式向對岸表示謝意,你們不覺得慚愧嗎?

                                                          筆者2009-9-9於奧克蘭
3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putongren10 2009-9-9 10:39
sf
回復 homepeace 2009-9-9 11:03
的確
回復 薩滿 2009-9-9 11:34
幾十年的時間兩岸發生過太多的遺憾,民族的悲劇.
回復 borninheaven 2009-9-9 13:27
本身就是小嘛
回復 mzou 2009-9-9 15:09
「大陸所捐善款屆時已達51億台幣,是世界各國援台善款總和3.8億的13.4倍。」
「這恐怕是大陸援外救災最大筆善款了。去年台灣對川震的捐款,也差不多是這個數目。」
可見「兩岸人民『血濃於水』的民族感情。」
回復 laketree 2009-9-10 02:17
(與你分享另一篇 熱文:台灣論壇上關於兩岸的精闢比較)
本文網址:http://big5.backchina.com/news/2009/2/3/27559.html
  1.輸血這個問題

  可以這麼看,改革開放的政策,就是要吸引國外的資金技術來中國,因此整個世界資金都往中國流動(技術我做部分保留,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技術禁運其實是非 常厲害的,以市場換技術的說法,其實到現在已經破產了,這點台灣可能感覺不深切。)是西方資本家自願對中國「輸血」么?當然不是,資本逐利,西方商人來中 國是賺錢來了,不是幫中國發展來了,台商亦如是,他是來賺錢的。這個世界的資源是有限的,伴隨著中國經濟的起飛,必然會發生資源利益的再分配。台商何以在 大陸口碑差,因為他在外來企業里,是剝削最重的。在全球工業鏈體系將低端製造業不斷往勞動力成本低廉的地方轉移時,台商也不過是隨潮流而動。況且除了一些 大企業外,台商里的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在台灣混的不好,才需要跑大陸來淘金的。

  台灣媒體喜歡在台灣渲染個別案例。中國13億人,這是什麼概念?每天會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比如每年犯罪人數,在西方那些人口只有幾千萬的國家來看,數位太可怕了。但按比例一算,其實比他們國家還好的多呢。

  不可否認,台企和港企,在中國的改革開放中有貢獻,很多企業也賺的滿滿的,但現在問題是,台灣人過於誇大了台企對大陸的影響,而大陸對台灣每年幾百億的貿易逆差,其實是存在很大部分的政策傾斜的。

  假如台灣覺得吃虧的話,為什麼不把那些企業搬走,去勞動力更廉價的地方,比如越南什麼的,沒有人會不讓你搬的。

  其實大陸人對台灣人賺這邊錢,還是很看的開的,總歸是到了自家人腰包里的心態,這些年民間有支援國貨之類的呼聲,台灣產品一直是被算在國貨里的。

  大陸人生氣的是,那些綠營商人在大陸賺了錢,回到台灣就罵大陸,把賺來的錢去資助台獨。包括某些台灣明星。

  2.關於民族主義

  大陸人和台灣人的使命感是不一樣的。台灣可以自豪於四小龍,大陸的目標卻是NO.1,所以只要一天沒完成目標,我們就會覺得自己還不夠好,還需要努力再努力,也一天不會放下歷史的恥辱。

  為什麼要放下?我以為放下並不是好事。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有鞭策才有進步。即使真的有一天,我們做到了,我們依然要把歷史的教訓寫進書里,牢記「落後就要挨打」,我們牢記這個,是為了子孫後代不再挨打。為了祖輩耕耘的土地上,不會出現第二個,第三個台灣。

  民族主義是把雙刃劍,也是這些年來被西方意識形態過於醜化的東西,無他,二戰後,亞非拉廣大殖民地的獨立運動,靠的都是民族主義這柄思想武器。他會阻止西方國家對不發達國家的政治經濟軍事滲透,所以西方向世界強力宣揚人權自由民主等「普世概念」,試圖消解民族主義。

  任何一種意識形態,走極端都是不好的,關鍵是一個度的把握,當今世界遠未大同,我們還是需要一定程度的民族主義來保持國家凝聚力。實際上,改革開放 30年來,中央一直是在打壓民族主義的,自由派精英們在各種媒體上,也罵了民族主義30年了,但總有一些事會逼著它時不時的抬一下頭,比如北約轟炸南聯 盟,比如今年的314事件。

  中共其實是不太敢操弄民族主義的,首先中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其次,民族主義和左派比較投緣,改革30年來,中共當政的是右派,(私以為中共黨內左派 右派的區別,遠大於美國兩黨制中兩個黨的差別,所以不少人認為,搞兩黨制,中共一分為二就足夠了)第三,民族主義必然會帶來傳統文化的徹底回暖,民族主義 走向極端就會盲目排外,但別忘了,中共的理論基礎——馬列主義,可是舶來品。

  所以西方總是指責中共操弄民族主義,煽動人民情緒什麼的,其實是不正確的,中共現在是一個極其謹慎的政黨,在很多事情上,他寧可壓下去,也不敢玩火自焚的。

  3.美國在羅斯福時代,用凱恩斯主義,國家干預經濟,成效還是不錯的,但後來他成為世界超強后,又過度誇大了自由市場的理論,大批國有企業再度私有化,走向市場萬能的極端,說白了,對計劃這個手段,有點過河拆橋的味道。

  這次的金融危機,美國同樣宣佈政府接管兩房,但一再強調的是,暫時接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美國政府官員以及這些大財團的高管,會否認這是社會主義化,而宣稱是暫時接管,一旦當危機過去,這些企業就會再次私有化。

  這說明什麼?美國還是沒有跳出意識形態的窠臼,他需要計劃這個手段的作用,可他依然拒絕承認他的地位,一旦危機過去,計劃的作用很快就會被人遺忘(我知道美國的精英很清楚,但他需要他的老百姓遺忘,需要全世界遺忘),繼續鼓吹「市場萬能」。

  事實上歐洲各國的經濟中,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國有經濟成分,但是否給予計劃和市場同等的地位,將其視為兩種互補的手段,而不是將自由市場神題化,意識形態化,才是西方國家現在需要解決的問題。

  我一直覺得,美國的精英的自我修整能力很厲害,非常善於學習,但他向老百姓鼓吹了幾十年市場萬能后,導致現在政府行事受到民眾認知的阻力,不敢公然倡導一定程度的國有化以應對經濟危機,(這也是選票政治的弊端之一)。

  4、國民黨在大陸的失敗,我以為根源是,脫離民眾,不正視中國是個農民為主體的國家,那麼什麼美好的構想都是空中樓閣。據我所看的資料,前些年大選被民進黨給選下去了,這也是原因之一。

  國民黨給我的印象,一直是個滿小資的政黨,有文化,有情感,有抱負,但卻忽視群眾的力量。(蔣去台灣后似乎有所反思,所以後有台灣的土改)。反之,中共好像以前被台灣罵做TG(土共),現在已經成了大陸人自嘲的流行語,呵。

  舉一個蠻典型的例子。

  抗日名將張靈甫,在孟良崮大戰之前,中共曾有去勸他倒戈。來人向他分析了天下大勢,以中共更得民心的理由,勸他不要和歷史潮流作對。

  作為北京大學歷史系的高才生,張冷冷一笑,答:滿清入關得民心嗎?

  其實國共兩黨早期的高層素質不相上下(中共除了毛,其他清一色是留洋回來的知識份子,黃埔軍校更是對半分,各為其主,後來戰場上,同學交手很常見。),但國民黨最大的問題是,精英意識太重,中共那些海歸們卻是跑去和一字不識的農民打成一片。

  土八路土八路,土正是他成功的秘訣,不可否認,那時的中共,真的很清廉。

  基本上,國民黨是因腐敗丟了大陸,基本是史界共識了。

  國民黨對知識份子不錯,但是對老百姓,不夠好,但那佔少數的知識份子,是無法抗衡幾億大字不識的貧農的。

  現在大陸同樣有一個知識份子階層,吃好喝好,天天「何不食肉糜」般的叫著很多聽起來好像不錯,實際上完全沒有可行性的政見,老百姓同樣很討厭他們。

  5.關於毛

  不同意你說的:毛把能幫助中國掘起的一大批人,徹底的糟塌了。

  首先說一句,若無毛後來的重新啟用,鄧是上不了台的。毛從未給四人幫實權。

  改革開放是既定國策,毛晚年中美,中日,中法建交,一切都是在給改革開放做準備。沒有鄧,改革開放也會實施的,就看是誰站出來,掌這個舵,擔這個歷史名聲而已。

  事實上建國后,受到迫害的知識份子,以文科類為主,文革鬧的再厲害,有一幫核心科學家,是周恩來下令特別保護的,絕對不能動的。國際局勢緊張的時候,周恩來還把自己的防彈車給錢學森坐。

  這就是無論怎麼折騰,前三十年,都把一個完整的工業體系給建了起來的原因,從高端到低端的,雖然不是最先進,但咱什麼都有,都能自己造,解決了有無的問題,再來慢慢提高。

  如果要我打個比方的話,毛在歷史上的評價,可能會像秦始皇。

  始皇帝時期,老百姓也過的不好。但他統一六國,統一文字,度量衡等等,奠定了中華民族大一統的基礎。儘管後世罵他焚書坑儒,但在滔滔的歷史長河中,你覺得是前者重要,還是後者重要呢。

  毛給中國留下的是:結束內戰,統一中國,徹底驅逐列強。對內對外作戰完勝。提升了民族自信,徹底改變了中華民族的精神面貌。

  基本掃除文盲,核武器,以及一個完整的工業體系。我特別要提的是,完整的工業體系。

  毛是中國的嚴父,就好像小時候逼你讀書,不讀就要打你的嚴父一樣,等你長大成材,往往就理解了父親的苦心和遠見,不再怨恨他的嚴厲。

  毛給中國想的是幾百年,所以苦了那幾代人。

  中國這樣的大國,要實現復興,必須要有完整的工業體系。當今世界,擁有完整工業體系的國家寥寥無幾,哪個不是政治大國?

  小國可以只發展幾個產業就可以了,但大國是行不通的。怎麼搞?

  抗美援朝,和美國開戰,全面倒向蘇聯,(我小時候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對蘇聯一面倒,對此頗有詬病,後來自己去讀了一些地緣政治學后,發現,這是必然 的,根本不是意識形態一句話可以解釋,即使換成我去決策,也沒有更好的選擇。當然這個說起來可以寫論文了。)得到了蘇聯大規模工業援助,(雖然蘇聯給的東 西也是淘汰的,也藏私,後來還撤走了專家,圖紙全部帶走,但從國家層面這樣大規模的援助,確實是絕無僅有的。)通過學習消化,建立了中國重工業的基礎。

  80年代,改革開放,引進一批歐美技術,在重工業的基礎上,發展了中國的輕工業。

  沒有毛留下的工業體系,改革開放后,我們是做不成世界工廠的。做不成世界工廠,就不會有現在全球一片金融危機,中國獨有近兩萬億外匯儲備,是少數可以自保的國家之一。

  換句話說,毛給中國這個國家打下了深深的地基,當初很多人會質疑,我們需要那麼辛苦,打那麼深的地基嗎?(比如劉少奇等人造不如買的提法,另外,劉鄧 等人曾經在原子彈研製最艱難的時期,提出暫緩,幸虧被毛否決了,要不以後來國際形勢,緩上幾年,國際環境就不容新的國家搞核武器了)但是等到現在大樓造的 越來越高時,我們不得不感謝當初毛的遠見。地基不穩,樓蓋到一定高度,一定會出問題的。

  建國后,之所以窮,現在網上已經說的很多了。在工業化的過程中,西方國家是靠對外掠奪獲取原料和資金,日本是靠台灣(工業日本,農業台灣,以農業的台灣養工業的日本,順說,戰後日本經濟騰飛之前,日本人的生活資源也很貧乏,也是全部投入工業重建。),中國靠什麼?

  不可能向外掠奪,只有對內擠壓。於是所有人民將消費降到最低,所有的剩餘產出全部投入工業化。

  對毛的看法,真要分人群了,農民那裡,毛從未被拋棄。其實當年鄧的私心,很想把毛再貶低一點的,比如功過五五開之類的,但到底是不敢。你看多少農民家裡還有毛的畫像,計程車司機也喜歡掛毛的像。

  知識界比較喜歡鄧,呵呵。罵毛罵的最厲害的就是知識界了。他們大都也是改革的既得利益者,並且掌握話語權。

  新的年輕一代,對毛的懷念,倒不是出於社會分配不公的原因,而是一種恍然大悟的情緒。加上毛的對外強硬立場,很符合他們的胃口。其實他們小時候,往往 受宣傳影響,都不喜歡毛,現在是一種重新認識的狀態。因為很多政治遺產,到現在才浮現出來。比如毛經營非洲關係的遠見。絕對不是做第三世界老大哥那種虛榮 心那樣的簡單。很多事情,是毛時代布的局,現在才看到效果。

  經歷了從人到神再到人的變化,毛已經回不去神壇了,而對他的認識,在來來回回中,正逐漸趨向理性。

  6.遷怒之說我只有一句

  國民黨自己在台灣處政不當,積下的民怨,不能讓中共和大陸給買單。

  7.台灣的民主,全世界華人都在看著

  其實台灣民主的成功與否,會很大的影響中共政改的決策。

  如上所說,中共是個很謹慎的政黨,現在改革任何一點,都是先在小地方試驗,成功了才推廣到全國,不成功就趕快收手。前幾年基層直選的混亂,也是中共顧慮重重的原因。

  據我所知,中共的政改其實是有時間表的,同樣經濟發展也有時間表,每一代領導人都有他自己的任務,這次金融危機,逼的中共將一些決策的推行提早了兩年。

  台灣,就是中國的民主試驗基地。同文同種,該有的優點和劣根性,一樣不差。(是說,我以前翻幾十年前大陸和台灣相互抹黑對岸神化領袖的宣傳手法與說辭,不禁啞然失笑,簡直一模一樣,說不是一家人都不信。)

  假如台灣一個小地方都做不好,中共怎麼敢貿然在大陸推行民主化?

  台灣有一個學者,叫郎咸平,這些年在大陸影響很大。因為他到處揭發改革開放以來的種種問題。一開始民眾都很歡迎他,一下子出來好幾本關於他的書,銷量很好。中共雖然不吭聲,後來還禁了他在媒體出現,但看得出還是默默的研究了郎咸平的不少意見。

  但現在很多人回過味來了,因為郎咸平每次說完一堆問題后,肯定會有人問,我們該怎麼辦?郎就說,中國現在很危險,這個問題無解。

  只有破,沒有立,有什麼意義?除了造成民眾的恐慌,還會有什麼好效果?我們知道中國問題很多,但我們需要知道的是,該怎麼做?

  民主就能解決一切嗎?

  說的容易。制度該如何設計,如何改良,如何防止台灣泰國式的暴民政治?如何防止族群分裂?如何不成為精英操縱民意愚弄大眾的工具?

  從陳水扁的表現來看,政客的表演天份,只怕東方人比西方人還要高。

  同樣,腐敗。這是一個幾千年的難題,也是一個世界難題,民主也從未有效的抑制腐敗,亞洲國家的官本位文化,在接受西式民主的過程中,全部不同程度的出現了水土不服。

  中共不想反腐嗎?想。

  最近黨內正在新一輪的大整肅呢,揪了不少。但國內外利益集團的阻擾,是不會停息一天的。

  照抄照搬是絕對不行的,中華民族付不起這個歷史風險,如果中國在我們手裡搞壞了搞亂了,我們是對不起流血流汗的幾代先輩的。一切,都只能靠我們自己慢慢摸索。

  這也是6.4在大陸不得民心的根本原因。

  你不滿,你反對,你要打破一切,可是打破了之後呢?沒有人可以回答。

  那些歌頌6.4的人,從未真正為中國設想過。學生很天真,但政治不可以天真。戈巴契夫很傻很天真,但他是民族的罪人。

  8.最後說一下,關於台灣獨立的問題。

  我覺得「台灣本來就是獨立的」一句,是一種誤導,台灣從來都不是獨立的,不是歸屬於大陸,就是被其他國家殖民(比如,荷蘭,日本)。

  同樣,台灣也沒有實力獨立。他的戰略地位太重要。但卻是一個夾在幾大國之間的小島。

  台灣之所以能和大陸平起平坐那麼多年,是因為大陸的存在,台灣之所以能被美國扶持經濟,是針對大陸的包圍。

  台灣現在的問題是,認不清自己的位置。

  中華民國曾經是一個大國,他擁有大陸幾百萬平方公里的國土,他後來敗退台灣,坐擁一個小島,但國民黨出於反攻大陸的需要,教育給台灣人民的,依然是一 個大國的意識,比如,我們是聯合國五常等等。中華民國不是因為一個台灣島而能擁有這樣的政治地位的,失去了大陸的廣大國土和人民,自然會失去因之而來的地 位。

  當大陸掘起后,中華民國的政治空間不斷的萎縮,不適應的台灣人民,自然需要尋求擴大政治空間。但問題是,這種國際政治地位,本來就不是一個小小的台灣島能承受的。與之可以類比的是朝鮮半島。說軍力,說地域,說人口,台灣尚且不如一個朝鮮半島。

  朝鮮半島現在什麼情況呢,不用多說了吧獨立后的台灣,不依附於大國,是無法存在的。我想台灣想的最多的就是投靠美國了。但美國不是慈善團體,既不同文也不同種(對同文同種的歐洲,他尚且不曾客氣)。

  台灣有什麼特殊魅力值得美國特別照顧?台灣的魅力,在於大陸。

  另外,台灣是美國封鎖大陸的第一島鏈,卻是他最週邊的戰略安全需要,換句話說,台灣不涉及美國的核心利益,丟了這一島鏈,美國還有第二,第三島鏈,離他本土還遠著呢。在大國間的討價還價中,台灣是極易被美國拿來交換的一個籌碼。

  台灣卻是中國的核心利益。全世界,只有大陸,會為了台灣拚命。不信可以試試。

  假如中共敢讓台灣獨立,我保證他明天就會下台。不獨立,台灣是大陸的心頭肉,讓香港眼紅嫉妒的要死。

  獨立了,就必須回歸一個小島國的心態,不切實際的幻想和外交,會出事的。前車之鑒就是歐洲的波蘭。(可以去瞭解一下波蘭多次亡國的歷史,大國必爭之 地,心比天高,身為下賤,老是去惹身邊的大國,結果被各大國輪番蹂躪的典型。另說,波蘭最近充當美國小弟叫的厲害,不過看情況,很可能會被美國再次犧牲給 俄羅斯作為政治交換。)

  那些兵家必爭之地的小國,向來是大國角逐的戰場,你真的想過台灣獨立后的將來嗎?美國,日本,俄羅斯……也不排除中國(一旦變成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就不會那麼客氣了。)都會來插一腳。想想中東,科索沃……

  台灣的政客為了選票,只顧著喊台灣主體意識,我們要空間什麼的,卻不曾給老百姓引導一個正確的心態,只能是喊聲越來越高,心態膨脹再膨脹。台灣人聽著那些口號是很爽,但意淫就能有未來嗎?

  蔣經國之後,台灣只有政客,沒有了政治家。呵,不過我這麼說,你大概又會說我自大了。

  現在內地其實是萬眾一心,一起向著民族復興的未來進發。也許會有挫折,但大家都有心理準備,和幾十年前比起來,還能差到哪兒去?倒是台灣,要快點找好自己的大方向。

  同胞情誼,千金難買,台灣當珍惜。

  看看現在韓國人在中國的遭遇,把感情搞壞太容易了,要培養好感情卻是起碼需要一代人的時間的。

  另外再說一句,我覺得蔣中正先生和蔣經國先生皆有不凡之處,但他們和毛是不能相比的。台灣人民沒有經歷過,加上長期扭曲宣傳,難免難以認同,但毛對中 國的意義,功過不在其生前,在千秋萬世,隔的歷史越遠,評價必定越高。當文革中因他的政策而受累的人從現在的話語權上逐漸退下時,當大量被刪改的記錄逐漸 解密時,歷史會最終會還他一個公道的。

  改革開放30年了,無論那些人怎麼把黑水往毛身上倒,卻依然否定不了他在大陸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

  30年河東30年河西,如今又快到一個轉折點了。

  如果不認同毛高於蔣的話,我只想說一句。60年前,4萬萬大陸人,用腳投票,選擇了中共和毛,蔣帶著國民黨敗退台灣,人民的選擇,不會是沒有道理的,歷史,有其偶然性,更有其必然性。

  呵,最後說一個小插曲。我一位好友,在日本留學,讀的是國際政治。他給我說過一個事。

  有一次,他的日本教授講台灣問題,分析了台灣的歷史以及族群矛盾等等,最後總結時稍帶提了一下:其實台灣想獨立,不過是台灣本土人對國民黨政府的逆反,偏偏國民黨是從大陸過來的,抱著一個中國理念的,所以大陸人也好,中共也好,做了遷怒的替罪羊。

  我好友說,他很驚嘆日本教授對中國研究之深,但是看到他臉上那意味深長,又隱隱有些幸災樂禍的微笑,不禁悵然了。

  9.舉個例子。

  大躍進:放衛星,大鍊鋼鐵,是的,看起來很可笑,為什麼會走向如此的狂熱。歷史太過輝煌,近百年來太過屈辱,大陸人的擔子太重了,復興的渴望太深切了。

  所以當我透過各種誇張或不誇張的描述,去追尋那段歷史時,我絲毫不會覺得父輩們是愚昧與瘋狂,我感受到的,只有悲愴。

  與其說中共是個馬列主義政黨,不如說,他的本質,是民族主義政黨,這和蘇共是不一樣的。這個政黨的抱負,是民族復興。只不過他選擇的道路,是共產主 義。當然路線一直在改進,現在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說白了,是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的結合體,當計劃經濟一元化走不通后,現在又回到東方的中庸思維來 了,私以為,中共現在已經開始摸出門道來了。這是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在中國本土化后的最終產物。中國的將來,不是其中任何一種制度,而是事實上的兩者結合 體,依經濟形勢的發展,調整各自的成分的比例,以求恰到好處。

  這是西方二元對立的思維,很難理解的。在大陸人已經跳出意識形態的束縛后,西方倒還沒有跳出,而台灣,亦如是。

  明白了這一點,就能明白為啥中共執政近60年,犯過的錯誤不少,卻至今屹立不倒。你可以罵中共腐敗(其實官場腐敗是中國幾千來如此,沒一個朝代能逃掉 的,中共要是能逃脫這條歷史定律倒是奇怪了。)不自由(其實我沒覺得怎麼不自由,我上大學時,我們學校有些教授天天在上課講中共的壞話,也沒見人管過。其 實現在中共的原則是,你私下裡,網上,怎麼說都成,別在公開媒體里公然反黨反政府就OK。)以及這樣那樣的不好,但他致力於民族復興的誠意,是老百姓一直 體會到的。咱的共識的就是,在中國復興之前,你要搞掉中共咱就是不答應,那是違背民族利益的。等中國成了世界NO.1。你再想怎麼折騰它隨便
回復 lixixing 2009-9-10 12:03
謝謝laketree. 我很認真地通讀了這篇文章。我開設網站的目的,原先是想貼發自己寫的和翻譯的一些文章,包括文學作品,和網友分享。但是,我能在大家熱烈討論中國的現狀和前景,討論兩岸三地的大事,光埋頭寫自己的東西嗎?何況我移民海外十多年來,一直對這方面動態很關注。只是不想把筆鋒涉及到這個領域而已。近來我發現,我的基本想法還是理智的,也和網路上的有識之士是相通的。毛主席已經去世30多年了。我始終堅信毛主席的一生,是為中國共產黨,為新中國,和為全中國人民奮鬥的。至於黨內政治鬥爭和清洗政敵之類,那個強勢的開國領袖,在其任內沒做過?毛髮動「文革」,只為打到一個劉少奇。對二號政敵鄧小平,都能手下留情。其度量確實非凡。請今後多多交流!
---李西興2009-9-10於奧克蘭
回復 lixixing 2009-9-10 12:12
laketree: (與你分享另一篇 熱文:台灣論壇上關於兩岸的精闢比較)
本文網址:http://big5.backchina.com/news/2009/2/3/27559.html
  1.輸血這個問題

  可以這麼看
謝謝laketree. 我很認真地通讀了您介紹的這篇文章。請今後多多交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9 05:4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