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父親和丈夫,誰更親?

作者:lixixing  於 2009-5-2 07: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隨筆札記|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12評論

關鍵詞:

 

親和丈,誰更親?

李西興

 

    427日,我在網上發了一個唐初魏徵諷諫唐太宗的故事,並向網友們提了個問題:父親和妻子,誰在你心裡的分量重?引起許多網友的關注。

    有網友說:「這個問題要男同學們回答了。」

    還有網友嘆道:「好沉重的問題。」

今天我再給大家講一個春秋時期的故事。這可是給已婚女同胞提出的問題:

親和丈,誰更親?

    春秋桓公十一年(公元前701),鄭國的國君鄭庄公去世當時的(卿就是諸侯國的執政大夫,相當於西漢時諸侯王的國相)祭仲,就立庄公的大兒子公子忽為國君,是為昭公。鄭莊公的另一個夫人雍姞,庄公的二兒子公子突的母親。雍姞國很有勢力的雍氏宗族的兒。雍氏宗族就鼓動宋國的國君宋庄公利用機會挾持了祭仲,強迫他說:「你如果不公子為國君你就得死。」同時要求公子突當國君之後,要送給宋國一大筆賄賂(即支持他政變奪權的傭金)。祭仲迫不得已,只好與宋人立下並把公子突帶回鄭國為國君,是為鄭厲公鄭昭公只好逃亡到國去了

鄭厲公是個很有主見的人。然而國國政卻完全掌握在祭仲手裡。厲公對此很不滿意。他就授意其母家的族人雍糾,在舉行城郊祭祀時暗殺祭仲雍糾的妻子雍姬是是祭仲的女兒。雍姬這個消息,就回家去問她:「親和丈,誰更親?親說:「你可以嫁給任何人親只有一個。丈夫怎麼能和父親相比呢?」 雍姬就向父親祭仲告發說:「雍氏宗族全族出動,去參加您主持的城郊祭祀。我感到很不尋常提醒您一下。」祭仲有了準備,在郊祭時輕易地擊敗了雍氏宗族的暗殺陰謀,並了他的女婿雍糾鄭厲公聞訊,只好整裝並嘆息說:「干這麼重大的事,竟然把計謀泄露給自己的妻子。雍糾也真是該死啊。」這件事發生在魯桓公十(公元前697)所以《春秋》上記載:「厲公出奔蔡。」即「鄭厲公逃亡到蔡國去了。」

以上故事見《春秋左傳》。明代馮夢龍改編的《東周列國志》,對此有較為細緻演繹。為免於網友查找,特將該文附摘於下,以供有興趣的網友比較欣賞。

 

                                                   200952日於紐西蘭奧克蘭

 

【附錄】《東周列國志》

第十一回  宋庄公貪賂構兵  鄭祭足殺婿逐主(摘錄)

  鄭伯鬱鬱不樂,嘆曰:吾為祭仲所制,何樂乎為君?於是陰有殺祭足之意。

  明年春三月,周桓王病篤,召周公黑肩於床前,謂曰:立子以嫡,禮也。然次子克,朕所鍾愛,今以托卿。異日兄終弟及,惟卿主持。言訖遂崩。周公遵命,奉世子佗即王位,是為庄王。

  鄭厲公聞周有喪,欲遣使行吊。祭足固諫,以為:周乃先君之仇,祝聃曾射王肩,若遣人往吊,只取其辱。厲公雖然依允,心中愈怒。

  一日,游於後圃,止有大夫雍糾相從。厲公見飛鳥翔鳴,凄然而嘆。雍糾進曰:當此春景融和,百鳥莫不得意,主公貴為諸侯,似有不樂之色,何也?厲公曰:百鳥飛鳴自繇,全不受制於人。寡人反不如鳥,是以不樂。雍糾曰:主公所慮,豈非秉鈞之人耶?厲公嘿然。

  雍糾又曰:吾聞君猶父也,臣猶子也。子不能為父分憂,即為不孝,臣不能為君排難,即為不忠。倘主公不以糾為不肖,有事相委,不敢不竭死力?厲公屏去左右,謂雍糾曰:卿非仲之愛婿乎?糾曰:婿則有之,愛則未也。糾之婚於祭氏,實出宋君所迫,非祭足本心。足每言及舊君,猶有依戀之心,但畏宋不敢改圖耳。厲公曰:卿能殺仲,吾以卿代之,但不知計將安出?雍糾曰:今東郊被宋兵殘破,民居未復。主公明日命司徒修整廛舍,卻教祭足齎粟帛往彼安撫居民。臣當於東郊設享,以鴆酒毒之。厲公曰:寡人委命於卿,卿當仔細。

  雍糾歸家,見其妻祭氏,不覺有皇遽之色。祭氏心疑,問:朝中今日有何事?糾曰:無也。祭氏曰:妾未察其言,先觀其色,今日朝中,必無無事之理。夫婦同體,事無大小,妾當與知。糾曰:君欲使汝父往東郊安撫居民,至期,吾當設享於彼,與汝父稱壽,別無他事。祭氏曰:子欲享吾父,何必郊外?糾曰:此君命也,汝不必問。祭氏愈疑,乃醉糾以酒,乘其昏睡,佯問曰:君命汝殺祭仲,汝忘之耶?糾夢中糊塗應曰:此事如何敢忘?

  早起,祭氏謂糾曰:子欲殺吾父,吾已盡知矣。糾曰:未嘗有此。祭氏曰:夜來子醉后自言,不必諱也。糾曰:設有此事,與爾何如?祭氏曰:既嫁從夫,又何說焉?糾乃盡以其謀告於祭氏。祭氏曰:吾父恐行止未定,至期,吾當先一日歸寧,慫恿其行。糾曰:事若成,吾代其位,於爾亦有榮也。

  祭氏果先一日回至父家,問其母曰:父與夫二者孰親?其母曰:皆親。又問:二者親情孰甚?其母曰:父甚於夫。祭氏曰:何也?其母曰:未嫁之女,夫無定而父有定;已嫁之女,有再嫁而無再生。夫合於人,父合於天,夫安得比於父哉?其母雖則無心之言,卻點醒了祭氏有心之聽,遂雙眼流淚曰:吾今日為父,不能復顧夫矣!遂以雍糾之謀,密告其母,其母大驚,轉告於祭足。祭足曰:汝等勿言,臨時吾自能處分。

  至期,祭足使心腹強鉏,帶勇士十餘人,暗藏利刃跟隨,再命公子閼率家甲百餘,郊外接應防變。祭足行至東郊,雍糾半路迎迓,設享甚豐。祭足曰:國事奔走,禮之當然,何勞大享。雍糾曰:郊外春色可娛,聊具一酌節勞耳。言訖,滿斟大觥,跪於祭足之前,滿臉笑容,口稱百壽。祭足假作相攙,先將右手握糾之臂,左手接杯澆地,火光迸裂,遂大喝曰:「匹夫何敢弄吾?叱左右:為我動手!強鉏與眾勇士一擁而上,擒雍糾縛而斬之,以其屍棄於周池。厲公伏有甲士在於郊外,幫助雍糾做事,早被公子閼搜著,殺得七零八落。厲公聞之,大驚曰:祭仲不吾容也!乃出奔蔡國。後有人言及雍糾通知祭氏,以致祭足預作準備,厲公乃嘆曰:國家大事,謀及婦人,其死宜矣!

 

7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2 個評論)

回復 daomeidan 2009-5-2 07:22
下一個話題:
母親和妻子,誰更親?
回復 mzou 2009-5-2 09:07
daomeidan: 下一個話題:母親和妻子,誰更親?
母親? 千萬別殺妻子!
回復 水影兒 2009-5-2 11:48
嘿,「這個問題要男同學們回答了。」看著眼熟。。

謝謝李老師的介紹。
回復 馬失前蹄 2009-5-2 11:55
沒離婚,妻子更親-我爸爸從小就這樣教育我.
回復 lixixing 2009-5-2 13:49
馬失前蹄: 沒離婚,妻子更親-我爸爸從小就這樣教育我.
說得好!
回復 618o382 2009-5-15 21:19
愛聽你講故事
回復 tuotuosimon 2009-5-15 21:52
父親是親情,丈夫是愛情,是兩種不一樣感情,沒法比,哪個都不能缺少。就象兒子和丈夫那個親
回復 Lawler 2009-5-15 22:16
別,別看《東周列國志》。那兒的人都轉著圈地殺,殺糊塗了。
回復 lixixing 2009-5-16 05:53
tuotuosimon: 父親是親情,丈夫是愛情,是兩種不一樣感情,沒法比,哪個都不能缺少。就象兒子和丈夫那個親
對於女性來說,父親和丈夫之間的關係,與丈夫和兒子之間的關係,是大不相同的。因為前二者之間,是岳父和女婿的關係,不是血緣關係。后二者是父子關係。我想凡常人都明白,兩種關係之間的差別。
回復 lixixing 2009-5-16 05:54
618o382: 愛聽你講故事
謝謝!歡迎多交流。
回復 lixixing 2009-5-16 06:00
daomeidan: 下一個話題:母親和妻子,誰更親?
請看《母儀天下》電視連續劇。那裡面的漢成帝,就陷入母親和妻子誰最親的誤區(即他的母親王政君和他寵愛的趙飛燕及趙合德)。不過,該劇對這個故事的演繹,有些違背史實罷了。我發在本網站的《西漢宮廷故事》第二十篇「孝元皇后」和第二十三篇「王莽篡漢」提到這件事。詳細情節則見我的《西漢宮廷故事》第二十一篇「趙飛燕」。
回復 lixixing 2009-5-16 06:07
mzou: 母親? 千萬別殺妻子!
請看《母儀天下》電視連續劇。那裡面的漢成帝,就陷入母親和妻子誰最親的誤區(即他的母親皇太后王政君和他寵愛的皇後趙飛燕以及昭儀趙合德)。不過,該劇對這個故事的演繹,有些違背史實罷了。據史實,漢成帝一死,趙合德就被追究侍寢失誤的罪責,立即自殺。趙飛燕靠漢哀帝及傅太后的庇護,得居皇太后之位六年。漢哀帝死後,王莽借著太皇太后王政君的名義,先是把趙飛燕從皇太后貶為孝成皇后,軟禁起來,不久又廢黜趙飛燕為庶人。在廢黜旨下達的當日,趙飛燕自殺。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0 21:3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