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憶1977-78中國恢復高考時的往事

作者:lixixing  於 2018-5-26 22:1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文革與下鄉|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8評論

關鍵詞:1977-78, 恢復高考, 招生原則, 鄧小平, 溫元凱


1977-78中國恢復高考時的往事

    

      近日在網上閱讀到一篇文章,是溫元凱回憶1977年向鄧小平建議恢復高考的事(倍可親·史海鉤沉《曾建議恢復高考 他的意見只被鄧小平拿掉四個字》京港台:2018-5-19 05:54|來源:多維)。說的是那年8月,時在中科大任教的溫元凱應邀赴京參加鄧小平主持召開的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會址在人民大會堂)。與會的33位代表,絕大多數是科技教育界的老先生,只有溫元凱(1946-)一人才30出頭。與會者對當時的自願報名,基層推薦,領導批准,學校複審的高校招生方針提出異議,認為許多推薦的工農兵學員文化水準太差,極大地影響了高校的教育質量。

  會上溫元凱舉手插話,向小平同志建議恢復高考,並提出新的16字招生方針:自願報考,領導批准,嚴格考試,擇優錄取。鄧小平聽完后立刻說,溫元凱,至少採納你四分之三。當時與會者都楞了,什麼叫採納四分之三呢?鄧小平說,第二句「領導批准可以拿掉。

  這樣被鄧小平拍板確定的高校招生方針成為:自願報考,嚴格考試,擇優錄取。座談會召開時,當年的高校招生方案已經下發全國,仍然延續此前以推薦為主的政策

    於是鄧小平接著說,「能不能收回已經下發的招生政策,把招生工作推遲幾個月,今年就恢復高考,否則我們又得耽誤一代人。」這個表態,贏得與會者乃至在場的年輕女服務員們,都情不自禁地熱烈鼓掌。

    我記得前幾年看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電視劇,其中也有在1977年的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上,鄧小平拍板恢復高考並確定招生原則的情節。摘錄有關對白如下。

    鄧小平:第二個問題就是招生的原則。教育部制定的招生的原則,是十六字方針哪……

    教育部部長劉西堯:對。自願報名,單位同意,統一考試,擇優錄取。

    鄧小平:這個「單位同意」這一條,我看去掉。比如說這個考生考得好,他那個生產隊不同意,他那個車間不同意,或者說,他那個領導脾氣不好,我們這個考生,那怎麼辦呢?所以說,你那個十六字方針哪,我只取四分之三。部長同志,你看可以嗎?

    教育部部長劉西堯:可以。

    這個情節和溫元凱的回憶基本吻合。

    除了反映鄧小平拍板1977-78年恢復的高考招生方針之外,該電視劇中還有些相關的情節很值得回味。

    鄧小平(在恢復高考制度的會議上說):這次招生考試,必須面對全社會。一切知識青年,都可報考。要改變原來的招生計劃。原先定的應屆高中畢業生,它那個比例,就不要做硬性規定了。

    有人提出:這可牽扯到上山下鄉的政策問題。

    鄧小平:好,這位同志提到了上山下鄉。這個上山下鄉運動,是根據當時的實際情況制定的政策。現在,我們也要根據現在的實際情況,來決定我們的政策。上山下鄉運動是否還要繼續,這個要研究。但是我個人的意見,這不是長久之計。從實際情況來看,這對國家,對我們的學生,都是不利的。現在我們需要關注的是,我們有近兩千萬知識青年。同志們哪,這個是財富。要允許他們來參加這次高考。再說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我們也要講社會公平。

    鄧小平還提到:招生的條件應該放寬。

    方毅插話:小平同志,您指的是哪方面放寬?

    鄧小平:就是這個年齡哪,要放寬。婚否不限。

    方毅插話:如果是這樣,能改變不少人的命運。

    鄧小平:是啊,我們這些制定政策的人那,一定要為大多數人著想。文革十年了,我們有多少學生哪,沒有上大學的機會。所以我說,要特別關注六六、六七、六八這三屆的高中生、初中生,群眾說的,就是老三屆了【筆者按:如今網上還有個別人,對老三屆總愛做出些負面的評價和信息,也太不厚道了】。他們的基礎最好,有工作的可以帶工資上學。好,我就是這麼一些意見。

    鄧小平:這個招生的政治審查,我認為就這麼幾條,首先本人表現好,熱愛我們的國家,熱愛勞動,遵守紀律,決心好好地學習。就這麼幾條就可以了。

    與會者插話:這麼簡單,哪還要政治審查幹什麼?

    鄧小平(耳背):有啥子意見,大聲說話。

    與會者插話:小平同志,我是說這個政審條件,是不是太簡單了?政審如果放的這麼寬的話,就沒有必要政審了。除了監獄裡面關著的,其他所有人都可以通過了。

    鄧小平:就應該是這個樣子,這有什麼不好啊?就是要簡單,這個文件(指當年初擬定的教育部關於招生工作的意見)就是太複雜了,太繁瑣了。文化大革命以來,我們有一種錯誤的觀點,使我們對人的評價,產生了許多錯誤的條條框框。最荒謬的是什麼?血統論。有這麼一種說法,說是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起身怒聲道)這是什麼話?這是馬克思主義觀點嗎?要我說,絕對不是!(與會者群起立鼓掌)所以我們的政治審查,就是要給那些受所謂的家庭出身,社會關係所牽連的,所影響的這個有志青年打破枷鎖。讓他們有個好好學習的機會,讓他們有個成長的機會。所以我說過招生就兩條,本人表現好,第二個擇優錄取。以後的招工、徵兵和提干,都應該如此。

    教育部部長劉西堯:請鄧副主席放心,我們回去馬上修改方案。

    劇中鄧小平和葉劍英談恢復高考制度時還說道:

    我斷言,若干年之後,中國各行各業的棟樑之才,就在這批大學生【筆者按:前幾天有個視頻,是上海的錢文忠教授,高度評價老三屆在改革開放中所做的貢獻】。

    在這部電視劇里,鄧小平在恢復高考的問題上,充分顯示出其中國式偉大政治家的本色。由於上面摘錄的文字足以說明問題,就不用我饒舌了。

    我在觀看這部電視劇時,回顧起自己1977-78年報名參加高考,卻遭到單位領導無端阻撓的經歷,而當時我卻並不知道鄧小平有拿掉「領導批准」的指示。

    1977年,我在西安的鐵路部門工作,要報名參加高考卻遭到本單位段黨委副書記的百般阻撓。當時我只不過是基層工區的一名普通工人而已,和這位副書記既無恩怨,也不熟悉。該副書記是我們單位主管政治運動的。在1974年批林批孔運動開展時,我曾被短期抽調到段機關做批林批孔文件的宣講工作。當年恰好中國體委舉辦文革之後首次全國棋類比賽。我在陝西省體委舉辦的象棋比賽中獲得冠軍,被選拔為參加全國棋賽的省象棋隊運動員。該副書記認為,搞政治運動是壓倒一切的,卻又難以拒不執行省體委對我的借調令,就私下動員我自己出面推掉這次參加全國象棋賽的機會。這簡直是太強人所難了。我理所當然地婉言表示說,都是革命工作,參加全國賽也是為本省爭光嘛。我一九七四年和一九七五年,連續兩次代表陝西參加全國棋賽(四川成都)和全運會棋賽預賽(上海),並因此借調在省體委集訓長達近兩年之久。等於是下了兩年象棋,避開了本單位的批林批孔運動。我想可能因此而遭到該副書記的不滿吧。但這也是省體委借調的,該副書記也不能就此公開地報復我吧。然而就在那幾年,我所在工區曾有兩次推薦上大學的機會,均與我擦肩而過。還有一次,工區推薦我以工代干,幹了幾個月的記工員,也悄然被人情關係所安插的人取代了。到1977年,我要報名參加高考,該副書記卻死卡住,不批准我去考試。

    到了1978年,我再次報名高考,該副書記故伎重演,還是不批准我去參加考試。這件事引起當地媒體的關注,於是西安晚報社派記者到我們段機關,質問為什麼不讓我參加高考。該副書記及其操縱的辦事人員說,根據招生規定,高考生的文化程度應該是高中或相當於高中的文化水平。我是初六六的學生,而他們不認為我具有相當於高中的文化水平。但是報社記者的態度十分強硬,說我是否相當於高中文化水平,可以通過參加高考來確定,考上了我就是具備高中文化水平,考不上也不能斷定我不具備高中文化程度。由於報社記者的強硬態度,並一直待在我們段機關,不獲得滿意的答覆,決不罷休。最後,連段黨委書記和段長都對該副書記不滿意了,勸他別硬和報社記者頂牛了。無奈,在臨近高考的前五天,段黨委才開介紹信讓我去報考(報社記者仗義出面,為我爭取高考權利,我是研究生畢業之後才得知的)。那年,我們段報考的青年職工有數十名,段里專門給他們一段時間的公假(具體情況記不清了,但至少有兩三個月吧)複習功課。而我在開考五天前才報上名,卻不給我時間複習。有朋友幫忙,讓醫院熟悉的大夫給我開了五天病假。該副書記竟然讓工班長攆到我家裡,催我上班。我拿出醫生開的病假條,那位工班長卻秉承上意,說我必須去工地,那怕不幹活,坐在工地上休息也成。真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值得諷刺的是,那年我們單位只有我一人考上大學。我記得七八年的重點院校錄取分數線是340(考五門),我的總分是383分,遠遠超過重點院校的錄取分數線。這還不算,我七九年又從大學直接考上研究生。

    在我上研究生期間,又有位當地報社記者為我的高考事寫了篇報道,題目是《從象棋冠軍到研究生》。這件事帶來的直接後果,是讓我損失了一級工資。當時西安鐵路部門正好在為青年工人普調一級工資,凡二級工的青工,一律調為三級工。也就是說每月工資從43元調至52(零頭忽略不計)。我也是二級工,是帶薪上大學和讀研究生的。按規定我的工資也是理所應當地上調一級。然而,據有關朋友事後講,那篇《從象棋冠軍到研究生》的報道,使得我們段的那位副書記顏面全無,因此我應上調的一級工資也被壓住不予兌現了。

    然而,當年我怎麼就不知道,也沒有聽別人提起過,鄧小平的這一高考招生政策,即考生報考無須經單位領導批准呢?可見當時中國的許多利民政策,能否落實,也實在是個問題。後來我移居海外,直到觀看2014年的《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電視劇之前,對此信息還是一無所知。所以我在看這部電視劇時,對鄧小平拍板恢復高考,確定招生政策這一情節是非常關注的。我內心非常感慨:當年我若知道這一政策,豈容那位副書記兩次硬卡住不讓我報名高考呢?

                              李西興2018-5-27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浮平 2018-5-26 22:34
黑箱政治的政策落實幾層后就會走樣,個人當然就成了受害者,您的故事就說明這個道理。

專制缺乏短期糾錯的能力,所以要等一兩代人才看得到因果效應,也許依然看不到,一邊訴苦一邊頌歌。
回復 徐福男兒 2018-5-27 00:39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基層老百姓毫無辦法。1975年,我所在工廠的黨委書記推薦我上大學(工農兵學員),因為出身不好,報到局裡就被駁回了。也許他心裡感到歉疚吧,78年初我報考研究生,書記二話不說就批准了。至今還記得他的好。當然,尤其感激鄧小平。沒有他力主恢復高考,哪裡會有重返庠序改變命運的經歷?在今後的中國歷史上,鄧小平的地位絕對高於毛澤東,儘管他有64的污點。
回復 lixixing 2018-5-27 06:43
其實工農兵學員,也有許多人是非常優秀的。個人的學問和成就,是靠勤奮積累而獲得,並非有個學位就怎麼樣了。如現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就是在我曾工作過的陝西省博物館(現西安碑林)被推薦到西北大學的,其學識和政績都令國人和世界矚目。
回復 雲海暖流 2018-5-27 07:24
高考根本就不是鄧小平恢復的,純粹是捧鄧小平的往他臉上貼金而已。 否則,你我同年參加高考,當時怎麼沒有聽說過是鄧小平恢復的呢?

舉個例子吧,我處的省算是中國最南方的遠離北京了。高一下學期(1977年3月)才去電廠學工兩星期,就聽說要恢復高考。老師讓我們回校編班,搞尖子班。可那時,鄧小平還沒恢復工作哦。鄧小平是1977年7月以後才復出的。可見,最早要恢復高考的絕對不是鄧小平!這事情我為啥會記得牢呢?因為當時老師推薦幾個同班的去參加77年高考,沒有我,儘管後來我78年考了全校第二。

現在普天蓋地都說鄧小平恢復高考,真是奇怪。可見中國人都不喜歡講事實,尤其是知識分子,喜歡吹牛拍馬。你文章說是第一個建議的是溫元凱,以前還有文章說是武漢大學的查某人。大家都喜歡當馬後炮的功臣啊。影視劇更不可以當歷史。

鄧小平充其量當時也是高考贊成人之一,這麼重大的事,最後的拍版肯定是華國鋒。

補充一句:我到了1990年出國之前在國內都沒有聽說高考是鄧小平恢復的。也不知道從哪一年開始把恢復高考算成了鄧小平功勞了?估計是2000年以後的事了。
回復 ryu 2018-5-27 09:37
人治的結果,決定了歷史都可以重寫、塗色。
雲海暖流 的話有根據。
回復 borninheaven 2018-5-27 10:58
這麼久的坎, 還沒過啊?
回復 門外照斜陽 2018-5-28 04:54
雲海兄的話有道理. 恢復高考, 好像四人幫一垮台就開始張羅了, 77年就開始了招生(當時政審還有), 所以應該主要是華國鋒的決定, 當時鄧小平還沒有最後拍板的權力.
還有改革開放, 應該是從毛澤東時代就開始了往西方派留學生(雖然當時審查很嚴), 引進外國設備(如武漢軋鋼廠), 華國鋒時代已經是大張旗鼓的開放, 鄧小平時代, 則走得更遠, 如取消政審,完全取消階級劃分, 讓外國資本進入中國等.
回復 lancasor 2018-6-10 15:50
七七、七八年的政審還是很講嚴厲的,七七年因刷下來一大批考生,民怨沸騰,七八年依然如是,人民日報專門發表評論員文章要求糾正。我就是七七年被刷掉,七八年先被刷掉,後來補錄的。
另外鄧小平主持恢復高考的說法是正確的。鄧小平恢復工作後分管教科文衛,當時卡住招生工作會不準散會,直到恢復高考的方案出台,所以七七年的高考在冬季舉行。主張恢復高考的是武漢大學劉道玉等人,溫元凱當時應該說不上話。實際上鄧小平一復出,華國鋒就被架空了,許多當事人的回憶錄都可以相互印證。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5 21: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