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秦嶺盤山公路上的酒奠梁碑

作者:lixixing  於 2018-5-5 07:3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文革與下鄉|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評論

關鍵詞:知青, 上山下鄉, 交通, 抗戰, 趙祖康


秦嶺盤山公路上的酒奠梁碑

 

          今年距1968年中國知青上山下鄉大潮的興起,已經整整五十周年了。我把原發於貝殼村的《重遊知青點》(2009126)一文,以及所附的八幅照片,加上按語重發在微信和中國知青網上,以示對這次影響千萬中國青年人生的運動之紀念。其中兩幅照片是在今寶漢路段秦嶺盤山公路的酒奠樑上拍攝的。一幅是在酒奠梁碑亭前拍攝的,碑銘為民國卅五年一月 酒奠梁,趙祖康題

        一幅是寶漢綫拓寬改建工程竣工誌碑

    其銘文曰:

          寶漢綫拓寬改建工程竣工誌

     川陝公路 始於抗戰 前方後方 以此相連

     祖康先輩 殉國之願 篳路藍縷 打通寶漢

     改革開放 道路更寬 從此蜀道 不比登天

     千里錦城 一日可還 世紀之功 樹碑立傳

     酒奠路魂 日月可鑑 激勵後人 勇往直前

              寶雞公路管理局建亭立碑

     胥培才撰文 宋志賢書丹 二千零二年十月


         兩通碑的銘文均提到趙祖康(或曰祖康先輩)

     趙祖康(1900-1995)江蘇省松江縣人,被譽為中國公路泰斗道路大王,並與詹天佑、茅以升並稱為中國交通工程三傑


      五十年代的趙祖康 


            趙祖康18歲考進了南洋大學(現上海交通大學),后又轉入唐山交通大學(今西南交通大學)攻讀土木工程,抱著交通救國工程救國的理想,留學美國康奈爾大學,專攻道路工程,身懷報國志,放棄了留美工作。曾擔任國民政府交通部公路管理處處長、局長等職,為中國公路建設做出很大貢獻。

    1945-1949 他任上海市工務局局長、兼都市計劃委員會常務委員會及執行秘書,上海解放前夕,短暫擔任過上海市代理市長。解放后,他曾先後擔任上海市工務局局長,市政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副市長,人大副主任和政協副主席,為上海市政建設做出重要貢獻。所以在他九十壽辰時,時任上海市長的朱鎔基曾專門題詞向他表示祝賀。

          


                 

        198992日,上海市市長朱鎔基

      為民革上海市委名譽主委趙祖康祝壽

 

    20世紀三十年代,由於戰爭形勢的需要,為打通物資供應西北通道,國民政府決定修建西蘭公路,並且延至河西走廊直抵新疆中蘇邊境。正是在這個背景下,趙祖康主持修築了西蘭公路、西漢公路和樂西公路,這些公路後來對抗日戰爭時期的物資運輸發揮了巨大作用。

    西漢公路,是由西安到漢中,全長254公里,基本上是沿著古蜀道的北棧道修築的,工程之艱險是可想而知的。該路線是從西安經寶雞越秦嶺,經鳳縣、留壩,至褒城漢中。

    酒奠梁碑就樹立在秦嶺盤山公路的酒奠梁路段。我在鳳縣插隊期間,酒奠梁附近有個酒奠溝糧站,距留鳳關約十來里。那裡主要接收附近社隊送交的公糧和公購糧。也供應插隊知青第一年的口糧(均屬未經碾磨的玉米)。我記得當時當地插隊的男知青,每月四十五斤玉米,女知青每月四十斤。我們隊20名知青,五名女生,每月要在那裡購買825斤玉米。一斤玉米那時大概不過七八分錢,錢是由撥到隊里的知青安置費(每個知青由國家公費撥支275元,包括修建知青住處和第一年分紅前的口糧及必須品如農具等的購買)里支出。我所在的生產隊距酒奠溝糧站約五六十里。我曾多次和插友在當地社員的帶領下,拉著架子車去那裡為本隊知青購買口糧和送交隊里的公糧和公購糧。每次都是天不亮動身,到天黑才返回。拉著滿載糧食的架子車,往返100多里的山路,當時可謂超重體力活兒也。記得有次我和隊里的記工員老王去酒奠溝糧站知青口糧,返回時下雨了,數十里山路泥濘難行,回到隊里已經是深夜。我渾身濕透,累得幾乎脫力。

    我當時極為感慨,為什麼縣裡不通便一下,由隊里支付知青口糧,然後再從公購糧里扣除呢?再者為什麼隊里養那麼多牛,卻不配備起牛車呢?前者是當地行政機構對糧食統購統銷政策的死板執行所致,後者則是當地的生產力在某些方面,可謂倒退到中國上古商代先王王亥服牛(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水平之前了。

    我記得那次在路上,有隻野貓跳在我們糧車上。那貓屬於花狸貓型,精瘦精瘦的。我將那隻貓留在我們知青的住處,沒想到那貓當天就捉住一隻大老鼠。之後連續數日,那貓又捉住好幾隻老鼠。大概待到我們那兒的老鼠被捉盡之後,那貓又不知去向了。

    我當時雖然多次路過酒奠梁路段,卻不知道趙祖康其人以及該公路在中國抗戰期間的重要性。

    2008年我回國探親重遊知青點,返途時在酒奠梁留影,並拍下寶漢綫拓寬改建工程竣工誌碑的文字。才得知當年抗戰時期,這條公路對前方後方交通相連的重要性。

    交通發不發達,對像中國這樣幅員遼闊的大國,是至關重要的。所以公元前221年秦統一六國之後,在鞏固統一的諸多措施里,有修馳道之舉。近代的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孫中山把民國大總統推讓給袁世凱之後,就準備全力推動中國的鐵路建設事業。然限於當時的時局紛亂,孫先生直到1925年病逝,也未能將此事促成。

    古語有云,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平蜀未定。說的就是蜀地因交通閉塞,當地政局經常不穩定。南宋能與金抗衡,與川陝駐軍名將吳玠(1093-1139)屢敗金兵,阻住金兵入川之路,關係很大。由此可見,當年趙祖康組織開通西蘭、川陝諸條公路,對國人堅持抗日戰爭意義之重大。

    如今中國國力鼎盛,除穿越秦嶺的盤山公路拓寬改建之外,還有鐵路和民航(包括國際航班)以及其他的公路路線,使得四川和全國乃至世界各地的交通更加便捷。特別是最近開通的西成高鐵(全線於2017126日開始運營),把西安至成都由原普快的11個小時縮短為4小時。蜀道確實不再難了。

               李西興 2018年5月5日於紐西蘭奧克蘭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lixixing 2018-5-5 11:12
趙祖康先生不僅被推選為民革上海市委名譽主委,還曾被選任為民革中央副主席呢。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8 04:4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