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由聰明轉入糊塗的藝術

作者:紀洞天  於 2008-12-19 09:5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雜談|通用分類:其它日誌|已有9評論


     由聰明轉入糊塗的藝術

                                      紀洞天

「難得糊塗」據說是清朝著名書畫家鄭板橋留下的一句名言。

有一年,鄭板橋到一位老者家借宿,老者自稱是荒村野臾糊塗之人。老人請鄭板橋留下墨寶,鄭板橋欣然命筆:難得糊塗,並蓋上名章「康熙秀才,雍正舉人,乾隆進士」,很有些得意。鄭板橋也請老人題寫一段跋語,老人隨手寫下跋語,其中有一句「聰明難,糊塗尤難,由聰明轉入糊塗更難」,也蓋下了印章:「院試第一,鄉試第二,殿試第三。」,鄭板橋大感羞愧,從此深得難得糊塗的真諦。

後來,鄭板橋當了濰縣知縣,其堂弟為了祖傳房屋的一段牆基,與鄰居訴訟,函請鄭板橋轉告興化縣知縣,以便贏得官司。鄭板橋立即回通道:「千里捎書為一牆,讓他幾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勸堂弟為人處世不要太較真,不妨退一步海闊天空。

古代有難得糊塗之人,現代也有難得糊塗之人。

著名學者吳宓在三十年代清華外文系是三大台柱之一。1929年,錢鍾書以英文滿分考入清華后成了他的得意門生。誰知當時的錢鍾書年青氣盛,恃才傲物,不把恩師看在眼裡。錢鍾書上課從不記筆記,而是看閑書,吳宓也不在乎。上完課,吳宓還會徵求錢鍾書的意見,錢鍾書總是先揚后抑,不屑一顧,吳宓也不氣惱。不但如此,錢鍾書還狂妄地嘲笑吳宓太笨。當吳宓與33 歲的情人結婚時,錢鍾書還調侃恩師的新娘為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吳宓則一笑了之。錢鍾書出國學成歸來,吳宓力排眾議,力主聘請錢鍾書回清華任教。錢鍾書教了二年,因與他人不和,辭職他就,又是吳宓極力挽留他。多年之後,錢鍾書深感受當年自已年少輕狂,特地登門向吳宓道歉,吳宓笑道:我早已忘了。

男人有難得糊塗之人,女人也有難得糊塗之人。

香港著名女作家亦舒就是個有名的難得糊塗之人。有一天,她與友人到館子共進午餐,想不到肉不新鮮,友人火了想要把領班叫來訓斥一頓。亦舒立即阻止了,她說:我們只不過一小時的歡聚時間,不必為一小碟菜浪費二十分鐘的時間,下次不來這地方就是了。亦舒說過:人活久了,總算變得有點小聰明能幹明了,再也不為無謂的細節斤斤計較,毫無宗旨可言。

國人有難得糊塗之人,洋人也有難得糊塗之人。費曼是諾貝爾物理獎的得主,他在康奈爾大學教書時,時常參加那兒舉辦的社交晚會。費曼長得年青,帥氣,根本不像個教授。當他與女孩跳舞時,女孩都會問他,你是大學部的,還是研究生部的學生。費曼答:我是教授。女孩問:你教什麼?費曼答:理論物理。女孩問:你也許還想說你研究過原子彈?費曼答:是呀,我曾在羅沙拉摩斯呆過。後來,費曼發現,凡與他跳過舞的女孩,都不再跳第二支舞了。費曼是個聰明人他終於想明白了。以後,凡是有女孩問他的基本情況,他都採取了模糊的策略來應對。女孩問他,你是大學部的,還是研究生部的學生。費曼答:你猜。女孩問:你是大學部的學生?費曼答:才不呢。女孩問:那你是研究生部的學生?費曼答:也不是。女孩問:那你到底是幹什麼的?費曼答:我不說。女孩問:你為什麼不肯告訴我?費曼答:我不想說。這麼一來,情況就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了,女孩們不但樂於與他跳舞,而且也開始與他交談了。

難得糊塗的人是敢於取捨,善於取捨的,他們丟棄了枝枝節節的東西,保住了最核心的價值。只要不違背自己的道德底線,人在平日的處世中不妨難得糊塗,特別是要掌握由聰明轉入糊塗的技巧。難得糊塗,蘊含著的極其豐富的哲理,應當將它視為人生境界的追求。眼前吃點小虧沒什麼,從長眼看,難得糊塗的人才是有福之人,是具有大智慧的人。

                 12/18/08

 

7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四合院的閑人 2008-12-19 10:18
難得糊塗的人才是有福之人,是具有大智慧的人。
同感!
回復 Waterlily888 2008-12-19 11:27
女作家亦舒的文筆,我很是喜歡了很長一段時間。她寫情,既乾淨利落,又纏綿深情,還立足現實。
回復 ww_719 2008-12-19 12:21
難得糊塗,難得明白~~
回復 媽媽咪 2008-12-19 15:18
贊!做一個難得糊塗的人!
回復 nnyycc 2008-12-19 22:50
學習了!看完文章覺得自己需要改的地方很多。謝謝指教!

"千里捎書為一牆,讓他幾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每次看到都有新的感受。
回復 水影兒 2008-12-21 06:40
讀過幾本亦舒寫的小說,她的小說像機關槍,全是對話體的,不讓讀者喘氣。她在書中說的警句,倒值得深思。
回復 普通一丁 2008-12-21 18:25
知識易得,智慧難求。
教授肯定有知識,但不一定有智慧,但是費曼就是個有智慧的教授。
特喜歡跟一些智慧老人一起,從他們的身上得到的不一定是知識。
回復 野木耳 2008-12-21 23:06
水影兒: 讀過幾本亦舒寫的小說,她的小說像機關槍,全是對話體的,不讓讀者喘氣。她在書中說的警句,倒值得深思。
同感,不同的是,木耳只是翻了幾頁~
回復 redbud 2008-12-22 02:03
向費曼學習......

有人問,你是大幾的?你猜。大二?不是。大三?也不是。那麼你讀研究生?也不是......,你到底是幹什麼的?不告訴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我不想。

這樣一來,情況180度大轉彎......

這個聖誕就試試。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8 20:3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