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說《兩眼淚汪汪》(13)

作者:舞戈  於 2014-10-15 00:0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6評論

關鍵詞:小說

      吳中華回到老家后,把夏震宇出事的消息帶了回去,一時間傳遍了鄉里。人們除了對這位第一個從下河鎮走出去的大學生表示惋惜之外,並不願意傷害他的父母,所以他的父母一直還蒙在鼓裡。橋頭鎮的葉青青父母聽到這個消息卻放心不下,決定去省城去找葉青青。

      葉青青從雷總辦公室回來,發現父母、姨夫還有同學高靈已經在她的宿舍附近等了她很久了。葉青青便強打精神招呼他們一起去宿舍。

      葉青青的父親不管葉青青的心情怎麼樣,見面就埋怨葉青青交友不慎,闖下大禍。必將連累葉青青。這事搞得遠在橋頭鎮的父母都知道了,看了不是小事。葉青青臉色蒼白,低頭不語。

      高靈找杯子給叔叔阿姨倒水沖茶。招呼大家在狹小的單身宿舍落坐。

      葉青青的媽媽也說,這可不是兒戲啊,組織上一定會來找你談話的。說不定這這身軍裝穿不住。

      這是葉青青的軟肋,這是一記悶棍,這也是打在葉青青軟肋上的一記悶棍。葉青青太愛這身軍裝了,這身軍裝是葉青青的第二次生命。原本考上藝術學院時,自己以為可以實現舞台夢。未來將跟鮮花、掌聲、舞台聯繫起來了。哪一位學演唱專業的沒有一個舞台夢?可是自己的專業老師高老師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把葉青青這個夢想給打碎了,高老師告訴葉青青,實現舞台夢,要看你自己有沒有那個命。這個夢想的實現光靠努力是遠遠不夠的,不僅要有天份,還要有機遇跟平台。說白了,一般人沒有這個命,很多學演唱專業的女學生最終混成了下等歌廳的酒吧女,不是賣唱而是賣笑。開始葉青青還不服氣,努力學習,後來發現自己的師兄師姐的確有很多人都去歌廳賣笑了,這才覺得老師講得一點都不誇張。就在自己對選擇這個專業而灰心喪氣的時候,機遇又來了。部隊向她拋出了橄欖枝,部隊能給她一個健康的舞台。部隊會給一個任何有專業特長的人提供展示才能的平台,這個平台重新燃燒起葉青青心中的夢想。就連高老師知道了也眼睛一亮,說你還真有這個命,好好把握這個機會。沒想到,還沒摸著這個平台的邊,就被打了這樣的一記悶棍。你說,是不是讓人感到徹骨的絕望?

      葉青青端坐在那裡,看著自己的腳尖,無聲地抽泣起來。

     血濃於水。葉青青的爸爸還在不停地嘮叨:我們還不是為你擔心,為你考慮?我們除了你,還有什麼呢?葉青青發現他的爸爸除了憔悴了很多,跟自己讀大學以前比,也老了很多。人突然變得嘮叨的時候,的確就真的老了。

      葉青青的姨夫張亮說,這事不是不可以扭轉乾坤,關鍵還得看自己。不承認跟小夏談對象,就能撇清自己。如果領導問起,就說你的男朋友是馮建國。誰都知道夏震宇是個小流氓。小流氓來騷擾我們漂亮的青青也是很正常不過的,領導一定會理解的。

      好。馬上跟這個小流氓劃清界線。葉青青的爸爸頓時感到了柳暗花明,立刻跟張亮商量怎麼應答領導的問話,最好是編得天衣無縫。還讓張亮馬上去找馮建國,把這事落實到實處。

      你們別給我添亂了,好不好?能不能讓我清凈一會兒啊?葉青青哽咽地說道:事情也許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嚴重。

     還在為他辯解?葉青青的爸爸聲音激動,有些恨鐵不成鋼:真是執迷不悟!

     叔叔別急,有事可以商議。高靈急忙給葉青青解圍。

      那天晚上,高靈一直陪伴著並安慰著葉青青,直到很遲才離開。

 

      不是葉青青的父母杞人憂天。一周后,政治部的領導果然找葉青青談話。談話的場面很正式,有校長以及政治部的主任張大民在場,旁邊還有位戰士做談話筆錄。

     一貫平易近人的張主任,平時對葉青青總是一團和氣的微笑,此時卻用嚴肅的語氣發問:「姓名?」

     葉青青:「葉青青。」

     張主任:「性別?」

     葉青青小聲地說:「這還用問?」

     張主任的聲音冰冷而嚴厲:「要你自己回答!性別?」

     葉青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老老實實地回答:「女。」

     張主任:大一點聲音。「性別?」

     。。。

     張主任:「夏震宇跟你什麼關係?」

     葉青青此時抬起來頭,這莊嚴肅穆的氛圍讓她感到窒息。腦海中浮現了自己暑假身著軍裝回到家鄉時,童年的夥伴們羨慕的目光、自己父母接待親友時自豪的神態,還想到父母為了保護自己這身軍裝苦口婆心地勸說自己的場景。后又想到衣著單薄的夏震宇給自己買玉墜的場景以及自己身著軍裝跟夏震宇站在長城上拍照時那種幸福得不能用語言來表達的感受。震宇會是小流氓?如果夏震宇真的有事,自己要是承認跟夏震宇在談對象,被取消軍籍估計是在所難免的,自己最終將離開這引以為豪的學校。葉青青彷彿預感到了心中的那個舞台夢就象一朵飄忽不定的雲,隨時就會被微風一吹,消失了。想到這裡,眼睛禁不住流淚。

      張主任又嚴厲而冰冷地問了一遍:「夏震宇跟你什麼關係?」

      「他是我的男朋友。」葉青青哭了,她心裡想,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都應該一起來面對。

      張主任:「他現在在哪裡?」

     葉青青:「不知道。」

     張主任:「你們最好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

     葉青青:「在北京。」

     張主任:「具體一點。」

        。。。

 

      詢問結束后,政治部的張主任把詢問筆錄複印了一份交給了會議室里等候的兩位檢察院的同志。張主任問,那個夏震宇到底出了什麼事?檢察院的那位胖一點的同志說,有個案子涉及到一副畫,這幅畫是夏震宇拿來的,我們想找到夏震宇,了解這副畫的來龍去脈。現在找不到這位夏震宇,他的女朋友葉青青可能會知道他的下落。只好來打擾你們了。

      張主任跟檢察院的同志握手,說,放心,只要有夏震宇的消息,葉青青會馬上向組織上彙報。我們也會在第一時間通知你們。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Monalisa 2014-10-15 03:18
先來佔位,過會仔細看。
回復 舞戈 2014-10-16 11:10
Monalisa: 先來佔位,過會仔細看。
誠懇地徵求建議,有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回復 舞戈 2014-10-16 11:11
   看的人越來越少了。。。
回復 Monalisa 2014-10-16 11:23
整篇讀完了,集中提   
回復 Monalisa 2014-10-17 01:31
舞戈:    看的人越來越少了。。。
堅持下去呀
回復 舞戈 2014-10-17 19:44
Monalisa: 堅持下去呀
   必須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8 16: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