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遠行雜記(七)

作者:秋天的雲  於 2014-11-7 07:1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移民生活|已有61評論

                                                                  遠行雜記(七)

 

                                       厄運連連

    (寫完本集博客后,俺發現用《厄運連連》來標題比《驚魂黃石夜》更恰當。全篇流水賬我自己都嫌哆嗦了,但是我不想遺落下全過程中的任何一點細節,因為我的遊記是為了有一天老來走不動的時候,翻出來回味的。所以請前來關注的網友多多包涵,如果沒有興趣可以忽略。)

    黃石公園內8字形遊覽線的右上線,我此次的行程中沒有把它作為重點去做詳細的功課,因為從Grand Canyon北上到Mammoth Hot Springs 景點這段線上一般意義上的景點不多,通常情況下遊人極少。去了就是看連綿的群山,到臨近的Lamar Valley去看動物。時間和興趣的原因俺只準備了看一個在路邊的景點Tower Fall所以有關交通狀況到底如何?我心中是基本上沒數的。一個人可能無知無畏,但是面臨心中完全不清楚的歷程是會恐懼的。俺就是這樣惴惴不安地重新駕著車駛進黑得讓人透不過氣來的前方。

    才離開Grand Canyon的十字路口就開始爬坡上山,這裡不愧是白天看群山的地方,那山真是一山接著一山,彎道是一彎連著一彎,彷彿沒有盡頭。一直到俺耳膜都有了高山反應的感受了,山勢才稍微緩和一些,可彎道依舊那麼急那麼多。

    夜幕下環顧四周,貌似這夜間大峽谷的山路上就俺一輛車在山道上爬行。俺看不清道路旁黑黢黢的山谷到底有多深,但是看從山谷里擠過來的茫茫迷霧,可以感覺得到這是行駛在雲端里,雲層離地會只有十幾米高嗎?偶爾昏黃的車燈會照射出前方一片松林的樹尖,定睛一看全身激出一身冷汗,這裡是急彎,如果不及時恰到好處的轉動方向盤,再往前一米,汽車就衝出道路與松林為伍了。自然而然俺不自覺的就把車往道路中間靠,不惜犯規壓著雙黃線行駛。

    有一段路比較平坦,感覺只是個微微下傾的斜坡,但是在濃霧的遮蓋下,車燈的光照顯得特別的暗淡,看不清路面。我把右腳尖放在剎車上,讓車自己慢慢地向前滑行。特奇怪此刻耳朵彷彿失聰了一樣,聽不到汽車行駛時和空氣的摩擦聲、Engine運轉時固有的輕微的轟鳴聲,整個世界靜得令人難以置信,只有一種在黑暗中往無底深淵緩慢下沉而去的感覺。如果就這樣一直虛霧飄渺地沉落下去也許並不讓人特別害怕,令人恐懼的是山裡易變的天氣,剛才還是雲遮霧繞,轉眼天邊閃現出一道道耀眼的閃電,閃電中我看見巨石山林全部露出猙獰的面孔,張牙舞爪地步步向我逼近,幸好還沒有炸耳的霹靂跟進。但就是這樣我都馬上想到:會不會在雲層上行駛的俺被雷擊中?難道今晚真的是在劫難逃?

   下面的照片是俺第三天白天路過這段路時拍的照片。

  

  

   以上兩張是在園內8字遊覽線右上邊路段上最高點拍的,是真的在雲層上行駛

 


 

     這樣的彎道比比皆是。

    這是從猛獁熱泉公園山上往下拍的河谷。到北黃石拱門需要從猛獁山上右轉左轉N道急彎下到河谷底。照片是拉近拍的,高度不是看到的這一點點。上面第一張彎道片片就是在那裡半山腰拍的。

    據說人在某種特定的環境下,被逼無奈時,可能會嚇趴,也可能反倒豁出去了。俺的天性是屬於後者,到了今晚這一步,俺天不怕地不怕的倔勁上來了。最嚴重的後果不就是個死嗎?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今晚就是不幸衝下山谷或被雷擊擱到這裡也是天意。天意難違!幹嗎臨死之前把自己搞得那麼緊張難受?想點輕鬆開心的事。

    先想想,如果我死了,我女兒他們大概不會很難過吧?俺人壽保險賠的錢夠她兩個兒子上大學的開銷了,她有一個如意的家庭,不會因為我的離去而精神沒有寄託;可憐的是俺老媽,白髮人送黑髮人難過是肯定的,不過還有俺老弟呢。自己呢,在這個世上還有什麼遺憾沒有?榮華富貴是沒有享受過,但似乎我有那個命能得到的都經歷過了。再挖掘一下,貌似還是有一個小小的心愿沒有了解。一直嚮往有一天能穿得非常正式的坐在古老又金碧輝煌的大劇院,如痴如醉地欣賞一場世界頂尖級的芭蕾舞團上演的《天鵝湖》,當然有一個能和俺同樣進入狀態的人陪同更好。這個大概只有遺憾了。命也!

    再想想,俺今天走了,我的那些中美老朋友們、網友們如何能知道這個消息呢?可能明天警察發現后,有電視台實況播出,看他們能不能從這裡知道俺的去向。知道了他們會為此難過到什麼程度呢?還有消息傳回中國后······

    突然想起每次回中國,都會遇上那麼兩三個以前的老鄰居、老同事或朋友的什麼人去世,都會由以前的廠工會,現在的居委會用黃顏色的紙出一張告示,上面寫著某某同志,中某黨員,因什麼什麼原因於某年某月不幸去世,·······某某同志一生擁護某某黨,對某某黨無限熱愛,(這一段評價對每個死去的人從來沒有拉下過)為某某黨的革命事業奮鬥了終生,對於某某的去世我們表示沉痛的哀悼。我們要化悲痛為力量······每次看到這裡俺都會極不厚道的笑一下。原因是這些同志們俺太熟悉了,清清楚楚的知道他們一生在幹些什麼,想些什麼?他們中的誰誰發過牢騷每月交TMD那麼多黨費划不來,要退出某某黨不讓,誰誰的老爸文革中戴高帽遊街被打后受了內傷英年早逝,臨死時說,早曉得就跟G軍到······;誰誰從部隊上是營級轉業下來的, 因為和領導不和被安排到大材小用的崗位,終生耿耿於懷,日日咒罵某某黨·······俺有一次都對寫類似通告的前同事說過,我拜託你我死後放過我吧,不要如此認真地搞笑一個逝者。俺的前同事把話題岔開了,說可能我死了你都還沒有死,所以你的蓋棺定論不會是由我來寫的。現在看來如果今天晚上俺真的就掛了,傳回中國這訃告還是由那傢伙來寫,俺還得被認真地用來搞笑,煩人!看來俺得預先給自己寫一個訃告:秋天同志因為貪玩,於某年某月日玩死在美帝國主義的黃石公園。享年x x x 歲,該同志一生政治歷史清白,沒有參加過任何黨團組織,一生沒有破壞得了革命事業,連公家的信簽紙都沒膽量偷拿過一張。人固有一死,秋天同志為玩而死,死得其所。對於她的去世我們不要庸俗的流鱷魚的眼淚,讓我們化惋惜之情為力量,另外尋找麻壇上的新兔兒來刮(四川稱麻將桌上常敗將軍為兔兒)······想到此,俺啞然一笑,緊張情緒一掃而光。一切都無所謂了,該怎麼的就怎麼地。一放鬆,俺就把車裡的音樂打開放到最大音量,嚇嚇動物也好啊,據說園內有時候動物會跑上公路。

    大約晚10點左右,俺看見左前方有一盞燈掛在貌似一個加油站的加油機上。俺極大的鬆了一口氣,再也不用發愁汽油盡了汽車會停擺在半路上了,順便還可以問問路。俺迫不及待地轉進了這個只有一盞電燈的加油站。誰知道開近一看,商店的門口隱約可見寫著Close 的一張硬紙板掛在門上,加油機的液晶顯示器上一個亮點都沒有,顯然不可能加油了。白激動了一回,走吧,還有約3.5格油,36邁路程應該夠了。(後來了解到這裡是Junction 商業點,當時我還以為是墓地呢,整個就一盞燈鬼火一樣)

   誒----,我該從哪個方向出去呢?黑暗中實在是沒有方向感!該死的GPS也還沒動靜,他都還沒反應過來,俺能反應過來嗎?幸好,有車燈往這個方向照進來了,天無絕人之路,救星來了!

   好事沒有一而再再而三,問路也是如此,這是當晚我的第三次問路。開車進來的白人小伙是從加拿大來的,他都是看見我的車而進來問路的。我們相互看看對方的車牌后無奈地道一聲:「Sorry, bye bye不知道他後來如何?我則是根據他從加拿大來判斷他此刻一定是從北門過來的,他從哪個方向開過來的,我就從哪個方向開過去就是正確的。

   又開了約一個小時,GPS上顯示還有17邁地到達目的地的時候,遠遠的望見對面山上有稀稀落落的燈光出現了,對於一連幾個小時在黑暗中爬行沒有看見過兩盞以上電燈同時出現的人來說,無疑這就算得上是燈火輝煌了。勝利在望了!

   誰知道俺還是高興得太早了。

   來到有燈光的地方后,GPS沒有帶著我往燈光最多的地方去,反而帶著俺一連拐了兩個特急的右轉彎,又似乎左拐3次彎下到很深很深的一個河谷里,又看不見任何一盞燈了!Gardiner 你到底在哪裡?看看GPS上反映的里程還有十四五邁。管它的,GPS你今天愛帶我到哪裡就哪裡,反正俺也累了,剛才路過的是哪裡俺都懶得去想。(第二天才反應過來這應該是猛獁熱泉所在地)俺繼續往前大約又行駛了幾邁地,看到了一個收費站。此刻的我都反應不出來這是黃石北門到了,更荒唐的是來到北門的標誌性建築拱形大門下,我竟然疑惑這怎麼剛出公園又進到公園裡來了呢?因為我一直認為著名的北大拱門應該是在收費站的裡面。夜晚行走在路上,真的不是靠眼睛而是靠猜測來辨別方向!這樣下來走從來沒有走過的陌生路那有不迷失方向的啊!

    眼看GPS上顯示的路程越來越少了,俺敢耍橫了,走!跟著GPS指引的路走,就還有11邁地,看你今晚到底能把我帶到哪裡去?

    2014926號從下午5起對我來說真是個太不吉利的時光段了。穿過北大拱門后我的右手邊就是一個浸入了夜深沉,沒有幾盞燈亮的小村莊,我不相信這就是Gardiner鎮。一、記得地圖上小鎮在公園外有一段距離,GPS 也顯示目的地還有11邁,二、這幾盞燈的地方也太荒涼太小了,哪像一個鎮?好歹你還處在一個著名的旅遊勝地的北大門,商業廣告用的霓虹燈有幾個掛起嘛!沒有!!當GPS把我帶領著往裡走的時候,俺就一直心裡嘀咕。果然,我連人帶車被帶引導到一個坑坑窪窪不知是幹啥用的堆滿石頭,水泥木材的工地上。此時的俺到不是害怕,簡直是氣得要吐血了!把俺帶到這種鬼地方,萬一什麼鐵釘把車輪扎破了怎麼辦?到回頭,俺不聽指揮了,哪裡的燈多幾盞,俺就往哪裡開!管他單行道還是雙行道,開到有人的地方再說!

    終於俺把車開到了一個還在營業的酒吧間門外。從酒吧里快步走出來幾個男的,看樣子他們以為是生意來了,都帶著明顯的招攬生意的熱情。一看是個年級不輕的女人坐在車上都有點失望。我還是硬著頭皮問他們這是哪裡,知道我要去的旅社嗎?應該怎麼樣去?可惜白問了!倒也是,一個見識廣的當地人,不會去這種一看就帶色情的酒吧工作的,要是問到那些進進出出的穿得少得不能再少的年輕女性,那就更一問三不知了,三問有半知的當地女人都不會在本地從事這份工作。還好,雖然沒有問到旅館的具體方位,但總算問到了這裡就是Gardine鎮,還從那些人不停地接聽電話中意識到這裡可能有手機信號了。

    俺在與世隔絕了整17.5個小時后打通了俺女兒的電話,避重就輕的告訴了她我現在的情況,讓她趕快打電話給我預定的旅館,詢問具體方位,說明遲到的原因,問床位還留給我沒有?如此這般一番后,俺磕磕碰碰地在汽油還有一小半格的時候,找到了離 Gardine Downtown 11邁地,在鄉下的北黃石青年旅舍。

    俺激動地跳下車來去敲值班室的門。兩分鐘后就發現還是沒到高興的時候,值班室的門幾乎都被俺敲破了也沒有人回應,掏出手機打一下?一看又沒有信號了,俺站在門口發起呆來。此刻老天爺也不但不幫忙,反倒噼里啪啦地下起雨來了。

    無奈之下,俺冒昧地敲開還亮著燈光的一間客房向人一打聽。原來旅館的值班人員10點鐘就下班了,現在已經快午夜12點了,根本不可能找到人來安排我住進某房間。人家告訴俺,你還是返回小鎮另找住宿吧。

    本人這天晚上就是如此厄運連連!

    俺臨離開的時候,卯足勁踹了那個旅舍的值班室的外牆一腳,實在是氣得俺不發泄一下,真的要昏倒過去。接了電話的老闆,你就這樣愚弄你的顧客的嗎?說一聲你的旅館在鄉下太晚了可能沒有工作人員值班了你要死嗎?現在俺車汽油的警示燈都亮起來了,能不能開回到鎮上都不知道,原本是打算到你旅館的附近加油的,鬼才曉得你在鄉壩頭。

   俺百般沮喪地冒雨返回到Gardiner 鎮,找了三家旅館后,終於有一家還有一間空房,收費稅前100刀。

   晚1點另5分精疲力竭的俺躺在床上,給女兒打電話報了一個平安。俺女兒小心翼翼的試著說:哎呀,媽媽,不是我說你,你太貪耍了。連阿標(俺女婿)都說,他都不敢在沒有通訊信號的山路上開夜車。你明天還是直接開回來算了。以後有機會再說。俺半醒半昏迷中敷衍道:明天再說,你現在打電話告訴那旅館的老闆,我到了他的旅館,沒人值班,明天我去和他們交涉退錢。

 

發表評論 評論 (61 個評論)

回復 總裁判 2014-11-7 07:18
全部看完,並沒有「精疲力竭的俺躺在床上」,俺只是做了做眼保健操。
回復 總裁判 2014-11-7 07:21
關於您文章中的「 突然想起每次回中國」,這部分可以單獨成篇,倒也是一景,有不少內容的。
回復 light12 2014-11-7 07:28
膽子太大了
回復 徐福男兒 2014-11-7 07:40
膽子太大了。
回復 fanlaifuqu 2014-11-7 07:53
冒險小說般!
回復 秋收冬藏 2014-11-7 07:57
膽子太大了。zt.
不過還是很欽佩你的勇氣。
回復 秋天的雲 2014-11-7 08:58
總裁判: 全部看完,並沒有「精疲力竭的俺躺在床上」,俺只是做了做眼保健操。
   不好意思,太羅嗦太長了,累到你的眼睛了。
回復 秋天的雲 2014-11-7 09:00
總裁判: 關於您文章中的「 突然想起每次回中國」,這部分可以單獨成篇,倒也是一景,有不少內容的。
倒也是,只是還得找個由頭才能另出一篇。
回復 秋天的雲 2014-11-7 09:00
light12: 膽子太大了
俺也分啥場合
回復 秋天的雲 2014-11-7 09:01
徐福男兒: 膽子太大了。
   俺也分場合的,有時也膽小。
回復 秋天的雲 2014-11-7 09:02
fanlaifuqu: 冒險小說般!
算不上啊!只是碰上了而已。
回復 秋天的雲 2014-11-7 09:03
秋收冬藏: 膽子太大了。zt.
不過還是很欽佩你的勇氣。
俺莽撞,以後不敢了。
回復 看得開 2014-11-7 09:11
看到你寫的傳回中國的訃告,笑翻了
回復 xqw63 2014-11-7 09:14
膽兒真大
回復 看得開 2014-11-7 09:14
看來上帝決定你不該絕在黃石公園裡邊,你走了幾小時的黑碼嗎的山路上都沒有野生動物走過。真險呀!
回復 leahzhang 2014-11-7 09:17
寫得很好!
回復 看得開 2014-11-7 09:19
你閨女很貼心呀,擔心你的安危。
回復 青蓮。 2014-11-7 09:34
哇,太厲害了,黃石公園的東北部(地圖上的右上角)海拔相當高,風景卻很美。有時候確實有在雲端里穿行的感覺,天氣變化很大,道路很危險,有很多地方根本沒有護欄,別說黑夜,就是白天我都覺得有點怕怕的。
回復 kzhoulife 2014-11-7 10:12
有如此冒險的精神, 變成真正美國人了!
回復 總裁判 2014-11-7 10:29
秋天的雲:    不好意思,太羅嗦太長了,累到你的眼睛了。
照片放大了,好看!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19 04:4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