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歌與記憶(10)

作者:賭博客  於 2017-7-6 00:3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音樂|通用分類:音樂欣賞|已有21評論


正如我前面說的,搖滾樂其實是一幫美國白人青年,安逸得不行了,舒服得不行了,吃飽了撐的之後,開始的一次集體反叛。其實,咱中國大陸最早的那批搖滾老炮兒們也是這樣的一群人。

雖然我們可能看到過各種關於當年搖滾青年們如何苦哈哈地東奔西竄的,吃了上頓沒下頓的,甚至經常有人餓昏過去了的段子,但其實,他們大多都出身於當時優越的家庭中的;他們本來是可以比大多數同時期的其他年輕人過的安逸,過的舒服的,如果他們想的話。

就拿崔健來說,崔健成長於北京的部隊大院。那時候,大院子弟相對於生長在北京衚衕里的平民子弟,那是有相當的優越感的。也正是這些大院子弟,在那個閉塞的年代,才有機會最先接觸到西方搖滾音樂的。據說,早在60年代,林立果就開始聽The Beatles的歌了,還據說,就是因為林立果超愛The Beatles的這首【Yellow Submarine】,他才給他們的那個政治小團體起個名字叫「聯合艦隊」的。。。而這些傳說很可能就是崔健少年時的記憶,是他的搖滾啟蒙。所以,崔健後來在拍他的處女作《藍色骨頭》時,故意將一個身穿綠軍裝,手把吉他的年輕人的動人意象放進了電影里。在老崔眼裡,也許那樣的意象才真的應該是中國搖滾的符號。。。

再比如竇唯。在1986年,當我們在大學里30塊錢就可以做一個月的生活費時,人家竇唯就穿99塊錢一雙的耐克運動鞋了。都說少年得志不好,這要看從什麼角度來觀察。在我看來,至少少年得志的人在他後來的人生中,不管他順與不順,在對待物質和金錢的態度上大多都不會太猥瑣。竇唯就是這樣的,對金錢不吝。所以,後來他的兩次婚姻失敗,他都選擇了凈身出戶。別說是對自己曾經的女人,就是對黑豹樂隊,離開后,竇唯也不為自己掙絲毫的利益,放棄所有在黑豹時作品的權益,甚至放棄了自己在黑豹樂隊時的演唱風格。。。不了解這個,就去裝模做樣地唏噓人家的落魄,自以為一出生就風華正茂的新銳媒體也是讓人醉了:明明是自己墮落了,卻笑人家落魄了!也真是為這些所謂文化人【無地自容】!

【無地自容】,高曉松在最近的一期《曉說》中回憶道:本來【無地自容】的歌詞很污,當年竇唯在錄音棚里即興填詞,才誕生了我們今天聽到的經典版本,那叫個才華橫溢,那叫個風華絕代!

 

如果說文學可以屬於那些貧苦的孩子,如莫言啊,陳忠實啊,路遙啊,他們把苦難轉化成偉大的文學;那麼,搖滾樂還真屬於那些紈絝的子弟,因為沒錢是玩不了音樂的,更別提搖滾了!最早的那些搖滾老炮兒們,他們就只知道自己牛逼,他們不在乎錢,等錢燒沒了,他們還是不在乎;別說錢,他們蔑視當下之一切,而這一蔑視,他們就將自己和搖滾樂本身弄得不知所蹤了。然後呢,他們就都集體生病了,他們的病症就是:沒有感覺。


 

對當下的東西沒有感覺(別想歪了),於是,他們開始懷念過去,懷念得還挺遠,一下子就回到了唐朝!

竇唯最看不上的就是唐朝樂隊的主唱丁武了。竇唯直接罵丁武是流氓,而且是很臭的那種。然而,不能否認的是,最早的那批搖滾老炮兒中,論嗓子,只有丁武和竇唯可以傲視群雄。本來,丁武是黑豹樂隊的主唱,因為他的出走自行組建唐朝樂隊,竇唯才得以被黑豹的創建者郭四他們發現從而進入搖滾圈兒的。

撇開他倆的恩怨不談,丁武的出走,竟然造就了大陸早期最偉大的兩隻搖滾樂隊,黑豹和唐朝!

也許丁武在搖滾圈兒里的口碑真不怎麼樣。但歷史總是這麼任性:他要選擇某個人,從來不會徵求大眾的意見,就像它會選擇一個道德上沒有什麼瑕疵的人去做一個千古罪人,比如王莽,比如汪精衛;就像它會選擇一個一點兒都不善良的人去完成一項偉大的事業,比如李世民,比如朱元璋。。。丁武當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但他在中國大陸的搖滾史上是有一席之地的。如果說咱大陸的那首搖滾歌曲可以進入到世界前五十名,那一定是唐朝樂隊的這首【夢回唐朝】。

 

如果沒有中國本土的元素融入到搖滾中,那麼,當年大陸的那些搖滾老炮兒們就沒什麼值得牛逼的了。

所以,崔健的【一無所有】從一已開始就天才而大氣地把嗩吶吹進架子鼓和貝司的節奏中,於是,中式搖滾便渾然天成。

所以,「菊花,古劍和酒。。。」這些久違了的大唐氣象,這些古老的中國元素,通過丁武那嘶吼般的秦腔,傳遞出的濃濃古意、夾雜著殺氣和豪邁,讓中式的搖滾充滿特色和底蘊。

於是,又有了後來一脈相承的輪迴樂隊的【烽火揚州路】!那現成的,絕對第一流的辛棄疾的詞,幾個中國最高音樂學府的高才生,加上吳彤那副高亢的大嗓子(說到吳彤,作為輪迴樂隊的主唱,絕對是中國大師級的音樂家,是中國古笙演奏第一人。不辭而別的他,被輪迴樂隊開除,原因是他在美國與馬友友一起玩音樂,取得了更大的成就),中國的重金屬搖滾就這樣,毫不羞怯地登場了。

西方重哲學,我們重歷史。

所以,當上個世紀,西方迷失的一代用重金屬音樂沉迷於對痛苦和死亡的冥想中時,我們那群同樣迷失的搖滾老炮兒們,選擇了簡簡單單地回到過往:面臨「深淵」,回頭就是啦!

所以,我們的老炮兒們其實沒有他們的西方同類們痛苦,因為我們的老炮兒們可以在悠遠而敦厚的中國歷史中遁逃和取暖,而美國的,甚至是那些英倫的搖滾青年們不行,他們沒有什麼像樣的歷史港灣供其躲避,他們只能在哲學的苦海中煎熬!

有點兒裝高深啦,繼續回到八卦中來。。。(待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1 個評論)

回復 秋收冬藏 2017-7-6 02:28
咦,讓我搶到個沙發
回復 xqw63 2017-7-6 02:33
秋收冬藏: 咦,讓我搶到個沙發
  
回復 徐福男兒 2017-7-6 03:31
老話說「無病呻吟」,那中國第一批搖滾歌手可說是「無病嘶吼」。客兄深刻!
回復 秋收冬藏 2017-7-6 03:37
xqw63:   
讓你個拐角,你也坐吧
回復 xqw63 2017-7-6 03:38
秋收冬藏: 讓你個拐角,你也坐吧
君子不奪人所好
回復 秋收冬藏 2017-7-6 03:47
忘了誰說的,好像就是你,第一代人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第二代人當工程師醫生數學家奠定經濟基礎,目的都是為了讓第三代人可以自由地去當心靈藝術家。看來是個循環往複的圈子。
回復 fanlaifuqu 2017-7-6 03:49
有些人你不提前真幾乎忘了!
回復 秋收冬藏 2017-7-6 03:58
xqw63: 君子不奪人所好
那你活該站著
回復 xqw63 2017-7-6 04:21
秋收冬藏: 那你活該站著
  
回復 賭博客 2017-7-6 05:49
秋收冬藏: 咦,讓我搶到個沙發
     63一個,咱給倆!
回復 賭博客 2017-7-6 05:54
徐福男兒: 老話說「無病呻吟」,那中國第一批搖滾歌手可說是「無病嘶吼」。客兄深刻!
嗯,其實那些搖滾老炮兒們真也沒啥精神,充其量就牆裡的一塊板磚
回復 賭博客 2017-7-6 05:56
fanlaifuqu: 有些人你不提前真幾乎忘了!
是,代表中國搖滾最高峰的那代老炮兒,他們成就不高。
回復 秋收冬藏 2017-7-6 09:25
賭博客:       63一個,咱給倆!
  
回復 自在鳥人 2017-7-7 01:03
丁武的嗓子在第一張專輯的錄製效果下確實好得很。但是看了現場演出后,我產生了懷疑,第二張專輯的演唱水平也是銳減的。直到後來看到有個小八卦,說是第一張專輯是棚里拼接的效果,甚至有許多歌詞都是另有其人修改潤色。整整一起包裝事件。。。如我之前所說,唐朝的形象是在看完現場演唱會後,倒下去了。對於小竇的喜好則是持續下去了的,主要還是他的作品的風格多變,層次細緻分明,情緒傳達入微。老崔的專輯,我更喜歡,紅旗下的蛋。
西方重哲學,我們重歷史的說法,我持保留意見。因為我們玩的所謂歷史,都是一種並不太全面的,共黨教育下的歷史觀下的產物。說句不好聽的,我們的文脈傳承並不好。被砸壞了好多次。
而西方的搖滾中還有許多歷史,神話,靈異,以及大塊的民謠類。
個人意見供商榷
回復 心隨風舞 2017-7-7 01:48
賭兄的系列就是一個中國流行音樂史,太有收藏價值了,你應該出書才對。
回復 賭博客 2017-7-7 03:57
自在鳥人: 丁武的嗓子在第一張專輯的錄製效果下確實好得很。但是看了現場演出后,我產生了懷疑,第二張專輯的演唱水平也是銳減的。直到後來看到有個小八卦,說是第一張專輯
這個你應該有發言權,因為你看過武漢洪山體育場現場。不過,說第一張專輯靠剪接才出效果似乎不公。任何專輯的後期都非常重要,何況在當時的技術條件下,歌手的VOCAL通常只給一軌,不像現在要多少都行,不會唱都可以後期完美。那時候錄出來的基本都是歌手的真功夫,不易做到令人髮指的再造。
另外,說到中國人重視歷史,是跟共產黨沒有什麼關係的,那是兩千多年的信史傳承,這也是實實在在的。說中國重歷史,西方重哲學,只是說各自的偏重,並不是有了這個就沒了那個。至於到搖滾,當然西方搖滾中會有很多關於歷史的題材,就像中國搖滾里也有哲學題材一樣,比如許巍的【兩天】,我下期中會提到。。。
回復 賭博客 2017-7-7 04:07
心隨風舞: 賭兄的系列就是一個中國流行音樂史,太有收藏價值了,你應該出書才對。
版權歸你啦,你出書吧   
回復 自在鳥人 2017-7-7 05:16
賭博客: 這個你應該有發言權,因為你看過武漢洪山體育場現場。不過,說第一張專輯靠剪接才出效果似乎不公。任何專輯的後期都非常重要,何況在當時的技術條件下,歌手的VO
爭鳴是好事體
我也只是聽聞,不敢說真假。當然實力這事不好細究,畢竟當年的圈內朋友,都是野路子,像汪峰這種煙槍卻能專業地駕馭演唱會的,在當年是很少的。之所以不大認同歷史觀念之說,是因為歷史的東西,大多隻被人用於玩個票,貼個標籤而已。
許巍的歌,最讓我有感覺的是空谷幽蘭,也只是一個特定的時候聽到了特有感覺罷了
回復 賭博客 2017-7-7 05:51
自在鳥人: 爭鳴是好事體
我也只是聽聞,不敢說真假。當然實力這事不好細究,畢竟當年的圈內朋友,都是野路子,像汪峰這種煙槍卻能專業地駕馭演唱會的,在當年是很少
許巍的【空谷幽蘭】也是我的最愛之一,我還曾經翻唱過。
下期專門寫一下汪峰和許巍,很多人說他們倆早都不搖滾了,可是,在過去的二十年裡,沒有了他倆,搖滾圈裡也似乎沒有誰啦!
回復 自在鳥人 2017-7-7 14:28
賭博客: 許巍的【空谷幽蘭】也是我的最愛之一,我還曾經翻唱過。
下期專門寫一下汪峰和許巍,很多人說他們倆早都不搖滾了,可是,在過去的二十年裡,沒有了他倆,搖滾圈
黑豹演唱會是九三年看的,唐朝演唱會應該是九五年十一月?是在張炬過世后的事情。後來還有一個噁心著我的專輯,告別的搖滾。從此,我再也不打著搖滾的旗號聽打著搖滾旗號的藝人唱那些打著搖滾旗號的歌曲。如同,我不再看中國足球隊一樣。至於許巍和汪峰,只知道他們曾經搖滾過,2011年聽過一陣汪峰,2014聽過許巍。至於他們是否還算搖滾,也不去在意了。很多事情,就是這樣,玩著玩著就玩壞了,扯著扯著就淡了
現在,我更覺得那兩個字,只是標籤貼的一種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8 16: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