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墮落的那些年(續二)

作者:賭博客  於 2013-12-10 23: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我墮落的那些年|通用分類:活動報道|已有18評論

為何夢中驚醒處處我看到的你簡直就像看到的我自己!


面對著如此熟悉的陌生人,萬山給了妻子再一次選擇的機會。

然而,妻子當時的回答相當平靜:我已經傷害一個人了,就別再傷害第二個了。

他們都選擇了離開北京。前妻辭去了中國首代,領著他們的兒子與那個人移民去了美國,去開始他們的新生活,美國式的新生活;經受打擊的萬山,接受了一個在他老家大連很有背景的朋友之邀,將剛剛起步的公司總部從北京遷到了老家大連。此時的他才發現,原來北京真的不屬於他。

為什麼沒選擇留下兒子?我不知道,我不是萬山。

不過,我想,既然萬山都可以給出軌的妻子重新選擇的機會,他也一定會尊重妻子對孩子的堅持;大概,萬山覺得兒子跟媽媽去美國接受教育,在那裡繼續成長會更好;大概,萬山知道她雖然不是個好妻子,卻是個稱職的媽媽。。。當然,你可能會說,因為那時候他的妻子太強勢,萬山別無選擇。也有這種可能。不過,這是你說的,不是我說的。

如今,兒子每個暑假都會飛回到萬山身邊,和父親周遊中國和世界。雖然兒子很小就離開了父親,但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萬山的前妻堅持讓兒子稱那個男人為叔叔。所以,很多事情,我們旁人真的沒有資格去評說,我在這裡先把大家的嘴堵上。

一個人可能很好,只是不願陪你到老,有什麼好說的呢?她只是個過客。。。

 

慕青辭去了在盛京國際的工作。

一個最事業型的女人,為了她的愛,就必須放棄她的事業。尤其就慕青與萬總目前的工作關係而言,她這樣選擇是明智的。

自從慕青開始在萬山身邊工作的那天起,年輕的她就被這個老男人迷住了。只是,她不是那種感情事業不分的,整天做夢的女孩兒。事實上,她享受和萬山一起工作的每一瞬間。那就是她的戀愛。所以,那幾年中,她都是在幸福地工作並戀愛著的。

萬山當然也不是沒有感覺。他欣賞這個比自己小近20歲的女孩兒。只是開始時,覺得自己太年長。不過,自從慕青來到自己身邊,萬山倒是自覺或不自覺地拒絕了周圍眾人為他個人問題的奔波和撮合,非常沉著地保持著王老五的本色。

直到那一次,他們的套利運作失敗,一年的心血付之東流。他們倆在上海共同渡過了那段痛苦和煎熬的時光。也正是在那時,兩顆需要慰籍的心終於對彼此敞開了。The sun only comes out when it feels like coming out。把愛情比作太陽,估計也不會有誰反對。愛情其實很簡單,在該來的時候來了而已。所以我說他倆因為愛情,別奇怪,也別拔高。

如果說萬山和慕青那種天然的感情基礎並不能算堅固的話,那麼,那次他們共同面臨的事業上的打擊,卻真實地將他們那個看似不牢的感情基石夯實了。所以,也並不總是禍不單行。人說:上帝為你關上一扇門,就一定會為你開一扇窗。這話也總是能派上用場的。

這麼看來,上帝是善良的。

然而,魔鬼就不一樣了。你剛剛把它從前門驅趕出去,它又會悄悄地從後門或煙囪溜進來。比如我的那個心魔就一直駐在我心裡,趕也趕不走。。。

 

PAULIN那天確實去機場了,遠處那個女孩兒是她。

天使說她只是想看看平安長什麼樣兒。因為她認為那是她唯一能看到平安的機會。後來,天使跟我說平安很美。我說你也很美。天使說自己只是漂亮,要擁有平安的那種美需要更多的時光。我無語,天使動不動就能弄出幾句貌似很深刻的台詞。

 

平安和兒子昏天暗地地倒了幾天時差,倒也和我平時的作息時間不衝突。白天我盡量殷勤地陪著娘倆兒逛街吃喝遊玩,晚上我還是要到公司盯盤值班。

這天中午,我們正好在期貨大廈附近,我想,要不領她們娘倆到期貨大廈吃個工作餐吧。可我馬上又想起以前領PAULIN在這裡吃過飯,有一點兒猶豫,但這猶豫只是一閃,馬上就又消失了。我不是個能把每件事情都事先想得清清楚楚的人。

你們這裡的工作餐很好吃嘛,怪不得你整天樂不思蜀呢!」平安沒點那種四菜一湯的套餐,而是選擇了蔥油拌面。上海人做的面還是不錯的,我必須承認。

「再好吃也架不住天天吃啊,吃多了你就膩了。」

誰說的?我怎麼總吃不膩土豆燉芸豆,吃不膩燒茄子,還有這蔥油拌面,估計我也吃不膩。唉? 你什麼意思啊你?是不是看我們娘倆你也開始膩啦?平安瞪了我一眼。

你看你,又把自己歸入到燒茄子,燉芸豆的行列里了。你肯定比它們好吃,不膩,是不是?兒子?我趕緊把注意力轉移到兒子那裡。

「what?」兒子一臉疑惑。他哪裡懂什麼叫膩不膩啊!這小子中文巨差。。。

 

偶爾有熟人經過我們的桌子,我應酬著點頭或寒暄兩句。再熟悉點兒的,我還會把老婆孩子介紹一下。我突然有點兒後悔領他倆到這裡來吃飯了。

嫂子你好!高朗碰巧也看到了我們。高朗認識平安。

那是好多年前,高朗還在彥博手下的時候,平安來上海看我,彥博請我們吃飯,當時木子高朗也都在。不過,我相信平安肯定記不起高朗的名字。於是,我馬上說:

平安,還記得不,高朗,原來彥博的助手。

嗯,你一提醒,我馬上想起來了。你好,高朗,你家薇薇好嗎?平安居然還能記住高朗夫人的名字倒是讓我很吃驚。看來,老婆還是上得了廳堂的。

謝謝嫂子還能記著薇薇,她挺好的。你一點兒也沒變!高朗說話一般不用擔心,絕對自然而得體。

高朗說話我愛聽。DAVID,問叔叔好!

「HI!」兒子勉強地沖高朗擺擺手。兒子也叫DAVID。其實,我的英文名字是隨著兒子的。

「HI,你好,小帥哥兒!高朗可不像我兒子那樣的勉強,非常陽光,充滿了正能量。兒子終於被感染,小臉兒泛紅,沖高朗笑了笑。

對了,David,晚上一起吃個飯吧!這幾天想著嫂子她倆在倒時差,我也沒敢打擾,現在估計時差倒得差不多了吧?這就是高朗,有時候周到得一塌糊塗。

我知道平安一定更想晚上領兒子和我隨便逛逛,吃吃小吃,畢竟跟高朗不熟,她不喜歡半生不熟的場合。

高朗啊,還是我領她娘倆轉轉,估計晚上她們還得犯困,所以,我領她們找個自在隨意的小店,吃點兒風味就好了。

對啊,我也這麼想的!咱就吃風味兒,不去酒店。就大屁股面吧,你還沒有領嫂子她倆去過吧?高朗居然不理會我的婉拒,要將熱情進行到底。

好,就去吃大屁股面吧!我聽DAVID說過。正好,我也想見識一下那個走台步的大屁股妹妹呢!平安笑著敲定了高朗的建議。

好,那就這麼定了,晚上6點。我再試著把彥博叫上。。。。(待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8 個評論)

回復 白露為霜 2013-12-11 00:11
中間漏了一段,已經看不明白了。還在賣期貨?
回復 fanlaifuqu 2013-12-11 02:34
白露為霜: 中間漏了一段,已經看不明白了。還在賣期貨?
包子還是要乘熱吃!
回復 羽化成蝶 2013-12-11 11:33
哎喲,不知道該怎麼說,可是我又覺得憋著不行,你這貼要這麼個發法,就快趕上那什麼。。。月刊了   
回復 嘻哈:) 2013-12-11 13:11
其實,俺真不了解男人,男人的世界。美和漂亮可不是一個層次哈
回復 賭博客 2013-12-11 13:36
白露為霜: 中間漏了一段,已經看不明白了。還在賣期貨?
謝謝白露。
其實用不著明白,我本來都是稀里糊塗寫的
回復 賭博客 2013-12-11 13:41
羽化成蝶: 哎喲,不知道該怎麼說,可是我又覺得憋著不行,你這貼要這麼個發法,就快趕上那什麼。。。月刊了       ...
千萬別催我哈 人家張衡寫一首賦都花十幾年呢,淡定淡定
回復 賭博客 2013-12-11 13:42
嘻哈:): 其實,俺真不了解男人,男人的世界。美和漂亮可不是一個層次哈
嘿嘿,小小地YY一下而已
問候嘻哈!
回復 心隨風舞 2013-12-11 13:42
不錯,很生動的描寫,和文筆。只是沒有連著看。
回復 賭博客 2013-12-11 13:52
心隨風舞: 不錯,很生動的描寫,和文筆。只是沒有連著看。
好久沒見,問候舞兒
回復 心隨風舞 2013-12-11 14:00
賭博客: 好久沒見,問候舞兒
高興看到你,你的描寫很細膩呀,像是出自女人的手筆。
回復 羽化成蝶 2013-12-11 14:05
賭博客: 千萬別催我哈 人家張衡寫一首賦都花十幾年呢,淡定淡定
   咱老不起啊
回復 賭博客 2013-12-11 21:44
心隨風舞: 高興看到你,你的描寫很細膩呀,像是出自女人的手筆。
這話我愛聽
回復 賭博客 2013-12-11 21:47
羽化成蝶:    咱老不起啊
我小說未停筆,你怎敢老去?為此,我就更要慢慢寫來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12-15 02:27
心魔?曾經問過你的天使翅膀是白的還是黑的,現在你算是給了個暗示。   讀者我依舊喜歡「永遠吃不膩土豆燉芸豆」的平安。
回復 賭博客 2013-12-16 02:04
秋收冬藏: 心魔?曾經問過你的天使翅膀是白的還是黑的,現在你算是給了個暗示。    讀者我依舊喜歡「永遠吃不膩土豆燉芸豆」的平安。 ...
嗯。據說你也被迫馬甲啦
回來後有點小恙,現在恢復得差不多了。村裡少來,但筆耕不輟
秋冬怎麼樣啦?問候一下!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12-16 10:49
賭博客: 嗯。據說你也被迫馬甲啦
回來後有點小恙,現在恢復得差不多了。村裡少來,但筆耕不輟
秋冬怎麼樣啦?問候一下! ...
是啊,你看你家那個可憐兮兮反穿馬甲的標準頭像就是我。
你怎麼老生病?客嫂不是整天給琢磨著給你保養嗎,一定是工作太辛苦了。多唱歌少寫字少思想肯定不錯。
書房收拾完了。你說做地板是技術活,我覺得就是粗工,純耗時間。不過很有趣。
回復 賭博客 2013-12-17 09:06
秋收冬藏: 是啊,你看你家那個可憐兮兮反穿馬甲的標準頭像就是我。
你怎麼老生病?客嫂不是整天給琢磨著給你保養嗎,一定是工作太辛苦了。多唱歌少寫字少思想肯定不 ...
地板還是有些技術的。比如從哪兒開始,怎麼收。上照片看看你的活怎麼樣?
我還好啦,就是乾咳,兩個星期了,快好了。不吃藥。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12-17 23:12
賭博客: 地板還是有些技術的。比如從哪兒開始,怎麼收。上照片看看你的活怎麼樣?
我還好啦,就是乾咳,兩個星期了,快好了。不吃藥。 ...
有些不叫技術,叫common sense。到門邊那段真是特別難做,得從門框子底下把木頭穿過去,耗了我不少時間,一共用斷了六根鑽頭。打算寫篇紀念文章,會有圖的。你做的家裝活兒比我的動靜更大,你反而不寫哈。
我記住了,回國一定帶囗罩。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5 10:4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