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墮落的那些年(四十三)

作者:賭博客  於 2013-7-11 03:1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我墮落的那些年|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32評論

香港的天氣美妙宜人。街上各色人等給我的感覺與在多倫多和上海都不同,可能是由於沒有過於刺眼的陽光吧,儘管人流匆匆,人們的臉上都很從容,泛著恬淡。

之所以想找個小店,是我意識到從現在開始,我得省著花錢了。

我現在是個沒有組織的人了,這種感覺說不出來,因為過去從來沒有過。過去有組織的時候,我是個比較散漫的人,不管在哪個公司,我和我的老闆們一直都還處得不錯。所以,即使在組織里,我從來都是來去自由慣了,並沒有覺得被束縛過。現在呢,真的沒有組織了,真的沒有束縛了,我真的自由了。可我突然真真實實地覺到有些空撈撈的,有一種飄零的感覺。也說不出是好,還是不好,尤其在這個陌生的大都市中,一點點落寞,一點點興奮。

可為什麼最好是家「黑店」呢?鬼才知道!只是就在腦中閃現了,估計是小時候看港台的黑社會片子看的。

還真叫我找到了。那是一個只能在二樓CHECK IN的小旅店,因為一樓是店鋪。七拐八拐來到了我的小房間,看著很乾凈,但真的很小,只能放下一張雙人床和床頭櫃。電視懸在床對面的牆上,沒有獨立的衛生間。應該是傳說中的大車店。

逛了一下午的街,真的很累。

靜靜地我躺在床上,身體放鬆舒展成一個大字。望著噴塗並不均勻的天花板,突然有種不知身在何處的感覺。又覺得過去好像有過同樣的經歷。這怎麼可能呢?我的目光繼續在天花板上搜索著,居然讓我在雜亂無章中發現了一張五官,儘管沒有臉的輪廓,但那分明是一張臉。而一旦認定了那個五官,我再想忽略它的存在就很難了。我想起來了,很小的時候,蹲茅廁的時候,經常看著前面髒兮兮的牆,也是從雜亂無章中看到了各種圖形,有人面,有馬頭,有時會看得我出神,竟忘了有多久,以至於後來蹲得我差點兒都站不起來了:)。。。

隔壁傳來了呻吟聲,伴隨著進行曲般的音樂,把我從天花板上扔回到床上。好嘛,這還怎麼睡啊?我也打開了電視,找到了同樣的頻道,這樣就可以同隔壁那邊同頻共振了。

天花板上那張臉看了我一整夜,我還是睡著了。。。可是到了後半夜。。。還是什麼都沒發生:)(生活啊,就是這麼平淡,想找個黑店發生點兒事兒,也難啊!誰要是有刺激的版本,可以貼過來替換我這1.0版本)

第二天一早,在樓下吃了碗公仔麵,真好吃啊!才20快不到!想起了上次和彥博在浦東機場吃的那碗可以買一袋50斤麵粉的湯麵,讓我想起了那句話:信任來自於重逢。所以啊,衚衕口常年擺的小吃攤,一定又便宜又好吃;機場火車站附近的豪華餐廳,一定又貴又難吃。好的城市一定要有一些鄉村的體驗,那種熟人社會,那種街坊鄰居,大媽大嬸叫著的感覺。處處高樓林立的香港,早上街邊的這碗公仔麵給了我這感覺。

香港,一座好的都市,給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一件小事,在我這次旅行的終點發生了。有些人走進你的生活,只是為了給你上一堂課,然後就轉身離開了;有時候一個陌生人也會對你產生影響,只因為那不經意間的一句話。

 

在浦東機場取行李的時候,身邊站著一位衣著非常考究的紳士,旁邊還有一位北方模樣的少婦。顯然他們不是一起的。

傳輸帶上一前一後兩隻一樣的箱包。少婦看著一副趕時間的樣子,上前就拎起前面的那隻放在推車上。紳士很有禮貌地對少婦說:女士,你拿錯了,那是我的。少婦又看了一眼後面那箱包,對紳士說:對不起,一樣的包,我看錯了。說著,就準備去拿後面那隻。紳士又看了眼少婦的那隻箱包,低聲說了句:是一樣的嘛聲音很小,但那語氣卻怪怪的,明顯是個否定疑問句。只有那女士和我可以聽得到。

我驚異的發現那少婦的表情變得十分難堪,沒再說話,匆匆地將自己的包放在推車上離開了。

我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又看了眼紳士和他的箱包,確實很搭配,人,衣服,箱包都是那麼的講究。我突然明白了,少婦那個包好像沒那麼考究,有點兒糙。

靠!原來是這樣啊!

「是一樣的嘛?!」那句淡淡的紳士口吻原來可以那麼刺耳。難道非要提醒別人嗎?我瞥了眼紳士,紳士依然那麼的溫文爾雅。

我的包也滾過來了,軟軟的大運動背包。我拎起來,直接就甩在了背上。這一刻,我想象著自己的形象,看來,我是沒法做個BUSSINESS 的紳士了。

其實,直到現在,我相信對那些所謂的真品包包不感冒,應該是從那一刻開始的。真不是酸葡萄心理。

高朗說要去機場接我,我推辭,他堅持。

出來的時候,遠遠的,高朗先看到了我,朝我揮著手。我望過去,高高的高朗身邊,站著PAULIN,手臂揮動的幅度比高朗還大。(待續)

 

2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2 個評論)

回復 麥燕萍 2013-7-11 03:24
耶,終於坐上客哥的沙發。一邊喝自助茶,一邊自助看
回復 小皮狗 2013-7-11 03:41
組織?什麼組織啊?那麼要緊嗎?
包包?什麼包包啊?那麼要緊嗎?
你的筆下,就是那麼有意思~~~~
回復 賭博客 2013-7-11 06:09
麥燕萍: 耶,終於坐上客哥的沙發。一邊喝自助茶,一邊自助看
你最近很爽嘛!活動頻頻,牛仔很忙?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7-11 06:25
黑店,我住過。要回中國,飛機是早上六點的,所以找了個機埸邊上的小旅館窩一夜,挺便宜的那種連鎖店,有shuttle 到機埸。半夜兩點,房門突然開了,進來倆個人,我立刻大叫起來,他們馬上說走錯了房間,對了不起關門走了,也不知他們怎麼打開的門鎖。是我的錯,我忘了掛上門裡邊的門鏈把門鎖死,從此後不再忘了。算驚悚吧。
回復 賭博客 2013-7-11 06:27
小皮狗: 組織?什麼組織啊?那麼要緊嗎?
包包?什麼包包啊?那麼要緊嗎?
你的筆下,就是那麼有意思~~~~
可能是世界上問號最多的回帖
看出我在雲山霧罩啦?   
回復 小皮狗 2013-7-11 06:29
賭博客: 可能是世界上問號最多的回帖
看出我在雲山霧罩啦?    
      
回復 賭博客 2013-7-11 06:57
秋收冬藏: 黑店,我住過。要回中國,飛機是早上六點的,所以找了個機埸邊上的小旅館窩一夜,挺便宜的那種連鎖店,有shuttle 到機埸。半夜兩點,房門突然開了,進來倆個人, ...
哈哈,這是夠驚怵的!你總是那麼不小心
怎麼半夜就沒人走錯我的房間呢   
回復 麥燕萍 2013-7-11 07:07
賭博客: 你最近很爽嘛!活動頻頻,牛仔很忙?
你乍知道的?
終於看完了, 也終於發現俺剛有組織了,客哥卻沒了。
筆觸很細膩,尤其是天花板上的臉,我想很多人肯定有同感,在看很多東西時都可以看出人臉的痕迹。
還有那句「是一樣的嗎」,很觸動我!
贊一句,寫得真好!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7-11 07:32
賭博客: 哈哈,這是夠驚怵的!你總是那麼不小心
怎麼半夜就沒人走錯我的房間呢    
你大概還不敢像我那樣尖著嗓子大叫。
回復 賭博客 2013-7-11 07:40
秋收冬藏: 你大概還不敢像我那樣尖著嗓子大叫。
肯定是進來的那個人尖叫
回復 wxy789 2013-7-11 07:44
那紳士自我感覺太好了,可有多少人會在意他了?哈哈~~
回復 賭博客 2013-7-11 07:51
麥燕萍: 你乍知道的?
終於看完了, 也終於發現俺剛有組織了,客哥卻沒了。
筆觸很細膩,尤其是天花板上的臉,我想很多人肯定有同感,在看很多東西時都可以看出人 ...
看你博文了,呀!忘獻花了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7-11 07:55
賭博客: 肯定是進來的那個人尖叫
哈哈,看誰嗓門兒大。
你可把中國人的名包情結戳了個粉碎,我曾經還以為從商的人非得用名包名飾來充頭面不可。
回復 賭博客 2013-7-11 07:57
wxy789: 那紳士自我感覺太好了,可有多少人會在意他了?哈哈~~
嗯, 紳士稀有啊!
回復 麥燕萍 2013-7-11 08:01
賭博客: 看你博文了,呀!忘獻花了
還不快去捧場   
回復 賭博客 2013-7-11 08:08
秋收冬藏: 哈哈,看誰嗓門兒大。
你可把中國人的名包情結戳了個粉碎,我曾經還以為從商的人非得用名包名飾來充頭面不可。 ...
女人們包包控還是可以滴 不然女人手沒地兒放。
回復 秋收冬藏 2013-7-11 08:14
賭博客: 女人們包包控還是可以滴 不然女人手沒地兒放。
那我得把手藏背後去了,我最貴的包包不過四十多塊錢,國內來的親戚說:送你個包吧,你這也太....
回復 賭博客 2013-7-11 08:27
秋收冬藏: 那我得把手藏背後去了,我最貴的包包不過四十多塊錢,國內來的親戚說:送你個包吧,你這也太....
國內親友如相問,最愛包包四十多
回復 秋憶 2013-7-11 09:16
黑店沒故事,真能忽悠呀
回復 賭博客 2013-7-11 09:19
秋憶: 黑店沒故事,真能忽悠呀
要真有故事,估計就回不了上海啦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1 05:4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