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這個故事不錯,好讀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10-12-21 11:3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一天就夠|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3評論

關鍵詞:

《一天就夠》五十六 流落東梨鄉
 
原來這陸柄良本是個孤兒,六歲那年被遺棄在鄰村青河邊的桂花樹下,被正在那裡的桂花大娘看到了。桂花大娘看著臉色黝黑、衣衫襤褸的他孤零零站在那裡,就問他叫什麼名字,家在哪裡,爹媽在哪裡。他說他叫阿柄,沒家也沒爹媽。桂花大娘心腸軟,就把他領回了桐鄉。打那后他就一直和桂花大娘呆著,用桂花大娘的話說,只要有一口飯,肯定先給阿柄吃。兩人住一起,和親娘親兒沒有兩樣。有一天,阿柄看著桂花大娘在油燈下縫補,就問:「娘,爹哪兒去了呢?」
桂花大娘看著門外,晴朗的夜空,星星低垂。「爹打仗打到北方去了。」她這麼說了一句。
「爹啥時候回來?」阿柄又問。要是有爹,他心裡會壯膽許多。
油燈上的火一閃一閃的,桂花大娘說:「興許,要到你長大的時候了。」

這麼一直過著日子直到十歲那年,他和村裡幾個孩子打了場架。沒想到那架打得凶,傷人闖下了禍后,他怕娘罵,又怕連累了娘,連家門都沒敢進,偷偷從後院牽了只羊,就逃出了桐鄉。

他沿著青河一路往東,在一間破亭子里歇了一夜。第二天,太陽出山了,羊羔叫了幾聲把他叫醒了。他趕緊起身,牽著羊羔繼續往前。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哪裡,隱約只記得以前聽大人說過青河往東有大鎮,很熱鬧。
果然,走著走著,人漸漸多了起來。走到一處集市,有人要買他的羊。他說羊是他大哥的,不賣。又碰到好幾個人,都想買他的羊,他就是不賣。他也說不清自己究竟為什麼不賣,只覺得羊羔是桂花大娘的寶貝,也是眼下他唯一擁有的東西,一定能給自己帶來點好運。

後來來了位大叔,滿腮的鬍子。
「小孩,你哪裡來的?」大叔問。
他回過頭,指了指來路,什麼也沒說。
「那是哪裡啊?」大叔又問。
他還是不說。
大叔眯著眼,手托著下巴,說:「我說小孩,你唬人的吧?看樣子你走了好多路,你沒哥哥吧?」

阿柄是個很倔的孩子,就是不說話,可是眼淚卻在他眼裡轉。是,他提哥哥是因為那樣會給他在這個茫茫世間上壯膽量。
大叔看著他的樣子,心裡琢磨著這肯定是個心裡有苦衷的孤兒。於是對他說:「小孩,這麼著吧,你到我家來,幫我做點事,我就讓你在家住著,不用這麼到處流浪,好不好?」
阿柄轉過頭去看著來路,青河躲在一大片油桐樹的後面,回桐鄉的山路在很遠的地方,他的腳底已經開始作痛。

眼前的大叔又說話了:「你看你,連件厚衣服都沒有,眼見著就要過冬了,你不怕凍死?」大叔的眼神很和藹。「再說了,外頭壞人多,你這麼小,連人帶羊給壞人逮了去怎麼辦?」
阿柄看著大叔,不知為什麼,他把這位大叔和自己的救命恩人加養母桂花大娘聯繫了起來。他們都是好人,是自己可以信賴的人。
他點了點頭。
「好小子,這才痛快!」

從此阿柄有了個新家,東梨鄉東昌大叔的家。大叔家裡很簡單,大叔自己,大叔的女兒白蘭,一條聰明的狗阿貝。現在又添了兩個新丁:阿柄和那隻小羊羔。

阿柄就這樣在東昌大叔家住了下來。 有時候,他跟著大叔下地,幫著干農活;有時候,大叔要他在家陪著白花。

大叔的女兒白蘭和阿柄一般大,長著水靈靈的眼睛,很是惹人喜歡。阿柄倒是樂意陪著她玩,只是日子久了,阿柄慢慢發現白蘭有些奇怪。有時她會硬把白羊看成是綠色的;有時說話前後不搭連;有時會無端的笑,無端的哭。
阿柄便開始有些鬱悶,常常喜歡跟著大叔出門幹活,避開白蘭。不過東昌大叔常常要他陪著白蘭,還叮囑說要多關照著她、讓著她點。

影視小說《一天就夠》 五十五 阿柄認母

至今全部:一天就夠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Matney 2010-12-21 13:01
可憐的孤兒,世上的好心人。
回復 我是虔謙 2010-12-21 13:03
Matney: 可憐的孤兒,世上的好心人。
謝謝你Matney,晚安~
回復 Matney 2010-12-21 13:50
祝你做個好夢。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7 00: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