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家啊家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10-11-10 23:3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散文|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評論

由於周一新工程投入生產,我星期天下午就趕回我公司附近的住處。要過整整五天,我才能再回到溫暖的家裡。臨行前,我心裡是百般的不願意。孩子們大概都沒有覺察;不知道我先生覺察到了沒有,他只一個勁的在洗水果給我吃。
驅車北上,秋季的首場細雨綿綿,一陣秋的微寒襲心,三個字,一行話突然歷歷眼前:

 

家啊家……

故鄉是祖先流浪的最後一站 。 (王鼎鈞語)


 

眼睛隨著車窗而濕。

 

想起了兒時的家。
小時候寫籍貫都寫惠安。爺爺是惠安石匠,奶奶是惠安農女。日子雖清貧艱苦,卻也一直平安,直到二叔公闖了禍。
闖了禍,惠安呆不下去了,爺爺只好放棄一切家業,一個擔子兩頭重:一邊坐著他的慈母,我的曾祖母;另一邊坐著他的愛女,我的大姑。一路往南,到了安海。安海位於海灣之內,北有泉州,南有廈門。 我不清楚爺爺當初為什麼不選泉州而是繼續南下直到安海。也許是因為泉州是大城,是庄稼人石匠不敢企及之處。而安海是一個和鄧麗君歌中的小城非常相似的地方:熱鬧而不失安寧,溫馨並隱藏著各種謀生的機會。就在安海,祖父一切從頭,全面掌握了補牙修牙鑲牙的技術,正式從石匠轉行為牙醫。

 

爺爺落腳安海的決定和從石轉醫的舉動,決定了我父親的乃至我的命運。爺爺奶奶的辛勤勞作,給了爸爸一個溫暖安寧的家庭環境;也給了我一個溫馨的童年。不管多少年已過,不管我走了多遠,安海作為我人生起點上的故鄉,作為我童年的家,已經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生命里暖暖的支撐。

 

爺爺的三弟到了安海后不幸染上了鴉片癮,形同廢人。爺爺知道了后一不做二不休把三弟關進了新家的閣樓上。
少年氣盛的三叔公被大哥關在上頭,又喊又叫的掙扎讓人聽了難受。 爺爺不妥協,不搭理。奶奶心腸軟,天天把飯菜端上去伺候他吃。
三叔公在上頭被關大約個把月。等他從上面下來了以後,鴉片癮從此煙消雲散。
之後,家境不濟,放三弟在身邊無所事事也不是個辦法。爺爺聽說金門生意好做,就為小弟弟整治了一整套的補牙器具,傳授給他這門謀生的技能,並親自送他到金門去討生意。
不料後來海峽長隔,兄弟一別竟成永別。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大概八零年代中期,三嬸婆從台灣找家找到了安海。她回家的時候,爺爺已經不在人世。三嬸婆一進家門,一個撲通就跪倒在爺爺的像前大哭不止。
她告訴奶奶,告訴爸爸和眾親人們,假如不是這位威嚴而又慈祥的大哥,她的先生早就荒廢一生。
三嬸婆訪安海時我已經到了北京,沒有機會和她長敘。不知道三叔公是如何從金門一路流浪到了高雄,到了台北,最後定居那裡。

 

說到流浪,說到遷徙,一千六百多年前晉代所謂 「五胡亂華」 (就是匈奴、鮮卑,羯、氐、羌等北方民族侵擾中原)時期,中原居民大舉南遷。聽父親說,我們那一帶的閩南人,就是那個時候從河南山西一帶南下的。晉江、洛陽橋這些名稱,保留了我們最早的故土痕迹和我們心底存著的中原眷念情結。客家人的首批大量南遷據說也是那個時候開始的。南遷路迢迢,綿延百千年。客家人最後落腳梅縣一帶,成家立業,生養繁衍。

 

我先生是梅縣人,不僅講一口原味客家話,更令人讚歎的是,他操持家內外,教養兩兒男,耐心刻苦,從無怨言。

 

說到跨海,說到移民,我先生和我先後離開故土,來到美國。從打工開始,歷盡艱難,最後步入美國主流行業和公司,有了兩個可愛的孩子。異鄉的孤零感隨著孩子的到來而漸漸淡化;新家的感覺也隨著孩子們的成長而一天天溫馨,一天天強烈。

 

在萬蘭溪崖這個地方寄宿工作八年了。我努力了八年,卻一直無法改變這寄宿的狀態。我恨星期一恨了八年,盼星期五盼了八年。這種寄宿的生活,讓我成倍的,成十倍成百倍的感到家的恆溫和珍貴。家,不僅僅是你完全放鬆,舉措自如的地方 --- 其實你隨便自己租個地方住也可以達到這個目的,就像我在萬蘭溪崖的情形 --- 家之所以為家,更重要的,是親情,無以倫比的生活、生命共同體的親密無間、互親互愛、相互扶持的那種聯繫和感情。

 

車輪滾滾,我思緒綿綿。兒子這一輩也許還不會有很深的感觸;到了孫子的那一輩,他們該會像我們今天這樣,回憶他們的祖輩跨海萬里,從中國的廣東和福建到了美國的加利福尼亞。願我們的漂泊流浪終結甜果,願我們留給後代一個永遠回味無窮的家和家的精神,支持他們生命的家的恆溫。

 

家的精神和恆溫,是人類世代相承的遺傳信息和生命DNA。

 

歡迎閱讀:
我想哭,我要媽媽!
中篇小說 黑婚白婚 一
中篇小說 黑婚白婚 開篇
長篇小說 《一天就夠》 二十五 苦海藍花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0-11-22 15:54
辛苦。但是會有頭的。我父親祖籍是南安,但在菲律賓長大。家裡祠堂說祖先是山西來的。
回復 我是虔謙 2010-11-23 11:06
meistersinger: 辛苦。但是會有頭的。我父親祖籍是南安,但在菲律賓長大。家裡祠堂說祖先是山西來的。
握握老鄉手!南安和我們是一橋之隔;我小時候常去玩;我大姑以前住在南安。問候祝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20 09: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