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深情如歌 《一天就夠》五 前仆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10-10-13 22:4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一天就夠|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評論

關鍵詞:

(續前集:送走卜村長往回走的路上,石子英突然看到紫屏就在路旁的大石頭上坐著。
「紫屏姑娘,你怎麼在這裡?」石子英問。)


長篇小說 《一天就夠》 卷一  如歌行板

五 前仆


「看看你們還要不要過河去。」紫屏回答,從石頭上站了起來。石子英注意到,姑娘的兩根粗辮子放了下來。

「哦,謝謝你!」坤雲說,沒想到這姑娘心這麼細,心生感動。「不用了,今天我們不出去了。明天你會在河邊上嗎?」
「會,我每天都要送人過河。那,我先回去了,還要去接一波人。」
「姑娘辛苦,你家住哪裡?」坤雲關切地問。
「下坡就是。」
「那你也早點回家休息,明天見。」兩個年輕人同聲說。
「哎。」

紫屏走了。時近黃昏,坤雲和子英兩人站在高地,遠遠的能看見紫屏划著長長的竹篙朝著對岸徐徐而去,天邊晚霞斑斕。和紫屏的相遇,使兩人覺得寬慰和踏實。在這麼偏遠的地方,也能預見故人般的朋友。

兩人回到屋裡,發現房子的門沒有門閂,關不牢。這是個淳樸的山村,門鎖不鎖大概也無所謂了。
 他們開始審視起這間房來。房子底部是很粗糙的青磚和石頭砌起來的,上部是木頭結構,多處破損。一張單人床,一張裂開了幾條縫的桌子,上頭堆著一摞摞東西。一翻才知道是課本和作業本。其中一本作業本翻到一半,邵老師似乎是改到一半。坤雲展開本子的封面,只見上頭很端正地寫著「蘇紫順」三個字。

坤雲手撫著那改到一半的本子,久久看著上頭孩子的和邵老師的筆跡。

書和本子的最底下壓著一個方方的本子,坤雲憑直覺就知道那是個日記本。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翻開了一頁。
「大哥,你看邵老師的日記啊?」子英問。
「我們不讀,也就沒有別的人讀了。」坤雲說著,低頭細看,那頁日記上寫著:「三周淫雨後,天終於放晴了,不過青河的水還是很急。今天班上只缺席一冬和白花兩個孩子。多虧紫屏,把孩子們安全地送過了河,又安全地接回了家……青河上要能有座橋,該多好啊!」

「真是個好老師。這位紫屏,也真是位好姑娘。」子英一旁讚歎。
「青河橋……」坤雲若有所思。

桌上還有些舊雜誌和報紙,一個空罐頭殼裡插著一枝鋼筆,兩枝圓珠筆和幾支鉛筆。桌子底下有盞煤油提燈。
離床不遠有個爐子,台上還放著幾個碗碟和杯子。

坤雲走到爐子邊,拿起那個粗粗的碗來,又看了看那個布滿茶銹的杯子,他一陣心酸,竟兩眼泛潮。

沉默了半晌,劉坤雲不禁走出房間,走到了門外,在台階上坐了下來。
他掏出煙來想抽一支,想了想,又放回了衣兜里。
天色已暗,天邊只剩下一抹金黃。
石子英臉色肅穆,也跟了出來。他看見劉坤雲坐在那裡的樣子,知道他心裡不平。「看樣子邵老師孤軍作戰,撐得很艱苦。」他說。

是啊,撐得很苦,孤立無援,死了也默默無聞。也許孩子們還記得他,也許家長們還記得他,村長還記得他的抽屜里有幾根蠟燭,他的人生,也就是這些了。
可人生又為什麼要計較這麼多呢? 劉坤雲的眼睛凝視著天邊那線光芒。看看那些作業本,那些作文里,那些歪正不齊的字裡行間後面的一顆顆小小心靈,一個山村老師的生命
就在那裡延續了;就像父母的愛,在孩子們的生命里延續一樣。
再顯赫輝煌的人生,假如沒有這種在他人生命里的光芒和延續,有什麼意義呢? 劉坤雲想。

天邊最後的夕暉終於消失了,兩人重新步回了那個磚屑連著蛛網,舊木退色,有著許多洞口向著外面敞開的房間。(謝絕轉載)

傾情 長篇小說《一天就夠》本站閱讀連接:https://big5.backchina.com/space-253209-do-blog-classid-3165-view-me.html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丹奇 2010-12-29 01:46
很沉重的思考開始了
回復 我是虔謙 2010-12-29 10:37
丹奇: 很沉重的思考開始了
謝謝品讀,是的。問候丹奇!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5 08:1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