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旗幟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19-8-27 08:5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散文|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解放日報 2019年8月21日

午飯時,我和來自台灣、韓國、印度等地的幾位同事常坐一起聊天。前日台灣同事說,有一位韓國爸爸為他三個兒子起的名字,串起來就叫做「我愛大韓」。
韓國同事一聽便說:「不好,不好,一切國家主義、民族主義的東西都應該去掉,這個世界應該是無界的。」
這位金姓同事並不是第一次說出這樣的看法,不久前他還說:「所有旗幟都應該去掉,這個世界不需要旗幟。」
金同事嘴裡的旗幟,就是那些象徵著國家、民族或意識形態的旗子。台灣同事當場就拿我當靶子對金同事調侃說:「你說不服瑪格麗特(指我)的,她很愛她的祖國哦。」

沒錯,就當今講,金同事的觀念顯得有些過激,地球村裡的無界也不一定非要破除所有的旗幟。首先,除了政治、經濟以外,國家、民族也和文化、文明相聯繫,而文化的東西是應該要保護的。第二,國家和民族也是一個人自我認知的依歸、依託之一,是一個人所從來路上的一環:對我來說,「我」來自家,家來自國,國來自地球,地球歸結於上帝……

可話又說回來,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的思想難道不是從古到今許多人們的理想嗎?美國國歌唱到:上帝之下,一個國家。同理的結論就是:上帝之下,一個地球村。我們幾位來自不同國度的同事,對特朗普總統有著同樣的批評,因為,從世界要走向大同的意義上講,特朗普的關卡關壘言行剛好是倒行逆施。
在美國國內,也有迫切的「大同」的問題。眾所周知,美國是一個多移民多民族多文化的國家。理想的方嚮應該是大家互相理解、包容,平等和諧地共處,但是這個國家內部不同族類之間卻時有衝突出現,這種衝突甚至延伸到了不同膚色的警、民之間。

這種衝突也影響到了我。在美國生活的很長時間裡,我對警察一直都懷有一顆尊敬和愛戴感恩的心,因為我知道,社會治安是他們在維持,而他們的工作,卻常常是不安全的。
經過了幾次大的警察誤打誤傷事件,近幾年來,我對警察悄悄生出了另一種感覺,開始對他們有所畏懼。每次經過警車,我都會夾著兩隻手,目不斜視,唯恐他們誤會我有威脅。走出幾步遠了后,我仍然懼怕背後會突然槍聲響起,讓我一命嗚呼。

昨天傍晚雨後放晴,我出去散步。走入街對面的公園,赫然發現公園邊沿處停著一輛警車。一方面,我知道他是在那裡值勤,保護公園的安全;另一方面,我又懼怕他把我當作目標。那時公園裡一個人都沒有,只有我這個亞裔女人。我在園裡呆了頗長一段時間,動作盡量緩慢平和,盡量避嫌。最後,等拍完夕陽照后,我徐徐地走出公園。
我剛剛步出公園,那輛警車便呼地開走了。我對自己做了一個鬼臉,竟然疑惑:噢,他一直停在那裡不走,是在保護我呢?還是在監視我?現在想起來心中也是感恩與懼怕參半。

精神是不是有些分裂、心態是不是有些扭曲了?一個社會讓一個良民生出對警察的恐懼憂慮感,這個社會一定是有問題的了。我在想,如果我們摒棄大同思想,有意無意地加深族群間或不同意識形態間的區隔,那麼,這種恐懼和猜忌恐怕不會只是存在於一個國家裡的警民之間,這種不和諧也會演化出衝突混戰。當今的世界,難道不就是這樣的嗎?

在我們社區的一條大路上,一棟公寓大樓門前插著一排顏色鮮艷的彩旗,不時地迎風招展,甚是美麗壯觀。工地上和沙漠探險路途中,也可以看到大小各種旗幟。那些旗幟只用於人們之間的互相協調幫助。也許我們真的應該期待有一天,所有的旗幟上都沒有任何印記,而只有藍天白雲和彩虹的色澤。到了那個時候,旗幟就像貝多芬第九交響曲那樣,只代表歡樂與和諧,而再沒有其他。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0 02: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