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說《紫荊花滿蒲津渡》二十七 袍澤鬧洞房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19-5-13 21:5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紫荊花滿蒲津渡|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十多天後,小環被接到了京城左家附近的一個院落里。隔日,便有大紅花轎把她接到了左家。雖說是妾,左家上下還是相當張揚。花轎接送的兩頭,均有鼓聲作響。大門內外張燈結綵,花轎至時爆竹齊放。

 

這次皇帝不僅沒怪罪,還很高興。雖然沒有親臨,但是贈送了一個匾額,上面寫著:「白頭不相離。」

叔叔左衛謙一見有皇匾,總算是一塊石頭落地,心滿意足了。

左家親友袍澤等紛沓而至,其中有的也是小環的袍澤。那兩位從大漠里救起小環的兵士:鍾淮和劉強也到場了。這些戰士們在玄英和小環的新婚之夜大鬧洞房,不斷爆出當年小環女扮男裝時的許多秘事。

「我當時就覺得二寶是個怪人,從不和大家一起洗澡尿尿!」士兵甲說。

那你怎麼就不懷疑她是個女的呢?士兵乙問。

士兵甲摸摸後腦勺:「當時仗打得緊,誰有空想啊!再說了,二寶在馬背上一點不比我們差!」

士兵丙說:「是,二寶在戰場上很勇猛,說起來是真正的巾幗英雄!」

這時鐘淮說話了:「二寶被匈奴刺傷,倒在地上。我過去撕開她衣襟那一刻,差點自己沒暈過去。」

劉強接下去說:「我看鐘淮神色不對,連忙過去幫忙,結果我也……」他不好意思說下去。

士兵丙:「行啊,你們倆偷窺驃騎將軍新娘,還好意思講!」

士兵們哈哈大笑。

 

鬧洞房的人們笑得開心,左玄英心裡卻隱隱犯苦。小環,曾經的男孩二寶,他手下曾經的傳令兵,在這大喜的時候卻令他陣陣心疼,因為,他沒能早一些娶她,更沒有能夠只娶她一人。現在的他,分屬兩個女人。

著新娘紅妝、顯得格外嫵媚的小環,此刻似乎是苦去甘來,被甜美的幸福充滿。她對著自己曾經的戰友們,咯咯地笑著,紅紅的兩頰,彷彿兩朵桃花。

 

鬧洞房的人們退走了以後,在四壁紅燭的映襯下,洞房裡顯得格外安寧和溫馨。第一次,左玄英和小環享受著只屬於他們兩人的時空。小環依偎在玄英懷裡,幸福得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看弟兄們鬧的,他們很喜歡你呢!」玄英說,撫摸著小環的頭髮。

小環像小鳥依人一般靠在玄英胸口,「記得在酒泉的時候你跟我說,二寶很像小環,還說你跟小環有過約定。你當時有沒有懷疑二寶就是小環?」

玄英順著小環的話一邊回憶一邊說:「當然懷疑過。只是你扮了男裝,長大了許多,臉上還多了一道疤痕,把我弄迷糊了。」說著摸了摸小環臉上那道若隱若現的傷痕,輕嘆了一口氣,「小環,我總覺得委屈了你……」

小環直起身子來,和玄英面對著面,「玄英哥,別這麼說,我高興著呢。你呢,你也很高興吧?」

玄英說了句「當然,六年來玄英哥等的就是這一天。」就把小環抱到了床榻上。「這床是全新的,沒有人睡過……」他輕聲說道,嘴唇和小環的碰到了一起。

 

那天,金一朵回了一天的娘家。兩天後她回來,便主動來和小環見面。她端詳著小環,說:「小環妹妹果然標誌、可愛。怪不得將軍這麼愛你,總忘不了你。」

小環很有禮貌地作禮道:「一朵姐姐過獎了。玄英哥也誇獎你呢!」

 

小說《紫荊花滿蒲津渡》二十六 烈馬脫韁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4 19:5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