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聊敘墨淵歸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觀后一感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17-10-13 22:2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散文|通用分類:大話影視|已有6評論


僑報文學時代 2017年10月10日

 

白淺,電視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女一號,本為九尾白狐化形成人,青丘狐帝君幺女。此女性情活潑頑劣,愛憎分明,因學藝來到崑崙虛拜墨淵為師。由於崑崙虛不收女弟子,所以折顏上神將她化作了男兒身,並給她一個學名:司音。兩人來到崑崙虛時,墨淵門下十五個徒弟正在爭一把萬年方有的新法器。十五個兄弟爭不到,那寶器玉清崑崙扇卻自自然然落到了司音的手裡。
這時,師父墨淵走了出來。墨淵乃天神嫡子,天族掌樂司戰的尊神,崑崙虛主人。他身材頎長,目光聰慧內斂,表情堅定而冷然。墨淵一眼便看出了司音的性別和身份,只是不動聲色。

那以後,不知是出於對女弟子天然的溫和與呵護,還是因為一見鍾情並且這情日漸加深,師兄們很快便看出師父對這位十七師弟偏愛有加,動輒親自出馬救司音於困境和險境;而司音也總是如小鳥依人一般依偎著自己力量無比的師父。

然而,墨淵肩負守護四海八荒平安的重任。這層重任和他的男女情愛有無法兩全的時候。只要可能,墨淵便會選擇愛,比如在司音飛升入仙所必需經歷的天劫中,墨淵為她承受了三個天雷。他為此身受重創。如果無法兩全,那麼墨淵便會毅然決然選擇責任,比如最後他以自己的元神生祭了可以毀滅天地的東皇鍾,以致魂飛魄散。在自我犧牲之際,他深深地看了司音一眼,說了兩個字:「等我。」

墨淵元神成了碎片,肉身成了無靈空體。他花了整整七萬年的時間,收整修補自己的元神(這份艱巨,我們就不得而知了)。這期間,司音日夜守著他,並以自己的心頭血餵養他的軀體,使其不致敗壞。司音甚至計劃冒著被四猛獸吞噬的危險,去摘取靈芝仙草,並祭以自己半生的修行,以喚醒墨淵。無論司音的奉獻如何感人,她都是以徒兒對師父的深情厚愛做所有這些的。

七萬年後,墨淵終於醒了過來。然而此時,他的十七已經物是人非。白淺此時已經成了太子夜華,也就是墨淵胞弟的未婚妻,婚禮有期;且事實上,由於一些時空姻緣,他們已經有了孩子。

眼前的一切叫墨淵情何以堪:魂兮歸來,情兮何處。白淺無意,因而懵懂不清,被折顏和白淺的四哥當作不解風情。墨淵有意,愛藏得再深,仍然忍不住向折顏打聽司音當初為何要帶走他的仙體。他總指望著從折顏的口中得到司音至少曾經是愛過他的信息。

終於有一次,墨淵和白淺相遇,墨淵問司音:「如果七萬年前,我沒有以元神生祭東皇鍾,如今,你可還會留在崑崙虛?」司音不解墨淵心,回答的儘是師徒之情的話,不僅如此,她還把夜華拉進了談話。
        情勢如此,墨淵只好自己咽下了千言萬語,最後問了一句讓我心碎的話:「十七,你可知為師這七萬年來一刻不曾停歇地修補自己的元神,是為了什麼?」在我聽起來,這可是於無聲處驚雷炸。墨淵歸來,在他人看起來是王者歸來,而在他內心深處,他是情人歸來;他的十七,是他苦苦地魂兮歸來的唯一原因! 魂為所愛聚,魄為所愛歸,有什麼愛深過於此。無奈白淺還是把答案指向了眾師兄弟,說:當日師父讓我和眾師兄們等,師父向來不會讓緊要的人失望的。至此,墨淵沉沉的眼睛依然望著白淺,一字一字地說:「我確實是為了緊要的人才回來的。」說完輕輕地擁抱了自己深愛的徒兒十七。

不管白淺是真的愚頑不懂,還是裝作不懂,不管當年的司音對墨淵是否有過一份不自知的愛戀,眼下,墨淵對她那份深沉的愛只不過是一廂情願。我想,墨淵清楚地意識到了這點,所以他靠撫琴來排解滿腔苦悶。然而,墨淵是一位從靈到肉都修鍊極深的天神,他不會和自己的親弟弟搶情人,使這樣一份珍貴美好的情感轉入三角漩渦。他對司音的愛是寬厚的,既有男人對女人的摯愛,也有父輩對子輩的慈愛。愛的寬厚最後壓住了愛的執著。正是那樣一份師對徒父親般的慈愛,最後為他自己無所歸依的情感找到了出口。

雖然,我必須贊墨淵驚人的自持力和他對自己愛情的宣導,我還是忍不住會想到:如此歸來,不如歸去!

我非常喜歡墨淵這個人物。如果是我寫,我可能會成全他和白淺。孩子氣十足的白淺,和深沉內斂的墨淵,其實是很好的一對兄妹。而劇中男一號夜華,從銀幕形象上看,他屬於帥哥、黑馬王子那一類,他的感情純一、火熱而至深。然而,縱觀他和白淺的三生情緣,儘管有情有趣(如他最初是以一條小黑蛇的身份結識凡界中的白淺素素的),有悲有喜,有寒冰有烈火,它依然更像神話或童話傳說,不僅少了一份現實的真切和厚重,而且,太過純美,直叫塵世中的我驚心。相反,墨淵的愛以及這愛的蒼涼,即便在神仙之境,也依舊映射了地上的真實。生活中,我們何嘗沒有過大夢初醒時的失落和痛楚,我們又何嘗沒有過「一個人的地老天荒」的扼腕悲涼。這是墨淵這個人物更讓我覺得親切和關情的原因。

必須說,《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墨淵的形象能如此撼動我,和演員趙又廷的精到表演密不可分。趙又廷對兩個同中有異異中有同的角色(墨淵和夜華)的演繹實在是盡善盡美。劇中墨淵話語極少,更多的是靠他一對富有層次,既會說話又極為淵深的眼睛以及他的肢體語言姿態來展現這位人物的真實內心世界。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一出不折不扣的愛情戲,她體現愛情的專一、至上、美好和至死不渝。看完該劇,我突然想到,在這個二奶小三充斥的現實里,專一的、白頭偕老的愛情儼然成了浪漫的東西。而浪漫,是文藝作品里一抹永恆的、潔白的靈魂和絢麗的光芒,不是嗎?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風天 2017-10-14 00:09
耶,元神聚啦。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7-10-14 02:25
我讀過這部小說。不知拍成電視電視劇與原著有多大的區別!
回復 我是虔謙 2017-10-14 10:06
sissycampbell: 我讀過這部小說。不知拍成電視電視劇與原著有多大的區別!
值得一看。
回復 我是虔謙 2017-10-14 10:06
風天: 耶,元神聚啦。
是啊。
回復 風天 2017-10-14 10:45
我是虔謙: 是啊。
  
回復 秋收冬藏 2017-10-15 02:53
小說看了,電視沒看完。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1 03: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