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祝賀晉江星光小說文叢《重奏》出版!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13-3-20 21:4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動態 成就|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photo 97878071989942486104-fm_zpseaca9649.jpg

晉江小說文叢《重奏》,海峽文藝出版社 2013 年


晉江星光小說文叢《重奏》新近由海峽文藝出版社正式出版。作為福建晉江人我欣喜、感恩。欣喜的是有著執著文學追求的晉江文化人文學路上再結碩果,而我的文學結晶也在其中閃光。感恩的是家鄉的文學同仁給了我這樣一個參與並和家鄉文學融為一體的機會,這種感覺是那樣的溫馨、幸福和美好。

該書的博庫網連接:http://detail.bookuu.com/2486104.html

底下是小說目錄,我的作品中,《檯燈》是小型短篇小說,《情盡向陽坡》是中篇小說,《銀女》是短篇小說:

不羈之舟

就這樣活著

檯燈

情盡向陽坡

銀女

塵封

血色之花

她是一隻蝴蝶

青銅殤

我是你們的大姐姐

媚娘則天

不再愛你就不再感覺寂寞

午夜行動

鬥法

退役

沃土上的風

管甫送

析產

找一把椅子坐著蒼老

一次約會

晉江小說讀稿札記(代後記)

晉江有著豐盛的文化蘊藏。我在深深感謝和熱烈祝賀的同時,也衷心祝願家鄉文學不斷邁進提升,取得更加燦爛的成果!

該書的博庫網連接:http://detail.bookuu.com/2486104.html

底下是我的小說《銀女》第一節:          

    第三次相親后,她再也忍受不下去了。踏著卵石小巷,她找到了外婆。這個人世上,只有外婆知道她和她妹妹的生辰了。

  外婆很老了,額上總包著塊黑頭巾,說是怕頭受風寒。一把本來光滑油亮的拐杖,眼下都掉了漆,木頭露了出來。

  「外婆,我到底是四點出世的還是五點出世的?」外婆什麼都記得清楚,就是這個時辰記不真切。算命的說了,是四是五跨了兩個時辰,差別遠了去了。今天她無論如何得問個清楚。

  外婆眯起了眼睛,自言自語起來:「讓我想想。那天我端臉盆過去,阿灰還沒有起來。你應該是四點出世的。阿灰每天都是四點半起來喵喵的叫,你外公給吵得,說要宰了它。我說,別啊,阿灰可能抓老鼠了……你先別走啊,我想起來了,你把銀女的生辰也記下了,她是五點出世的。她出世的時候,阿灰已經跑出去了。阿灰啊,真是只好貓,就是……」

  外婆還在藤椅上念叨,她已經出了門。   

  她叫金女,她的妹妹叫銀女。姐妹倆除了名字里都有個女字,還有都是凌晨出生外,幾乎沒有一樣是相同的。就說這找對象的事,她這兒是三年相不來一門親,妹妹那裡可倒好……   

  她匆匆趕了十幾里路,到了鄰鎮一個叫青姨的家。

  這青姨是人家給介紹的,說是算命准極了。就是這青姨跟她說要把生辰給問清楚了。   

  青姨家是北邊下來的,祖祖輩輩都是醫生,她自己也給人開方子。治病開方的空檔,有時也幫人看看面相手相算算八字。她說普通話,本地話說得不特別靈光,時不時要套句北方話。

  金女進來了,見青姨穿著件暗綠色褂子,手裡捧著一本書。屋裡有一股麝香的味道。

  「怎麼樣,喝了湯藥,經期順多了吧?」青姨問。

  「好多了青姨。我今天不是為經期的事來的。我是,這生辰我弄明白了。」

  「是四還是五?」青姨的記性可真好,兩個月以前的事了,她一下就問到了點子上。

  「外婆說了,是四。」

  「我猜也是。好,你坐會兒,我看看。」說著青姨從抽屜里拿出來另一本書。細細翻看了起來。

  「金女,你的前世可是個淫女。」

  「什麼叫淫女?」

  「就是不守規矩,到處搞男人的那種女人。」

  「我,我沒有啊青姨。」她辯白道,嗓門提了半度。

  「別急,我說的是你的上輩子。」

  「那,是什麼意思呢?和我這輩子有什麼相干呢?」

  「關係大了去了。這輩子你要到,」青姨頓了一下,掐著指頭算了算,「三十五歲才能找到男人出嫁。」

  金女倒抽一口冷氣。她今年二十八了,還要再等上七年?!

  「那,有什麼辦法能,能快一點呢?」平時含而不露的她,在算命的跟前什麼都露了出來。

  青姨搖搖頭:「我看不出有什麼辦法。除了你自己前世的孽外,你有個妹妹,她這輩子男運好,把你的運氣都吸走了。」

  「你說的是銀女?!」她脫口而出。「對了,我妹妹小我三歲,她是三月初三五點出世的。青姨您給看看,她怎麼樣?」

  青姨又細細查起書來,還在本子上划來劃去。妹妹的命好象比較難算,青姨足足讓她等了兩壺茶那麼久的功夫。

  「哎,」青姨嘆了口氣,「你們姐妹倆正相反。你妹妹前生是個貞女。她為她的男人守了一輩子的寡,所以這輩子她是來補償自己來了。」

  「青姨意思是?」金女沒聽太懂。

  「這輩子她會有很多男人。我今天只能說這麼多,路遠,你先回去吧。」   

  青姨真是神了。回家路上金女心想。這陣子,阿爸為她們姐妹倆傷透了腦筋。她自己還好,不就是晚點嫁么,妹妹銀女可就不同了,阿爸已經不認這個二女兒,銀女也有一個月不著家了。跟她鬼混的那個男人金女見過,四十來歲光景,聽說老婆才死了半年,看上去就一付流氓相。這銀女,怎麼就搞上他了呢!金女二十八,從來還沒有碰過男人,這銀女,誰知道她和幾個男的上過床了呢。什麼「淫女」,算是好的說法了。鄰里怎麼稱呼銀女的?破鞋!   

  想到這裡金女心頭一揪。「破鞋」,這是對一個女人的最難聽的叫法了。什麼「三八」,比起「破鞋」來算得了什麼。妹妹小時候的清純樣她還記得,那兩根羊角辮還是她幫她扎的呢。她特別羨慕銀女的一雙亮麗的大眼睛,晶瑩的眼白透著微藍,一點陰影都沒有。這,女大十八變,從小和她一起種菜澆花,和她上同一間學堂的妹妹,怎麼就,就變成了個破鞋呢?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3 20: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