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楚山和虹越 (中篇小說) 11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11-10-25 22:3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楚山和虹越|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評論


楚山攆走了溫妮, 心裡正煩, 剛要躺下來, 電話響了  是姐姐芳萍打來的.
「姐, 這麼晚了, 怎麼還沒歇著?」 楚山有些詫異.
「還不是因為操心你的事.」芳萍在電話里說.
「什麼事姐…」楚山似乎猜到了姐姐的來意.
「就是上個禮拜和你提的那位麗姍呀, 那, 我和她說好了,她說這個禮拜六可以見個面, 你怎麼樣, 來一趟吧!」
「姐, 我都說過多少次了, 我不想見這些女的.」
「人家可是很認真的, 人很好,工作穩定, 性情也好. 你都四十了, 還挑什麼呀?」
「我不是挑人家什麼, 我壓根不想.」
「楚山, 你是吃錯什麼葯了, 還是你心裡一直有人? 快老實告訴我.」弟弟幾年來不問女人事已經讓芳萍失去了耐心, 她在電話那頭喊了起來.

這頭楚山是一陣沉默. 他拿著電話, 心裡躊躇起來. 剛剛那個溫妮的闖入, 讓他覺得他該對自己的事有個了斷. 娘走了以後, 姐姐就是自己最可信賴的親人了. 默默忍了這麼多年了, 忍得他心裡發痛. 他開始感到想和姐姐吐露自己的心聲.
「姐…」 楚山叫了一聲,  就吞吐起來了.
「說呀楚山, 什麼事?」  芳萍聽出了自己這個二弟有心事.
「您能不能幫我問個事?」
「什麼事?」
「您幫我問問越越, 她現在…有沒有男朋友…」
「你問她這幹嗎呀? 想給她介紹對象?」 芳萍問, 並沒有馬上反應過來.
「您就…問一問她成嗎?」
「成.」  姑姑放下電話, 心裡納悶.  他真是要給虹越介紹對象? 他的生活圈子裡能有誰合適虹越?   她不禁想起每次楚山見虹越的那表情, 那神態 …. 不對…會不會是楚山自己對虹越有意思啊? 
芳萍越想越不對勁,  一個電話撥回給二弟.
「我說楚山, 你給我說實話, 你問越越的事幹嗎?」
楚山半晌沒答腔, 他是個不大會應對的人. 姑姑心裡明白了八成. 
「楚山, 你就不怕你大哥把你吃了?」
「他本來也要把我吃了.」 楚山說.  楚山心裡真正害怕的只有一個人, 就是虹越.

姑姑放下電話, 「天哪, 這可怎麼辦好啊!」 怎麼會有這樣的事!  她心裡暗暗叫苦.  敢情這十幾年來楚山不討老婆, 就是為的越越?  他那兒明擺著是在求她幫忙啊….她一直心疼這位和自己其實沒有血親之緣的弟弟, 要是虹越願意, 倒也許真是好事一樁, 在她看來, 也很班配. 虹越的父親不會同意是肯定的; 虹越的母親也不敢保證能說的通. 不過這事兒, 只要兩相情願, 又有什麼不可呢.
街坊鄰居也會有話說的 …. 不過這年頭, 誰管誰呀, 再說, 到時候楚山也不會跟兄嫂住一起了, 到一個新地方去住, 誰認識誰呀…
不管怎麼樣, 得先問清虹越的情況再說.  姑姑是個雷厲風行的人, 當場就給虹越去了電話.

                        
姑姑家離虹越家就幾站路.  虹越搭著車就過來了.  姑姑做了三四個菜,  虹越就和她一家人坐著吃了頓家常晚飯.  姑姑很會料理生活, 她家裡也是很祥和的氣氛.  姑父脾氣很好, 平時自己看看書報, 出去打打太極拳下下棋什麼的; 姑姑的女兒也大了, 結了婚,  自己一個家也很忙,  周末才回娘家來看看幫幫忙. 

吃完了飯,  虹越就陪著姑姑坐下來看電視.  默默看了一會兒,  覺得停靜的,  看了看姑姑, 才發現她正上下端詳著自己呢.  虹越有些不自在,  「姑姑, 您不看電視?」
姑姑說: 「越越, 你今年二十九了吧? 我記得楚山大你十一歲.」她在琢磨著這話題要怎麼挑.

虹越本能的一下就把臉轉向一邊, 不知道姑姑怎麼突然問了起來, 還提到叔叔.
「過了二十五, 也不知怎麼的這年紀就跟會飛. 都不去想它了.」 虹越說.
「可不是嗎, 你看姑姑今年都多大了,」  姑姑說, 「剛和你姑父認識那會兒的事, 就跟昨天似的.」
姑姑說著問虹越喝不喝茶.「好, 來點吧.」  虹越說.
喝了幾口茶, 姑姑又問: 「男朋友有了嗎?」 

虹越越發不自在了, 也有些不安起來.  姑姑是個大熱心腸人, 也很能幹, 難道姑姑想幹什麼?   「姑姑, 您怎麼, 突然提起這些了; 我一個人挺好…」虹越說, 步步為營的守著.

「那怎麼行, 你小小年紀怎麼就有些消極? 人都要結婚的,這是人生的責任義務, 不管你喜不喜歡. 當然啦, 要能和中意的人結婚, 那是最好的. 再上一輩的人, 都是父母做主, 他們也就這樣把這義務承擔下來了.成了家, 就成一家人了,  照顧孩子,  也互相照顧, 怎麼說呢, 這就是家庭的好吧.」

虹越默默的聽著姑姑說的每句話. 其實自從十二歲那年的事情過後,  愛情兩個字對她幾乎象是不可企及的童話王國了. 學寬是她靠的最近的一個男人. 其實她也沒有刻意.  起初只是出於幫助之心,  後來發現他很真誠也很能體諒別人. 她相信他, 壓抑和寂寞中向他靠近, 向他吐露了自己最大的秘密…後來, 後來…. 那個過渡里她感覺了, 她欣喜過, 幸福過.

然而很快, 學寬一時的轉不過彎, 讓她重新倒向了對她冥冥中意識到的命運的屈服. 在她最深的意識里,  她發現自己忘不了楚山.  一開始那是很自然親近的叔侄關係.  十一歲之差, 還不到代溝的地步. 本來楚山在她心目中是英雄加叔叔, 然而他的強暴幾乎粉碎了那一切; 那件事後, 一切都變了樣.  那變化不是單向的,  它象是被幾股風交相吹打中的雨線 …她心裡,  有過恨, 有過噁心厭惡, 有一陣她幾乎不想再見到他. 

後來慢慢的,  那溫情又回來了, 那多半是因為楚山自己的努力. 也因為虹越本性是個極端善良敏於同情的女孩.  女孩的心, 總是溫柔的, 可塑的,  何況是她那樣一顆心. 除了感覺楚山其實還是她那個親人叔叔外,  另一種感覺悄悄的萌發:  她感到了他還是一個男人, 和自己有著某種敏感關係的男人.
她忘不了自己兒時就有的一個承諾, 對自己的承諾: 她想盡自己所能讓可憐的叔叔高興一些….

也許那就是自己的命和自己命里的愛. 自己寫的那首叫 「不知什麼是愛」 的詩, 其實寫的就是對自己命運和愛的意識:
……
也許自己的命運里本來就寫著楚山.  那就是為什麼那麼愛她的學寬會猶豫, 會在意那處女的事. 自己和學寬之間的離合, 只是為了證明她命運里不可能再有別的男人.

她專門去讀了聖經, 讀聖經里如何講到寬恕. 「神能原諒人, 人為什麼不能原諒人自己呢?」 她想.
婚姻有許多種, 有一種, 大概真就如姑姑說的, 是在盡一種人生的義務;  這義務里包括了關懷別人, 包括了愛別人, 而這愛, 也包含了原諒. 

那是一直深藏在她心底的謎一樣的意願: 她想順自己的命理走, 假如自己的人生真有個自己以外的目的, 假如完成這目的會使另一個人快樂, 那就去無私的尋覓追求吧, 那就去完成它吧.

「越越你想什麼呢?」 姑姑問.
「哦!」 虹越象從夢裡醒來一般, 「我在想您說的話.」
姑姑鬆了口氣. 「我問你孩子, 男人象你叔叔那樣的, 你中意不?」
姑姑步步緊逼, 虹越聽了這問, 幾乎招架不住.
「還行吧, 叔叔那樣的男人,  還挺能關心人的.」
「是啊, 楚山肯定是疼老婆的那種, 我看他這麼久了還一個人,  準是心裡有主了呢.」  姑姑說著, 看著虹越的反應.
虹越顯得坐立不安. 她看了看手錶, 說: 「姑姑, 晚了, 我該回去了.」
「越越, 再等幾分鐘.」 姑姑關了電視,挪了挪身子, 靠虹越更近了. 
「姑姑跟你說點實在的事." 姑姑看著虹越, 眼光款款,  語調懇切, "你是姑姑看著長大的. 你和楚山, 我一直是覺得你們很有緣,  就是很親近.  不過我也從來不會想別的去. 今兒我才知道, 楚山他呀, 其實一直喜歡著你呢…難怪, 你不知道我給他介紹了多少他都不要.」

「姑姑!」 虹越聽得心驚肉跳, 她打斷了姑姑的話: "是他跟您說了什麼?"
「是, 他求我來問問你的.  聽我說, 他其實怪可憐的, 象只孤鳥落到咱家來, 好好一個人還去蹲了七年牢.   我是想,  要是你們能成, 其實對你們都很好的.  你是個好姑娘不用說了,  能娶你他肯定樂天上去了; 跟他一起你也會開心的. 到時候你們可以獨立出去, 也可以一起去美國.」

見虹越臉紅紅坐著不說話,  姑姑就問: 「你是不是擔心叔侄關係人家會閑話?」
虹越搖搖頭,  其實一般人最擔心的她倒沒考慮那麼多,  或者說,  沒來得及想到這層.
「你不在意那就太好了,  怎麼樣, 我去跟楚山說說?」
「不不, 您別去說,  別去說.  我....我想想.」 

楚山和虹越 (中篇小說) 十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BL_518 2011-10-26 03:57
是到了該定下來的時候了~~~~~~~
回復 Matney 2011-10-26 04:30
BL_518: 是到了該定下來的時候了~~~~~~~
teb.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2 20: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