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天就夠》138-139 孤獨的泥人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11-7-26 22: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一天就夠|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137 偏見

子英剛一走,邊上一個叫阿松嫂的就湊了過來和白嫂搭話。
「白嫂,你說這紫屏是不是又勾上了這石老師了呀?」
「我也不知道,別瞎猜。」白嫂回答。
「我看啊,八成是。這紫屏也太厲害了,是想嫁外地去還是怎麼著,死了一個再來一個。」那阿松嫂尖尖的下巴,門牙有些暴。
「噓!」白嫂制止阿松嫂,「這話可不好聽。」

子英到了大青伯家,正好大青伯要出門去。
「劉老師!好久沒見。」大青伯見了子英有些意外。
「是,我剛回來不久。您好嗎,大青伯?」子英問候。
「好,好。怎麼,找我有事嗎?」
「您今天見紫屏了嗎?」子英問。
「沒有,她沒在河邊?」
「沒有。也沒在家裡,也沒見她在田裡。」
 「這就有些奇怪了。」 大青伯想了想,說:「這麼著吧。等會兒我過河去,我會順便在那頭留個眼看看。」
子英一聽連忙說:「我跟您一起過去吧,我得去趟學校。」
兩人才走幾步,青嬸就趕出來叫住了大青伯。
「要走了你又有什麼事?」大青伯問。
青嬸幾分神秘,壓低嗓音對丈夫說:「你少和那個石老師在一起。和紫屏有關係的男人都得晦氣。」
大青伯實在是對自己的老婆失去了耐心,他吼著說:「我跟誰在一起你別操心。你要在這樣不厚道下去,我看哪天咱也別在一起了。」

兩人走到河邊的時候,那阿松嫂就拿一雙三角型的眼睛神秘地盯著他們看。
上了竹筏,大青伯嘆了口氣。「紫順走了,我看紫屏說不定回縣裡陸炳良的什麼地方住去了。」
子英一聽心慌:「為什麼?」
「你沒感覺到嗎,」大青伯問,「人言可畏。」

 

138 孤獨的泥人

子英一個人到了學校。這是劉坤雲走了以後的第一個秋學季。他走進教室,心裡覺得格外的凄清。兩間教室,橫豎,就他一個人了;再也沒有任何人在他的身旁,和他一起將這場使命進行到底。要是紫屏今天在,她一定會過來擦洗桌椅,清掃教室。可現在,一切的一切,都在他一個人,石子英的肩膀上。他覺得自己無法堅持到明年的這個時候,甚至無法堅持到今年的冬天。如何度過每一天,對他都是一個挑戰。

人究竟是為什麼活著的?愛會斷,使命也會。那一切都消失了以後的生命,是不是就是人說的行屍走肉?
一片葉子飄了下來,石子英俯身把它揀了起來。他凝神看了一會兒那片葉。他看看天。還沒到落葉的季節,這片葉看上去還青翠鮮嫩。不知為什麼它竟落了下來。
除了愛和使命,生命里一定還有更深更厚的一層東西。那動西,不會斷。

不管怎樣,他還是草草掃了掃教室,擦了擦桌椅。他努力使自己的心境回到開學的狀態。

下午,大青伯回來了,帶來了令他極度不安的消息:在小城沒見紫屏的影兒!
「那,她會去了哪裡呢?要不要四處去找找?」子英焦急地問。
「那麼大的一個人,我看不用了。」大青伯說。「她要麼是去找她哥去了,要麼,我不是說了,她應該是回縣裡陸炳良的住處去了。」

大青伯並不知道昨晚發生在紫屏和子英之間的事,不過聽起來也不無道理。這時候的子英,苦在心裡,卻只能聽天由命,希望紫屏一切都好;否則,他會痛苦悔恨一輩子。

回到自己的住處,一種可怕的會膨脹的空洞感襲上心頭。忽然,昏暗裡一抹色彩吸引了他的視線。朝著色彩走去,他不覺走到那個粗糙的木架子前,他看到了那尊藍衣紅邊黃斗笠的無錫小泥人。他手撫摸著它,他幾乎忘記了,這尊小泥人是邵老師的遺物。坤雲在的時候,記得坤雲定時擦過它。而今,邵老師,劉老師,都走了,遠離他而去 ……
「小泥,現在只有你和我了!」石子英把小泥人握在自己胸口,「謝謝你,請陪著我,陪著我堅持下去!」

 

《一天就夠》136-137 捶足頓胸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2 07: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