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天就夠》109 婚疑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11-4-8 10:1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一天就夠|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4評論

 

兩個星期後,陸炳良和他的律師紀洞川出現在法庭,同時到庭的還有蘇紫屏,蘇紫建,陸白蘭和任桂花。陸炳良一開始就堅持否認他和陸白蘭之間有過婚約。後來高光啟出示他在桐縣東梨村檔案室里找到的一張他和陸白蘭的結婚登記證明。雖然證明破舊不堪,他和白蘭的手印依稀可見。
陸炳良一看那張破紙,把頭往邊上一扭,說他不記得這張紙了。

法庭休息時,紀洞川對他說:「我們現在比較被動。你現在只能說,你以為那只是定婚,不是結婚。」
「我本來就是那麼想的。」陸炳良說。
紀洞川狡黠地看了他一眼。

於是,復庭時,陸炳良再次一口咬定他不記得有那張東西,他只記得他和白蘭當時只是為了安慰陸東昌而臨時去定了婚。次日陸東昌過世,這事也就不了了之。

「他騙誰啊?!」蘇紫建喊著站了起來。
顧懷剛示意還沒輪到他說話,讓他先坐下。十分鐘后,等得著急了德蘇紫建終於逮著機會說話了:「他騙誰?他把陸白蘭藏五樓上是什麼用意?你們為什麼不問白蘭,他們之間結婚了沒有?」

白蘭被招,身體哆嗦著站了起來。一會兒說她和陸炳良結婚了,沒離婚;一會兒又說是他們一直是兄妹關係。

白蘭之後,桂花大娘被傳做證。平時說話來回跳躍的桂花大娘,這個時候話卻特別少,也特別短。她說她養子是和她提過白蘭,但是他跟她說那個不叫結婚。

顧懷剛心裡犯難。倒不是說案件本身有什麼技術上的難處。這個難來自心理。當初,剛開始時他對陸炳良這個人感到厭惡,因為他聽到他拉關係,搞賄賂,一直想依法查處,卻是苦於證據難集。重婚行徑更是讓他感到噁心。可是到了後來,知道了他和桂花的關係,桂花和自己父親的關係;又聽說陸是個善待養母的大孝子,自己和這個素昧平生的、又是處在自己對立面的人無形中距離悄然拉近。
剛才看到神智不清的陸白蘭,他知道白蘭是無辜的,可是心底也不覺對陸炳良起了一點憐憫。桂花大娘就在證人席上神色憂然地坐著,雖然出於職業他深知法官只按法律說話,判案的過程中不應該受到任何法律之外因素的干擾,此時他的心海卻難以控制地陡然掀起暗潮。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ryu 2011-4-11 07:05
All roads lead to Rome ,祝您順風!頌筆健!
回復 davidon 2011-4-12 20:51
好多人物
回復 我是虔謙 2011-4-12 21:05
ryu: All roads lead to Rome ,祝您順風!頌筆健!
謝謝鼓勵!
回復 我是虔謙 2011-4-12 21:06
davidon: 好多人物
希望還能更多:)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0 18: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