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發生在紅色遵義城外面的那些事

作者:高爾夫  於 2017-1-1 03:0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回國記錄|已有32評論

        二零一六年的十月下旬,當本人回故國北京省親的時候,發現國內所有宣傳媒體都在輪番播報著「紀念紅軍長征勝利八十周年」的宣傳活動,電視台上又開始播放革命式的紅色歌曲,微信朋友圈中也傳播著跟傻叉一樣的大媽大叔們在跳忠字舞的視頻,我相信這是黨國中宣部借「長征八十周年」搞的又一次全國性的集體洗腦活動。

        看著這些不倫不類的東西,不禁讓我想起去年我受遵義朋友的邀請,前往紅色遵義旅行時的所見所聞,今日閑暇無事便坐在電腦前碼碼字,將我去年在紅色聖地遵義城內外所見到的一些跟紅軍長征有關的事情徐徐道來,也許和黨國中宣部的洗腦宣傳有不小的差距呢。

        受到遵義的朋友邀請,我便邀約上幾位北京哥們兒一起前往貴州遵義,這便開始了我的遵義之旅。



遵義老城的小吃街「撈沙巷」





男女城管隊員在撈沙巷上崗時勾肩搭背調情聊天





換上紅軍服裝,準備跳街舞的遵義大媽





站在紅軍山上,鳥瞰霧霾中的遵義城






        遵義老城並不大,遊人徒步半日即可把遵義老城轉完,當地的朋友帶我們參觀了共產黨的遵義會址,還參觀了當年紅軍開進遵義城之後,所霸佔的幾處用於紅軍高級幹部們居住和辦公用的當地豪紳宅院,我站在院中看著這些當年被紅軍霸佔的深宅大院不禁在想:難怪1949年共產黨開進北京城之後,便一猛子扎進了紫禁城,原來共產黨歷來就是一個「享樂族」,一定要在生活、居住、工作環境最好的地方,才能夠「踏踏實實」安下心來,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




當年的遵義會址





會址內部的情景





紅軍霸佔的當地豪紳之宅院





此宅院的主人應該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因為在他的宅院中還建有一座宏偉漂亮的私人教堂





在這座教堂內部,卻被一群無神論者當做了宣傳馬列主義的場所






有一次我在溫哥華的教堂做禮拜時,記得馬修牧師說過一句話:所有與上帝爭鋒者,都是魔鬼






看到共產黨當年設立的這個部門,我終於明白了我的老家古都北京城,為何在共產黨開進北京城之後就被黨國拆毀城牆、填埋護城河、拆毀衚衕、拆毀名人故居、拆毀四合院······






        遊覽完遵義城,一日清晨,當地的朋友開車來接我們,要帶我們去烏江邊吃當地有名的烏江魚。到了烏江邊我才知道,其實所謂的烏江魚,也都是當地的漁民在烏江網箱人工養殖的魚,並非是野生的烏江魚。





漁民們正在往岸上運送捕撈上來的烏江魚






        在吃過烏江魚之後,我們要求開車的朋友不要再走高速公路回遵義,改走鄉間小路,這樣大家可以欣賞一下貴州的鄉村景象,當地的朋友很高興的答應了我們的要求,一把輪便把車子拐進了省道。

        我們沿著崎嶇的鄉間道路一路前行,忽然間在道路的前方出現了好幾道用竹竿搭起來的紅色標語牌樓,只見最前面的一座牌樓橫幅上寫道:慶祝刀靶戰役大捷八十周年。

        原來我們來到了一處叫刀靶鎮的地方,這地方在當地也是大有名氣的 ,如果當年紅軍沒有在遵義城開過那個什麼「遵義會議」的話,那麼這個刀靶鎮的大名一定會蓋過遵義城,並且會名冠中國大地了。

        可事情往往就是這樣,當年紅軍在遵義城的一個會議成就了一個「偉人」功成名就之後,它就會壓制周邊所有一切曾經與它比肩的地方,以防止它們的名聲超過自己,刀靶鎮便是如此。

        我們開車進入刀靶鎮,看到鎮子上到處都是紅旗飄舞,街道兩邊的房檐下都掛著紙糊的紅五星,我們都感到很好奇,知道這裡一定會有故事,所以便把車子停在路邊,下車在鎮子裡面到處走一走看一看。

        我們拿著照相機在鎮子裡面到處轉悠,便引來一位老者過來主動與我們攀談,老者今年八十四歲,他告訴我們,當年刀靶鎮打仗時他只有四歲,但他當時已經有了記憶,他記得當時鎮子上到處都是軍隊,車炮槍馬在鎮子上來來去去,一撥軍隊走了,另一撥軍隊又來了,最後是紅軍佔領了這裡,家家戶戶都要騰出房屋給紅軍住,鎮上有錢的大戶人家都跑了,結果大戶人家們的房屋都給紅軍的大官們居住了,他們家也騰出了一間房屋並住進來五六個紅軍。老者主動做起了我們的導遊,帶領我們一起在鎮子上參觀,同時還差人把鎮子上的領導喊來陪我們一起在鎮子上參觀與講解。

        鎮領導帶領我們參觀了紅三方面軍當年的指揮部,蘇維埃銀行的辦公地址,刀靶戰役博物館等,當我們參觀蘇維埃銀行舊址時,發現了當年紅軍在刀靶鎮發行的印有列寧頭像的小紙片,當年紅軍就是用這種小紙片換走了當地民眾手裡的真金白銀和大頭洋。

        當國軍追剿到這裡之後,紅軍就會扛起從民眾手裡換來的真金白銀大頭洋溜之大吉,給當地民眾留下這種連擦屁股都不夠用的小紙片。如果用今天的眼光來審視一下當年中共的所作所為,和今天的黑幫團伙們持械搶劫又有何區別呢?

        當鎮領導知道我們一行人是從北京來的之後,便再三的肯請我們幫助他們在網上呼籲一下,請有關領導關注一下他們這個曾經為中國革命做出過卓越貢獻的革命老區,肯請黨國不要吃水忘了挖井人,如果當年沒有刀靶鎮人民做出的犧牲與貢獻,就不會有刀靶戰役大捷;沒有刀靶戰役大捷,就不會有遵義會議;沒有遵義會議,就不會有老毛的領導地位;沒有老毛的領導地位,就不會有今天的新中國······

        看著鎮領導激動的表情,我不禁在想:黨國曆來都是「新媳婦上了床,媒人扔過牆」。如果您真的還指望黨國會記住你們這個小小刀靶鎮的話,那您的奢望的確是有點過高了。





進入刀靶鎮之前看到的其中一處紅色牌樓





當年紅軍在刀靶鎮上的指揮所





屋檐下的紅五星





紅三軍團住址





刀靶戰役大捷博物館





刀靶鎮街景





紅色老區,遍地垃圾





紅軍住地





設在刀靶鎮上的蘇維埃銀行





第一任蘇維埃銀行行長毛澤民,當哥的管黨、當弟的管錢,權錢都是他們家的





紅軍就是用這種印有列寧頭像的小紙片,換走了當地民眾手裡的真金白銀和大頭洋





鎮領導在地圖前給我們講解當年的刀靶戰役





鎮領導和老者在向我們訴說紅色老區人民心中的苦水






        晚上我們一行人回到了遵義城,遵義的朋友為了顯示他在當地的人脈,告訴我們他的一位在遵義現任做官的朋友約請我們一起晚宴。

        晚宴設在當地一個知名大酒店的豪華包間里,十幾個人圍坐在一張大圓桌邊,名廚主勺燒出了一桌遵義當地的名菜,佐餐酒用的是當地著名的茅台酒。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大家的話題雖然天南地北海闊天空,但慢慢還是把話題轉到了今天我們在刀靶鎮上的所見所聞。我便把刀靶鎮領導委託我們幫助他們呼籲的事情,面向這位遵義市的某領導直接請教道:「刀靶鎮的領導跟我們說;歷年來上面撥給刀靶鎮的建設款項都讓遵義市給扣下了,他們希望遵義市把上級撥發給他們的建設款項下發給他們,他們那裡的確是太落後太苦了,不知道他們反應的是不是實情」。

        聽完我的問話,這位遵義市的某領導雙肘杵在桌邊,由於酒精的作用臉頰緋紅,笑眯眯的兩隻眼睛盯著面前酒杯中晶瑩剔透的茅台酒,然後細聲慢語的款款說道:「如果把錢撥給了他們,他們不是一樣也都是給吃掉喝掉了嗎?還不如留在我們這裡嘛」。說完,這位遵義市某領導哈哈哈大笑的同時端起面前的酒杯大聲說道:「乾杯」!

        在驚訝之餘細細想來,黨國自建政以來何嘗不是如此,其實在黨國的任何時期發生過的任何事情,當你親身經歷過之後你才會真正明白,什麼是黨國的文化,什麼是黨國的精華。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5

難過

拍磚
2

支持
1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2 個評論)

回復 法道濟 2017-1-1 04:18
高兄癮頭不小,還跑到那裡?
回復 北京的大平 2017-1-1 04:42
老弟,你是尋找紅軍的罪證吧?     我說澤東為啥一進北京就再也不回延安了。誰不想吃好的,喝好的,再摟著美妞過日子呀。 解放區的天再藍也是窮棒子的天。 老弟,祝你新年快樂!
回復 xqw63 2017-1-1 05:35
如果把錢撥給了他們,他們不是一樣也都是給吃掉喝掉了嗎?還不如留在我們這裡嘛
這句話真直白。發達地區的領導估計會這樣說:這件事我個人說了不算,都是由各部門統籌決定的,我回去問問到底是如何統籌的,謝謝海外華人關心啊
回復 徐福男兒 2017-1-1 06:00
第一次看到「破壞部」。那個時候倒也直爽,不像有了江山之後,又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
回復 綠野仙蹤 2017-1-1 06:16
原來哪都這樣呀,我也想起從前在國內的一件事:宣傳部辦一份雜誌,每次都讓下邊單位的宣傳部門連文帶圖送上來,就這麼連鍋端上去,還不如我們學校的黑板報呢,當然一本也賣不出去,可這樣印刷費太高,每期還賠錢。後來他們把這個雜誌給我們了,卻扣了一半錢,就是他們什麼都不做了,凈賺一大筆,虧空由我們自己補。可如果真讓我們按照讀者口味去辦,也沒問題,但又不允許,宣傳部長當我們總編,來了之後說我也不知怎麼辦,您不知道您挂名?!國內的事就這樣,以上欺大,那位四六不懂的宣傳部長訓斥我們總編、主任跟訓孫子一樣,真是憋屈。
回復 曉田 2017-1-1 06:36
穿紅軍裝的大媽倒蠻可愛的。
回復 高爾夫 2017-1-1 06:47
法道濟: 高兄癮頭不小,還跑到那裡?
應邀前往,應邀前往~~   
回復 高爾夫 2017-1-1 07:00
北京的大平: 老弟,你是尋找紅軍的罪證吧?      我說澤東為啥一進北京就再也不回延安了。誰不想吃好的,喝好的,再摟著美妞過日子呀。 解放區的天再藍也是窮棒子的天。
本不想動筆碼字,可是昨天通過網路電視看到國內的電視台還在宣傳「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一個歌功頌德的投機分子,對著電視鏡頭吐沫星子橫飛的阿諛奉承,我實在是受不了了,所以才坐下來把我親眼看到的一些事實寫出來,只是親眼看到一些事實而已~~
回復 高爾夫 2017-1-1 07:04
xqw63: 如果把錢撥給了他們,他們不是一樣也都是給吃掉喝掉了嗎?還不如留在我們這裡嘛
這句話真直白。發達地區的領導估計會這樣說:這件事我個人說了不算,都是由各部
還是63同學會說官話,建議黨國特聘63同學海龜遵義履職領導工作~~
回復 高爾夫 2017-1-1 07:06
徐福男兒: 第一次看到「破壞部」。那個時候倒也直爽,不像有了江山之後,又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我黨原來還正式成立過這麼一個部門—— 破壞部。
回復 高爾夫 2017-1-1 07:08
綠野仙蹤: 原來哪都這樣呀,我也想起從前在國內的一件事:宣傳部辦一份雜誌,每次都讓下邊單位的宣傳部門連文帶圖送上來,就這麼連鍋端上去,還不如我們學校的黑板報呢,當
只要不說真話,就是我黨的好刊物~~   
回復 北京的大平 2017-1-1 07:20
高爾夫: 本不想動筆碼字,可是昨天通過網路電視看到國內的電視台還在宣傳「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一個歌功頌德的投機分子,對著電視鏡頭吐沫星子橫飛的阿諛奉承,我實在
這類人太多,歲數也不小了。有吹拍毛的,還有一姓「雲」的孫子擁護文革的。說文革就是好! 臊著他們的啦。
回復 高爾夫 2017-1-1 07:21
曉田: 穿紅軍裝的大媽倒蠻可愛的。
您喜歡大媽?那這位大媽更可愛吧~~

回復 北京的大平 2017-1-1 09:17
高爾夫: 您喜歡大媽?那這位大媽更可愛吧~~
這是北京安定醫院晚上忘關大門了吧?? 我操! 趕緊報警吧。
回復 ryu 2017-1-1 09:40
原來是習慣使然,不說本性了。
回復 總裁判 2017-1-1 11:05
長征也是一個妓女,任黨中央為它隨時打扮後接客。
回復 嘻哈:) 2017-1-1 11:14
真土匪、農民起義   
回復 jc0473 2017-1-1 12:36
北京的大平: 這是北京安定醫院晚上忘了關大門裡吧?? 我操! 趕緊報警吧。
沒錯~~~就是她
回復 笑臉書生 2017-1-1 19:53
如果把錢撥給了他們,他們不是一樣也都是給吃掉喝掉了嗎?哈哈哈
回復 jetfighter 2017-1-1 22:59
笑臉書生: 如果把錢撥給了他們,他們不是一樣也都是給吃掉喝掉了嗎?哈哈哈
媽的,這可真是頭頂上生瘡,腳底下流膿,爛透了。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2 06:5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