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貴國那點事(11)• 河北行記

作者:高爾夫  於 2012-11-1 00:1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回國記錄|已有53評論

         朋友呂三哥的老家,是河北省會石家莊市轄下的一個縣級市。

        這一日呂三哥要回河北老家辦事,特意打電話問我:哥們兒,你這個外國人在北京要是閑的沒事,要不要和我一起到農村去走一圈啊?
        我一聽又有的玩樂了,立馬就拍板答應道:成,沒問題!

        第二天一早,坐上呂三哥的奧迪A6,直奔河北的某個縣級市(由於涉及了呂三哥的朋友,及當地的一些在職官員,所以就不提是哪個城市的名字了),呂三哥沿著京石高速公路一路南行,不用四個小時就到達了某市。
        我下得車來,站在路邊環顧四周,發現這個城市空氣的污染程度,比那霧都北京有過之而不及,真乃是:望遠處,污污塗塗不見天日,看近處,臟髒兮兮遍地垃圾。
        再看一眼那人車亂竄的街道,真乃是;燈不明,路不平,人亂竄,車亂行,整個就是一無序的社會。

 

污染嚴重,人車亂行的河北省內陸某城市

 

 

 

在危險中求得生存,過馬路也是一門高難度的技術課

 

 

 

污濁的空氣,混亂的交通,垃圾遍地的街道,組成了一部雜亂無章的交響樂

 

 

        吃過午飯,下午和呂三哥開車來到他父母出生的那個小村莊,這裡還住著他的叔叔嬸子還有他的堂兄弟,以及好幾個跟我們倆歲數差不了多少的大侄子們。
        這呂三哥在他們家族中雖然歲數不算太大,但是在他們家族中的輩分大,所以他的這幾個大侄子,其實也和呂三哥的歲數不相上下,當呂三哥給他這幾個大侄子介紹我的時候,對他們說:這個是叔。
        好麻,這幾個三十幾,四十來歲的大老爺們都管我叫叔,再加上他們當地的口音,還把「叔」的一聲音,給發成「獸」字的四聲音,鬧得我實在不好意思,忙不迭的說道:不敢當,不敢當,江湖無輩,江湖無輩,你們還是稱呼我的名字就行了。
        哪成想,這些大侄子們還挺固執,操著河北當地一帶的口音堅持說道:那個不中,那個不中,你是俺「獸」滴朋友,那你就是俺滴「獸」。
        得,您看看,這個「獸」我不答應還不成了,看來貴國的農民——老熱情啦。


        閑來無事,我便背著手,隨便在村子里閑遛了遛。

        走到村頭,看見一個老農坐在房前的陰涼地在納涼,便湊過去和老農隨便的聊了起來。

        這一聊不打緊,讓我證實了一個公開的秘密,原來現在貴國的農民不管是種菜還是養豬,的確是真真兒的都在用藥,種西瓜的給西瓜打針,種西紅柿的給西紅柿打針,種黃瓜的給黃瓜抹葯······ 總之城裡人吃進嘴裡的東西,沒有不帶葯的。
        養豬養雞的農戶,都是在三個月就出籠,如果把豬養了三個月還不賣,三個月以後這豬就站不起來了,你想想,一頭小豬從生下來長到三個月,就已經長到二百斤了,這得用多少激素葯啊,真難為豬們了。
        難怪貴國同胞現在盡得怪病呢,你看整天吃進肚子里的那些東西里,究竟有多少不知名的化學葯啊,你說他能不得怪病嗎?
        不過老農告訴我,他們只吃自己地里種的菜和自己家裡養的雞,決不吃那些為城裡人種的菜和養的豬跟雞。
        跟老農閑聊了一陣子剛想走,老農卻熱情的邀請我春節時回來到他家來吃肉,他家養了兩頭豬,只喂玉米和豬草,現在剛好三個月大。
        我立刻走到豬圈去看了一眼,想親眼看看這吃糧食和豬草的豬,三個月到底能長多大,原來三個月大的豬和人一樣,還生活在天真的童年,想想那些一生下來就被灌藥,迷迷糊糊長到三個月就被送進屠宰場的豬們,真乃是人間的悲劇。
        起身和老農告別,老農還提醒我:過年時回來吃豬肉啊。
        你看,貴國的農民老實在,老熱情啦。

 

吃玉米和豬草長到三個月大的豬是這樣子,即活潑又可愛

 

 

 

老農用手比劃著,我們自己地里種的青椒,只長這麼大

 

 

 

老農指著對面地里幹活的農婦說:我們只吃自家地里種的菜

 

 

 

我趴在村部的窗戶上,看到裡面到處是灰塵,辦公桌下還躺著不少啤酒瓶子,看來村幹部們應該有日子沒來喝酒了

 

 

 

村裡販賣豆腐的小販,他的秤盤和蓋著豆腐的麻布上,落滿了綠豆蠅,也許這就是人們常說的:「不乾不淨,吃了沒病」 吧

 


        我背著手繼續在村中閑溜達,在村邊的一個果園前停了下來,因為我發現這果樹上所有的果子都套著一個紙袋,便問果園邊上幹活的農民兄弟這是為什麼?被告知:這一是防蟲,二是增加營養。
        增加營養?這就是說袋子里還是有葯啊。
        一走進果園,我便赫然發現在機井旁的一棵果樹下,散落著一堆用過的化學農藥的瓶瓶袋袋,天啊,又是葯,你說說,如今的貴國人民每天要吃進肚子里多少不知名的化學東東啊。
        而且果園裡的農民兄弟還告訴我,每一個套袋的果子瓣上都塗有藥膏,這樣果子才會長的個頭大,水份多,由於梨瓣上塗有藥膏,所以,梨瓣的顏色就是黑色的,而且還粘手,農民們在出售這些梨子的時候,就會把梨瓣都給剪掉。

        這回我才明白,為什麼在市場上賣的梨,都沒有瓣了。
        我發現果園入口處有一棵梨樹上的果子,既沒帶套,梨瓣上也沒抹葯,那梨的長相好像天生營養不良瘦小枯乾的。

        我不明就裡的問農民兄弟:這棵梨樹為什麼沒抹葯也沒帶套啊?

        農民兄弟實實在在的回答道:那棵樹上接的果子,是留著給自己家裡吃的。

        我從這棵沒帶套沒抹葯的樹上摘下一個梨,和另一個抹葯帶套的梨做了一個比較,沒抹葯沒帶套的梨是瘦小枯乾,個頭如雞蛋大小。而抹葯帶套的梨,是色澤艷麗,個頭大如拳頭(有照片為證)。

 

果園裡樹上的果子,都帶有一個紙套

 

 

 

果園入口處的地上,扔著一堆用過的各種藥瓶和葯袋

 

 

 

可笑的是,說明上愣寫著這增肥葯還是米國哈弗研發的呢,你信嗎

 

 

 

這棵樹是果農留給自己家裡吃的梨,既沒帶套,也沒抹葯

 

 

 

沒帶套沒抹葯的梨,個小色差,瘦小枯乾,梨瓣是綠色的。帶套抹葯的梨,個大色艷,賣相極佳,梨瓣是黑色的

 

        唉,可憐的貴國同胞們,原來大家每天都在花錢買葯吃啊,難怪我那個外號叫「行長」的朋友說,他們總行里的頭頭們,除了自己基地生產的菜果肉蛋之外,其他市面上賣的東西一概不吃呢,原來現在貴國的特權階層大行其道,自然有他的原因和道理啊。
        你說說也真是的哈,當一個國家從上到下都弄虛作假,社會上都不遵守最基本的道德標準,更不按照世界公認的普世價值辦事的時候,這就說明這個國家施行的各種制度,包括教育制度,都是徹底失敗的,就算這個國家在奧運會上拿再多的金牌,也不會受到地球村上其他村民給予尊敬的。
        當果園裡的幾個農民兄弟知道我是跟呂三哥一起來的時候,熱情的農民兄弟非要給我摘兩箱梨帶回去吃。
        你說說,我看著仍在地上的那些裝化學藥品的瓶瓶袋袋,還有套在梨上的那些紙袋,跟梨瓣上抹的那些黑藥膏,我哪還敢吃啊?
        我忙不迭的跟農民兄弟們說:別摘,千萬別摘,我真的不要。
        可是農民兄弟們的熱情更高了,對我說道:你甭管了,摘好了我們給呂三哥送去。
        您看,貴國的農民兄弟真的是老熱情了,可是貴國的農民兄弟們用起葯來,也真的是不手軟啊。

 

        和呂三哥當年一起讀書的同學們,現在在該市混的也都不錯,其中有市建設局長,市公安局長,市政府辦公室主任······

        這些上學時的哥們兒聽說呂三哥回來了,非要晚上請我們一起吃飯,我便和呂三哥一起前去赴宴。

        在飯桌上,那個現在是公安局長的同學對呂三哥說道:你們北京是不是抽瘋了,不是十月份才開十八大呢,憑什麼讓我們從這七月份開始就不許放假休息啊?老子現在都快累癱了,你說這沒白天沒黑夜的連軸轉,誰受得了啊?老子真他娘的都不想幹了。
        我一頭霧水的向這位公安局長問道:北京十月份開十八大,關你們這裡什麼事啊?為什麼就不允許你們休息呢?
        這公安局長撇著嘴向我解釋道:北京發下來的紅頭文件,把我們這裡稱作是「北京的護城河」,要我們從現在起,就要在通往北京的各條公路上設崗查車、查人,要把一切敵對勢力,都給攔截在北京的護城河以外。
        聽該公安局長這麼一解釋,我信。

        你看看哈,貴國的執政黨,怎麼連一丁點的自信心沒有呢?連開個會,都要提前三個月就在幾百里地以外開挖護城河,好像一點也沒有作為一個執政黨的權威性跟正當性似的,開個會都要防上防下,防左防右,偷偷摸摸的跟個地下組織要開黑會一樣。
        也難怪哈,你再仔細想一想,貴黨本身不就是地下黨起家的嘛,本性難移啊。


        回到北京后,農民兄弟送給我的那兩箱梨我一個也沒吃,都給鄰居和朋友們分掉了。
        第二天在小區里,我和住在對門的鄰居大姐走了個照面,大姐高興的對我說道:兄弟,你昨兒個拿回來的那些梨,水又多又甜耶,就是那梨瓣兒上怎麼黑乎乎的?還粘手啊?
        聽對門大姐這麼一說,我的心裡好像有一種犯罪的感覺。

        我只好如實的告訴對門大姐:梨瓣上那黑乎乎的東西,是農民為了增加產量給梨瓣上抹的葯,您要是覺得不好,就乾脆扔掉別吃了。
        沒想到對門大姐卻對我說道:扔了?那我不是還得去市場上買嘛,再買回來,不還是有葯嘛,你說這年頭,咱們在市場上買回什麼吃的喝的沒藥啊?咱們的政府都不知道他們整天在監管什麼呢。
        咳,原來對門大姐心裡明明白白的,什麼都門清啊。
        我這次回到「貴」國的所見所聞,實在是感受頗多,總感覺國人們心情浮躁,道德流失,脾氣暴躁,一切以錢為大,以自我為中心,難怪如今社會上流行的一句口頭禪叫做:「人人害我,我害人人」 呢。

        真不知國父孫中山先生,如果地下九泉有知,該作何感想啊?

 

在北京超市裡賣的梨,的的確確都沒有瓣





 


 


高興
1

感動
1

同情
1

搞笑
28

難過

拍磚

支持
18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9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3 個評論)

回復 笑臉書生 2012-11-1 00:50
心情浮躁,道德流失,脾氣暴躁,一切以錢為大,以我為中心
回復 瑋哥 2012-11-1 02:00
無序兩字可概括一切
回復 fishingperch 2012-11-1 05:33
這裡韓亞龍韓國店裡買的梨也是沒有把兒阿。看樣子哪裡都一樣啊
回復 meistersinger 2012-11-1 07:07
嚇人
回復 亦云 2012-11-1 07:16
離京城僅僅一個小時車程的 河北 保定市 跟 你去的這個城市 一摸一樣。 據說北京的保衛部隊38軍和個武警什麼部隊就駐紮在保定,但只要一看保定的 臟, 亂, 差,就可窺見 那些駐紮部隊官兵的素質了和戰鬥力了。
回復 ruola 2012-11-1 07:19
j貴國,貴國讓我看著鬧心
回復 黑山老貓 2012-11-1 07:26
  
回復 678jenny 2012-11-1 07:44
認識一個在國內很有錢的老闆,在十多年前就不在菜場買豬肉吃,怕激素,怕瘦肉精,專門托一個農民在 鄉下為他養只吃飯吃菜的豬,定期去取豬肉回來,一包包分好放冰箱里慢慢吃。
回復 紫月湘妃 2012-11-1 08:09
去我們家鄉了?
回復 專治蛋疼2 2012-11-1 08:53
還不如租條船去開會,不過現在不同了人多了,要租泰坦尼克號開會了。
回復 嘻哈:) 2012-11-1 09:01
本想打擊你又寫俺貴國的不是,讀完就沒法說你了。「人人害我,我害人人」,回去還敢吃啥喲。。。俺家當家的早說回貴國就是去吃毒,沒想到這麼厲害
回復 徐福男兒 2012-11-1 09:23
如何是好?
回復 yulinw 2012-11-1 09:32
   看得都快氣死了~~ 老兄說的千真萬確,幾年前回國和出租司機聊天,你知道的,他們大都是京郊來的,就說家裡都自己種點糧食和菜,就為的少中點毒唄~~什麼世道了~·
回復 beloved 2012-11-1 09:32
好文,道德淪喪,中國確實完蛋了
回復 xoyuanfen 2012-11-1 09:40
這害人的葯都是美帝發明滴, 嘿, 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啊。
有圖有真相, 頂!
回去怎麼辦呢?
回復 trunkzhao 2012-11-1 09:46
是正定吧。
早在二十多年前農民就採用化學方式給水果美。我姥姥家盛產草莓,北京市場上的草莓都是那裡的。賣給城裡人的草莓西紅柿都打葯,沒藥的留給自己吃。從姥姥家回來好幾年我都不吃草莓。後來一想,反正什麼葯都吃,也不差草莓這一點,就什麼都吃了,不僅沒事,反而是百毒不侵。
回復 wo? 2012-11-1 10:35
可怕~~~N多年前,偶的老師就說,買菜只買蟲吃的賣相不好的.~~
政府不監管,城裡人也挑剔,結果也害了自己~~
好像很多縣城裡都和lz看到的一樣~~
我很想轉你這篇文章,可以么?
鬼子這邊超市上也賣黑蒂的水果,是不是也有大問題啊?每次看見黑蒂,都讓我覺得不新鮮。
回復 城市達人 2012-11-1 10:42
互喂,互喂。
回復 awang9988 2012-11-1 10:59
很好, 哈佛發明了<大提速>, 英語是 "DATISU",貴國人民喜歡說相聲。
回復 活水湧泉 2012-11-1 11:31
謝謝轉告貴國的事情,唉,真鬧心呀~~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2 17:5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