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國印象(7):狹路相逢 勇者勝

作者:高爾夫  於 2011-4-22 13:2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回國記錄|已有52評論

   
    回國探親六個月之後,又回到了這資本主義的溫哥華,終於可以暢通無阻的來到這貝殼村了。
 
    您知道,在人民的大中國要想翻牆來到這貝殼村,那得要費多大的牛勁兒啊,那叫一個慢,慢過龜兔賽跑;您就是有「三腳踹不出一個屁」的好脾氣,也能給你急瘋嘍;所以,俺這已經寫好了的「回國印象」系列博文,也只好等到回到了資本主義,再往這貝殼村上貼啦。
 
 
   
    北京的冬天,那叫一個冷,尤其是今年的這個冬天,不光是冷,它還干呢。

  據說今年這個冬天,已經連續九十多天,都沒有錄得降水的記錄了,已經打破了1984年錄得的最遲降水記錄,並且有望繼續打破百年以來的最遲降水記錄。
 
    您說說,咱們北京城可真夠牛B的哈,除了保持住了中國「首堵」第一的光榮稱號之外,這百年大旱的頭銜,也不能夠輕易的就讓給其他人不是。

  您沒見這年頭,不管好壞事情,只要能見報,只要能曝光,只要能出名,那就一定都會有人去操作,會有人去放大,會有人去從中牟利。
 
    您看這幾天的報紙,一登出北京地區有多少多少天沒有錄得降水的記錄,這市場上的青菜價格,他可立馬應聲的就漲價了嗎。

  您說說,這北京人吃的青菜,都是從外省運來的,這北京地區下不下雪,跟你外地運來的菜價有什麼關係啊?可憐咱們那些個生活在「首堵」北京的老百姓們喔 ~~

  這北京不下雪,對俺來說還有一個問題呢,那就是乾燥啊。每次和朋友們見面握手的時候,就因為乾燥,所以身體就會產生的靜電,這樣,靜電就會通過兩個人握手時的接觸,發出「啪」的一聲脆響,這樣兩人不光被電的生疼,還都被嚇一大跳呢。
 
    所以,俺就在每次和朋友握手之前,先馬上就近摸一下牆,這樣就可以把身體上的靜電,通過牆體釋放掉,然後再和朋友握手,這樣就可以免去雙方被電的尷尬了,呵呵~~ 俺聰明吧。

  這北京呆著不舒服,那咱就陪著老爸老媽去深圳過冬吧。

  這深圳可是個好地方哈,冬天裡不僅不冷不熱,而且空氣潮濕,城市乾淨,街道整齊,放眼望去滿目蒼綠。而且這深圳的物價,比咱那首堵北京還便宜呢,嗯~~ 的確不錯,這深圳還是一個比較適合俺這個北美海龜生活的地方啊。

  這一日,俺吃完午飯,打著飽嗝,便開始了俺每日必須滴「飯後百步走」的運動,您還別說,咱們中國人常說的那句老話;「飯後百步走,活到九十九」,還真有他的道理,雖說俺可不奢望活到什麼九十九,但是這飯後溜達一圈下來,那還是真的挺舒服滴。

  不信,您不妨也試一試,您每天動過嘴之後,再動動腿,起碼您的血糖就不會升高,您說是不是。

  俺沿著林蔭的人行便道,哼著劉歡的那首《好漢歌》「...路見不平一聲吼哇,該出手時就出手哇,風風火火闖九州哇~~」悠閑自得的溜達在福田區的街道上。
 
    忽然間,從前方傳過來挺大的吵鬧聲音,俺抬頭望去,原來是兩個婦人在街邊爭吵著什麼,周邊有三兩個閑人在圍觀。

  俺不愛湊熱鬧,也並不把這等街頭的爭吵當做什麼新聞來看,無非也就是什麼掙個停車位之類的小事,兩個女人能有什麼大事情啊。

  這兩個女人在用廣東話爭吵,俺雖然是個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可這廣東話,那也是難不住咱滴,咱的廣東話聽與說那也都是「某悶題啦~~」,誰讓咱聰明吶,嘿嘿~~

  當俺走到她們兩個人身邊,準備與她們擦身而過的時候,卻不留意的聽清她們用廣東話爭吵的內容了,這可並非是什麼掙個車位之類的雞毛蒜皮的小事情,而是對一個女人或者對一個家庭來講,都有如2001年,發生在米國紐約的911一樣的頭等大事情喲,俺的第六根神經告訴俺的雙腿;立馬站住,看看接下來的情況是怎麼樣滴發展。

  俺立定腳步,抬眼開始仔細打量一下眼前的這兩個女人。

  目前佔主動一方的,是一個中等身材,四十齣頭的中年女人,長的一般,著有淡妝,但從她穿著打扮和手上拎著的名牌包包以及,腳底下穿的那雙高腰長筒,並時髦的露出腳後跟的黑色大皮靴來看,肯定是一個,有一定身家的中年富婆。

  而另一個,則是一個個頭高挑,胸大臀肥,身材出眾,一身粉色nike名牌運動便裝打扮,腳蹬一雙粉白兩色的nike運動鞋,留著一頭披肩長發,滿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讓男人看上一眼,就想犯錯誤的,雌激素的味道,再仔細打量一下她的長相,又有點像芙蓉姐姐的三十歲出頭的女人。

  俺仔細打量過這兩個女人之後,已經從她們之間廣東話的對話中,已聽出了一些端倪。
 
    這中等身材,長得一般的女人,是一個有夫之婦,看這咄咄逼人氣勢與架勢,就知道她是一個有錢男人的大婆。

  而這高挑身材,長的有點像芙蓉姐姐的女人,就是人們常說的那個什麼小三,說的再明白一點,就是這個大婆男人的二奶啦。

  所以,這中等身材的大婆,在大庭廣眾之下,說起話來自覺理直氣壯,聲高氣粗了。除了揭露身材高挑,胸大臀肥的芙蓉姐姐怎麼勾引他老公,又怎麼和她老公在酒店開房,而且從她老公那裡,用甜言蜜語騙走了多少金錢,並且還用各種尖酸刻薄的言語,在眾人面前,極盡羞辱這個身材和外貌都勝過自己一籌的二奶。

  俺咂摸著,按照咱們中國人傳統的觀念,首先這個心虛理短的芙蓉二奶,又狹路相逢的遇見這個有理不饒人的大婆,肯定是三十六計,走為上了。可誰承想,這個偷了別人家漢子的芙蓉二奶,並非是俺想象的那樣;為了保住顏面,先退避三舍,溜之大吉之後,再想周旋辦法。而她採取的卻是針鋒相對,沒理更不饒人的激進辦法,甚至比大婆還理直氣壯,她竟用手指頭,指著大婆的鼻子尖用廣東話說;「你老公同我上床,卑我銀子,跟莫話系你某本事啦~~ 你不搵一搵你自己的原因,卻縱要指責我?欺幸!」

  哎呀媽呀,俺真不敢相信,如今咱們大中國的世道,可真的是變了哈,怎麼一個女人偷了別人家的漢子,卻還恬不知恥的指責這個漢子的老婆沒本事呢?難道如今人們的道德標準,真的連六十年前還不如了嗎?悲哀啊,我為中國的教育制度感到悲哀,如今咱們部分富裕起來的中國人民,真是錢多素質少,沒理氣更高啊。

  閑話少說,書歸正傳。

  這時只見大婆用手扒拉開芙蓉二奶指著她鼻子尖的那隻手,兩隻眼睛瞪得如同核桃般大小,氣的嗷嗷直叫,跟著就見大婆用雷厲風行的速度彎下腰,褪下了她右腳上穿的那隻露著後腳跟的高腰黑皮鞋,右手提著鞋幫,半彎著腰,一腳高,一腳低的,掄圓嘍就朝芙蓉二奶的左臉頰抽去。

  這芙蓉二奶的身手也相當了得,只見她立馬劈開修長的雙腿,來了一個少林寺武僧的騎馬蹲襠式,哈下腰,猛低頭,只見大婆輪過來的高腰長筒大皮靴,擦著芙蓉二奶的後腦勺,「嗖--」的一聲,就劃了過去。

  看此時的芙蓉二奶,心裡應該相當的得意,雖然大婆的突然襲擊,應了歌星劉歡先生歌詞里唱的那樣;「...該出手時就出手哇~~」可芙蓉二奶的矯捷動作,那也是四兩撥千斤,相當滴漂亮啊。

  可芙蓉二奶得意的也太早了一點,這大婆雖然一擊不中,但姜還是老的辣。

  這時只見大婆向右扭轉腰身,左腳穿鞋站的高,右腳光丫子踩的低,借勢輪動高腰長筒大皮靴,又殺了一個回馬槍。

  此時的芙蓉二奶,還沉浸在第一回合里,那四兩撥千斤的喜悅當中,沒想到這老薑大婆的第二輪攻擊,眨沒眼的功夫就到了。

  說時遲那時快,只聽到那長筒高腰的牛皮靴與人肉接觸時,發出特有的「啪」的一聲清脆的聲響,只打得這芙蓉二奶花容失色,鼻眼扭曲,呲牙咧嘴。再仔細看芙蓉二奶那張原本粉白色的右臉頰,經過牛皮的親密接觸之後,從右眼角到右嘴邊,有一條長長的血印子,整張右臉頰已經變成了醬紫色。

  初戰的勝利,讓此時身高不佔優勢的大婆信心倍增,喜形於色,看來,她多少日子積壓在心頭的怨恨,也隨著這牛皮與人肉接觸時發出的那一聲脆響,讓大婆心花怒放啊。
 
    更讓大婆堅信的是,雖然人的高矮,決定了拳頭的大小,但是如果選對了武器,那一樣可以以小勝大,以弱勝強。

  再看這時的芙蓉二奶的表情,有如是一隻非洲大草原上,被一隻吃草的麋鹿給踢了一腳之後,被激怒的母獅子,呲著牙咧著嘴,怒目圓睜,並且「嗷」的發出了一聲怒吼,跟著就見這芙蓉二奶跨前一大步,使出了女人們在戰爭中最常用,也是最見效的策略,那就是伸出右手,一把揪住了大婆的頭髮,順勢往懷裡一拉,再看這大婆,趔趔趄趄,東倒西歪,疼得她哇哇的大叫,並且只能低著頭,哈著腰,順著芙蓉二奶手勁的方向,一腳高,一腳低的跟著往前走。

  再看這時的大婆,左腳穿著高跟的長筒大皮靴,右腳丫子是裸腳踩地,又被芙蓉二奶狠命的揪住頭髮,拉著往前走,一瘸一拐的狼狽至極,跟著,一個趔趄就撲倒在地。
 
    這芙蓉二奶雖然贏回一局,但還不肯罷休,她還趁勝追擊的,朝著已經摔倒在地的大婆的屁股和大腿上,使勁的踢 ......

  俺已經被眼前的這場女人之間的戰爭,驚得是目瞪口呆,只有站在那裡,張著嘴,瞪著眼,伸直了脖子,乾咽唾沫。

  哎呀媽呀,如今咱們大中國的半邊天可太猛了,陰盛陽衰的到了如此的地步。
您看這有理的,得寸又進尺,大打出手,兵戎相見,總想以弱勝強的用力一皮鞋,就能把沒理的一方給拍死。

  可沒成想,這沒理的一方,卻比有理的還牛B,不但把有理的打趴在地下,還恨不得掄圓了玩命的踢幾腳,非把這個有理的給踢死,方可解心頭之恨。

  這時的大婆,已無半點盛氣凌人的架勢了,穿著一隻鞋,光著一隻腳,披頭散髮的趴在地上嗷嗷的大叫,然後她從一直緊握著的LV包里掏出了電話,一邊按著號碼,嘴裡一邊大聲的喊著:「我要報警,我要報警...」

  這場兩個女人的戰爭打到這份上,已經分出高低勝負了,這芙蓉二奶,以後來居上的勝利者姿態,贏得了這場狹路相逢的戰爭。

  此時她看到大婆已然撥通了110在報警,這回芙蓉二奶可沒採取硬碰硬的方法,而是採取了「走為上」的策略,顧不上拾起掉在地上的名牌墨鏡,快步跑到停在馬路邊的銀灰色的座駕旁,拉開車門鑽進車,踩著大油門,高速的離開了。

  再回過頭來看這大婆,已從趴在地上,改為坐在地上了,仍手舉著電話,急赤白臉的在和電話那頭的人民警察掰斥著,看來電話那頭的人民警察,並不願意受理這個兩女掙一男的「人民內部矛盾」的報案。

  俺心裡說了;俺在北京遇見了騙子去報警,咱們的人民警察都不受理,您這大婆與二奶之間的「人民內部矛盾」的報案,人民警察更不會受理了;咱們的人民警察,那可只是辦大事情滴;什麼人民到政府部門上訪了,什麼人民不同意拆遷啦,什麼人民...... 只要是這些個事情,你只要一撥電話,那頭的人民警察,立馬就能來一卡車,因為在咱們這個和諧滴社會裡,需要維穩嘛。

  看著坐在地上,手舉著電話,還在和人民警察掰斥的大婆,一股同情,憐憫,鄙視,厭惡......五醋雜陳的味道,一股腦的湧上心頭。

  哎!今天咱們的大中國,真是應了那一句網上的玩笑話;男人有錢就學壞,女人學壞就有錢。
 
 
 
 
1

高興

感動

同情
21

搞笑
2

難過

拍磚

支持
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2 個評論)

回復 越湖 2011-4-22 22:01
生動!
回復 yulinw 2011-4-22 22:41
   不說了~·
回復 溪水牡丹 2011-4-23 02:06
這位LZ真能忽悠
回復 九畹 2011-4-23 03:31
哈哈哈,等了你好久了,又是一篇耐人看到好玩兒,好笑的好文
回復 九畹 2011-4-23 03:35
給樓主提個意見如何?您的正文用黑體或其他顏色就好,您這黑體加粗加黑咱看咋像悼詞用的字體啊。哈哈哈,胡說啊,別見怪。也許我見多就不怪了
回復 高爾夫 2011-4-23 03:59
九畹: 給樓主提個意見如何?您的正文用黑體或其他顏色就好,您這黑體加粗加黑咱看咋像悼詞用的字體啊。哈哈哈,胡說啊,別見怪。也許我見多就不怪了
是嘍,聽人勸吃飽飯,咱立馬就把字體改過來 ~~
回復 九畹 2011-4-23 04:00
高爾夫: 是嘍,聽人勸吃飽飯,咱立馬就把字體改過來 ~~
謝謝啦,沒怪俺多嘴就好,不過感覺舒服多了
回復 星如雨 2011-4-23 05:52
  
回復 cgtufeng 2011-4-23 06:30
110, not 119.
回復 黑山老貓 2011-4-23 06:39
寫的好玩啊.  
回復 Cateye 2011-4-23 11:50
忘恥者,大勇哉。
回復 何襪皮 2011-4-23 23:44
記這麼清楚,難不成還錄像了。
回復 collection2010 2011-4-24 00:53
兩個女人為一個垃圾掙什麼勁啊,直接送給對方好了。不過總體來說,還是錢佔了上風。問題好解決,男的第二天破產,真情假意立見分曉。
回復 xoyuanfen 2011-4-24 01:33
光聽不練, 你拍個照多好啊!
回復 我們的元首 2011-4-24 02:13
習慣了,就不怪了!
回復 amassadinho 2011-4-24 04:37
生動!要是配上照片就更生動了。   
回復 5mqusi 2011-4-24 05:22
沒圖,不火
回復 小城春秋 2011-4-24 06:16
杯具
回復 紅妹子 2011-4-24 06:30
除了深圳街頭上演正與副的拼搏,可能其它地方也會有這社會現象,幹了這麼久怎麼就沒個管治安的來調節一下呢,看客一定是越圍越多了,國內人家是最喜歡看熱鬧的。
回復 丹奇 2011-4-24 08:00
生動!好像看電影般!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4 08:33

返回頂部